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一百六十章:無傷大雅的小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王妃威武 - 第一百六十章:無傷大雅的小事字體大小: A+
     

    利益互損,那是愚蠢之人的作爲,她如今,想的就是如何扳轉這已經失衡的太平收回自己應得的利益將自己從被動變主動,與寧致遠利益一致一體。

    青瀾所說與秦淮所訴一致,這依舊還是她熟知的那個故事,不過比之秦淮的憤慨,青瀾的平靜更讓杜依依動容。

    “我也要與你一個故事。”

    青瀾無聲沉默,只是用纖細蔥白的手指摩挲着茶盅白瓷邊沿。

    她要說的,是大賀百姓知曉了後半段卻都不曾知道前半段的故事,這個故事從那一場冰封風雪開始,一直到她身着紅裝躍下城樓結束,之後的種種,爲大賀百姓津津樂道,她無需多說。

    青瀾有爲一個饅頭而捨棄尊嚴的過往,寧致遠有爲了心中真理而隱忍籌謀多年的過去,她有一個相愛卻不能相守的悲慘的故事。

    一個已經深陷情愛的人,對於另一個愛情故事,都會有發自內心的同情憐憫。

    這段晦澀的故事,青瀾無法發表自己的意見,若擺脫她內心的同情與憐憫,杜依依如此而爲,算得上是不遵守道德。

    “過去的就已經是過去,將來的纔是生命之重,還請你,幫我將這句話轉達給他!”

    “王妃爲何自己不去說?”青瀾驚濤掠岸一般看了一眼杜依依。

    “我說的話,怎有你說的話可信!你好好休養,我就不多打擾了!走了!”

    大雪飄飛的院落早已是銀裝素裹,杜依依帶着烏茜一路踏雪而行,方走到了半路,卻見徐媽媽匆匆而來。

    “王妃,晁王殿下特來拜訪,王爺不在府中,如何是好?”

    晁王,杜依依咕噥了一聲,隨着徐媽媽到了前院。

    因寧致遠不在,管家一面派人來尋杜依依之時也去請了杜先生接客,在杜依依抵達大堂的時候,杜先生正是與寧朝戈相談甚歡笑聲連連。

    杜依依踏足上了石階進入大堂,蓮步遷移笑容盈盈,頭頂??金累絲嵌紅寶石雙鸞點翠步搖在她擡頭低頭之間鼎鼎作響。

    “依依姍姍來遲,還請晁王殿下見諒!”

    杜依依立足在寧朝戈身前微微欠身,已經起身的寧朝戈也是恭謹的還了一禮道:“無妨無妨!”

    一側的杜先生也隨之弓身。

    “今日真是不打巧,王爺早先離府並未交代去往何處,現在也不知道去何處尋他,不知晁王殿下到訪所爲何事?”

    大堂上堂的紅木高腳茶几上的三足獅鈕纏枝花卉鎏金銅胎掐絲琺琅薰爐升騰着嫋嫋青煙,婢女奉上了茶,恭敬的踩着小碎步退在一旁。

    “大年將至,冬季對四弟來說最是難熬,往日我們兄弟忙於朝政少有走動,今日得暇,特來看看四弟身體康復得如何了!不料四弟卻早已經離府了,實在是來得不巧啊!”

    寧朝戈清冽的眼眸與杜先生對視了一眼,搖頭自打趣的笑了起來。

    “有勞晁王殿下掛心,有常先生在,王爺身體日漸大好了,前幾日常先生特地爲王爺尋來了一味靈藥,只待研製出來的方子,更可不畏嚴寒了。”

    杜依依落座上堂,端起了坐上的骨瓷清花手繪小杯清花纏枝蓮紋茶盞。

    寧朝戈抖了抖寬大的衣袖入座,雙手莫是悠閒的搭在椅子扶手上,雙眼虛浮的看着是大堂中央鋪墊整齊的石磚,看不出一絲的情緒波動。

    杜依依腦海中寧元宮那日看到的那道目光浮現,寧朝戈這個人,她總覺得有不妥之處,此時他能將自己的情緒收斂,當初那道目光,卻是不容質疑,皇上賜婚的聖旨方方下達,晁王不在府上接見那些送禮的大臣卻跑來了睿王府探病,就算晁王與寧致遠平日不曾有過接觸,但都是在朝堂上日日能見到的人,探病何須選在這個時候?

    “那本王就放心了,聽聞四弟昨日帶回來了一個三夫人?”

    凝視着石磚的眼光輕移,寧朝戈看了一眼杜依依。

    波瀾不驚的一眼,帶着幾分譏諷之意。

    先是杜依依,再是二夫人,現在又是三夫人,重要的是這纔不過兩個月的時間,而最重要的,這是寧致遠與他之間的一次聯手催生的。當初寧致遠在他手中奪去杜依依的時候,是與皇上說非她不娶,纔不過是兩個多月,這一句非她不娶早已經被人拋諸腦後,畢竟沒有多少人會相信寧致遠對杜依依會是真情實意,但是他不可能忘記,他今日特地前來,趕在寧致遠不在的時候前來,就是來看笑話的。

