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一百六十七章:風雪中來的一對夫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一百六十七章:風雪中來的一對夫妻字體大小: A+
     

    黑雲攏白月,西風嘯冬雪。

    堆花街,卻並沒有一顆能夠開花的樹,京城的大街小巷種的最多的是垂柳,其次是槐樹白楊,堆花街這個名字,來自於三百年前的一個故事。

    這裡往日行人熙熙攘攘,乃是京城的通流乾道之一。

    然而在大雪紛飛的夜,這裡卻是不見行人蹤跡,只可見一兩隻黑貓黃狗不時溜過。

    大雪中,立在一個人,站了很久,而且一動不動,腳下堆積的白雪已經越過了他的厚底馬靴,黃紙傘上的雪也將這一個圓圈變成了白雪的地盤。

    只是一人,屹立在萬家燈火中,屹立西風冬雪中。

    在堆花街的街頭,有兩人並肩同行。

    兩把傘,握在兩人的手中,踏過咯咯作響的白雪,就能留下一對正好是左右腳的腳印,只不過大小卻是差了一半。

    一股濃郁的蔥香味不知道是從誰家的府宅裡飄出,爲這一片空無人跡的巷子添了溫熱,兩人,最終停在了那一人身前。

    握着黃紙傘的手微微抖動,堆積在其上的白雪又開始了紛飛的旅程。

    一隻芊芊玉手從白兔絨毛的的護手中伸出,將夾在食指與無名指之間的那張信箋送到了那顫抖的手前。

    萬家燈火,從屋舍的窗櫺中灑出,將這片白雪地染上了如同黃昏一樣的昏暗暖光。

    傘下那雙凌厲的眼睛,看着被風吹得繾綣翻飛的信箋,眉頭如西山上頭的烏雲一般沉重。

    “此事就不勞二哥掛心了,二哥莫要聽信謠言,依依雖曾有過污名,但她如今已經安心相夫教子,我自然信她!”

    並立在那把紅梅黃紙傘側的寧致遠開了口,握着傘柄的手像是山中被風雨吹打而成的嶙峋怪石一般。

    那一雙顫抖的手沒有去接這張信箋,塗着豆蔻的玉手在空中頓了片刻,將兩指鬆開,任西風捲信箋,將其送往了天邊。

    “二哥,寒冬深夜,還是早些回去歇息吧,依依,我們走!”

    寧致遠扭頭看了一眼身側的女子,轉頭邁步。

    紅梅黃紙傘下,杜依依將遮住了眼簾的傘舉高了一些,用眼光看了一眼身前的人,轉身邁步。

    當初寧致遠處理這件事處理得十分乾淨,這是他自己說的,就算寧朝戈知曉此事,也沒有確切的證據,只要沒有證據,不管是事實還是污衊,都只是污衊。

    他與晁王之間雖有聯盟關係,但並不代表他會在寧朝戈要出手偷襲的時候視若不見,只有在事情未發生之間防範,才能讓他們之間的合作繼續下去。

    一襲白衣獵獵,寧致遠聞了聞空中的蔥花味,撅起了嘴脣,吹起了一首他幼時就已經學會了的小調。

    杜依依將雙手藏在了暖和的護手之中,緊步隨在他的身側,走入了萬家燈火之中。

    寧朝戈是何意圖她可以猜想得到,與其讓這件事成爲寧朝戈勒在她脖子上的一根繩索,倒不如藉助寧致遠這個丈夫的身份,讓他無話可說。

    讓杜依依值得高興的是,她的一試是成功的,在她與寧致遠吐露此事的時候,寧致遠給予了她一個肯定的答案。

    這件事就算寧朝戈會說出去,也得不到一丁點的好處,顏行祿乃是顏柳的兒子大賀才子,誰會懷疑他?再說有寧致遠這個做丈夫的力挺,就算有人會懷疑杜依依,這也不過是徒勞。

    風雪之中,那隻握着傘柄的手更是顫得厲害了。

    並不是因爲寒冷,是因爲憤怒。

    他沒有想到,杜依依居然會這樣選擇。

    巨大的歡喜與巨大的憤怒交替之下醞釀出了一股巨大的羞怒感,看着並肩同行漸漸離開他視線的兩人,握着傘柄的那隻手劇烈的顫抖了起來,一斂眸,傘柄折,兩道憤怒的目光看着那兩個背影,寧朝戈憤憤的將傘丟在了雪地之中,開始順着已經不見腳印的來路而去。

    ………………

    這一年的年關,終究並不能如杜依依所想的一般平靜,習淑媛終究沒能熬過這一場心靈浩劫敵不過這西風暴雪,在大年的前一晚嚥了氣,本是喜樂融融的皇宮因此而染上了一層雪花鍍裹的陰霾。

    然而這一場耗費巨大窮奢極侈的年夜飯並沒有因此而中斷,從京城四品官員到皇親國戚甚而乃是是望族門閥都得以在這一天帶着莫大的榮耀進入了皇宮,用自己苦思冥想絞盡腦汁纔想出來的溢美之詞讚美着皇上的英明神武,安然的坐到了屬於自己的位置上頭。

