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三十三章:錦衣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三十三章:錦衣衛字體大小: A+
     

    在大公主的棺槨被靜悄悄的送出皇宮送出京城的不久,穿戴整齊的文武大臣便就拿出了昨夜自己寫好的摺子溫習着一夜思量出來的聖前稟奏的話陸陸續續的進了宮,旭日東昇,鐘樓鼓響,公雞報曉,大好的一日,就在傳遍了全城的鐘鼓響聲中開始了。

    楊家的人遲遲找不出蹤跡,皇上的怒火,終於是在昨夜一夜無眠之後徹底的爆發了出來,大公主已經是衆人心知肚明心照不宣的事情,沒人提起大公主的殯儀,沒人去關心一個已經與皇家富貴無緣入土爲安的公主所遭受到的不公待遇,伏虎軍變是皇上心頭的肉刺,更是這些文武大臣不敢觸及的話題,而此事現如今唯一沒有解決的,便就是楊家人一家在逃。

    怒斥了兵部尚書與都督府的幾位都指揮使後,皇上當即頒發了一道聖旨,是聖旨,不是口諭,皇上早有準備,在書如海那公鴨般的嗓音宣讀之下,文武大臣一個個都是變了臉色,特別是五城兵馬司指揮使安孔,那張紅利透黑的臉,像極了退臺卸妝的戲子。

    皇上下令,開闢單設錦衣親軍都指揮使司,直接對皇上負責,掌管皇上仗儀與侍衛之職,特令其掌管刑獄,賦予巡察緝捕之權,下設鎮撫司,從事偵察、逮捕、審問等活動。任命朱閣爲錦衣衛指揮使,官列正三品。

    京城衛隊兵力早已成了一塊鐵板,皇上卻要在這個時候設立錦衣親軍都指揮使司,而職能更是與刑部大理寺權利分割,皇上要打碎這一塊早已成形的鐵板,誰又能接受!

    無奈的是,今日早朝晁王肅王睿王都沒有出現,太子目前在陝西監軍,多數人心目中的主子不在,又怎好借力打力,而內閣對此是極力擁護,惟獨敢在金殿之上不知死活不知好歹提出自己的看法對皇上的聖旨提出辯駁不同意見的,依舊還是那些老頑固。

    可這一次,皇上頭大如鬥倉惶退朝,嗷嗷憤憤的御史們在內閣三位閣老的勸說下卻並沒有再玩跪諫死諫這一套,而是一個個回了都察院,一個屁也不敢多放。

    大公主出殯下葬,寧蕭悲痛難消,公主殿是傷心之地,陳妃就自作主張的讓杜依依帶着寧蕭出了宮去了睿王府,等着到皇后起居之後再與她稟告,寧蕭依舊還是打不起精神,哭得紅腫的雙眼在遇着這化雪的寒風的時候更是溼潤汪汪,金黃的朝陽打在馬車上,從顛簸而揚起的馬車簾角灑了進來,那邊飛揚的簾子切割的朝陽,看得寧蕭突然的就是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死者已逝,生者當惜,你這是要讓大公主走得不安麼?”杜依依細聲勸慰着將肩膀與胸懷借給了寧蕭,宮外已經開始有了熙熙攘攘人來人往的聲音,大公主能在寧靜中離開,或許也是她希望的事情,都是已經死了的人,沒必要去計較太多。

    “父皇好狠的心,父皇真是好狠的心。”寧蕭咬着紅脣小聲怨憤的捶打着車廂壁,臉上的熱淚又是吧嗒吧嗒的落了下來。

    “寧蕭,不能這麼說父皇,這也是大公主自己的選擇,事關天家顏面與伏虎軍變,父皇其實也是爲難的啊!”杜依依一把握住了寧蕭的手,此事實則也不能怪皇上,楊家現在是反賊,以這個世界的世界觀,反賊是不得好死的,大公主執意等楊義就是在皇上的臉上抽耳光子,大公主一意求死,這怪不得皇上,在這樣的世界卻要追求心中夙願的人,有多少是能有好結果的。再說,楊義未死,皇上如何能安心!

    “四嫂,你要幫我,你要幫我!”寧蕭拖着杜依依的手,惶惶下跪。

    杜依依驚慌,趕忙去扶。“寧蕭你這是做什麼?”

    已經是鐵了心的寧蕭哪裡肯起來,她緊緊握着了杜依依的手哭訴着:“四嫂,除了你不會有人會幫我了,你讓我離開京城吧,讓我去找姐夫,他現在肯定還不知道姐姐的死訊,他要是知道了一定會回來的,他回來就是送死,姐姐已經死了,楊懷瑾也死了,我不能看到姐夫再出事了,四嫂,你要幫我!四嫂!”

    杜依依心頭一驚,看寧蕭總是咋咋呼呼,卻沒想到她居然將此事想得這麼透徹,楊義若是回來了,那就是自投羅網,皇上成全了大公主,如何不是在捕捉楊義下套子!

    “寧蕭,你從未離開過京城,如何能去尋楊義,現在到處是朝堂捉拿楊義的兵馬,你去哪裡找他,你不要任性了!”

