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一百四十六章:九龍殿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一百四十六章:九龍殿字體大小: A+
     

    環繞在金柱之上的金龍的眼睛是用夜明珠鑲嵌,與屋頂上那隻俯踞的金龍呈呼應之勢,在會在金龍的下頭大殿的左右兩側,每個兩步擺放着一張黑紅漆身的桌案,桌案上頭有羊駝毛毯子做墊,上擺設着酒壺酒盞茶杯碗碟筷,在桌案旁放着的是兩個木凳子,可見這桌案該是兩人一桌,看來要想在皇帝這裡蹭一頓飽飯,應該是不可能的了。

    每張桌案後頭都站着一名身着銀線繡梅花桃紅宮裝的宮婢,而在大殿的最前頭那張紅毯子的盡頭,則是一隻大爐鼎正在嫋嫋升着煙霧,九龍殿雖大,但卻是十分暖和,比之寧致遠的懷瑜居更是暖和。

    在皇上皇后的帶領之下各人按着身份長幼秩序就坐,是夫妻同來的坐在一起,熹王與國師一桌,獻王與寧蕭一桌,康王與襄王一桌、晁王與肅王一桌,寧致遠杜依依一桌,信同侯夫婦一桌,德寧郡主夫婦一桌,慶真郡主與安素縣主母女一桌,正好是八桌。

    皇上坐在龍椅之上,皇后則是坐在一旁設的小桌子旁,肅王之母常妃並未有出席。

    隨之皇上一聲令下,早坐在左右垂簾後等待的宮廷樂師就開始奏樂,穿着胡服的司樂居的舞姬就魚貫而出踏上了紅毯隨之樂曲翩翩起舞,不難回想在一百年前,在這九龍殿的皇上是如何的奢華無度紙醉金迷,金做的酒盞精工細作,象牙做的筷子順滑潔白,蝶碗乃是出自景德鎮官窯的粉彩,酒壺也是官窯所出的青花瓷,這裡的一件件尋常的東西,到了外頭就可說就是千金難得,歌舞昇平暖風襲面,皇室的奢靡,遠非是外頭的百姓可以想象。

    四位親王中,熹王由始至終都是與國師在談論佛法,看其還算是素樸的衣着只飲茶不飲酒來看,應該是一個佛教的信徒,而一直都在設法逗樂寧蕭的獻王,倒是十分貼合他那奇葩之名,居然還能沒大沒小的不時做鬼臉,而在皇帝的兄弟中排位第五的康王,則是一直都在奉承着皇上,看那油光粉面,便就能知道這人大概的秉性,襄王乃是皇帝兄弟中年紀最小的,這所謂年紀最小,可是足足小了十歲,不過襄王沒有信同侯那樣的好底子,不過是三十多的年紀,看着與康王卻也沒多大的年齡區分,襄王大多的精神都是集中在這些秀色可餐的舞姬身上,只會時而與康王一同與皇上敬酒奉承一兩句,龍生九子子子不同,皇上這幾個兄弟,可謂性格分明。

    而晁王,杜依依還是第一次注意到晁王寧朝戈,在她的記憶中,若不是有寧致遠橫刀插入,自己此刻也許就該是坐在寧朝戈的身邊,寧朝戈她也只是在那日沈客陸湘雪爲她精心準備的相親宴會上見過一面,溫爾儒雅沉穩謙和,不過後來的側面瞭解,當初那個溫潤如玉的君子形象早已被摧毀,看似是人畜無害的一個人,其實卻是心計深沉不擇手段。

    似乎是感受到這道探索的目光,正在低頭斟酒的寧朝戈緩緩擡起了頭,一迎上杜依依那倉惶閃躲的目光,他低聲嗤笑,一口飲盡了杯中酒。

    肅王,肅王不管是出自太子還是出自自己與寧朝戈來說可都是勁敵,雖說在皇上面前兩人都不敢放肆,但現在皇上的目光早已被四位親王吸引,他們兩人心中往日積壓的怨憤,自然而然的就在酒桌上爆發了出來,兩人並肩而坐,卻都是悶不作聲,肅王那張發黑的臉,更是黑得像一旁慶真郡主的烏髮一般。

