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一百四十章:相遇的故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一百四十章:相遇的故事字體大小: A+
     

    有書生成羣結伴的從書畫店裡走出,杜依依退到了身後的鋪子裡,看着被書生簇擁在中心拿着那幅垂柳圖嘴角掛着淡淡笑容的顏行祿從眼前走過後,她再次走進了書畫店,她需要爲杜依依做點什麼,爲了那個故事。

    那幅墨跡未乾的戰士歸來圖還在書桌上放着,掌櫃正坐在旁邊認真仔細的欣賞着,今天顏行祿再次在書生中彰顯了他的才子之名做了他一直堅持在做的事情,而掌櫃也成功賣出了字畫得到了心頭好,杜依依來,就是要讓這在這皆大歡喜裡攪合一下,將這幅畫買下來。

    掌櫃絲毫沒有察覺到後頭有人,或者說是他太癡迷欣賞畫作根本就懶得回頭看來人。

    “掌櫃,這幅畫如何賣?”

    “不賣!”

    “百兩!”

    “不賣!”

    “五百兩!”

    “不賣!”

    “一千兩!”

    “不賣!說了不賣你聽不懂我說的話嗎!”掌櫃不耐厭煩的吼了一聲,轉頭看了一眼身後的人,看是一個衣着華貴的夫人,他冷冷翻了一個白眼,不耐煩的解釋道:“給多少都不賣!”

    杜依依揚眉淺笑,這掌櫃的性子果然與常人不同,“掌櫃,我對沈將軍與睿王妃的故事十分感動,恰好顏公子也是我敬仰的才子,君子有成人之美,掌櫃就當做一件善事,將它賣給我吧!價格隨你定!”

    “去他孃的君子,做善事去靈隱寺找和尚,你找我做什麼!”掌櫃不耐煩的又翻起了白眼。

    “京城的百姓可都是對沈將軍與睿王妃這兩人視作醜聞的,掌櫃爲何會喜歡這幅畫作?”掌櫃豪邁帶着幾分痞氣的話讓杜依依哭笑不得,她可從未見過這樣的書生。

    “好男兒當鐵血戎馬報效國家,沈將軍十三歲從軍殺敵,現而今的大賀有幾個能做到?這樣的大豪傑大英雄,又怎會是那樣的無恥小人,我看也就是有些人見不得沈將軍現在飛黃騰達在胡編亂造,就算兩個人之間有什麼,那也只是杜依依一廂情願,新婚之夜去跳城樓,唉…………你看現在她嫁了人不就沒事了!問世間情爲何物啊!”

    掌櫃滔滔不絕的說着自己對一直是京城百姓口中大娛樂的沈杜關係的理解,將墨跡已經幹了的畫作捲了起來。

    “大膽,你怎麼敢這麼說睿王妃!”徐媽媽跳了起來,指着掌櫃道。

    “這還不讓人說了!又沒說的你,你急什麼,睿王妃自己都不在乎這些,我看睿王妃也是一個可憐人,要我是個女人,我也喜歡沈將軍啊!”掌櫃奸笑的挑了挑兩道濃眉。

    這鋪子都是她的,不賣?杜依依有的是辦法!“徐媽媽,將這鋪子賒欠的租金條I子拿出來給掌櫃看看!”

    “是!”徐媽媽低頭在衣袖裡掏出了一打條I子,翻找了一下,就找出了這間鋪子賒欠租金簽下的條I子拿到了掌櫃眼前。

    “這…………”掌櫃目瞪口呆的看着那紙條上自己的簽名與手印,又打眼看了兩眼一臉慍怒的徐媽媽與杜依依,心頭不由叫苦了起來,這怎麼就讓他遇到了!“小生見過睿王妃!”

    “敗壞本王妃的名譽,你說你該當何罪?”杜依依與徐媽媽使了個眼神,徐媽媽立即就將紙條I子收了起來。

    “小生…………還請睿王妃恕罪!”掌櫃苦癟着嘴,他雖有舉人的身份,卻是惹不起王孫貴胄的!

