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三十六章:鋪面(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三十六章:鋪面(一)字體大小: A+
     

    屬於睿王府的這十家門面位於斬馬街的中段,人流量雖及不上長街但也繁華地段,租戶所經營的生意也各有差別,皮貨茶酒首飾琳琅滿目,這斬馬街的鋪子雖小,賣貨的掌櫃也不見得會有什麼背景,但這些鋪子真正的主人卻沒有人敢招惹,除了睿王府在這裡有十家鋪面之外,像鎮國侯國舅常勝侯戶部尚書在此地都有鋪面,有些大一些的店鋪更是幾家合夥,看不見的背後背景錯綜複雜,構成了這京城第二熱鬧的斬馬街。

    斬馬街外頭如同長街一般都是擺攤賣貨的小販,但沒人敢在這些店鋪的面前賣貨,杜依依坐在轎子裡頭在管家的帶領下在這些店鋪的外頭看了一遍,因前段時日之事有幾家現在還是關着門,交不上租金的便就是這幾家了。

    “這些掌櫃平日住在哪裡?”

    走到最後一家鋪子的門外,杜依依讓轎伕停下了轎子,十家有五家關了門,可不是管家說的少數。

    “有些住在鋪子裡頭,有些則是在家中居住,都是在京城安家落戶的人。”管家看得杜依依臉色有些難看,還以爲她是看着擔憂着租金的問題。

    “最多的欠了多少?最少的欠了多少?”

    “最多的是這家賣香料的,因掌櫃拿着錢去江南採貨,拖欠了四個月的租金百兩,最少的是那家賣酒的酒坊,欠了兩個月五十兩。”管家說着指了指這兩家關了門的鋪子。

    “收租難,這店還不如自家去開,管家,依我看,這店鋪來年就不要出租了,自家開就是了,反正府上閒人那麼多,開鋪子總比收租子錢來得快些!”

    一家鋪面按佔地大小租出去多也就是一個月三十兩銀子,這十家鋪子一個月最多也就是三百兩,若是自己經營,盈利絕對遠不止這些,斬馬街雖不及長街商戶密集人流量大,但有着聖祖斬馬典故聖祖題詞的地方人也不少,招牌打得好一樣是可以帶動吸引這些整日無所事事的百姓前來消費。

    “王妃的意思是?咱們自己開鋪面?不租了?王妃,請恕我多嘴,這些鋪子王爺之所以放租而不是自家營業,就是因爲這人手是一個問題。”管家恭敬的半低着頭,偷偷一撇杜依依的眼神帶着幾分竇疑疑惑,這若是要自家經營,可得他費多少的心。

    “這些鋪子的租賃協議是到什麼時候?王府裡那麼多閒人,還怕人手,差也就是差幾個能管事的,這事你不用操心,府裡的人精明的不在少數,只要加之以指導恩惠,他們也是能將這些店鋪盤活的。”杜依依替挑着轎子左側的窗簾子,目光在這十家店鋪的大門上一晃而過,這些鋪子,她可不能白白浪費了。

    “最長的也是到明年三四月份,我們這鋪面是半年一續的,多半都是六七月份續的,按說等過了年就該有不少的掌櫃來續租約了。”

    “那就不要續了,讓他們到時候再去尋鋪面就是了,那些租約到明年的就先讓他們租着,到期就不要續了。你去賣香料的家中看看,好人要做,但也不能一味做,看能不能找個皆大歡喜的法子把租子收回來,若是他願意拿香料去抵就抵,不得逼迫也不得搶奪更不得傷人,絕對不能損了睿王爺的名頭。“

    “是!那王妃您……”管家遲疑的打看了一眼杜依依。

    “我就在這街上轉轉,這幾家你都走走,看看他們都是什麼意思,到時候再來稟告我!”杜依依放下了窗簾子,起身掀開了轎簾出了轎子。

    就在這些鋪子的前頭不遠處就是聖祖親筆題詞之地,那一隻用花崗岩雕刻而成的白馬與聖祖雕像就像是一座豐碑一樣在太陽之下煜煜生輝,來來往往的百姓路過雕像無不是低頭俯首不敢有一絲的不禮敬,開國聖祖在大賀百姓的心目中,是絕對不容褻瀆的。

