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一百四十五章:四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一百四十五章:四王字體大小: A+
     

    寧元宮的大殿中,左右兩列坐着的男女都是笑臉如花,不該不能談及的話題他們心有靈犀的心照不宣,能談的話題就極盡着自己的嘴胡天亂地的說着,以皇后爲頭的人的女人們的目光走集中在杜依依身上,一會兒說着沈客的戰績與沈客那段美滿姻緣與人人羨慕的前程,一會兒又說着杜依依與寧致遠之間夫妻美滿天造地設讓人欽羨,如大公主如青瀾這些人都在她們這裡變成了虛無,杜依依疲於應付,寧蕭卻是一直都在板着一張臉皺着眉頭,獻王心疼不已的逗了許久不見效果,也只能無奈的回到了自己的作爲聽空然法師與熹王談論佛法了。

    在皇上皇后的左手邊坐着的都是男人,熹王、獻王、康王、襄王、晁王、肅王、寧致遠、信同侯、德寧郡主的夫婿,右手邊則都是女人,杜依依、寧蕭、慶真郡主、德寧郡主、安素縣主、信同侯夫人,空然法師則是坐在皇上手側下方一點的位置,一直都是在與皇上熹王說着話。

    寧致遠成婚之時四位親王都沒來道賀,寧致遠是兄弟之中最小反而成婚得最早,這些新鮮的話題自然就提了起來,陝西的暴I亂是現下最受關注的,杜依依是沈客的妹妹,也有人說起了這個話題。

    所有人的目光都已經從寧蕭身上轉移到了杜依依身上,不過對於曾在京中傳得沸沸揚揚的那些事卻沒有人提起,她們多也就是誇着珠聯璧合天作之合,杜依依本就是一個不擅長與人交談的人,被這些人左一句右一句的誇着,臉上也就有些憋不住了,一張臉也是奼紫嫣紅了起來,還是寧致遠攬過了話題爲杜依依解了圍,才讓她能安靜了片刻。

    杜依依趁着話頭被寧致遠引過去的時候看了幾眼身側的這些身着華服錦緞妝容精緻首飾華貴的婦人,心裡默唸着她們的身份,先前在馬車裡寧致遠大致的也與她介紹了一些,隔着寧蕭坐着的乃是慶真郡主,雙鬢染白霜,眉頭現愁容,精緻的妝容與良好的保養還是經不住歲月的侵蝕,這一張已經歷經了差不多五十個年頭風霜的臉早已經沒了德寧郡主臉頰上該有的光澤有了鬆弛的跡象,慶真郡主乃是之父乃是先皇之弟,當年封爲親王封地錦州,因這位王爺並不如其他王爺一般喜愛女色一生一死只愛一人,夫婦逝世之後也就只留下了這一個女兒,慶真郡主之女安素郡主降生之後慶真郡主的夫君也在幾年後逝世,之後慶真郡主也再無嫁娶,安素縣主現如今也已經是年有三十,在其十五歲之際許配給了贛州熊家的長子熊懷遠,家婦隨夫之後不忍母親孤苦將其接去贛州同住,熊懷遠調任京城之後,便就一同來了。

    在慶真郡主手下方坐在的是德寧郡主,青絲如墨染,高卷美人鬏。上插一朵海棠花,耳帶八寶燈籠墜兒,身穿真絲藕荷色上衣,腰繫藕荷色的八幅鑼裙,裙子周圍繡着蘭花,外罩白紗,腳穿着藕荷色的繡花鞋。上寬下窄的瓜子臉,面似三月桃花,柳葉眉,杏核眼,懸膽鼻子,櫻桃小口一點點。國色天香秀色可餐,這八個字是對她最好的形容。這位郡主在慶真郡主未來之前乃是唯一一個在京城居住的郡主,其身份尊貴自然不用多說,這位郡主乃是皇上的七弟樑王與樑王妃唯一的女兒,樑王喜淫好色,家中小妾無數,也正是因爲常年沾花惹草沾染了花柳病,最終英年早逝,樑王一死,樑王府便就打亂,樑王妃被一名小妾毒害,要不是奉命前去查理此案的饒肅到得及時,正是幼年的德寧郡主也險些遭人毒手,皇上憐惜稚子無辜,便就特准饒肅帶起入京,爲她在京中建了一座府宅封了郡主之名挑選了些可信的人服侍着她長大成人,之後更是將其指給了當年在科舉中展露鋒芒摘得榜眼之名進入翰林院做修撰現在已經是翰林院學士的上官塔,平日夫唱婦隨恩愛羨人。

