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七十四章:肺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七十四章:肺癆字體大小: A+
     

    “病情到了什麼程度了?”嚥了一口氣,杜依依聞了聞空中濃濃的檀香味。

    “有我調製的藥控制,勉強還能堅持幾年。”

    “總有一日王爺會知道你的病情,你打算怎麼辦?”

    “不治之症,王爺知道了也就是這樣了,我常流都治不好的病,大賀再尋不出一個人能治好,我只想在我閉上眼的最後一刻,能將王爺的病治好,那我也就可瞑目了,王妃現在明白了我爲何不娶妻了吧,爲何極少出門了吧,我這病若是傳染給了別人,可就罪孽深重了。”

    “常先生想多了,肺結核是不治之症,但也不會這麼容易傳染,常先生懸壺濟世大公無私,依依敬佩!”

    “肺結核?”常流呵呵一笑:“王妃這是什麼說法,常某患的是肺癆,不過可能也有不一樣的說法,也不知王妃在哪本醫術中看到的?若是旁人說道肺癆都是避之不及,王妃能這般鎮定,倒確實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了!”

    “我聽別人說的說法……常先生無需感傷,世人因不知不解,纔會恐懼,依依曾在軍中生活,見過因患肺癆而死的病人,已經習以爲常了!”

    舉世認定的神醫,卻患有不治之症。

    寧致遠的性命握在常流手上,常流的性命握在老天的手上。

    若是常流在未能醫治好寧致遠的之前病逝,那寧致遠豈不是也要一命嗚呼?這一死兩命的事情,駭人聽聞的真相讓杜依依這一晚上都是迷迷糊糊昏昏沉沉。

    常流孤身一人的真相,常流怪癖少見人出外的真相,這本該是她能將常流拉攏過來的一個最好的機會,可是在常流說出那段話的時候,她卻只有自慚形愧。

    常流能爲了自己的病人而延誤自己的病情,甚至對生死不在意只爲醫治寧致遠,這樣無私的一個人,她如何忍心去利用!

    “王妃,連翹隨同她姥爺弟弟回來了,她家人說是要與您見一面,多謝您對連翹的照顧!”

    門外,徐媽媽恭謹的站着,身後還站着秦淮、連翹以及她的家人。

    “讓他們進來吧!”

    屋內,坐在珠簾後軟榻上的杜依依揉了揉昏沉的額頭,連翹的家人既然來了,這樁婚事也就只差幾座酒席了,徐媽媽帶着四人走了進來,讓那老者與少年介紹了自己之後就候在了一旁。

    “這些年,多謝王妃對我家連翹的照顧了,小老頭在這裡叩拜王妃了!”

    杵着柺杖的老頭顫顫巍巍的下跪,一旁的少年扶着他的手也跪了下來。

    “無需多禮,你既是連翹的家人,我也有一件事要經你們的同意,秦淮想必你已經認識了,他乃是王爺身側的人,與連翹真心相戀,我與王爺有意爲他們指婚,你乃是連翹的長輩,故而將你請來,一是徵求一下你的意思,若是同意,就順道將這件事辦了。”

    珠簾後端坐的杜依依緩緩道來,並未細看跪在地上的老者與少年。

    “能有王爺王妃做主,這是連翹莫大的榮幸,秦淮穩重懂事,連翹能與他結爲連理,小老頭高興得很啊!”

    被連翹攙扶着起身的老者佝僂着腰身,雙手握着柺杖行了一禮。

    “既然你沒有意見,這件婚事那就這麼定下來了,新春我就會爲連翹在富商辦一場酒席,這幾日你們就住在王府吧!徐媽媽,你安排一下!”

    “是!”徐媽媽喜滋滋的應了一聲,隨和的道:“連翹,我先在這裡與你道一句恭喜了!”

    “徐媽媽…………”連翹嬌羞的別過頭,一對上秦淮的目光又立即低下了頭。

    “多謝王妃,多謝王妃!”

    老頭與少年連連彎腰行禮。

    “這位,就是連翹你的弟弟?今年多大了?”隔着一層珠簾看外頭,杜依依藉着燈光打量着那青蔥少年,看着倒是有幾分不錯,渾然不想一個農家子。

    “回王妃,這是奴婢的弟弟,名叫丁文才,今年十八!”

    看得杜依依注意到了自己,那少年挺了挺腰身,將文人的骨節展露在了杜依依的面前。

    “十八?看這模樣,可是還在讀書?”

    “是,弟弟刻苦學習,現斤正在我們永德縣當地的望族朱家爲其二公子做讀書伴!這次到京城來是特地告假來的。”說起弟弟,連翹面容上的喜色更盛,嬌羞之色也沉澱了下去。

    這可就算的真正的寒門學子了,十年寒窗苦讀,只爲一朝中榜,看這位少年,樣貌端正,雖說樣貌還有幾分青澀,可眉目之間已經染上了儒生的迂腐之氣。

    “可有考取功名?”