    相比長街,斬馬街這外人到京城必到之地的斬馬街的店鋪就要五花八門得多,從天南地北各處而來的東西彙集在這一條街上,有從關東而來的皮貨,有從江南而來的綾羅綢緞,有從內蒙來的酸奶奶酪,從西北絲綢之路與沿海地區而來的異邦奇物,精美異常甚至還有從前朝流下來的首飾古玩,每個人都能在這裡找到你心頭所好,吆喝叫賣聲,讓這一條街道喧囂異常。

    杜依依今日帶來了徐媽媽與梔子,在睿王府,她唯一可信任的就是自己這些陪嫁婢女,而這些婢女裡頭最穩重的就是徐媽媽與梔子,這些店鋪她既然要着手,自然就是要交給自己最信任的人打理,管家雖也爲睿王府兢兢業業多年,卻也不能全信任。

    這十間鋪子最大的一間是一家做古玩生意的,本掌櫃也是受了牢獄之災,可他家底豐厚,到也沒有多大的損傷,古玩店向來是半月不開門開門吃半年的,雖說這古玩店進去少買的更少,但能進去的多也是有身份又家底的人,單說這掌櫃的結交面,就會與這賣香料皮貨的差之千里。

    這間鋪子只有單一層,斬馬街是一條由那座斬馬雕像而建起來的街道並沒有百姓在此居住,所以這屋子的結構也都是十分簡單,多也就是一間大屋子再一間小屋子住人。

    杜依依進門的時候,古玩店的老闆正在與一人談生意,這顧客穿着一身綾羅綢緞,臉頰生油富態顯露,大拇指上那一個大大的祖母綠扳指更是貴氣畢現,兩人撅着屁股在趴在桌子上看着一尊還帶着黃泥石山白玉雕像,顧客低聲交頭接耳的與老闆說着着自己的看法,與那張肥碩的大臉豪不相襯的是那張閃爍着精光的小眼睛,小眼睛軲轆的轉着看着這白玉雕像,雙手捏着桌子邊角,十分的投入。

    “怎麼樣,這尊嶽山雕像,可是按着名家名畫真實按例雕刻出來的,用料乃是藍田玉,藍田玉現在你知道什麼價錢?那可是這麼一小塊沒有雜質質地清透潤潔的就要八百兩上千兩,這麼一大尊,足有比之我這快印可是二十倍之多,可這價錢,纔不過是四千九百九十九兩,買到了您就是賺到了,您是今日我們開門第一個顧客,若是您下單,本店再送羊脂玉福壽祿祥雲玉佩一塊,難得的時機,您若是錯過了這次,就不會再有下次了!”

    老闆放下了手上的一塊白玉伏虎印,喜滋滋的搓揉着手掌介紹着,這一場串的介紹聽到杜依依好不可笑,一時沒忍住就撲哧一聲笑了出來,這掌櫃,倒是一個會做生意的人。這藍田玉的價錢她不知道,不過這種帶着泥巴的白玉雕像她卻在很多地方看到過。火車站汽車站天橋街邊不都會有人拿着這個東西賣?若這東西真是有了一定年份的古玩,又豈會只知四千九百九十九兩還能送玉佩?

    聽得聲音,正是聚精會神的兩人都是擡起了頭,看是一個衣着華貴的女子,老闆兩眼大冒精光,立即就直起了腰身上了前。

    “這位夫人,進店看看可有喜歡的,臨近年關,小店有優惠特價哦?夫人是想買大件擺設還是買小件收藏呢?小店上到琺琅彩的大花瓶,下到玉器金銀翡翠首飾一概都有!”老闆十分懂得禮儀,跟在杜依依身後半步也隔着正好恰當的距離,不算是失禮也足夠熱情。

    “我想看看玉器瓷器,擺件配飾首飾都可。倒不需要年份,不過質地要好。”杜依依轉了兩圈,對這些瓷器銅器的大擺件實在是看不出歡喜,她倒是喜歡一些小東西。

    “好勒!夫人您看看這一排的東西,都是小件的,有花瓶器物也有配飾首飾,您看看有沒有喜歡的。”老闆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老闆,這個東西我買了。”在後頭轉着桌子看了許久的顧客的聲音一響起老闆就像是賞了發條一般的立即向着那頭奔了過去,杜依依哧聲一笑,看起了架子上的東西,她對古玩並不瞭解,這些東西她可保不準真假,再說她今日的本意也不是來買東西的,只是看看這些老闆的經營狀況。

