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一百六十三章:主人的信是一幅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一百六十三章:主人的信是一幅畫字體大小: A+
     

    紫月的名字十分的契合她這個人,紫色的月,妖嬈無邊,紫月便就是這樣的人,縱然只是略施粉黛,這張臉也是嫵媚妖冶。

    她帶着紅錦來到了錦瑟居,但被徐媽媽攔在了外頭。

    她是爲了幽蘭居的供暖一事來的,現在正是飄雪的時節,她昨日個住進幽蘭居,到今日卻還沒見下人將火炭送去,大早杜依依便就出去了,她沒趕得上與她稟明此事,現在得了消息,當即就跑過來了。

    紫月進府雖是爲了替寧致遠辦事,但她與青瀾截然不同,青瀾對寧致遠忠心不二從不會有半句怨言,但紫月卻是寧朝戈的人,而她的到來,並不只是爲了寧致遠的利益。

    “三夫人,您就先回去吧,奴婢會將此事稟明王妃的!”

    紫月一來,本是一派和諧的院子就變得氣氛緊張了起來,縫製嫁衣的婢女們均是出了屋子站在了徐媽媽的身後,將紫月擠下了臺階站在了風雪裡頭。

    “我是特地前來拜見王妃的,還請代爲通傳!”紫月抿着厚嘴脣上揚,十分的遵守禮儀,倒是站在她身後的紅錦幾人不停的與連翹等人翻着白眼,頗爲得意。

    “三夫人來的太是不巧了,王妃正在沐浴,一時半會恐怕沒有時間見三夫人,三夫人不若先回去,等什麼時候王妃有空了三夫人在來也不遲啊!”

    徐媽媽說話客氣,神情卻並不如話語,她對青瀾和善乃是因爲青瀾與她在靈隱寺有過一段主僕的生活,這個紫月,卻是她心裡認定的狐媚子,杜依依雖沒有說話,但她現在能抓着了讓紫月難堪的機會,當然不會放過。

    “既然王妃是在沐浴,那我便就在這裡等等就是了,這寒風催的緊,進屋說話吧!”紫月說着,就伸手提了提裙襬走上了石階。

    誰料徐媽媽又是向前挺了挺身,客氣的道:“下人的屋子髒亂,不能污了三夫人的千金之軀。”

    “誰啊!在院子裡囔囔什麼!”

    睡了午覺方醒的寧蕭打着哈欠走出了屋子,香草心中一喜,立即接話道:“是三夫人!”

    昨日去沒能將紫月修理一頓反被責罵,寧蕭對紫月可是心懷憤憤,一聽三夫人三個字,雙手舉過頭頂懶懶伸腰的她立即就放下了雙手,兩步就衝到了徐媽媽身邊。

    連翹銘記着昨日杜依依的交代,與香草使了一個不可的眼神,又拉了拉寧蕭與徐媽媽的衣袖。

    “紫月見過公主!”紫月欠身行禮,就是對着連翹等人擠眉弄眼的紅錦等人也是低下了頭。

    “四嫂正在沐浴,你們就先回去,沒事少到錦瑟居晃悠,不然就算四嫂說我也一樣照罵不誤。”寧蕭憶着昨日之事還是心有餘悸,雖說心頭對紫月咬牙切齒,但也沒說出什麼過分的話來。

    “公主,三夫人乃是爲了幽蘭居的供炭一事來請王妃裁奪,大雪紛飛,幽蘭居卻是冷澈心脾,三夫人也是無奈啊!”

    見紫月沉默,紅錦立即替她說明了來意。

    “公主,府中炭火都是有歷制分配的,前兩日放晴,府上餘炭就已經不夠,現在三夫人那一份還得等賣炭的送來,三夫人就算急在一時,也難解眼下之憂,故而奴婢纔會勸她先回去!天寒地凍的,公主還是先回屋吧!”徐媽媽對昨日她不在的時候發生的事早已知曉,現在看連翹拉她的衣袖,她也就明白了連翹這是什麼意思。

    “徐媽媽,你讓她進來吧!”

    屋子裡,已經換了一身乾淨衣裳的杜依依讓翁彤打開了屋門,寧蕭聽得這聲音,忙的躲在了連翹的身前,徐媽媽皺眉看了一眼紫月身後得意洋洋的紅錦幾人,忍着心頭不快將紫月請了進去。

    “紫月見過王妃!王妃這屋子,好生暖和啊!”

    “供炭一事我已經交託給了管家,你且耐心再等一等,最多晚上便會有炭送去幽蘭居,若是沒其他的事,你就先回去吧!”

