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三十七章:鋪面(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三十七章:鋪面(二)字體大小: A+
     

    驕陽升空,白雪正在以可見的速度消融着,斬馬街上的雪早已被路人踩化,鋪着石磚的道路全是污穢不堪的雪水,在有些坑坑窪窪畢竟嚴重的地方更是有雪水積窪讓路人不得不繞走,兩側的鋪子的屋檐又都是在滴着雪水,這一條路上的人不多,大多的人都在小心翼翼的走着較爲好走一些的路,才這一條路大多的地方都是空着,馬車都是被人們的咒罵聲弄得只能繞道而行,杜依依所乘坐的轎子在這些店鋪前停了片刻,也只能挪到了一旁爲人讓路。

    杜依依去的下一家是一家賣幹食貨的店鋪,木耳香菇紅棗花生一應都有買賣,掌櫃的是一個年已半白的老人,店裡的夥計就是一個年不過三十的漢子,兩人乃是父子,比之古玩老闆的欺客,這家店的這對父子對待顧客就要仁義得多了,老人記賬收錢,漢子稱重搬貨,雖說這只是一間不過兩米寬的小鋪子,裡頭琳琅滿目的乾貨卻是讓人眼花繚亂。

    乾貨是冬日的百姓都會買的東西,不必古玩那些文雅人有錢人才能玩的東西,這不大的店裡正有幾個婦人在認真的在挑選香菇放到手裡的鐵碗裡,選好了就交給漢子稱重,算好了價錢付了錢,才能將香菇倒到自己的買菜的籃子裡頭,已經近年光了,這些乾貨是最熱銷的東西,杜依依在一旁看了許久,大凡是提着籃子路過的婦人幾乎都會進店買上一些,稱重童叟無欺婦人也都沒有異言,高高興興的進店開開心心的出店,賓至如歸大抵就是這樣了。

    老實本分的生意人多了去,以往的杜依依可是從來不會多看一眼,可是方纔才見了一個欺詐致富的奸商再看這對衣着樸素的淳樸父子,就大有好感。

    “徐媽媽,你進去看看,問問,大致的瞭解一下情況,看看這父子到底是什麼情況。”杜依依沒有進店的打算,她這身打扮也不適合進去,還是徐媽媽去能探到更多有用的話。“梔子,你就去那間糕點鋪子看看問問,儘量的多打聽一下他們的經營與老闆的情況。”

    “是!”徐媽媽梔子異口同聲的應了一句是,立即就分作兩頭的進了兩家店鋪,十間鋪子,徐媽媽梔子可以管理,可要是說一家一家的,卻是必須要找一個可信的人去管的,再說她也不能爲了自己的打算就讓別人丟了生計,若有兩全其美的法子就是最好的。

    徐媽媽與梔子分道去了,杜依依看了看,將目光鎖定了那家裁縫鋪子。

    裁縫鋪子的老闆是一位年過三十的大嬸,微胖的身軀,有些與微胖身軀不成比例的肥碩屁股,穿針引線的動作幹練迅速,咬斷絲線的動作雖看着有些兇悍但也迅速,一擡頭,大嬸就看到正是打量着自己的杜依依,訕訕一笑,才詢問道:“夫人可是要做衣裳?”

    這間鋪子也不大,但裡頭的布料卻是五顏六色品類繁雜,那掛在架子上的衣裳做工精細針角整齊嚴實,雖說這裡頭最好的一匹布料還是一匹夏日纔會拿來做衣服的海葛,但這些麻布粗衣卻都是時下最受姑娘婦人喜歡的款式,她之所以對裁縫鋪子好奇,按着她的認識與理解裁縫鋪子多不會開在主道上,多也就是在小巷裡,一來是這主道租金太貴,二來是裁縫接的生意也不多。

    大嬸是一個健談的人,杜依依一進屋她便就爲她量起了尺碼,一邊量一邊說着趣事。

    杜依依與她談了不久,就問起了她爲何將裁縫鋪子開在了這裡。

    “先前我的鋪子也是開在自家門口,後來纔是搬到了這裡,不是大嬸我誇海口,大嬸這手藝在這條街上都是數一數二的,找大嬸做衣服的大嬸早晚忙活都做不過來,夫人看我這裡的布匹,都是我家的做的,雖說料子跟夫人身上的這錦緞比不得,可比一般我們市井百姓的衣服用料卻是好得多,這也是我家的一門祖傳手藝,他祖上就是做顏料的,我家的做出來的顏料染色的布匹,染色均勻上色容易不掉色,染料可不止是給衣服增添顏色的東西,顏料用得好,一匹布的品質也會大大提高,我這是一邊開裁縫鋪子一面賣些織布作坊要的顏料,鋪子開在這裡顯眼,就不必讓客人去找了!”

