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五十八章:聯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五十八章:聯姻字體大小: A+
     

    秦淮從前院而來,進入錦瑟居的時候駐足掃了一眼院子,沒有見到心底惦念的那個人,他復又擡起了腳,走進了屋子。

    “秦淮見過王妃!”秦淮抱拳躬身。

    杜依依正是站在書案旁執筆臨摹着一幅字帖,聽得聲音,擱筆擡頭。

    “起身吧!王爺還未回來?”

    “還未曾!”秦淮直起了腰身,藉着這功夫看了一眼屋子,依舊不見自己點頭惦念之人。

    “你應該已經知道午時的那三道聖旨了,關於那位歸寧郡君未來肅王妃的事情,說與我聽聽!”寧致遠與寧朝戈聯手第一個要對付的就是肅王,與他有關可能有關的事情秦淮這個寧致遠身邊最得力的助手肯定是知道的。

    “是,歸寧郡君之先祖乃是與聖祖同宗,其曾祖父乃是聖祖三弟,驍勇善戰,爲大賀出生入死斷了一條臂膀,大賀建立之後聖祖便封其爲建王把舒州給了他做封地,代代消減,至此乃是第四代,鎮國將軍寧昌安在訓練水兵,後被皇上派遣前往柳州抵抗倭寇並建立奇功,頗得朝廷器重,故而沉寂了三代的這一支皇室宗親才顯貴了起來,其長女寧翹楚封號歸寧乃是皇上親賜,賢淑端莊,溫婉恬靜,一直就被譽爲有大富大貴之相,此次乃是由獻王提名保薦,纔會被皇上選入王妃候選人之列,許與肅王,共結連理!”

    秦淮平靜的將寧翹楚的身份與入選的緣由簡略的講了一遍。

    “鎮國將軍寧昌安與獻王關係如何?”既然是由獻王提名,這個寧昌安與帶兵有方的獻王應該是關係不錯纔是。

    “獻親王帶兵有術,鎮國將軍練兵有方,兩人算得上是知己!”秦淮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除私底下關係不錯,可有其他來往?”杜依依雙手環胸,邁着細碎的步子邊走邊思索了起來,若是這鎮國將軍再搭上了獻王,那肅王手中的兵力可就是他們幾兄弟中最大的了。

    “這到沒有!”

    秦淮搖了搖頭。

    “那寧昌安與歸寧郡君何時進京?”賜婚的聖旨下達,不管如何寧昌安總得進京謝恩的吧,這位未來的肅王妃也總得是見見公婆吧!

    “暫時不知。按情況來看,該是會過了年就動身!”

    秦淮恭謹的低下了頭,眼光看着不停在自己眼前移動的裙裾,直到看得裙裾停下不動,他才微微擡了擡眼,看了一眼眼前人。

    杜依依眼眸裡光彩如虹,流光羿羿。

    “秦淮,今日早你前來還有一事,你與連翹乃是情投意合,你是王爺的得力助手,連翹也是我的左膀右臂,你們二人結合,我與王爺都很放心,前番王爺既然已經說了此事,故而我想將此事定下來,你家中可有長輩,還請帶到睿王府來一趟,也好詢問詢問他們的意思!”

    本還是一本正經一臉冰霜的秦淮聽得是這事,眼神霎時就是柔軟了下來。“多謝王妃成全,秦淮無父無母,隻身一人。”

    看着一個大男人如何變得羞澀扭捏,杜依依也不由覺得可笑,有其主必有其僕,寧致遠性情冷淡,秦淮也沾染了不少他的習性,不過比之寧致遠的不懂風情不懂溫柔,秦淮這一點可是要好了千百倍。“連翹家中卻還是有長輩的,我手底下也都是幾個婢女,你是前院的,我將地址告訴你,你派輛馬車親自去請一請如何?”

    秦淮喜不自禁,連忙單膝下跪道:“多謝王妃,秦淮甘願前往!”

    “起來吧!連翹祖籍齊州,家中還有一位姥爺與幼弟,家住齊州永德縣丁家村,她姥爺名叫丁加德,你去便就可以尋到了,去之前與連翹打聲招呼,也與王爺說一聲。要趕在過年前回來,也讓連翹能與分離多年的親人一起過個年!”

    雖說自己一力促成裡頭也有自己的私心,但能看到一對有情人終成眷屬總是一件好事,杜依依開懷的笑了笑。

    “王妃恩德,秦淮銘記於心。”秦淮鄭重的抱拳低頭,久久才起了身。

    “那還愣着做什麼,還要我去把連翹叫來?只是有一件事我是不許的,我離不開連翹,王爺也離不開你,成了婚還是得住在睿王府的,我到時候與王爺說一聲讓你們擇一座院子,到時候辦幾座酒席讓府上上上下下的喝喝杯水酒就是了!”