    這架子分爲兩排,上頭擺着的是玉器,下頭則是瓷器,下頭都用一張小紙條明碼標了價錢,有幾十兩的上百兩的上千兩的,比之她在首飾鋪子裡看到的價錢都要貴上了不少。

    老闆歡喜的跑了過來,一邊跑還一邊往懷裡收東西,顯然方纔的那宗生意已經成交而且老闆是大賺了一筆。

    “老闆,你這鋪子裡可有真東西?我看剛纔那位看的那件玉器,可不像是真的!”杜依依信步走着,將架子上的一個鎏彩小瓷瓶拿了起來,這看着應該是一個鼻壺,打開一聞還可以聞到這鼻口散發的一股菸葉味道。

    “這位夫人可不能瞎說,小店的東西都是貨真價實,從來都是不買假貨的!”老闆自信的昂首,打看着夫人身上的服侍與頭頂的配飾,衣着雖華貴但這首飾卻只有一支金釵,看來也不過是小戶人家的夫人該不會是大戶人家的貴人。他心頭這般認爲,眼神也就更是自信了:“夫人手頭的這個鼻菸壺,也是有了百年的歷史的,還是大賀初建立之時留下來的,我也是花了四百兩的高價錢纔買了下來,買五百兩可不算貴了,這鎏彩鼻菸壺乃是白瓷燒製而成,上頭兩面畫得均是春閨女子圖,刻畫精緻細膩髮絲可見,乃算得是鼻菸壺中的精品,夫人若是喜歡,我給夫人一個特惠價四百五十兩如何?”

    “老闆,你這人可不老實。”杜依依笑着放下了手裡的鼻菸壺,邁步再看了起來。

    “夫人這話是何意?”老闆看了一眼杜依依,臉色十分的不喜。

    “藍田玉什麼價錢,五千兩能買到那麼一尊有年份的藍田玉雕件?老闆能抓住人要沾便宜的心理,可實在是高明啊,我看這些東西,只怕都是做舊的吧!”

    一旁跟隨着的老闆一鄂,再次審視着杜依依起來,看她說得懇切,似乎不是在套他的話,難不成這也是一個行家?

    “那夫人認爲那東西值多少銀子?”他試探的問道。

    “多少兩我不知道,做舊也分得功夫太多,我沒戳破老闆的欺詐行徑,老闆要怎麼謝我呢?”杜依依眼睛一亮,將面前一根樣式古樸素淨的羊脂玉簪子拿了起來。

    老闆冷哼,本還以爲她是要做什麼,原來也只是要敲詐一筆,看來也不是什麼好人了。“夫人要壞我的聲譽,還要敲詐勒索,夫人就不怕我去順天府告你誣陷勒索?”

    “我敲詐,你欺詐,老闆可當真要去順天府?”杜依依不畏的轉身,拿着手裡的簪子說道。

    “夫人也莫要欺人太甚了,你知道我這鋪子真正的主子是誰?真正的主子是當今睿王殿下,我看夫人的穿着打扮也是能接觸到王孫貴胄的大戶人家,你可要想清楚了!”

    老闆自信的挑起了嘴角。

    “大膽!”徐媽媽一喝,見杜依依沒有出聲立即就說道:“這位就是睿王妃,你膽敢無禮?”

    睿王妃?老闆看了一眼屋外,沒有見到穿戴盔甲的親衛也沒有看到熟悉的身影,睿王妃的名頭他也是聽說的,不按常理出牌行事乖張,可要說這眼前的人是睿王妃,他是不信的。

    “你是睿王妃,我還是睿王爺呢!要佔便宜去別處,別到我這裡來。”老闆不屑的哼了一聲,雙手環胸一臉的不歡迎。

    “是嗎?”杜依依冷笑一聲,將羊脂玉的簪子插在了髮髻上。

    “本店不歡迎你,還請你到另處去!”老闆負手,凌厲的目光緊緊盯着杜依依頭上的那隻髮簪。

    “大膽!”

    徐媽媽一句大膽才脫口而出,杜依依就一把攔住了徐媽媽:“老闆若真是這樣做生意,這店也沒必要開了。徐媽媽。我們走!”將頭頂的簪子摘下,杜依依率先一步出了店鋪,徐媽媽快步隨在其後,朝着老闆翻了無數個白眼。

    “都是什麼東西!”老闆冷哼哼幾聲,拂袖進了裡屋。

    “王妃,爲何…………”

    “徐媽媽,我們來又不是來與他們吵架的,看看就是了,我也不過是試探一下這老闆會不會做生意,去別家看看!”這古玩店老闆非但是欺詐顧客,還打着睿王的名聲忽悠人,這家店鋪是一定不能留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
    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