    就是習淑媛之父後軍都督府都指揮使習真蓋,也在這一日出席了宴會。

    這是一年一度的皇上與百官互動,更是那些望族門閥巨賈一年一次的瞻仰天顏,宴會氣氛熱烈,歌舞昇平,推杯換盞,觥籌交錯。

    這些構成了大賀社會最重要框架節點的各界重要人物都是恭敬的圍繞着天子下側,唯恐自己的話不能上達天聽。

    他們並非不知道現在這宮中死去了一個極有可能堵上四妃之一那個缺口的人,他們面帶笑容虔誠恭敬,只是因爲眼前的九五之尊興致濃烈。

    皇上協同皇后常妃德妃陳妃三人坐在上席,左右兩席左乃是武將右乃是文臣,其下便就是望族門閥的家主已經京城赫赫有名的巨賈。

    席間,杜依依不止多次感覺到了從對面傳來的凌厲目光,她只是淺笑的低着頭,根本不做理睬。

    沈客乃是天子信臣,除了皇室宗親之外的文武大臣中恐怕就數他最爲顯目,沈客乃是協同陸湘雪一同出席,想到昨日寧致遠與自己說的那番話,她就不由悲從心來。

    若說陸湘雪能來乃是她意料之中,顏行祿的出現,就超乎了她的意料了,他不過五品官職,根本沒有資格出席今日的宴會。

    不過得益與他有一個好父親,席上的大人物們都沒有表露出自己的輕蔑,只是笑臉盈盈的與顏柳一同說起了朝堂軼事。

    比之上次杜依依參加的宮中宴會,這次的宴會可要熱鬧得多,雖說面前都是珍饈美食,但在座的人卻沒幾個拿起了筷箸,對下級官員來說,這是一個好巴結上級拉攏關係抱團的機會,對望族門閥來說,這是一個有利於他們家族打入朝廷進入政場再上一層樓的好機會,對巨賈來說,這正是他們可趁機與這些大賀上流社會的人交流拉得合夥人的大好機會,人人都在忙着把握着自己的機會,就算這是難得一見的美食,也不能吸引他們的目光。

    在兩排隔着五尺的席位中間鋪着長長的紅毯子,宮廷樂師坐在兩側席位正是忙得不可開交的人的後頭,歌舞姬正是隨着絲竹琵琶之聲翩翩起舞,將宴會的氣氛一次次的引入高潮。

    這就相當與一次政治總結大會,皇上請來各行業裡出類拔萃的頂尖人物,從而透過他們瞭解大賀一年的民生狀況,杜依依無意批判這種宴會,但一想到這九龍殿的幾百米之外已經有人再不可能醒過來,就是一陣黯然。

    “致遠,看你一直都打不起精神,可是身體不舒服。”

    對於百官的奉承雖聽得歡喜,但也不至於被這些奉承之言捧得飄飄然,看坐在手側的寧致遠一臉的疲倦,向來疼愛寧致遠的皇上臉上立即就掛出了關懷的神情。

    “父皇,四弟這幾日,可是夜夜春宵,自然是打不起精神了!”寧致遠右手側,寧承幼深有意味的笑看着正是握着酒杯發愣的寧致遠,一句話說得此時正是被皇上一言吸引了目光的諸人不由低頭嗤笑。

    “常流,朕可是將致遠交給你了,不管是他的病情還是生活,只要是對身體無益的,你都該管制管制。”

    皇上厲目掃過兩側的臣子,不悅的看了一眼正是在獨自飲酒的常流。

    “皇上,年輕人嘛,享樂都是正常的,常流日後定會嚴厲監督,請皇上放心!”

    常流忙放下手中酒杯,立即起身朝着上頭的皇上一拱手。

    皇上滿意的點了點頭,乾咳了兩聲對着那些好不容易纔忍住了笑意的臣子問道:“最近京中可有什麼趣事,說來與朕聽聽!”

    得此一言,這些人便就是爭先哄後的站起了身。

    “顏柳,你來說!”但皇上卻是指了指坐在陸以安手下的顏柳。

    顏柳不慌不忙的起了身,雙手一拱道:

    “啓稟皇上,明日就是大年,百姓正是忙活着過年,城中日日可見娶妻嫁女,老臣昨日,倒是見到了一件趣事,說的是一戶人家,其子在柳州之時私自與一女子定下婚約成婚,其父母全然不知,在京中也爲他定下了一樁婚約,父母寫信,讓其子回京成婚,那兒子也是貪心之人,念及這父母定下的女子有些家底,便就瞞着柳州嬌妻回了家,風風光光的成了婚,不料柳州嬌妻不知從何得知了此事追尋而來,一路拉着兩人進了順天府,女子的父母得知,要求男方賠償,皇上您猜,順天府尹曹大人是如何判的?”

    衆人皆知顏柳乃是大理寺出身,對案子這一套向來是趣味濃厚,皇上也十分喜歡顏柳的這一套,雖說皇上信任陸以安,但對於顏柳的喜愛,可是一點不輸於陸以安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
    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