    至於信同侯,則是先皇追封的信同侯,因當年先皇出遊江南遇刺,隨同的都督府右都督挺身而出相救而有驚無險,不過這位右都督卻因此喪命,敢於此人的英勇與生前的功勞皇上便追封其爲信同侯,讓其當時不過六歲的獨子承襲這一侯位,信同侯夫人一身淡黃色雲煙衫逶迤拖地銀色宮緞素雪絹雲形千水裙,頭髮梳涵煙芙蓉髻,淡掃蛾眉薄粉敷面,明豔不可方物,這般年輕的侯爺夫人?杜依依不由又打量了一眼這位承襲父親一用生命而得來爵位的信同侯,信同侯年有二十七八,但看這張臉,誰也不會認爲他會是一個年近三十的人,臉頰白皙而細嫩,眼黑明亮清澈,一身灰白色直綴打底外套青色錦緞華服,杜依依腦海裡又不得冒出了溫潤如玉這四個字,雖說這四個字用在一個年近三十的男人身上並不合適,信同侯只有身份而沒有實權,信同侯也只是閒散在家沒有出入仕途,皇上今日會請他,也是因爲當年他的父親救了先皇一命感激他一家的恩德,這些人中最安靜的可說就是這對夫妻,多也就是因爲他們算的是半個外人了。

    杜依依打量的目光一直在這些人身上打量,卻沒有注意到有一道目光也在她身上打量着。

    當初若不是寧致遠哀求皇上改聖旨,杜依依便該是他的王妃了,此事雖並沒有傳開沒有讓寧朝戈有名譽上的損失,但在寧朝戈的心裡,卻有這一道傷疤,這就像是一道自己期待已久的美味珍饈送到了自己的嘴邊,卻突然被人一把奪走吃幹抹淨了,這種感覺,想來換了誰誰也不會好受。若不是爲了自己的大事與討好皇上,寧朝戈也不會忍受這樣的羞辱,此時的他看着這已經被人吃幹抹淨的空盤子,心頭就像是千萬只螞蟻在爬在咬。

    這個女人,不管如何,自己必須得到!寧朝戈心裡暗暗發誓,這並不是他對杜依依有何感情,而是因爲那本就不敢屬於他的挫敗,這不是出於愛,而是出於恨,寧致遠給他背後插了一刀,這一刀他就必須給他插回去,這遠不是給寧致遠帶頂綠帽子就可以的。

    寧朝戈肆無忌憚的目光被一雙眼睛看在了眼裡,皇上身側,皇后嫣然一笑,對着身側的丈夫說道:“皇上,臣妾看時間也差不多了,不若移駕九龍殿吧!”

    這不大不小的聲音讓衆人都是止住了話頭,等着皇上發話。

    “好,此時未盡的話,到席間再說,幾位皇弟,今日朕可要與你們一醉方休啊!”

    皇上拍着膝頭笑呵呵的站起了身,往日杜依依見到的鋒利眼神已經被溫情取代,天下之君,或許也就只有在這親人團聚其樂融融的時候纔能有這難得一見的溫情吧。

    “二哥,你的酒量可是千杯不醉,我們幾兄弟加上來可也比不上二哥一人啊!”

    “那是,二哥的酒量誰能比得上,當年老四還愣要與二哥比,最後還不是自己醉成了爛泥。”康王前俯後仰的笑着,十分的開懷。

    襄王聽得陳年舊事,也是開懷不已,一直給杜依依穩重如山的熹王也是抿着嘴低頭笑了起來,獻王呵呵的附和笑着,也不氣惱的道:“二哥的酒量我是見識過了。”

    “不行了不行了,現在上了年紀,這身體不行了,酒量也跟着下降了不少,走走走,咱們邊走邊說。”

    皇上大步闊闊在前,皇后含笑盈盈伴在一旁,四位親王在後隨從,其他一應人等便就在了後頭,在這些貴婦人一個個都攆上了自己丈夫的時候,寧蕭被獻王纏着不會有事,杜依依也自然的走到了寧致遠的身側,走在寧致遠身後的是信同侯,這兩人安靜少言在杜依依心頭印象不錯,她在京城並沒有見過多少權貴,對於這位信同侯更從未聽到過隻言片語,搞得在寧致遠與她說起這位侯爺的時候她還是一愣一愣的,信同侯平日與以前的寧致遠幾乎是一樣的生活方式,深居簡出,權貴之間的聚樂也鮮少參與其中,也就只有在必不可缺的場面上會露面,就是寧致遠除了在每年年關的時候能見上兩面平日都是見不到的,能得閒雲野鶴又能享受富貴生活在京城之中而遠離政I治I鬥爭,杜依依原本寧致遠是這樣的一個人,後來發現這京城這朝堂根本就沒有這樣的人,結果今日竟然就讓她遇着了一個。

    她有些好奇那些寧致遠來不及細說的關於信同侯父親的事情,當年皇上南下江南遇刺這件案子到底最後的結果如何?

