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三十四章:暴風雪之後的金黃太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三十四章:暴風雪之後的金黃太陽字體大小: A+
     

    金黃灑大地,雪白漸漸消融之下變成了污水流向了京城街道的水溝,當天出行的人無一例外鞋底鞋面褲管上都是沾上了黑泥巴,在送着戰報的快馬在大街上馳騁而過,馬蹄踏在石磚鋪就的大道上,踏得污水四濺,引得兩側百姓叫罵不已。

    沈客樊東籬與太子已經在前晚抵達陝西,在一夜之間就將暴I亂的百姓殺得落花流水盡數降服,得此消息就是多日苦大仇深的皇上也是難得的露出了笑容,當着三位內閣閣老誇讚沈客乃是大賀第一虎將太子堪當大任,此次是皇上第一次讓太子到前線去,可說意義非同一般,而這入神來之兵的一戰取得的效果,自然不言而喻。

    爲安撫民心,這一戰報就被陸以安親手謄寫,張貼到了四城門的城牆上。

    陝西暴I亂得以平息,那就是說沈客太子很快就要回來了,經此一功,沈客又將會得到皇上怎樣的封賞,成了許多大臣心裡都在猜測的謎底,這一日,一同未上朝出了城去了皇陵的三兄弟各自乘着一輛馬車進了京,同時知道了這一消息。

    寧朝戈臉色平靜,輕蔑的一笑,放下了馬車簾子,回了晁王府。

    寧承幼看了一眼那十分晃眼的太子二字與寧致遠那得意的神色,冷哼了一聲也放下了簾子,回了肅王府。

    只有寧致遠下了馬車,在那高高的城樓下站了許久,才得意洋洋哈哈大笑的上了馬車,去了陸府。

    輕蔑妒恨與得意,都不過是在進城時一時的歡喜,在寧致遠抵達了陸府在陸以安的口中得知了皇上今早在朝堂上下達的命令後,嘴角的笑容便就消失得無影無蹤,自那日血戰,他對那個身高六尺的黑衣男子朱閣就有着心驚膽顫的恐懼,這種感覺也並非只是他一個人有,就是陸以安在說道朱閣的時候,臉上都會不自覺的抖一下。

    “皇上到底還是心頭有刺,不過這也算不得壞事,那些人的實力你也看到了,保護皇上的安危絕對不會有閃失,只是那個朱閣……”陸以安額頭的皺紋深如溝壑,“那個朱閣,倒是像一位故人!”

    捋着下巴稀疏的鬍子眯了眯眼,陸以安有轉頭看與寧致遠說道:“今日早朝你與晁王殿下肅王殿下一同不見了蹤跡,可是去爲大公主送行了?”

    “什麼事都瞞不過您老的眼睛。”寧致遠恭敬的頷首。

    “楊家那些人到底藏身在了何處?唉……這些人不找出來,這件事就完不了啊!”陸以安擔憂的扶額。

    寧致遠神色一肅道:“楊義畢竟沒什麼錯,伏虎軍變死的人已經太多了,若是他能安分守己的過自己的日子,我倒是希望他能好好的活下去,畢竟,這也是纓盈唯一最後的心願了!”

    “又是在談國事,老頭子,都收拾好了,走吧!”

    陸夫人的聲音在大堂後響起,隨後而至的就是那張迫不及待的臉。

    “你說得也是,此事是不該再填殺戮了,教化百姓靠的是仁德,不是殺伐,你先回去吧!下午再去午門文淵閣值差!我要去沈府一趟,我們一同出門!”陸以安親密的挽起了陸夫人的手,寧致遠也識趣的起身,隨着兩人一同出了陸府,陸以安夫婦要去沈府,正要也與他同路,他做轎子隨在兩人的轎子後頭,到了睿王府就下了馬車進了府。

    一進府,管家就告訴了寧致遠寧蕭在府上的消息,於是寧致遠就去了後院。

    杜依依的院子裡,今日倒是來了一個稀客,她從不去青瀾的青瀾院,青瀾也極少來這裡,不過今日,帶着‘病’的青瀾卻是突然的大駕光臨,擾了杜依依的清夢。

    щщщ• тt kдn• CΟ 青瀾是特地來答謝的,答謝那日她生病杜依依特地去看了她,青瀾如此知禮數,倒是讓沒有給她送些補品的杜依依有些羞愧了,也是因爲大公主一事與陳妃的那些話對她感觸頗深,她纔會重新去看待青瀾,到底是同住後院,日後漫漫時光說不到交道是不可能的,與其爲自己樹立一個敵人,還不如讓其成爲自己的朋友,陳妃說得不錯,有了其一必有其二,現在有了青瀾,日後就還會有別的人,若是寧致遠真的成爲了皇帝,還會有三宮六院,她就算不害人,也會有人來害她,這是蘇妃的例子,青瀾爲寧致遠辦事的人,與寧致遠之間也就不是簡單的男女之情,所以,拉攏她纔算得是明智的舉動,於是,在她難得的心平氣靜下,兩人第一次推窗煮雪水品茗,說了一些從未說過的話。

    “其實你不必謝我,徐媽媽說我不在的那幾日,全靠着你才能瞞了過去!”