    慶真郡主與安素縣主並肩而坐,因熊懷遠現在正在都督府裡處理事務不能脫身今日沒有前來,安素縣主對自己的母親是十分的體貼照顧,現在正是在幫她攪着燙熱的冰糖燕窩羹。

    在安素縣主的下頭坐着的乃是德寧郡主與郡馬上官塔,兩人之間素來又夫妻情誼,此刻正是你儂我儂情意綿綿的互敬水酒獨自爲樂,在自己手邊坐着的,就是信同侯夫婦,信同侯雖不大愛說話,但卻看得出是個性子隨和的人,信同侯更是一個不講究規矩不熱衷名利的人,在康王襄王都是舉杯奉承的時候他也是自己一個人吃着杏仁喝着水酒。

    這一場宴會,在各人話題道盡的時候,已經開始有了人意興闌珊,杜依依就是第一個。

    喝了兩杯水酒的她被大殿的暖風吹得有些頭昏腦脹,趁着信同侯夫人離席的時候她也就隨了出去,反正今日的主角並不在她們,少了兩個人想來皇上也不會察覺。

    九龍殿再向前兩百米,就是內廷宮門,那裡是宮中禁衛把守較爲嚴密之地,出來吹風的兩人都無意踏足。

    倒是在一座假山的後頭兩人尋到了一座涼亭,正好無人,兩人便就走了進去。

    她對信同侯夫人的家世背景一無所知,甚至是連她的名字都不知道,但這次的接觸兩人的話明顯就要多了一些,也許是這些酒的緣故。

    “今日席上怎的未見鎮國侯與常勝侯,往年他們可都是席上賓客!”夫人捂着發熱的臉頰坐了下來,在懷裡拿出了手帕擦了擦方纔有些粘膩的手指。

    “侯爺夫人還不知道?”話一出口,杜依依轉念就想這也是應該,於是就與她說了鎮國侯與常勝侯現在的情況,在皇上有危難之時稱病,往日兩位得寵的公侯被皇上痛罵降職,哪裡還有臉來這裡,今日就是常妃也沒出現,看來皇上對這件事還是有餘怒的了。

    “我平日鮮少出府,根本就不知這些,侯爺也是一個閒散的性子不去關注這些,早些我也聽了一些閒言碎語還以爲這鼎鼎有名的睿王妃會是怎樣難以相處的人,今日見着了才知道才知道睿王妃是這麼平易近人的性子。”夫人笑了笑,緋紅的臉頰高高鼓起,像是光滑的蘋果一般。

    圍着亭子轉了兩圈,杜依依也覺得昏脹的腦子清醒了一些。“我與夫人也是一見如故,往後若是有時間,夫人看是一定要去睿王府多走動走動纔是!”

    “下次得空一定要去拜訪,侯爺他還說過,在這京城中,唯一對他脾氣的也就是睿王爺,王孫貴胄裡對我脾氣的夫人小姐也不過,睿王妃倒是一個,說來倒是奇怪,我這個都有二十二年紀的人,居然會與你這麼個不過十七的投緣。”

    雙眼有些迷離的夫人用手撐着腦袋,癡傻的看着杜依依笑了笑,她本就長得美麗不可方物,這一笑,飛霞滿面,兩眼迷離,更是嫵媚誘惑。

    看她是有些酒勁上頭了,杜依依趕忙握住了她的手臂扶住了她。“我看坐着也醒不了酒,不若我們起來走走吧!”

    夫人用蔥白的手指捂住了滿是酒味的紅脣,笑着順着杜依依的手就站了起來““也好也好,趁着清淨多走動,我也想聽你多說一些沈客沈大將軍的故事呢!我聽了幾次婢女將的故事,對沈將軍的英勇可是欽佩得很!”

    “沈客?”杜依依的腦子陡然醉意全消,沈客果然是陸以安的好女婿,十多年前陸以安以才子之名名揚天下成爲少女心中最好的配偶標準,而十多年後的今天,沈客卻是刷新了這一記錄。

    “沈大將軍可是定國安邦的英雄,睿王妃能有這麼一個兄長,可不知讓多少人羨慕呢!”夫人呵呵笑着隨着杜依依走出了涼亭,方纔的酒意似乎消了不少。

    “他確實是定國安邦的英雄,可不要羨慕我,我這個沈將軍的妹妹,可不知道頂了多少的罵名,夫人與侯爺兩人天造地設纔是羨煞旁人,不知道夫人與侯爺是如何結實的呢?”

    “我與侯爺乃是父母定下的婚約。”看杜依依有失望神色,夫人又是抿脣淺笑:“怎麼,覺得失望?其實也沒什麼不好的,日子還是一樣的過,不過是從一個家搬進另一個家,侯爺清心寡慾閒雲野鶴,倒是與我的性子有相似之處,你與睿王爺乃是新婚,應該正是濃情蜜意之時,看你們兩人的神情也看得出!”

