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三十八章:鋪面(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三十八章:鋪面(三)字體大小: A+
     

    “王妃能到民婦這裡做衣裳是看得起民婦,民婦哪裡敢收您的銀子!”大嬸又是要下跪,杜依依緊緊拽着她的手,纔沒讓她跪下去。

    “若真是如此,那我不就成了明搶了嗎?大嬸早日做好了送去睿王府,我可是等着看大嬸的手藝呢!大嬸忙着我就不多打擾了!”

    用人必須知其根底,這是她的一貫準則,不管大嬸所說如何讓人動容,在自己還沒有去打探這些事情的真僞之前,她是不會對着大嬸做什麼承諾的,但若這是真如大嬸所說,大嬸這個人,倒是一個可用一用的人。

    出了裁縫鋪子,徐媽媽梔子也已經從乾貨鋪與糕點鋪子裡出來了,乾貨鋪的這一對父子是相依爲命開乾貨鋪子爲生,老漢與漢子爲人老實本分,這乾貨鋪裡的買賣從不缺斤短兩在斬馬街附近的居民中頗有名聲,而梔子去的那糕點鋪子是一對中年夫妻開的小作坊,糕點這種東西平日買的人也不多,所以生意也是一般,原本這夫妻也有風光之時,因爲這男的平日喜歡賭博敗光了家產還是婦人向孃家借來了些錢來了這一家鋪子,雖生意一般卻守得男人浪子回頭,日子也算不錯。

    除了這對父子與那個大嬸讓自己有有了心思打算之外,另外兩家自己是不看好的,古玩店、乾貨店、糕點鋪、裁縫鋪都已經大致的瞭解過了,剩下的也就是最後那個書畫店了。書畫店裡的掌櫃是一個年輕書生,從打扮說話來看截然不像一個生意人,這書畫店裡的字畫沒有名畫,但也不乏佳作,都是一些書生爲生活賣給掌櫃的,掌櫃本身也是丹青好手,一手毛筆字寫得行雲流水游龍走鳳,他這店裡的字畫便宜,最是受窮苦書生的喜歡,杜依依三人進店的時候正有幾個書生圍着一幅畫在評頭論足。

    “請進!”掌櫃正坐在木板格檔的櫃檯裡看着書,聽得腳步聲擡頭道了一句請,復又低頭看起了書。

    杜依依莞爾一笑,這做生意的,她還是頭一次看到這般散漫的掌櫃。

    這店裡四壁都掛着字畫,一個書架上還有書籍,雖說空間狹促堆放這麼多東西顯得擁擠不堪,但卻狹小的店鋪卻彷彿與外頭的喧囂大街隔絕,倒是清淨。

    杜依依進了店自顧自的看着,丹青墨撒,妙筆生花,在黑與白構築的書畫世界裡,飛鳥靈動鮮活,大山雄渾雄偉,河流潺潺如身臨其境,猛虎踏馬栩栩如生,這些不是出自名家之手的畫卷,被那些落魄書生賦予了不一樣的生命,價不在高,但這一股浩然正氣卻如出一轍。

    書生圍着的是一副雪景垂柳圖,作者不詳,雪白的宣紙之上有一株垂柳屹立風中灑下江中倒影,遠處青山黛影爲背影,蒼茫天地,那一株垂柳與江面呼應,作者的悲涼心境躍然紙上呼之欲出,枝幹蒼勁的垂柳下頭,還有一首一剪梅,這首被書生在口中唸唸有詞的一剪梅乃是辛棄疾的名作。

    “獨立蒼茫醉不歸。日暮天寒,歸去來兮。探梅踏雪幾何時。今我來思。楊柳依依。白石江頭曲岸□。一片閒愁,芳草萋萋。多情山鳥不須啼。桃李無言,下自成蹊。”

    她反覆低吟着這首一剪梅,臉上漸漸露出了笑容,她並非是被畫作打動,而是她腦海裡那段甜蜜的記憶裡有一句話,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這是杜依依這個名字的由來,是出自沈客之口。

    楊柳依依,這江口岸邊楊柳一株枝條隨風而動。

    書生們之所以圍着它在看,卻並不是因爲這天地間一株的楊柳,而是因爲這幅畫居然是不收錢的,只要有人能畫出一幅讓掌櫃心滿意足的紅梅圖,就可換得垂柳圖,很多人躍躍欲試,也有很多人自認自己技藝不夠無法超越只能踟躕,作畫,杜依依可沒這個本事,不過這掌櫃的營銷手段她倒是十分感興趣。

    陸陸續續有書生聞訊而來,雖說來得很慢來得很少,但很快的就讓這狹促的店鋪難以立足,那些不能作畫的踟躕一陣後也只能離開了書店在外觀看,店鋪裡已經有幾個書生開始作畫,不過在畫出紅梅之後也只能自慚形愧的離去。

    杜依依倒是注意到在這期間,有些聞訊而來的書生看上了別的書畫也買走了幾幅,雖說價格不高,但成交率可幾乎就是一刻的時間就能賣出去一副。

    這垂柳不是名家之作,能吸引來這麼多書生,可見這書店也並非是籍籍無名,在趕來的這些書生裡頭還有一些富家公子,顯然他們都是聽得了消息趕來湊熱鬧的,不過他們卻是這一刻一副書畫的購買主力軍,而從頭到尾,掌櫃也只是在櫃檯看着自己的書,在書生將畫呈給他的時候他也只是交給大衆評論,也不怕書生會偷盜字畫,更懶得去攬客。

    “這副有其骨無其神,紅梅有傲骨,豈會這般沒有個形狀!”

    “這副畫工精妙,但意境不足,仿的是顏太尉的那副鼎鼎大名的《紅梅傲雪圖》!”

    “這副就是陸兄的畫作?果然是妙筆生花意境深刻啊!”

    一幅幅紅梅圖展開在店鋪的櫃檯上供書生評論,書生均是褒貶不一,無法統一意見。

    在掌櫃終於是把手頭上的書冊翻到尾頁的時候,無視着無數人在自己的店鋪裡來來走走的掌櫃終於是擡起了頭伸了一個懶腰打了一個哈欠,杜依依瞟了一眼,這本讓掌櫃聚精會神忘乎所以的書冊,藍色封頁上赫赫寫着《搜神記》這三個字。這年紀輕輕的掌櫃居然癡迷這些?年紀輕輕能開這麼一間鋪子,這書生該是有些家底纔是,這掌櫃的行徑,倒是有幾分讓人揣摩不透。

    “可有結果了?”掌櫃哈欠連天,推開了那塊將他與所有人分離的木板走到了書生羣中,一目掃過這十多張畫紙,他搖了搖頭:“不行不行,這哪裡能換我的垂柳圖,還有沒有個中能手?”

    “掌櫃,讓顏公子來試試!”

    書生聞聲齊齊回頭,看得正撥開了人羣的顏行祿與陸慶,均是面色一變安靜了下來。

    “日落之前,誰能畫出一幅比得過我垂柳圖的畫作,這垂柳圖便就相贈於他,另附贈一本《搜神記》!”



    上一頁 ←    → 下一頁

    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
    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