    “這是青瀾爲王爺分憂,屬分內之事,與王妃無關!”

    與杜依依想象的那個狐媚子嬌滴滴的女子不同,青瀾這冷靜得過頭的性情,又讓杜依依多了一份喜歡,也多了一份拉攏之心。

    “徐媽媽說你會口技?”

    “一技傍身而已!”青瀾朱脣一張,聲音與杜依依一模一樣。

    “果然是百聞不如一見,比之你多才多藝,我十分慚愧!”

    青瀾換回了自己的聲音:“王妃心地善良聰慧過人,與王爺乃是天作之合,今日青瀾來一是答謝,二來也是與王妃解開這個誤會,青瀾爲王爺辦事,那一日王妃失蹤青瀾不得已代替王妃瞞天過海遮人耳目,同牀共枕,王爺心覺有愧,纔會納青瀾進府,王爺對王妃是一心一意,切莫因爲青瀾而有了不必要的誤會!”

    一心一意?杜依依哧的一笑,寧致遠這輩子恐怕最拿手的就是演戲了,蟄伏致遠府騙了多少人,寧元宮那一場戲又騙了多少人,要說他是一心一意,那母豬也會上樹了!況且,青瀾可不是一個簡單的人!

    “就算他無心,難道青瀾姑娘就無意?”

    “青瀾不敢癡心妄想。”

    一低頭,一垂眸,眼中異樣青瀾並沒有刻意掩蓋。

    “你已經是他的妾,這算不得癡心妄想。”

    “青瀾不敢!”

    “他既然讓你進府,對你自然也有情義,你這一口一聲一個不敢,倒是讓我成了悍婦了,你我共侍一夫,難道我還能讓他不去你那裡?”杜依依揚眉輕笑。

    緊閉的房門被敲響,杜依依還來不及開口,已經泡完了澡的寧蕭就推門走了進來。

    看到屋子裡的青瀾,她不由疑惑的輕嗯了一聲。

    “寧蕭,我這身衣服穿着可合身?”杜依依站起了身,並未主動介紹青瀾。

    “合身!”寧蕭愣愣的轉頭看着起了身的青瀾問道:“這是誰啊?”

    杜依依依舊未說話,青瀾立即上前兩步,恭敬行禮,“青瀾見過公主!”

    “你就是那個青瀾?”看得青瀾半低的臉頰,寧蕭眉頭不由厭惡一皺。

    “是!”青瀾又將頭低下了幾分。

    寧蕭抿了抿嘴角,轉頭不再看她。“四嫂,四哥什麼時候回來啊!”

    煮着雪水的紫砂茶壺冒着熱氣,沸騰的雪水將茶壺蓋子頂開了幾分,將清香的茶味隨着熱氣四溢,讓寧蕭又不由轉頭看了看,小巧的鼻頭嗅了一嗅。

    “這我可不知道!”杜依依兩步飛快的走到了桌前,用一塊乾淨的白麻布隔熱揭開了茶壺蓋子,清香四溢,沁人心脾。

    將一旁的黑鐵盒子揭開,裡頭白晶晶的並不是白雪而是海鹽,拿起一個在雪水中洗得裎亮的銀勺子勺了兩勺子鹽放入了茶水之中合上茶蓋,杜依依纔將放下了白麻布回到了寧蕭身側。

    才一握住寧蕭的手,院子裡就傳來了聲音,正是寧致遠帶着秦淮管家從外頭而來。

    “你四哥回來了!”杜依依鬆開了手,瞥了一眼青瀾,走到了茶桌前坐了下來,執住茶壺耳一手捏着白麻布的角拿着茶壺蓋,清香帶着熱氣奔騰而出,滾熱的茶水從茶壺嘴流出,淺綠黃的茶水在潔白的白瓷茶杯中打起了旋兒,綠色的茶末漂浮在水面,迅速將白底掩蓋,蜻蜓點水,四盞茶水濃綠的茶末上冒着絲絲熱氣,茶末不厚不薄正好是將茶麪覆蓋,賞心悅目。

    “我倒怎會聞着茶香,原來是你在煮茶。”寧致遠從門外而出,靈敏的鼻子帶着眼鏡第一時間就看到了窗戶旁那四個升騰着熱氣的茶盞與正在放下茶壺的杜依依。

    “四哥!”

    “王爺!”

    寧蕭低聲一喚,青瀾福身行禮。

    “寧蕭,這次可要在四哥的府上多住些時日,該明日四哥有空,帶你去郊外騎馬。”看出寧蕭眼眸中黯淡神色,寧致遠嘴角刻意掛起的笑容也染上了冰霜,看寧蕭只是沉默不應答,他又將目光看向了青瀾:“你還帶着病,就別出來走動了。”

    “青瀾是來答謝我上次去探視的,我與她相談甚歡,便就一起烹雪煮茶。”

    這次,杜依依卻是主動開了口。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
    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