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七十二章:不夜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七十二章:不夜天字體大小: A+
     

    “杜先生走了,等春節一過,我就要開始洗清府上的下人了,老三在這個關鍵的時候跑去肅州,也不知道是何意,吐蕃雖有異心,到要與大賀打起來還是要一段時間的,他若是離開了京城,他好不容易纔拉攏的這些人,可就要爲他人做嫁衣了!”

    寧承幼在宴會上主動請示前往肅州,雖說這是建功立業的好機會,但寧承幼現在好不容易在京城有了起色,現在吐蕃也只是有了動靜還未與大賀的軍隊有摩擦,誰知道這一去又是要多久,他這麼急着離開京城,到底是爲了什麼?

    “你不是一心想着對付他,現在他走了不正是省了你的事?”

    “他走得蹊蹺,誰知道又是不是在打什麼主意,吐蕃臣服多年,現在大賀雖兵力重損,但一個區區的吐蕃還是無法成事的,他若是想與沈將軍一眼建下不世功業,那也未免太異想天開了一些。”

    寧承幼隱忍多年,也並非沒有頭腦的人,現在京城形勢對他有利他卻要離開,若說他沒有什麼打算算計,實在是解釋不通。

    “你不在軍部,與你何干,就算是有關,那也該寧朝戈擔憂纔是!”

    又是轟轟的兩聲,兩朵黃色的煙花像是流星雨一般的在空中炸開迅速飛向天際各處。

    “你與顏行祿的事,我料理得滴水不漏,不知道老二是在哪裡得到的消息!此事我打算查一查,你也小心着些,注意自己身側是不是隱藏着別人的眼線。”

    “你懷疑?”杜依依映現煙火的眼眸一緊。

    “知情人屈指可數,顏柳顏行祿不會傻到將這件事抖出去,你我也不可能說,沈客夫婦更不可能會透露出去,秦淮青瀾對我忠心耿耿更不會聲張,當初知曉此事的你的陪嫁婢女裡頭也只有徐媽媽。”

    寧致遠叩了叩拇指,對上了杜依依的眼神。

    “徐媽媽對我亦然是忠心耿耿,我不相信她會做這樣的事!”徐媽媽從自己嫁到睿王府之後一直就是任勞任怨,現在自己大多的事情多是交託給她去辦,她怎會出賣自己。

    “我也只是懷疑,你多注意一些,昨日老二未能達成目的,我就怕他會一計不成再生一計,你最好是不要與顏行祿有接觸,就算是接觸也要在有人的環境下,不然容易被人詬病。”

    “我知道了!”

    “這並非是我限制你的自由,此事關係重大,我也是爲了你的安全考慮。這個人一日沒找出來,我也不安心!”

    她還是第一次聽到寧致遠的解釋,詫異的偏頭,看寧致遠臉上肅然嚴峻,心頭那股牴觸的情緒也就漸漸消融。

    “有一事我想問問你!”

    “問吧!”

    “你與紫月之間…………”

    紫月雖是寧朝戈的人,但……如何能那般大度的說不在意呢……

    “你吃醋了?”

    寧致遠身子前傾,調笑的將臉頰湊近了她的臉頰。

    溫熱的氣息撲面而來,讓紅潤的臉頰更是飛霞滿天,杜依依抿了抿嘴脣,雙眼錯愕的睜大着,只是這一次,她卻沒有如上次一樣將眼前的人推開。

    看着這倔強的眼神,寧致遠心頭一軟,本是要說些打趣的話,可一想到方纔常流的那些話,又立即閉上了嘴。

    “我與她不過是演了一齣戲,只是一齣戲!”寧致遠垂眸看了一眼杜依依動也未動的身子,壯着膽子起了身,將身子又向前傾了一些。“你若是不喜歡,往後我再也不做這樣的事了!”

    厚重溼熱的氣息覆在她的臉頰上,她睜大着眼睛,看着離着自己只有一寸距離的那張面孔,心頭一種很奇怪的感覺,沒有了以前的那種排斥,但遠說不上是喜歡,溼熱的氣息弄得她臉頰癢癢的,可她卻根本不想動。

    “依依……”看她並沒有動,寧致遠緩緩將臉頰再向前鬆送了送,伸手撫摸着那順滑的鬢角,修長的手指在鬢角耳畔廝磨,察覺到她並不抗拒,寧致遠將手指插入了那鬆散的髮髻中,輕輕用力一推,固定盤發的那根玉簪子就順着黑髮滑落。

    手掌貼上了溫熱的後腦勺,寧致遠愛惜的小心的摩挲着,將手指滑向了杜依依縮在氅衣中的脖子。

    溫熱的手指一接觸到炙熱的皮膚,呆愣的杜依依猛的縮了縮脖子,伸手推開了寧致遠。

    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他的親近,居然能讓自己不再抵抗。

    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自己找不出了半點厭惡他的情緒。

    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自己居然會對他的情話有了動搖?

    杜依依慌亂的咬了咬紅脣,一陣疼痛讓她瞬而清醒了過來。

    “出去走走吧!”