    “前年參加了鄉試,中了亞元,現正在備考,等着明年開春的會試。”

    鄉試能中亞元,足以見得連翹的弟弟有幾分真才實學了。

    “小小年紀,若是能金榜題名,必然一朝聞名天下知,多努力努力吧!”

    “多謝王妃吉言。”

    丁文才醞釀許久,才憋出了一句話。

    杜依依被他這窘迫的模樣逗得一笑:“你既然要備考,不若就留在京城好了,你姐姐姐夫自然會照顧你的,京城的風學,比之齊州總要好些!至於戶貼,到時候去的時候報睿王府的名頭就是了。”伏虎軍變一事後,京城的管理加嚴,外來的百姓如是長住必須得遷移戶籍,若是小住倒是無妨,畢竟正是春節時分。

    “奴婢也有這個意思,多謝王妃!多謝王妃!”

    連翹喜不自禁,其實若是杜依依不開口她也本是打算自己開口求的,以她一個奴籍的身份,這遷移戶籍還不得吃多少難,若是有了睿王府這個名頭撐腰,那肯定就是去走一回的事情了,連着銀子都省了。

    一個州郡能中亞元,還是在齊州那樣窮山惡水的地方,這可十分的不易,若是他日能高中,她也算是對他有恩了,舉手之勞的事情,她倒是樂於做做。“倒不必謝我,你若是與秦淮成了婚,他便就是秦淮的弟弟,若是真有才學乃大賀棟樑,秦淮你也可與王爺說說。好了,你們一家人相聚不易,今日這裡就不用你守着了,你與徐媽媽去將你姥爺弟弟安置好,好好歇息吧,等過兩日,你這個做新娘子的可就有得忙了!”

    “是!”

    徐媽媽帶着四人離開了屋子,一路沒少得與連翹賀喜,先不說連翹這嫁給的乃是寧致遠的心腹,就說她這位有了功名的弟弟,將來若是金榜題名,那可就是前程無量,說不定那一日連翹就能脫離奴籍了,往日徐媽媽向來對連翹照顧,現在得知了她還有這麼一個弟弟,這親近就更是不用多說了。

    “那西廂房還空着幾間,昨日府上大清掃正好收拾了出來,連翹,你與秦淮去管事那裡領幾牀被褥過來,我先帶着你姥爺與弟弟先過去。”

    徐媽媽提着燈籠走在前頭,在外頭看煙火的下人多已經返回了,一路看得秦淮與連翹兩人親密的樣子,還有身後那老者少年,都是笑着打趣了起來。

    連翹平日就是個八面玲瓏的人,對這些應付自如,倒是秦淮這個榆木疙瘩,板着一張臉不知嚇得多少人將要說出口的打趣話嚥了回去。

    在二門那裡,徐媽媽帶着老者少年去了西廂房,連翹與秦淮卻是並肩去了前院,外頭雖還在燃放着煙花,但卻已經聽不到了那喧鬧的聲音,徐媽媽一路領着兩人穿過了一條長廊,到了西廂房。

    “喲,這氣派得,就是小老頭那裡最好的府宅也沒有這十分之一的氣派,連翹這孩子,是有福了!”

    老者扭頭看着這一排廂房,嘖嘖的感慨道。

    “這是,連翹能有王爺王妃指婚,那可是天大的福氣,您老也可以享福了!”徐媽媽推開了一間屋子的門,帶着兩人走入了裡頭。

    老者打量了一眼屋子,目光還有些迷糊,從一處偏僻的小山村到京城的睿王府,從窮鄉僻壤到富貴的頂端,這樣的差別,讓他一晚上了還沒能反應過來。“說什麼享福不享福啊!小老頭都一把年紀了,也不知道還能活幾個年頭了,連翹能嫁個好人家,文才能考取功名,我就心滿意足了!”

    “姥爺,大過年的說什麼不吉利話,您吶,一定會長命百歲,等着我考取功名,戴紅花騎高馬風風光光的回家吧!”少年不快的努了努嘴。

    “長命百歲,人吶,可不能貪得無厭,這位娘子,多謝你領路了。”

    “分內事分內事,您這一路舟車勞頓的,好好歇歇,文才,你照顧着你姥爺,我就不留回去覆命了!”

    徐媽媽用燈籠裡的蠟燭將燭臺點燃,又替他們打開了窗戶,纔拿起了燈籠出了門。

    “文才,去送送這位娘子!”

    老者連忙推了推少年的手,讓他出去相送。

    少年急忙忙的追上了徐媽媽,送着她到了二門,正好遇上了秦淮連翹,就隨着他們一同返了回來。

    徐媽媽看着這一家人和諧的背影,想起心中那些不快事,唉唉的嘆了幾聲,才提着燈籠回了錦瑟居。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
    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