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一百六十六章:快馬加鞭,美人嬌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一百六十六章:快馬加鞭,美人嬌媚字體大小: A+
     

    空中氤氳的熱氣已經散盡,溫水也再僵持中漸漸變成了冷水,杜依依打了一個寒顫,顫抖的嘴脣更是顫得厲害了。

    “在涇城留下來的!”

    她怕自己再不回答,就只會引得寧致遠怒火上頭。

    寧致遠凝視着杜依依的眼,良久才鬆開了雙手起了身,溼漉的衣裳緊貼着肌膚,但卻並沒有阻滯他的腳步,一跨離開了浴池,走入到了屏風後,他打開了那扇屋門。

    “穿上衣裳,到我書房裡來!”

    屋門外,提着心的徐媽媽一見的屋門大開,就立即低下了頭退在了一旁。

    迎面而來的寒氣讓寧致遠打了個寒顫,但他還是就這樣迎着風雪走了。

    從屋門而來的寒風吹得那汪冰冷的水更是寒冷刺骨,杜依依沉重的呼吸了兩口氣,站起了身迅速擦乾了身體穿上了衣裳走出了浴室。

    “王妃…………”徐媽媽面帶喜色的擡頭,卻只看到了杜依依冰冷的眼神。

    “方纔我喚你,爲何你沒有迴應?”

    “王妃,王爺他…………”徐媽媽看了一眼已經無人的院子,咚的跪了下來:“王妃恕罪。”

    “你是我的陪嫁老媽子,縱然王爺是睿王府的主子,但在這睿王府裡我纔是你的主子,以後沒有我的吩咐,你不能讓他走進我的房間半步,明白了嗎?”

    嚴厲的神色讓徐媽媽覺得這刀子一樣的寒風是格外的寒,整個人像是木樁子一般的僵着一動不敢動。

    “奴婢明白,奴婢明白!”

    “我去前院一趟,你無須跟來。好好在院子裡看着。”杜依依邊說着邊把溼漉漉的頭髮盤起,炸成了一個馬尾再挽了髮髻,拿起牆角落的傘,就走出了院子。

    方纔寧致遠沒有侵犯自己,就算去了他的書房也不會,所以她現在到並不擔憂自己恐懼的事情會發生。

    早已被杜依依那一道凌厲眼神嚇壞的徐媽媽哪裡敢在囉嗦,哆哆嗦嗦的站在走廊看着黃紙傘撐開杜依依走出了院子,她才用雙手抱緊了手臂摸了摸起了雞皮疙瘩的手臂。

    方纔可是成了?徐媽媽心頭疑惑着,看寧致遠那衣裳凌亂的模樣該是有些事纔是,可看杜依依這態度又不似,她走進了已經沒了熱氣的浴室,看了看花瓣灑了一地的浴池,地上是可見到她爲杜依依準備用來換的乾淨衣裳溼漉的丟在一旁,可她找了找,也沒能找到自己想找的東西,難道兩人之間行了事,王妃卻並沒有處子之血?

    她愕然呆傻,若真是如此,這可要如何是好…………她冒着這樣的風險把寧致遠放了進去,也不過就是爲了讓杜依依與寧致遠之間能行周公之禮緩和麪前兩人之間的劍拔弩張,誰想兩人之間卻又是鬧得不愉快,自己這不是好心辦壞事麼…………

    不行,夫人將王妃交託給了自己,這緊要的關頭她必須得跟着去看看!

    打定了主意,徐媽媽帶上了浴室的屋門,拿起了牆角的傘離開了院子。

    …………

    一隻如雪通體雪白的白鴿迎風展翅,穿過了大半個京城,在一處府宅上頭盤旋兩圈,落在那一隻從窗戶裡頭伸出的手掌中。

    寧朝戈取下雪鴿腿上綁着的一小截稻草梗,將其剝開取出了其中一張紙條,對着窗外的耀目白雪看了起來。

    “去肖尚書大人府上一趟,告訴他今晚本王就不過去了!”

    “是!”

    侯立在一旁的佩劍護衛抱拳,領命離去。

    寧朝戈看了一遍手中紙條上寫着的那一行小字,看了一遍又一遍,心裡不知怎地升騰起了一股巨大的歡喜將自己心頭的煩躁一掃而空。

    他看了一眼桌上讓他煩躁的那幾封信,打開了書房的門走了出去,現在他與寧致遠之間達成了聯盟,除去寧承幼的證據他已經掌握,只不過這步棋他卻不想這麼快下下去。

    太子,纔是他的最終目的。

    二月便就是開春,他只有兩個月的時間。

    “備熱湯。”

    在大堂裡來回走了幾步,他越想越是覺得高興,這一步棋若是能盤活,他便就一舉扳倒寧承幼與寧致遠。

    若不是他來到這個世界要晚上一個月,開春該入主東宮的就是自己,但命運對他也是公平的,最少他有一個做皇后的母親,現在還要有一個統領兩萬兵馬的岳丈,比之太子的婚事,他覺得自己算是得皇上眷顧了。

    可是他不能忘,這樁婚事,乃是因爲寧致遠橫刀奪‘愛’才換來的,若不是有寧致遠的無恥無賴,他又何須要彎彎繞繞的走上這麼久?