    夫人打趣的看了一眼杜依依,低頭抿脣忍着笑。

    信同侯夫婦多不出門,或許青瀾的事他們並不知道,杜依依看了許久,纔算是消除了心中的疑惑,“也就是這樣了,哪裡比得上夫人與侯爺夫妻多年還能一如當初!”

    夫人搖頭笑道:“侯爺不愛與王孫貴胄打交道,多是因爲他們功利心太強,他沒有出入仕途不如軍部,也就是想讓自己脫離這個圈子,逍遙倒是逍遙了,就是平日不如意的事情多了一些,凡事不能看表面,侯爺的性情我最明白,從來不說別人半句好話,不過卻是對睿王爺讚許有加,你也不能失望,夫妻感情若是不好好經營,任如何美滿的情緣也會破碎的。你們還年輕,這條路遠着呢!”

    原來她知道!不過這事她知道也是正常,都已經是人盡皆知的事情了。

    “夫人說得是!若是能如同夫人與侯爺這般,依依這一輩子也就值了!”

    得了誇獎的夫人又是一笑才接着道:“快與我說說當年玉庭河一戰的故事,我還從未聽過那段故事呢!”

    看夫人兩眼炯炯有神精神奕奕,杜依依雖不忍拒絕,但她還是必須得拒絕,玉庭河一戰的故事沒有多少人知道,雖說她爲了讓自己成爲真正的杜依依在後來收集了許多關於沈客的故事,但玉庭河一戰她卻沒有收集到,那一場轟動大賀的大戰其中細節並沒有人知曉。

    “女子不得隨軍,玉庭河一戰我也只知道個大概!”

    “那倒是可惜了,我聽說沈將軍能單槍匹馬獨闖千軍萬馬,又一夫當光萬夫莫敵之勇,本以爲他該是一個魁梧的壯漢,誰知上次一見,卻是勻稱清秀,不說誰也不會覺得他會是一個馳騁沙場的將軍,到會以爲是個書生!”

    夫人的雙眼瞟過杜依依沒有神情變動的臉頰,明亮的眸子低垂了一瞬又擡了起來道:“有些話,也不知當說不當說,我與睿王妃纔是初識,說了確實輕浮失禮。”

    “夫人但說無妨!”

    不用想,杜依依也能知道這不當說的話是什麼話了。

    “睿王妃與沈將軍兄妹情深讓人動容,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向來已經過去了,以睿王妃的聰明,應該能儘早擺脫那些過去,多餘的話我也就不多說了,第一次見面就說這些,確實是有些失禮了,睿王妃恕罪!”

    “夫人能以朋友之誠相待奉勸,依依感激不盡,怎會無禮,果然我這第一眼的直覺沒有錯,侯爺與夫人都是心善灑脫之人。”

    杜依依退後一步福身致謝。

    “睿王妃這是哪裡話,我也是覺得與睿王妃投緣纔會與你說這些,要是換了別人,我可是什麼都不會說,我這酒也散的差不多了,先回去吧。”夫人脣角高揚,對杜依依這不怒反謝的舉動十分的歡喜。

    杜依依點了點頭道:“中途離席確實不大好,回去吧!”

    夫人親切的握住了杜依依的手,與她攜手同行。

    因她丈夫的出淤泥而不濁,他們夫妻在上流社會的圈子裡一直是不太受人待見的人,加上信同侯只有他們夫婦沒有龐大的族系支撐,除了這風光的公侯爵位與那幾處莊園之外家底其實也只能與京城那些有些身家的富庶人家差不多,家底不豐,偏偏信同侯又是一個清高之人,兩夫妻可算得是貴胄中的異類,正是因爲這份異類的關係,她對同是被這個圈子排斥的杜依依有着分外親近的好感。

    兩個在上流社會圈子裡性格迥異的人,今日一見,並非滔滔不絕但卻是十分投緣對口味,信同侯夫人的直言給了杜依依極大的好感,而杜依依的灑脫也讓信同侯夫人覺得自己沒有看錯人,歸去的路上,兩人的話題又多了一些,信同侯夫人不大出門,京中的趣事她知之甚少,杜依依雖也不大出門,但她知道的新鮮玩意多,平日她沉默是她懶得與人多說,今日她滔滔不絕,是因爲來到這個世界這麼久,總算是找到了一個對口味的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
    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