    大嬸將杜依依的尺碼一一記下,擡頭又問道:“夫人看看我這裡的布吧!”

    杜依依頷首,在大嬸的引領下走到了那放置布匹的架子前。

    這些布自然都是沒有她身上的好的,不過比之她看過的那些粗麻布卻要細密平整得多,特別是這幾匹白灰棉麻布,質地柔軟也沒有觸摸得到的線頭,比之一般的確實是要好上太多太多了。

    “大嬸的手藝好,大嬸的夫君的手藝也是少見。”

    “夫人謬讚了,我這手藝再好,比之琳琅布莊裡的那師傅也是比不得的,我曾也對比過那些大戶人家的夫人小姐的衣物,琳琅布莊的大師傅的手藝纔是精妙啊!”

    大嬸也並不是一味的自誇,不過這種認真謙虛也並不會讓人覺得她手藝低人一等,琳琅布莊是什麼樣的地方,在那裡買一件衣服足夠在這裡賣五件,杜依依摸了摸那匹海葛,抿脣笑道:“大嬸又做衣服又賣顏料布匹,想來這一年是賺得鉢滿盆滿了!”

    “哎,也就足夠養家餬口了,家裡吃飯的嘴多,賺得再多也不夠花啊!”

    “哦?大嬸家中有幾口人?”

    按說大嬸能對這二十五兩的月租都不在懷,應該一個月賺的遠不止二十五兩了,大嬸看着也是一個勤奮勞苦的人,加上夫妻的手藝,吃飯怎麼的也是夠了。

    “十六口!”

    “十六?”杜依依訝異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大嬸的小腹。

    大嬸沉重的呼了一口氣,將一段過往與杜依依緩緩道來,這十六口人出了她與她的丈夫還有丈夫的老父親之外就全是孩子,當然並不是大嬸生育,大嬸在二十歲的時候一次意外滑胎之後就再未懷上孩子,這十三個孩子,乃是她與丈夫見之可憐收容的,大的不過十二歲,小的還是剛學會說話,這些孩子都是無父無母的孤兒,多都是在街上流浪,兩夫妻一年到晚的忙碌所得也都是花在了這些孩子的身上。

    這並不比溫飽已經解決的那個世界,在這樣吃飯全靠天的社會,要養活這麼多孩子的艱辛她難以想象,看大嬸那雙滿是老繭的手與被那手背上幾個已經潰爛了的凍瘡,杜依依就覺得心頭又是重重的壓了一塊石頭,在她還覺得自己的人生不幸的時候,這些孩子卻都得流落街頭挨凍受餓,比之自己身在富貴,這位並不富裕的大嬸的善心,更是讓人敬佩。

    “那大嬸的夫君平日都做些什麼呢?你在這裡做裁縫,誰又在家帶孩子?”

    “大的管小的唄,我家的在不是春種秋收的時候就去做散工,現在快過年,在家裡照顧孩子們呢!”大嬸揉了揉有些發涼的手掌,笑着問道:“夫人要選什麼布料?”

    “就這匹吧!”杜依依挑了一匹綠色的落花流水布遞給了大嬸。

    “好勒!還請夫人留下名字地址,過年之前我一定給夫人趕製出來。”大嬸道。

    杜依依沒有掩飾自己的來處:“到時候你送去睿王府報杜依依的名字就是了,這一件衣裳多少銀子?”

    “睿王府…………”大嬸低吟一聲,精明的眼神慌了起來。杜依依看大嬸慌張立即說道:“無需多禮,這一匹布能做多少件衣裳?”

    “一匹布大人的能做三件,不知王妃要做幾件?”大嬸已然沒了先前的從容,顧忌的目光也不敢去看杜依依。

    三件,她當然是一件都不需要的,大嬸的善心善舉誰不會動容,大嬸的能力有如此善心又如此心靈手巧,明明可以過富足的生活卻無私的幫助流浪孤兒,這份善心,她如論如何都是要幫一幫的,“做一件,其他多餘的布到時候一併給我送去,多少銀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
    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