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一百四十九章:五大掌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一百四十九章:五大掌櫃字體大小: A+
     

    “遭了暗算,不然以沈將軍的武藝怎會受傷,太子此番也隨着隊伍一同回了京,四皇叔就不去看看?”寧致遠解釋道。

    “遭了暗算?什麼人居然有這樣的膽子,太子明日自然就能見到了懶得去了,他與你四皇叔不投緣,明明也不過是二十出頭的年紀,說話總是你拿腔拿調的學着那些御史沾染了一股子迂腐氣,對了,方纔肖子期那混賬東西一見本王就一溜煙跑了,他來找你做什麼?那混賬去年壓了本王的一個人,本王還沒與他算賬呢!”

    獻王粗中有細,看得果然是透徹。

    “來送禮的!”寧致遠睨了一眼杜依依,微微笑了笑。

    “有件事還是要提醒你的,寧蕭現在可是面臨着最難過的坎,她既然住到了睿王府,你就得看好了她,幫她早日垮過這道坎,四侄媳,我看寧蕭與你倒是投緣,平日你多帶着她出去走動走動,睿王府太冷清了一些。”

    “依依明白!”杜依依應道。

    “這四侄媳果然是合我眼緣,越看越是覺得舒服,襄王還在等着我呢,我就不留了,先走了!”

    獻王是風一樣的性格,說什麼就是什麼,說走立即就起了身告辭離去,寧致遠追着送到了府門口,見他上了馬車才返回。

    趁着寧致遠不在,杜依依也回了後院。

    正是在養傷的青瀾平日也是沒地方去多在後院轉悠,杜依依這一進後院就與她碰了個正面,徐媽媽是一個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的包打聽,關於青瀾與寧致遠之間的事徐媽媽早就稟告與了她,青瀾性子恬靜,也並沒有與她爭奪之心,有了上次的談話,兩人之間的關係多多少少也緩和了一些,見上了面還能說上幾句話。

    青瀾顯然並不是感染了風寒,徐媽媽爲杜依依打探來的藥方乃是療傷的方子。

    簡單的說了兩句話,看得徐媽媽歸來,杜依依就別了青瀾回了自己的院子,徐媽媽帶來了六位老媽子,單看模樣與目光就知道該是精明人,六人衣着樸素,都是穿着粗糙的起了毛球的襖子,頭頂也沒有像樣的髮飾,唯一想要的也就是兩個頭上還有支銀簪子,面色也有些枯黃營養不良,不像徐媽媽是上好的羅棉長襖在身,金簪在頭面色紅潤,往昔這些都是在秦國公府當差的老媽子,在秦國公府敗落後就一直沒能尋到一份好差事,在前一段時間的動亂裡又被官府抄了家,找不到差事的她們也只能做些針線貼補家用,日子緊巴巴的依舊是快要過不下去了,徐媽媽找到她們,她們自然是歡喜不已,這樣的好差事可是她們做夢都想不到的。

    她們原本在秦國公府都是一樣的身份,當初徐媽媽去沈府的時候她們還都在爲自己慶幸,現在徐媽媽卻是錦衣金簪日子滋潤,與她們簡直是兩個世界的人,這最後的稻草她們必須是得抓住了。

    有了先前的起起伏伏,她們多也不在期望能有多高的月錢,只要能賺錢餬口也就心滿意足了。

    “王妃,這六人都是奴婢往日的好姐妹,爲人是信得過的,這位是楊媽媽,這位是丁媽媽,這位張媽媽,這位是王媽媽,這位是戴媽媽,這位是盧媽媽,你們與王妃都介紹一些自己吧!”

    徐媽媽一一與杜依依指明瞭這六人便就候在了一旁。

    杜依依點了點頭,與最旁頭的楊媽媽給了一個眼神。

    楊媽媽會心向前一步盈盈福身柔聲道:“稟王妃娘娘,民婦楊氏,名叫寶荃,家住城西巷子街,家有三人,民婦丈夫,民婦一兒一女,自……自伏虎軍一事後一直在家做針線爲生計。”

    杜依依一眼就瞄到了她藏在有些短不夠遮住手掌的衣袖裡的幾根手指,上頭都是小小的暗紅紅點與紅色的凍瘡,那右手的食指上還有一個印子,足以見得生活窘迫。

    第二個丁媽媽在楊媽媽退下之後也上了前,從其走路步伐與得力的舉止規矩的行禮來看都是接受過訓練,“稟王妃娘娘,民婦丁氏,名叫寶琉,家住城西巷子街,平日也是做針線貼補家用!”

    第三個張媽媽也上了前:“稟王妃娘娘,民婦張氏,名叫寶戚,家住城東胭脂巷,家中有四口人,婆婆,民婦丈夫,兩女一兒!”