    杜依依,你果然是個蕩婦,跳下城樓,還在大婚之日與男人私奔,這樣的證據,足以讓你對本王唯命是從了!老四,枉你一世聰明,現在卻要毀在了這個女人手上,實在是不值,不值啊!

    哈哈大笑響徹了大堂,驚擾了那隻還停在書房窗戶上的雪鴿,雪鴿振翅高飛,輕巧的避開了那顆常青樹,飛上了高空。

    寧朝戈那張兩眼露着讓人心悸的犀利光芒,他走出了屋子,看着院子會裡那幾顆梅樹上頭堆積的白雪皚皚,用力的吸了兩口冷空氣,將空中瀰漫的幽香吸入了心肺。

    “梅花香自苦寒來,本王籌謀多年,大賀的局勢,終於是要爲本王而逆轉了!”

    折一枝紅梅,信手掐下一朵,從鼻下帶過,幽香陣陣。

    身着粉藍緞面竹葉梅花刺繡宮裝的柳姑姑被一位婢女引領而來,止步在了寧朝戈的面前。

    “王爺,娘娘讓王爺進宮一趟!”

    柳姑姑的雙手攏在衣袖之中,光潔的額頭還有幾片晶瑩的雪花。

    “何事?”寧朝戈張口一吹,手中早已變成了五瓣的紅梅花瓣就飛向空中,看着隨着寒風翩翩紛飛的花瓣,寧朝戈抿脣歡快的笑了笑。

    柳姑姑錯愕的看着眼前心情大好的寧朝戈,心思這到底是何事才讓王爺這般高興?

    “娘娘未說。”

    “好,柳姑姑等我片刻!”

    說着寧朝戈就丟下了手中的紅梅枝,快步走入了屋子進入了書房,一手攏起書案上的那幾封書信放入衣袖中,他才復走了出來。

    “走吧!”

    “是!”柳姑姑恭謹道。

    雪花漫天而飛,將寧朝戈留在院子裡的腳印迅速掩蓋,將越來越多的污穢埋入自己的身體,肅王府外,一匹快馬馳騁而來,在府門前快馬被馬上男子扼住腳步揚蹄長嘯,來不及安撫i愛馬的情緒,馬背上的男子就立即翻身下了馬背在腰間掏出了一塊鐵令牌跑進了肅王府。

    暖閣中,寧承幼正是摟着一位妖魅女子聽着清令小調喝着小酒,聽得突突的腳步聲,立即就揮袖讓歌姬散了去,將懷中女子推了開來。

    那從打馬而來的男子恭敬行禮,在腰間的竹筒裡掏出了一封信交到了寧承幼的手中。

    寧承幼起了身,走到了窗戶旁,拆開了書信,那名妖魅女子看着這一幕,咬了咬紅脣默不作聲的坐在一旁。

    寧承幼一目十行的看完了這兩頁書信,濃黑的眉頭像是兩條墨蠶蠕動一般的皺了起來,他伸手摸了摸有青黑胡茬子冒出的下巴,對着窗外喃喃了幾句,將其收在了懷中,

    “下去吧!替本王更衣!”

    男子迅速退下,女子立即放下了手中的玉杯起了身,在一旁的衣架子上取下了那件五爪蟒的暗黃色王服。

    寧承幼伸開雙手,婢女便立即爲他解開了腰帶脫下了身上這件寶藍色暗紫紋雲紋團花錦衣,女子上前,將王服替寧承幼穿上,婢女遞過來腰帶,女子接過,玉臂在後環繞寧承幼腰身,下顎倚着寧承幼的肩頭,紅脣貼上了那黝黑的皮膚,銷魂的輕嗯了一聲。

    感受到身後女子的情意,寧承幼伸手摸了摸那光滑的臉頰,笑着轉過了身將嘴脣貼在了女子的紅脣上咬了起來,四周婢女見狀都是退到了兩旁看着鞋面,宛若未見。

    “朝廷已經封印,王爺還急着進宮做什麼,不若陪臣妾去後院賞雪,臣妾與王爺唱一曲《滿江紅》可好?”女人嬌嗔的倚在寧承幼懷中,一雙手不安分的從寧承幼胸膛一路下滑,摸到那一處硬邦邦的地方,更是笑得嫵媚妖冶。

    “這是急事,耽誤不得,乖乖等我回來。”寧承幼笑着一把捏住了身前女子的酥胸揉捏了兩下,衝着那張誘人的紅脣重重咬了一口。

    女子吃痛嬌嚀了一聲,有些欲拒還迎的道:“王爺你好壞!”

    “你不就喜歡本王這樣?就你那點心思,本王可是清楚得很!”

    寧承幼捏住了女子的下顎,蜻蜓點水的親了一口。

    “王爺……”女子羞澀的一笑,側身倚在了寧承幼寬闊的胸膛伸出纖纖玉指,含嬌帶嗔地往他胸膛上點了下:“王爺怎可這般取笑臣妾。”



    上一頁 ←    → 下一頁

    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
    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