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三十五章:三人之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三十五章:三人之間字體大小: A+
     

    暖黃陽光下依舊猖獗的寒風將樹梢頭最後的幾年滴着雪水的枯葉垂落,被寬厚的大腳踏成了碎渣,凍僵了一個冬季的麻雀都飛出了自己的老巢,開始拼命的吸收陽光享受這暴風雨之後難得寧靜,屋頂厚厚的積雪化作了屋檐落珠,不是下雨天,卻滴滴答答的像極了下雨天。

    白雪,落珠,暖陽。

    這樣的天氣裡,杜依依呷了一口自己親手照葫蘆畫瓢學着陸羽的煮茶法煮了半個時辰之久的熱茶,愜意享受的緩緩閉上了眼品味着口齒舌尖的濃郁茶香。

    四盞茶,四人。

    寧蕭坐在杜依依身旁,目光卻是緊緊的盯着青瀾,杜依依是她認同的嫂嫂,這個多餘的人自然就是她的眼中刺。

    陽光斜射入屋打在寧致遠肩頭,白細的絨毛隨着溫暖而冰冷的寒風飄搖擺動,將細細密密的影子映在了他的脖間。他與青瀾並肩而坐,但目不斜視,只是認真的看着那些還在茶盞裡打着旋兒的茶末。

    也許是這暴風雪後的陽光太美好,也許是脣齒之間的馥郁茶香太美味,沒有人去打破這一刻的沉寂,只有屋檐落珠,滴答,滴答。

    杜依依睜開了眼,因平靜而明亮的眼,有常流的醫治,寧致遠一向蒼白的臉色終於是見了血色,半低着頭下她只能看到他那兩道高鼓的濃眉與那筆直高挺的鼻樑,熱氣升騰而上,讓濃眉染上了霧氣,讓鼻樑冒出了細小汗珠。

    青瀾是一個十分安靜的女子,別人不說話,她就能十天半月不說話一般,三人雖是夫妻,可這之間的關係,卻遠不是涉世未深的寧蕭能理解的,正是不理解,所以她纔會用着疑惑的眼神不時打量着三人的神色。

    一杯茶,喝完或者是等到它涼下來,用不了兩刻的時間。

    茶本能提神,但一直只顧着打量三人神色而使得手中茶水冰涼的寧蕭卻是被這長久的沉寂弄得打了一個哈欠,她起了身,在香草與連翹的服侍下回了自己的屋子。

    三人少了一人,開始有人說了話。

    “夫人,該是回去喝藥了!”

    一直都是如木柱子一般站在徐媽媽身側的常媽媽提醒着。

    杜依依相繼開口。“既然是要吃藥,總是不能耽誤病,青瀾你就先回去吧!”

    “我隨你一同走!”寧致遠放下了手裡已經是喝得一丁點茶水不剩的茶盞。

    杜依依沉靜的望着茶杯底貼着茶杯的濃綠色茶葉末,眼角餘光卻是注視着在並肩而坐的兩人。

    寧致遠起了身,青瀾也隨後起身,咚咚的腳步聲響起,杜依依再擡頭時,兩人已經出了屋子,揉了揉眉心,杜依依偏頭看了一眼屋外兩人的身影,要想將三人之間的關係搞好,確實是有些複雜,她總是會刻意的帶着一股敵意與寧致遠相處,而對青瀾來說寧致遠是她的第一列位,如何才能扭轉現在的局面讓自己掌控主動權立於不敗之地?

    不能渾渾噩噩的過下去了,自己的命運必須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得來不易的新生,定然不能就浪費在這睿王府的後院了。

    “什麼人啊,都沒見過這樣的,得了勢就要飛上天了。”徐媽媽送着幾人離去就回了屋,嘴裡念念叨叨的吐露着自己的不滿。“王妃,你看到了,那個常家的實在讓人看不下去了。”

    “徐媽媽,你把這收拾收拾稍後把管家叫過來,這府上的帳也是要與他好好的算一算了!”

    寧致遠已經將睿王府的賬本交給了自己,只是之前自己一直懶於梳理,現在看來要讓自己過上逍遙的日子,避世獨處是遠遠不夠的,錢財雖是身外物,卻是身外必不可缺之物,只有讓自己有了在這個男尊女卑的社會裡活下去的資本,她才能真正的活得自在,不然日後一旦沒了沈客這依仗,自己就得要舉步維艱了。

    杜依依突然開了竅,徐媽媽歡喜不已,她之前也勸了多回,杜依依也都只是懶散的看看賬冊也只有在她們這些人的月錢這院子的供給上與管家打商量,至於其他則是不聞不問,賢內助賢內助,自然就是要將這菜籃子賬本子都管好抓好,睿王府下人雖不多,但好歹也是王爺府邸,莊田與門面的進項是維持這一大家子的基本,而送禮吃穿用度是流水賬的支出,杜依依是睿王府實至名歸的女主子,這些事情自然是要她去管,徐媽媽高興的應答了將茶盞清洗收好,立即就出了門。