    “將這幅畫呈獻與本王妃,本王妃就赦免你的罪名!”

    掌櫃嘴角一下彎,懊惱得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起來,早知道剛纔買了還有銀子能得,現在這可就是白費了自己的功夫了!

    杜依依冷笑道:“怎麼?不願意?不願意也好,拿去順天府,先削了你舉人的身份,打入大牢關上一年半載好了!”

    “別,別,別!小生…………小生…………小生願意將此畫呈獻給睿王妃,願睿王妃能赦免小生口舌之誤!”掌櫃撅着嘴摸了摸懷裡的畫卷,咬着牙呈給了徐媽媽,徐媽媽接過退回到了杜依依身側打開了與杜依依一觀。

    看到那駿馬上的男子與懷中小孩,杜依依霍然一笑,讓徐媽媽收了起來。“看你也識趣,就不與你多做計較了,我也不會佔了你的便宜,你欠了兩個月的租金就拿這抵消!反正也是你以畫易畫得來的,也虧不了你!”

    “多謝睿王妃大恩大德!”掌櫃苦着臉拱手躬身。

    “早賣了多好,自找苦吃!不過有句話叫君子不奪人所好,念在你並未作惡,到時候我再給你一兩件好事做做就是了!徐媽媽,我們走!”杜依依得意的拿着掌櫃握在手裡不過半刻的畫卷,帶着徐媽媽出了門,留下了一臉懊惱悔不當初的掌櫃抿脣咬牙。

    “王妃,管家回來了!”

    方出了書畫店,,留在外頭的梔子溜溜的跑了過來,後來還跟着剛回來的管家。

    駐足等着管家上前,杜依依問道:“這幾人怎麼說?”

    “有兩家是願意拿貨物抵押的,有三家的男人都不在家拿不定主意,還得等了他們回來再去跑一趟!”管家恭敬的站在杜依依身後稟道。

    “那你就多辛苦到時候再去跑一趟,對了,還有件事要交託給你,你去打探一下那乾貨店裁縫店與這書畫店幾位掌櫃的情況稟告給我!”等得眼前一撥人走空,杜依依才邁了步上了大街向着放置轎子的巷子走去,這一趟出來最大的成功,也許也就是她手上的這副畫了,這些掌櫃,她倒是沒想能幫得上什麼忙,讓他們從做老闆的變回打工的誰又願意,她一直就覺得自己那院子人手過多,現在看來,真的要用起來,卻纔發現不夠用了!

    融化的白雪變成了更寒冷的風,鑽入了轎簾吹起了黑髮,杜依依理了理鬢角,叫手裡的畫卷打開,天地蒼茫的那頭雪山潔白與天地幾乎一色,那一隊鐵騎英姿颯爽,前頭身穿盔甲頭戴頭盔的沈客面容還可辨認,懷裡只能看到手腳的小孩雙手無力的向下垂着,紅梅迎風招展,花落枝頭,樹下鐵騎似乎是活的一般正向着紅梅的這頭飛奔而來,這副畫,與她記憶裡的畫面相差甚遠,但比之她記憶裡的那份悲涼,這株紅梅更多了幾分希望的寓意。

    “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行道遲遲,載渴載飢。我心傷悲,莫知我哀。”

    低噥着這幾句詩詞,杜依依撫摸着着畫中將領的那張臉,露出了笑容:“你救了杜依依的性命,她將性命還給了你,我們已經兩不相欠了!”