    “秦淮一切聽從王妃的安排!秦淮告退”秦淮早是被杜依依這些細心妥帖的安排說得感激不已,這一句調侃,更是讓一個大男人臉頰羞紅,看她對連翹如此關懷備至,那夜連翹受驚之事他已然拋諸腦後,心裡有的只是敬重,雖說王妃與王爺之間有隔閡在,但王爺兩次納妾王妃都能心平氣和以大體爲重,所謂德才兼備,大抵也就是如此了,秦淮如此想着,雙眼更滿是敬佩了。

    秦淮雖說性情冷冽,但爲人還算得是正派,眼下管家已經不成大敵,秦淮那自己也留了一手,青瀾更是與自己站在了一線,常流雖是兩不干涉,不過以他的性情也不會幫着寧致遠胡作非爲,眼下,離着剜去皇上那一對眼睛的時間是越來越近了。

    再次提筆,杜依依甩開了心裡那些焦躁的念頭,仔細認真的臨摹起了字帖,寧致遠還是動手反制了,她也是該動手來爭取自己的幸福了。

    就如她寫給顏行祿的那封書信中所說一樣,不該銘記的,交給時間去淡忘,該要留下的,用盡一切去爭取,就算她得不到一心人白首不相離,她也要將睿王府這座黃金牢籠打破。

    睿王府,便就是她的戰場。

    寧靜的午後,彷彿是可以聽得到雪花飄落的簌簌聲,一幅《臨河序》便就揮灑而就,行雲流水雄秀之氣出於天然,比之上次她臨摹的那幅贈送給寧致遠的字帖的意境着筆可要好了大半,練字可以定神安心,這是她在心煩意亂的時候最喜歡做的事情,提筆與擱筆之時心中只有乾坤宇宙,能將她焦躁的情緒帶入一望無川的平原,將其變爲平靜的直線。

    窗戶落雪已經埋沒了枯草草梗,這屋子原先無人居住,四處空曠並無蒼天大樹遮風擋雨,寒風從北面襲來便就是長驅直入呼嘯席捲,室內溫暖如春,窗外寒風卻是猖狂瑟瑟,冰火兩重天的世界讓杜依依愈發的平靜,放下字帖,揉了揉有些麻木的雙手,她走到了火爐子前,俯身將雙手拱在旺火外烤了烤。

    院子裡,打着傘裹着厚厚的襖子緊縮着脖子的徐媽媽緊緊的拽緊了衣袖口,走到走廊外才呼呼的呼出了一口熱氣。

    將傘收攏,跺了跺鞋面上的雪花,又拂去了肩頭的那幾片晶瑩的雪花,徐媽媽才走進了屋子。

    “信可送到了?”不等徐媽媽行禮,杜依依就捧着湯婆子交到了徐媽媽的手上,徐媽媽忐忑的欲要推辭,看她目光堅定,才惶恐的接了過去攏在了胸前。

    “奴婢在沈府等了兩刻纔等到將軍,信是奴婢親手交給將軍的,王妃的意思奴婢也轉達了,將軍也讓奴婢帶來了一句話,將軍說一切就隨王妃的意思,說顧全大體固然是好,但也不可讓自己受了委屈。”

    徐媽媽哈了一口熱氣,嘴皮子還在打顫。

    “他這麼說我就放心了。”揉了揉已經暖和的雙手,杜依依重新走到了書案前關上了窗戶,看字帖上的墨跡已幹,便就將字帖捲了起來,她不善手工女紅,惟獨也就這一手毛筆字勉強算拿得出手了,這東西,是她給青瀾的新年禮物,以青瀾現在的身份,要什麼都是不缺的,爲了還這個禮,她可是煞費苦心纔想到了這一點。

    “王妃,將軍說得不錯,您……”一對上杜依依的目光,徐媽媽欲言又止。

    “她掀不起多大的風浪,若真是能掀風浪,就算我不說,沈客第一個也饒不了她,你先下去歇歇,我去青瀾院一趟!”

    聞言烏茜立刻拿起了掛在架子上的那件披風爲杜依依披在了身後,恭敬的接過了杜依依手中的字帖。

    徐媽媽只知自己無法說服杜依依,也只能摟着湯婆子暗歎了兩聲離開了屋子。

    爲了防止飛雪將字帖打溼,杜依依特地讓自己獨自撐了一把傘,前日的大雪方融化,鵝卵石間的黃泥都是鬆軟泥濘,就算杜依依小心翼翼走在雪面上,鞋面還是沾染了黃泥。錦瑟靠近二門,而青瀾院卻是臨近後花園,要去青瀾院就得繞過大半個後院,空蕩的後院的風比之前院更是勁猛,杜依依暖和的雙手被這寒風一吹又是麻木僵硬,臉頰也是被這寒風颳得通紅,走了一刻鐘纔到了青瀾院。

    青瀾因‘感染風寒’而已經靜養多日,當初就是常流爲她看的病,今日能在這裡見到常流,她一點也不覺得奇怪。

    有了幾次走動,青瀾對杜依依的態度也親近了許多,見她鼻頭臉頰被風颳得通紅,立即就讓下人拿來了湯婆子。

    “想不到常先生也在此。”隨着青瀾一同入座,暖和的湯婆子一入懷,杜依依才知道何爲幸福。

    “我來爲二夫人複診。”常流微微頷首,繼續低頭書寫藥方。

    杜依依並未走進觀看,而是輕笑着詢問:“青瀾的病況如何了?”

    “二夫人再靜養幾日就可康復了。”常流擱筆,吹了吹寫好的方子,交給了一旁的常媽媽吩咐道:“早晚各一次,一帖煎兩次。”

    常媽媽唉唉應了一聲,將方子收了起來。

    常流瞥了一眼端坐的杜依依,又看了一眼笑容柔和的青瀾,看並沒有自己想象中的火藥味,才放心的起了身,“那常某就不打擾了,王妃二夫人,告辭了!”

    “常媽媽,你送送常先生!”

    常媽媽應了一聲,護送着常流一路出了屋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
    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