    這個要求杜依依萬萬不能答應,寧蕭是她帶出宮的,若是離開了京城出了意外還不得是她負責任,再說讓寧蕭這沒一點城府閱歷從未離開過京城的人去找不知身在何處的楊義,不等同就也是讓她去送死嗎?

    “四嫂,你一定要幫,現在只有你能幫我了!我死了不打緊,姐姐最喜歡的人絕對不能死,絕對不能死啊!”

    寧蕭淒涼哽咽含糊不清的哭訴着,方纔捶打過車廂現在緊緊握着杜依依雙手的雙手手指上已經破皮出血,除了杜依依,她誰也求不了了,皇上不顧一切的要捉拿楊義,她卻什麼也做不了,除了豁出性命的去幫着楊義活下去,她什麼也做不了。

    “你別急,你別急,我幫你想想辦法,我幫你想想辦法,我幫你想想辦法!”杜依依快速的轉動大腦想着,現在最重要的就是穩住寧蕭,要找楊義是不可能的,若是找到了說不定還會給楊義帶來危險,錯亂的咬了咬牙,杜依依道:“這樣我讓人去給楊義送信,這比你去找一定是快多了!”

    “四嫂如何能讓人去尋?四嫂平日也是足不出戶,哪裡來的人馬去尋!”寧蕭不信的反問道。

    “你忘了四嫂的哥哥是沈客了嗎?四嫂可以讓沈客派人去找,你若是失蹤了父皇發現了一定會派人去尋你,你冷靜的想想,就算你尋到了楊義,說不定只會給他帶來危險,寧蕭,現在全國上下都在找楊義,你不能去給他添亂了,他是大公主最喜歡的人,也是楊懷瑾的同胞兄長,他若是因你而出了意外,你如何對得起大公主的在天之靈?”

    杜依依的勸說很是管用,特別是在她搬出了大公主與楊懷瑾之後,寧蕭的神色明顯就是不同了。

    “好,我聽四嫂的,四嫂,我真沒用,什麼事都做不了!五姐臨死也沒能看一眼姐夫,我,我……”寧蕭愧疚的攥着拳頭,吸了一下鼻子。

    杜依依心頭一軟,這到底不過是才十五歲剛成年的孩子,怎麼承受這接踵而來的劇變,她將寧蕭抱在了胸前,替她擦去了臉頰上的淚水。“寧蕭,這件事不是你的錯,怪就怪在……有些人被利益矇蔽了雙眼,被權勢矇蔽了心,讓生靈塗炭,讓冤魂難息,陳妃娘娘說得不錯,當皇帝,又哪裡是那麼容易的事情,被權勢矇蔽了雙眼的皇上已經看不到了染血的雙手,歷史的傾軋,多少人慘死在君權之下,誰也怪不得,要怪,就怪人都太貪心了!”

    這是歷史進步必須要付出的代價,誰也怪不了,伏虎軍變不過是在太平盛世下的一場血戰,對於天下紛亂烽煙四起的年代又算得了什麼。

    在杜依依懷中啜泣的寧蕭似乎是在杜依依這一句話裡頭品味出了什麼,漸漸的就平靜了下來,紅腫的眼睛緊緊的盯着那被簾子切割的金黃陽關,一雙手的拳頭緊緊的攥着。

    金黃色的朝陽預兆了寧靜的到來,可這份寧靜又能持續多久?

    寧靜的車廂讓杜依依有些憋得慌,她伸手挑開了車簾子,馬車旁忙碌奔走的百姓,喧鬧的酒肆鋪子,天下熙熙皆爲利來利往,這個在理想抱負美好志願已經日漸被利益掩蓋的社會,已經再也看不到人性的光輝,更看不見了茫茫前程的希望,這到底是歷史的進步,還是退步?

    馬車一路前行,抵達睿王府的時候徐媽媽香草連翹等人都在府外等着,一別兩日,杜依依到突然對這些奴僕生出了幾分親近感,雖說這些人也是爲了拿銀子在服侍自己,但最少這也是全心全意對自己好的人,現在還能這般站在寒風中等待自己的人還能有幾個?

    進了府一路到了大堂都沒見到寧致遠,現在已經下了朝,不用多想她也能知道寧致遠肯定有事去了哪裡花天酒地爲了自己的宏圖霸業奔波着,這樣的夫君,甚至還比不得這些奴僕,杜依依自嘲的笑了笑喝了一杯暖身的茶水後就帶着寧蕭去了後院,陳妃讓她帶寧蕭出宮是爲了讓她好好靜靜心寬寬心的,不說長久,五六天是要在這裡住的,她讓徐媽媽去給寧蕭就在她的院子裡收拾了一間屋子,正好可以方便照料,爲了讓寧蕭不至於跑了出去,她又讓向來辦事得力的香草與連翹服侍寧蕭,在宮中兩日可說的是不眠不休,泡了一個熱水澡之後杜依依就覺得睏意來襲,趁着寧蕭泡澡的時候就在軟榻上靠着眯了眯。



    上一頁 ←    → 下一頁

    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
    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