    “稟王妃娘娘,民婦王氏,名叫寶秀,家住城南烏衣巷,家中四口人。”

    這兩人乃是六人之中佩戴頭飾的兩人,看雙手雖有老繭,但卻沒有其他人那麼紅腫。

    “稟王妃娘娘,民婦戴氏,名叫寶龔,家住城東口子巷,家中三口人,在一家乾貨小作坊裡幹活!”

    “稟王妃娘娘,民婦盧氏,名叫寶清,家住城南葫蘆巷,家中兩口人,平日做些南瓜餅販賣!”

    六人都一一介紹完畢後都退回到了自己的位置站成一排,看她們的動作與神色,與徐媽媽居然也沒什麼差別,看來這名字都是原先的主子賜的名字了,在世家裡頭當過差的眼界心界修養就與常人不同,這些人她看着倒是不錯。

    “你們可願意到我這裡當差?原先你們該是多少銀子的月錢,我就能給你們多少銀子的月錢,不過我有一點可是說明了,這生意你們不能給我辦砸了,要是做得好,每年年底給你們分紅賞銀,若是辦砸了,你也就別想領月錢了,這就是我的規矩!”

    “民婦願意!”六人異口同聲的回道,她們來時徐媽媽就與她們說了找她們的原因,對於這樣的體面的好差事,她們有什麼不能答應的,那些鋪子的情況徐媽媽與她們也說了,只要穩穩的做,不會有差池。

    “你們六人就歸到徐媽媽的手下聽她的吩咐,每月鋪子的賬本需得交給我過目,徐媽媽會每天去收取每日賺到的銀錢,明話我就說在前頭了,若是讓我發現有誰手腳不乾淨,你們也知道,這是睿王府的生意,不安分守己,就算是要了你們的命,你也喊不出半個冤字。”杜依依眉頭一擰,面容一肅,眉目之間煞氣浮現,徐媽媽看了一眼六人,見都沒有不該有的慌張神色,心頭也就放了心。

    “若是你們答應了,先簽個契約,等到過了這個年,你們就能到我這裡來了!”

    讓徐媽媽拿出早準備好了的契約,杜依依讓徐媽媽一一發給了幾人過目,然後烏茜又拿來了紙墨筆硯與紅泥。

    契約寫明瞭她們的職責與睿王府承諾的待遇還有不能觸犯的條例的處罰,只要是心術端正的人,這份契約根本就不會對她有什麼影響,杜依依自認自己開出的待遇還算是豐厚的,對她們面前的狀況來說,錯過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但若是有人有異心,這契約就是制約她們的東西,當然就憑着兩方一個在天一個在地的身份,所謂制約也就是她一句話的事情,她還是喜歡用畢竟民主平等方式去辦事,這纔是她從小到大學會的東西。

    看着這上面一項項清晰的條款,仔細看清了自己的待遇之後,諸人都沒有異議,當即就簽了名,杜依依也不想是籤賣身契一般的專橫,她準備了幾分,可讓兩方各持一份,這倒是讓這六人都小詫異了一下,不過既然不會影響自己的利益,她們也就沒有多說。

    眼下的問題已經解決了一半,剩下的也就是那五間鋪子了。

    忙完這些事已經是下午過了大半了,管家又送來了年終時庫房莊園鋪子府上開支的賬冊讓讓她過目,下午的另一半時間,杜依依就是伏在桌子上看這些東西打發掉了。

    早年的賬冊她看過,雖說睿王府沒有多少餘存,但也算收支平衡,今年由於多了那千畝的良田,倒是有了些餘存,不過相對之下睿王府的開支也大了不少,就說今年冬日的供暖這一項,可就花了不少銀子,以前這還有內庫管着,現在寧致遠已經封王封地,自然內庫也就不再每年撥派銀兩過來了,還有這府上的下人現在比之去年也增加了一倍不止,吃飯工錢都是個問題,不過零零總總的算下來也還是足夠過個好年的,也就是莊團那邊她覺着有些出入,不過也是要等開春得了機會再去看看了。

    看完了賬冊,外頭的天色已經快要黑了,等吃完了晚飯,這最後朦朧的光明也已經消匿,只剩下黑暗了。

    天邊明月高懸,星子寥落,明日一看又該是一個陰天,京城夜晚溫差極大,到了晚上杜依依就必須得再加一件厚秋衣,寧蕭今日的心情明顯比之昨日好了很多,大半夜的居然還想到後院花園去走走。

    總算看寧蕭是要走出了陰影,杜依依自然捨命陪君子,讓連翹水萍給自己掌着燈在前就帶着寧蕭去了後花園。

    偌大的後花園現在只有一片頹敗,明月照映下也只是朦朦朧朧的只能看見眼前幾尺的東西,可寧蕭卻是顯得很有精神,寧願在這彎彎繞繞的小徑上走着也不願回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
    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