    “睿王爺可是好福氣,能娶上這麼一位賢良淑德的王妃。“信同侯錯落半步在寧致遠後頭,看杜依依走來,話題也隨之拉到了杜依依的身上。

    寧致遠笑着握緊了杜依依的手,臉上滿滿的洋溢的都是笑容。“侯爺纔是好福氣,侯爺夫人恭良賢淑,若說珠聯璧合,京城第一屬沈客沈大將軍,第二就非信同侯你們夫婦莫屬了!”

    “哪裡哪裡!沈將軍夫婦那可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信同侯謙虛的說着,卻也亦然讓他身側的妻子挽上了自己的手。

    “我看侯爺天天都在家裡呆着,對身體可是不大好的,以前我也是深居簡出懶得出門的人,這病才一拖再拖就是多年,現在多出了走動走動,倒是見好了,侯爺與侯爺夫人平日若是無事,可多到我睿王府走走,依依一人在家中也是悶得慌啊!”寧致遠側頭看了一眼信同侯夫人,杜依依知他又是在趁着機會拉攏人了,也就附和的朝着信同侯夫人笑了笑沒多說話。

    “有空自然是要去的,我看睿王妃溫爾婉雅,該是一個好相處的人,睿王妃,他們男人說話我們聽了也沒意思,我們到後頭一起走吧!”信同侯淺笑盈盈,嫵媚的丹鳳眼斜視了一眼杜依依。

    ωωω▪тTk дn▪¢Ο

    “好啊!”杜依依求之不得的將手在寧致遠的手掌中抽出向後退了幾步,侯爺夫人與信同侯微微一笑,也退到了後頭。

    雖說外頭的雪都已經融化,皇宮中不少犄角旮旯卻還能見到有白雪堆積,內侍清理道理堆在一些角落的雪居然還被堆出了一些動物的模樣,看着十分喜人,外頭早已是看不見了半點翠綠,在宮中舉目看去隨處可見翠綠蔥鬱,紅梅雪梅點綴在道路兩側的草甸之中,嚴冬臘月風情依舊。

    信同侯夫人與杜依依一路並肩走着,兩個話本來都不多的人一路也就只能東張西望扯東扯西的閒聊着一些淡而無味的話題。

    九龍殿離着寧元宮百米,這裡乃是平日皇上宴請臣子之所,九龍之名,來自於在屋檐琉璃瓦上那九頭向四面八方傲視的金龍,原本乃是前朝皇帝的寢宮,聖祖將因奢華而滅亡的前朝視作前車之鑑,另改寧元宮爲皇帝寢宮,將這九龍殿做了宴請臣子設宴之所,伏虎軍變一事後,九龍殿還是第一次開宴。

    信同侯夫人嫁給信同侯已經有了數年的時間,多次來過九龍殿的她爲杜依依介紹起了九龍殿,如她所說,杜依依第一眼見到的,就是在屋頂上那九隻騰飛俯踞的金龍,雖說龍身纖細,但那九個高高翹起與屋檐角可爲一體的龍頭卻是足有人頭那般大,一般的屋頂也就是四個角,而這九龍殿,卻有九個,而這宮殿,居然也不如宮中其他宮殿單是四面牆壁,而是九面,所謂九五之尊,九乃是代表皇帝的吉祥數字,龍乃是皇上的化身,獨一無二外貌奇特寓意顯然的九龍殿比之寧元宮要大了不少,不過比之寧元宮的那幾間屋子,這九龍殿卻只有寬廣的大殿,左右垂簾,兩側設桌,龍椅高設,金碧輝煌。

    左側儀事的御書房早已被拆,右側的皇帝寢宮也已經被毀,但那金漆雕着繞樑而上的金龍的柱子與房樑上那盤踞的龍身與那顆偌大猙獰的龍頭還有那高設不可直視的龍椅,都吐露着帝王的威嚴,讓人只覺得身處其中的自己渺小卑微,這般奢華的大殿,當年聖祖的成功可也絕非偶然,進大殿的時候杜依依只是微微仰頭看了一眼那祥雲翻騰中盤踞的飛龍,心裡頭就已經在感嘆古人的偉大,這足有十多米高的九龍殿,要雕刻這麼一直惟妙惟肖的金龍談何容易。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
    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