    寧蕭今天依舊情緒十分低落,杜依依也知道,也許這以後世間就不會再有那個爽快直率的寧蕭公主了,寧致遠又出去了,青瀾安靜的呆在自己的院子裡,這偌大的府宅永遠也熱鬧不起來。吃過了晚飯勸說着寧蕭去睡下,按着習慣與那幾個師傅練了會兒劍後泡了個澡杜依依就睡了,店鋪的事無法急在一時,她還得好好想想多琢磨琢磨。

    纔剛一趟下,徐媽媽就突突的跑了來敲響了門,在門外大聲稟告說王爺來了。

    杜依依趕忙起牀拿起了外衣,才穿進去了一支手臂,寧致遠就推門而入了。

    寧致遠晚上從來不來這裡,這是她與他之間默認的規定。寧致遠的臉色似乎也有些不好,進屋就用腳踢出了桌下的凳子坐在桌旁盯着她看着,杜依依心裡閃過無數可能接下來會出現的畫面,詳裝鎮定的說出了自己與寧致遠之間的約定。

    “你在怕我?你既然敢都敢不要命了,怕我做什麼!”寧致遠坐在桌邊,杜依依站在牀邊,兩人之間隔着也不過是幾步的距離。

    “有什麼話就說!”杜依依已經背過身外衣穿好。

    “你知道我今日去了哪裡?”寧致遠冷笑着站起了身,向着牀榻走了過來。

    “兩不相干是我們之間的約定,我哪裡知道你去了哪裡!”杜依依皺起了眉頭,死死盯着走近的人。

    “顏府!”寧致遠緩步走着,走在他前頭的影子將牀榻籠罩,杜依依快步向側走了兩步,才脫離了這片陰影。

    “你去顏府與我有什麼關係!”她左眼皮劇烈跳動着,心頭也有一股不祥的預感冒了出來。

    “你能對沈客一廂情願,還能與顏行祿一起私奔,卻對自己的丈夫這般恐懼!呵呵……杜依依,你讓我要怎麼說你!”寧致遠轉頭,看着神色惶恐的杜依依。

    “任你怎麼說,天色不早了,你還是快些回去睡覺吧!”

    寧致遠這說話的語氣與神色着實古怪,她與他這一個多月雖說沒有多少交集,但大多相見的時候都還算是相敬如賓,寧致遠也從未與自己使過什麼臉色,她可不敢在這個時候頂頂撞激怒他。

    “聽說你今日讓管家帶着你去了斬馬街那幾家鋪子裡看了?”

    爲的是這個?寧致遠可不是這麼小氣的人,一瞬間,她就想到了她該是因何而來,幸好她沒有將那幅畫裝裱掛起來。“那些鋪子都有拖欠租金,我覺得反正我閒着也是閒着,就拿着收租金有些浪費了,還不如自己拿來做些事!”

    “你還去了一家書畫店?遇上了顏行祿?許久不見故人相遇?”

    寧致遠冷哼一聲,鋒利如刀的眼光似乎是恨不得破開杜依依的肉體看個究竟。

    寧致遠一直對她與顏行祿之間的事心有芥蒂,所以她今日纔會藏身在角落,想不到寧致遠居然能這麼快知道了今日的事?自己坐得端行得正,哪裡又會怕這些。

    “五家開了門的店鋪我一一看過,並非是特意單獨去了書畫店,你既然能知道這件事,就應該能知道我與顏行祿從頭到尾都沒說上一句話,難不成我就這點自由都沒了?”

    “可是你買下了顏行祿那幅畫!用來睹物思人慰藉相思?還是用來作爲下一次你們再見的可能?”寧致遠的目光冷得就像是寒潭冰水,有些事情他可以忍,有些事情他卻不想忍,不管他與杜依依之間關係如何,沒人希望看到之間的老婆揹着自己偷人。

    “這與顏行祿無關,就算是別人畫了那幅畫我也會買,你也是曾經在生死邊緣苦苦掙扎的人,該知道那種滋味!能有一個人爲我與沈客之事正言,我難道不該高興麼?世人要誤會我,你又何時信過我?”

    杜依依冷言回敬,喉嚨裡還留着她本想說而不能說的話,她不能觸怒寧致遠,嫁給他她就已經處在了劣勢,在這樣的社會,女人被丈夫打是再常見不過的事情,她不能讓自己成爲一個連自己都看不起自己的悲劇。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
    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