    當初若不是有寧致遠橫插了一腳,今日杜依依就不能是睿王妃,而應該是晁王妃。

    正是因爲挑戰與未得到就失去,杜依依在寧朝戈心裡,就像是一根已經貫穿了他五臟六腑的利刺,不能拔除,無法忽視拋諸腦後,沒一看到而今寧致遠的風光,他的五臟六腑就都要痛上一痛,得不到的東西纔是世間最美好的,愛情也是一樣,正是寧致遠橫插了一腳橫刀奪愛,才造就了寧朝戈對杜依依這種特殊畸形的感情。

    不能稱之爲愛,但這股濃烈的佔有慾望,卻是縈繞在他心頭欲罷不能。

    所以他今日來到了這裡,用譏諷告訴杜依依,所謂愛慕,也不過是利益傾軋下的權宜。

    可杜依依並不如他想象的一般慍怒,她無畏地直視他的目光,冷靜的表情散發出一種自信的光采,那份不可逾越的無形傲氣,竟有隻可遠觀不可褻玩的氣勢,當初杜依依可以躍下城樓,她這副身軀,骨子裡就帶着從涇城帶來的血性。

    “有勞晁王殿下關心了,王爺喜歡,便就帶回來了,這麼一點無傷大雅的小事,就沒有通知幾位兄長了!”

    杜先生緘默的看着茶,目光寂靜認真的看着手裡的茶盞,心如明鏡一般的聽着兩人的對話。

    能容忍旁人不能容忍,杜依依這油鹽不進萬毒不侵的態度,讓嘴角始終掛着和煦笑容的寧朝戈眉心微微蹙了蹙,無傷大雅的小事,這句話就像是一塊石頭落進了一汪春水中,激起了一圈圈的漣漪。但他也相信,杜依依是個女人,還是一個能爲了愛去死的女人,如此重情之人,看得自己丈夫一而再再而三的納妾,該是如何的悲痛不能自己?不過是一層僞裝表象罷了。

    “何謂無傷大雅,四弟乃是大賀的王爺,舉止行爲當爲萬民表率,如此率性不知約束,怎會是無傷大雅的小事!四弟妹還是看得太簡單了!若不是正趕上了朝廷封印休假,保不準現在都察院的老大人們又有話說了!”

    “放浪形骸不加約束確實不可,我以後自當盡責多加勸導,還請二哥放心!聽聞皇上爲太子二哥三哥賜婚,許給二哥的乃是熊懷遠之女,我倒是要在這裡恭喜二哥了!”

    踢皮球這活杜依依算不得是精通,但如何引開火源她卻是知道的,先不論晁王到底是何來意,這番話卻是說得在情在理並無不妥。

    “四弟妹的消息倒是靈通得很,若是我能娶得如同四弟妹這般通情達理的王妃,也是無憾了!”寧朝戈玩味的目光先從杜先生臉頰掠過,一觸到杜依依的眼眸便就似若無意一般的滑向別處。

    杜依依淡淡勾脣,笑道:“熊小姐雖說是將門出身,但有安素縣主教導,也是知書達理賢淑恬靜,與二哥可說得是珠聯璧合,日後成婚,必然是夫唱婦隨美滿和諧!”

    杜先生竇疑的看了一眼寧朝戈,低頭不語。

    “熊小姐確實百裡挑一的賢惠女子,不過比之四弟妹,可還要差了一些!四弟能娶得四弟妹這樣的佳偶,實乃是人生大幸啊!杜先生,你乃是四弟的幕僚,這些事雖說是四弟的私事,但做下屬的也是要多加勸諫的。”

    寧朝戈言說着將話題一轉,讓在他手側坐着的杜先生惶恐的放下了茶盞。“晁王殿下教訓得是。”

    輕笑一聲,寧朝戈端起了茶盞收斂起了玩味的眼神。“寧蕭在睿王府住了也有一段時日了,怎麼不見她的人影?”

    “寧蕭日夜憂思休息不定,現在正是在睡覺。”

    “這個丫頭,永遠都是這麼沒個正經,纓盈一事對她打擊太大,四弟妹可一定要小心照看着,莫讓她有了不該有的念頭!”

    大公主之事,是他們這些兄弟之間都沒有提起的傷心事,當初他們三人是一起看着棺槨下葬掩埋的人,雖說生來爲敵,可到底身體裡流着一樣的血,兄弟不親,兄妹之間卻都沒有隔閡,寧蕭更是從小得到了他們太多的關照,兔死狐悲,更何況是兄妹。

    寧朝戈明亮的眸子瞬而黯淡,嘴角笑容瞬而收斂,戴着白玉指環的大拇指向着手掌心掐了掐肉掌。走上了這條路,就不能讓自己有太多影響情緒心智的東西,就算他不想成爲天下之尊,他的母親也不允許。

    杜依依本要接話,可話到嘴邊,卻轉了個彎又咽回了肚子,說來傷心事,多說無益。

    一直到寧朝戈離去,她還是沒猜透寧朝戈複雜糾結的心裡頭到底想着些什麼,第一次見他,他雍容溫雅謙謙如玉,第二次見他,他目光犀利淡然如陌,如今是第三次,他似乎又是回到了當初的謙謙如玉,更多了一抹悲情,天家子女,果然都是擅長演戲的,寧致遠一演多年,寧朝戈更是千面多端,要讓她去猜,猜個千百遍也猜不透。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
    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