    一頭烏黑髮亮的長髮變成了美麗優雅的雲髻,向來只插着簡單髮釵的發中也換上了精緻的珠釵,光潔飽滿的額頭佩戴上了連成串的額墜子,飽滿的耳垂掛上了漂亮的珍珠耳環,最後描眉塗脣,胭脂抹頰,讓白嫩的肌膚更加的紅潤漂亮。一襲紅裙,衣襟鑲嵌着金色的邊緣,裙襬上用金色絲線勾勒出美麗的牡丹,華貴又優雅;長長的裙襬拽地,外套着一件紅色的短棉襖,露出了同樣勾着金邊的紅色喜鞋鞋頭,一身如烈焰的大紅色,將新人的喜貴展露無遺,雖然輕抿着脣不言不語,但那上勾起的嘴角微眯的眼睛,卻透着一股子攝人心魄的魅惑。

    可惜杜依依不是男人,若是男人,怎能忍心拒絕這樣一個女人。

    “紫月初來乍到,還未正式的拜會過王妃,今早本是要來請安,可惜錯失了時間,王妃纔是睿王府的女主人,紫月自知身份低微無法與王妃比擬,能得到王爺的寵愛也不過是王爺憐憫紫月,紫月不敢有非分之想,只希望往後能與王妃和睦相處!”

    往後?杜依依嘴角上揚,往後,過了除夕,還有往後?紫月今日跑來爲的這件事,就是爲了往後?

    “紫月,你現在是王爺的小妾,在這睿王府也是主子,但不管是誰,在這個地方都是要講規矩的,你爲何而來,我一清二楚,你我就不必再顧左右而言其他了。紅錦,你們走先出去,徐媽媽,守在外頭,別讓任何人進來!”

    今日,她倒是要好好的聽聽紫月是要一個什麼‘往後’了!

    徐媽媽一股腦的將紅錦等人都哄了出去帶上了屋門。

    杜依依看着銅鏡,摸着黑髮間的那根鑲嵌着瑪瑙翠玉的簪子,將其拔下放回了首飾匣子裡頭。黑髮如瀑傾瀉而下,微微搖晃腦袋,曲捲的黑髮散發着黑亮的光澤。

    紫月煞是緊張的看了一眼被徐媽媽帶上的屋門,又看了一眼對鏡卸妝的杜依依,柔聲問道:“王妃知道我的來意?”

    “除夕之夜,你要做什麼,我一清二楚,你是誰的人,我更是一清二楚,別妄想留在睿王府,不要拿自己的性命賭博!”

    紫月是寧朝戈派來的人,寧朝戈怎會派一個無知的人到睿王府來,若是隻在睿王府呆了這麼短短的幾天就灰溜溜的離開,寧朝戈怎會甘心,紫月一定會藉着機會留下來,至於是什麼機會,就得看她把握了。但寧致遠絕對不會讓一個敵人的眼線活在自己的身邊,紫月留下來,也絕對不會如現在這般風光。

    “王爺已經答應了紫月,會讓紫月留在睿王府!”

    紫月得意的捋了捋身前黑髮,擡起眼眸嫵媚的看了一眼銅鏡,看了一眼銅鏡裡倒映的那張臉,看得鏡子裡那張略微詫異的臉,她又是笑了笑。

    “看來王妃您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了,王爺要與晁王爺合作,又怎會讓紫月離開睿王府?紫月乃是浮游之身,在哪裡安身立命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王爺與晁王爺,都需要我在睿王府安身立命!”

    “寧致遠當真要讓你留下來?”

    事實當真如此?杜依依皺了皺眉頭,將垂在了眼前的一縷黑髮撩到了耳後。

    “這是自然,紫月求見王妃,還是要替主人,送上一件東西給王妃!”紫月說着,這懷裡掏出了一封書信走到了梳妝檯前,遞給了杜依依。

    主人,能被紫月稱之爲主人的,自然就是寧朝戈了,他爲何要給自己寫信?接過書信,杜依依疑惑的看了一眼避退到了堂中的紫月,將裡頭的指拿了出來。

    這並不是一封信,而是一幅畫,畫的是一輛馬車,馬車簾子口探出了兩個腦袋,畫工雖粗糙,但那兩個人,杜依依卻是一眼就認了出來,一個是自己,另一個,是顏行祿。

    這是何意?

    挑眉對鏡,鏡中上角那張嫣然含笑的臉盪漾着讓人沉醉的嫵媚。

    那雙媚意輕浮的眼眸之後,似乎是有一雙如鷹隼一般的眼睛,緊緊的盯着她,看透了她的一切。



    上一頁 ←    → 下一頁

    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
    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