    男主外女主內,除了沈客之外她唯一可以與寧致遠抗衡的,也就是抓好這賬本子了,寧致遠名下田地千畝,今年冬日年關便就該是各莊主給王府送來一年收成的時候了,而之前寧致遠也曾出力買下了幾處鋪子出租而用,每月也能手上不上的租金,雖說睿王府人少,但憑着寧致遠那點俸祿決計是養活不了這麼多人的,不過寧致遠乃是皇上最寵愛的兒子,每年從皇宮來的賞賜如流水一般,連藥材也都是從御醫院那裡送來的,以往寧致遠深居簡出花銷不大,不過現在他在外奔走需要銀子拉攏人心,在莊園的收益沒送上來的時候,睿王府卻是捉襟見肘經濟窘迫,不過好也有懶於辦事得力的管家與那位神通廣大的杜先生,這筆帳到也記得清楚。

    杜先生她聽管家說過,是個深不可測的人,什麼事都懂,什麼事都會,這些年睿王府的賬本不是有他也在看着,管家一個人還真是管不過來。

    欣喜的徐媽媽動作快得很,風風火火的就將管家帶了來。

    管家乃是寧致遠離宮設府邸的時候就在府上的老人,府裡上上下下他無所不知,雖說寧致遠與杜依依比沒有夫妻之間的那份親密,但寧致遠對杜依依的態度管家也是看在眼裡的,有這麼一位背景雄厚女主子,管家就算再精明也就只是一個奴僕,哪裡敢有花招。

    “管家,坐!徐媽媽看茶!”

    管家是年過四十的一個不高也算不得是矮留着山羊鬍子的,該算得是老頭子了,額頭的皺起的褶子臉頰上那兩團肥肉濁黃的眼白也不知是因何缺了一半的大門牙佝僂的後背都讓杜依依覺得眼前這個不過四十幾的中年男子可以算得是一個老頭子,常年算賬看賬本的雙總是習慣性的眯着,管家謹慎恭謹的坐了下來,雙手攏放在大腿上不停的摩挲着青色襟擺,時不時的挑起眼皮看一眼杜依依。

    杜依依翻看着手裡那一打賬本,翻到今年十一月份末尾就合上了賬本起了身,正危襟坐的管家像是一尊佛像一般的坐着,杜依依是拿着賬本走到了桌前,停在了管家身前:“管家,王爺將府上的內務都交給了我,看今日離着年關也就是幾天了,那些莊田的租子可都收了上來?鋪面的租金可有拖欠?”

    “回王妃,莊田的租子收回來了八成,還有十成過兩天該也能收上來了,因前些日子的事情,鋪面幾家的掌櫃出事了,一時也沒能把租子交上來,奴才已經讓人去催了,一定可以在除夕之前把租金收上來的。”

    管家緊張的答道。

    “一畝田我們收幾成的租子?”

    “因田而定,若是離着水源遠一些收成差些的就收四鬥五合,地勢好收成好的就收五斗三合,原先這些都是官家的田地,都是按着一畝七鬥收的,王爺憐憫百姓貧苦,才減免了田租!”

    “五升三合,這麼多?”在這樣的朝代生產力低下,一畝地能種出多少糧食,就算這是寧致遠減免後的田租,她還是覺得比自己心中想的要高出了許多。

    管家不以爲然。“王妃,不多了,官田都是按着七鬥收,民田都是五斗,咱們王爺已經是大慈大悲了,皇上賞賜的這十處莊田都是算得肥沃,往年他們的收成都是不錯的,就算是在官家手裡也還有餘,王爺如此仁德,這些佃戶該都是高興得上了天了。”

    杜依依點了點頭,畢竟自己對這個社會的勞作還是不太瞭解,也只有等自己來年有空去莊田看一看才能再做定論了。“先前朝廷到處抓人,莊田可有受到影響?”

    “這些莊田都是在王爺名下,朝廷的人不敢亂抓,莊田的事務王妃放心吧!不會有差池的!”管家打着保票的拱了拱手。

    “那些鋪面的掌櫃是因朝廷受害,你收租的時候也該適當的給予寬限,不然傳出去也辱了王爺的名聲,今日反正我有空,管家,你就帶我去看看那些鋪子吧!”

    管家一杵,居然忘了身份禮儀就用詫異的目光直視杜依依,王妃這段時日對此一直是不聞不問,這麼一下子就對這些來了興趣?管家這般想着站起了身,唉唉的應了兩聲好。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
    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