    拾起身後的玉簪子,攏了攏凌亂的發,她下了軟榻,穿上了靴子,率先走出了屋子。

    指尖還殘留着溫熱與陣陣清香,那股順滑的感覺還滯留在心中讓他回味,握住拳頭,用手掌摩挲着那還帶着幾分膩滑的指腹,寧致遠扯起了嘴角,隨着走了出去。

    這至少,已經是一個好的開端了。

    他能在將來喜歡上她。

    而她也可能會在將來喜歡上自己。

    差的只是時間,讓她忘記沈客的時間。

    他必須要有耐心,好好的等下去,等到她終於是可以走出心中樊籠,便就會是他們夫妻美滿的那天。

    本無意去上街的杜依依鬼使神差一般的走上了大街,擁擠的人羣將堆積了好幾日的積雪踏成了污水,漫天煙火開了又謝,陣陣歡呼聲隨之起起落落,壓抑了兩個月的百姓,選擇在了這普天同慶的一天發泄出了自己心中的鬱氣。

    燈火不滅的除夕夜,許多販子都在這一天賣起了燈籠,在朝廷嚴禁了百姓買賣煙火爆竹之後,燈籠也就是成了熱銷的東西,長街街頭街尾都有兩個馬戲團子在表演舞獅,搭得有景泰樓一般高的凳子讓人望而生畏,但舞獅人卻是絲毫不畏懼寒風冬雪高空,一步步的隨之百姓的歡呼踏上了更高處。

    在路過一些高門朱戶的府們外,還能看到外頭不時有舞龍燈的人在外興高采烈的舞着一條燈籠紮成的火龍,一個複雜收取賞錢的中年男子正是在與各家的管家在討要賞錢,這些人都是京城裡的貧苦百姓,自發的組織舞龍燈,趁着這大年的最後一天,賺一下賞錢,不去貧民小宅,專門來這種高門大戶外,因爲小地方去了也是白去,也就只有在這些朱門酒肉臭的地方能賺到一些。

    若是見到了街上衣着華貴的人或者馬車轎子,都會上前舞一舞求個賞錢,除夕夜也沒人會計較這些,一般都能要到一些賞錢。

    “若是到了上元節燈會,該還會更熱鬧一些,現在這個時候實在是太冷了!”寧致遠看了一眼身側的杜依依,見她氅衣包裹得嚴實,也就放了心。

    “你身上可帶了銀子?”杜依依緩步前行,目視前方。

    寧致遠攤了攤手,討好的道:“這樣的天,帶什麼銀子!可是你想要買東西,我這就回去取!”

    “那你可要有得說了!”杜依依嗤鼻一笑,快步向前走去,寧致遠擡頭去追,正看到了迎着自己兩人而來的一條長長的龍燈。

    舞龍燈的都是好手,等不得寧致遠鑽出去,就立即將兩人包圍在了龍燈裡頭。

    “這位爺,看您面相富貴相貌堂堂,再此送舊歲迎新春之際,你我相遇便就是緣分,小人在這裡祝爺吉星高照、恭喜發財、多福多壽、財運亨通、健康長壽、鯉魚躍龍門、開春喜臨門、花開富貴、閤家歡樂、飛黃騰達、福如東海、萬事順意、幸福美滿、官運亨通、美夢連連、吉祥如意、萬事順利、榮華富貴、一帆風順、龍鳳呈祥、百業興旺、五穀豐登、前程似錦、鵬程萬里、事事順利……………………”

    杜依依看着這唾沫橫飛的中年男子,與寧致遠低聲道:“你不給錢,他可是會一直說下去!”

    寧致遠摸了摸衣袖懷裡,無奈的皺眉打斷了這男子的話:“這位大哥,出門來得匆忙未帶銀子,您還是去別處吧!”

    “這位爺可說笑了,爺這身上不到處是銀子麼?美人在側,做大老爺們的,總是要爽快一些的,咱也都是圖個新春大吉。”中年男子擠眉弄眼眉飛色舞的道。

    “還真是沒帶銀子,你帶了麼?”寧致遠訕訕一笑,與身側的人問道。

    “我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帶什麼銀子。”杜依依搖了搖頭。

    “看來爺與這位小姐可都是貴人啊,這出門不帶銀子的可都是貴人,貴人這過新年更是要多添一些喜氣的,這…………”男子搓揉了一下手指,賠笑着看着寧致遠。

    寧致遠無奈的摸了摸腰間,那裡掛着一塊玉佩,不過這東西可不能給人。

    看得出寧致遠的無奈,杜依依想了想,摘下了耳垂上的一顆珍珠耳環。

    “喏。”

    寧致遠悻悻摸了摸後腦勺,拿起了杜依依手掌裡的耳環,遞給了中年男子。

    看寧致遠杜依依的裝扮中年男子就能猜出他們乃是富貴中人,不然他們也不會圍過來,看着顆珍珠的大小色澤,他怎會不明白自己這一趟是賺大了,當即謝過了兩人說了一串討喜的話,就帶着舞龍燈的人走了。

    “等下次有機會,我給你買一副!”

    好不容易得了一次表現的機會,卻還是得靠着杜依依來給自己解圍,寧致遠心頭的尷尬感覺,只是不用細說。

    “你那腰間的玉佩?”杜依依瞥了一眼他方纔捂着的腰間的玉佩。

    “這是父皇所賜,我們幾兄弟每人都有一塊。”

    這麼說,這就是代表他們身份的東西了?杜依依眉心微動,很快抿嘴一笑。

    寧致遠一時訥訥,也是隨和着笑了笑:“今年,馬上就要過去了…………”

    一年,杜依依垂眸,自己來到這個世界的半年,經歷了生死,經歷了一個女子都該走的一步,現在的她,雖並沒有後悔,但要說生活美滿,卻是遠遠沒有達到。

    “來年,你打算怎麼辦?”

    “繼續前行,直到我生命結束,直到我知道了真相!”

    “你的病……常流如何說?”

    這一年冬天寧致遠是過去了,她也熬過去了,來年又會是如何?



    上一頁 ←    → 下一頁

    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
    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