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三十二章:旭日東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三十二章:旭日東昇字體大小: A+
     

    “是該愧疚……”

    若真心相愛,怎會知道寧致遠身體內的毒因何而來而不徹查,極力掩埋那一段過去的皇上,是該對寧致遠愧疚。

    “都是陳年往事了,如今一晃已經過去二十年了,若是我的錦和還活着,只怕也是與致遠長得一樣大,依依,我並非是不爭,是爭不得,你一定要好好勸勸致遠,別讓他走上了歪路,就算不爲他爲了你自己,你也要好好勸勸他,後宮的這條路實在是太艱辛了!三宮六院佳麗三千,入了這座皇宮,連你自己,都不再是你自己了!”

    燃着的炭火迸濺出了幾點火星,乃左右搖擺的幽藍火焰散發着炙熱的溫度,一股子煤炭味飄散在空中,將這本就狹促封閉讓人煩躁的空間弄得更是讓人焦躁。

    陳妃怔忡的看着那隨着熱氣而上的火星,神情專注不見悲喜,幽深的目光散發着她活了近四十歲積累下來的滄桑韻味,突然的沉默讓杜依依有些不適,她搓了搓雙手湊到了火爐子上,炙熱的溫度將她心頭那股躁動平息。

    最後,她有些不合時宜不合規矩的問起了陳妃的兒子錦和。

    錦和是陳妃唯一的孩子,生下來不過兩個月就死了,之後陳妃再無所出,這個懷胎十月生下來的孩子也曾讓對生活泰然的陳妃情緒低沉好幾年,但幸運的是陳妃還是走出了陰霾困境,宮中不乏生下來就死去的孩子,陳妃的這個孩子不過是其中之一,比之那些被人陰謀殺害的孩子,陳妃的這個病死的孩子並沒有在後宮掀起多大的風浪,若不是陳妃如今依舊身份顯赫,根本就不會記得當初宮中還有一位i叫錦和小王子。

    “錦和若是沒有走,現在致遠該是叫他一聲哥哥,可惜,他福薄。”

    陳妃平靜的臉頓然黯淡,嘴角的笑容也愈發的苦澀了起來,這樣一個無需爲了家族賣命拼命打拼也無需爲了兒子去爭取未來與人爭奪的女人,這個死去的孩子可說就是她心頭唯一的創傷。

    錦和是怎麼死的……這句話被杜依依咽回了喉嚨,在這個時候問起這樣的話,實在是對陳妃不敬。

    “致遠現在在內閣,陸首輔是德高望重的文壇泰斗,致遠跟着他能學到許多東西不會有壞處,陸首輔也是你義兄沈客的岳父,聽說致遠也曾與皇上說過想要拜陸首輔做老師的事情,好學是好事,在內閣也確實是能學到許多東西,但致遠的身體不易操勞,等朝堂穩定了下來,你該是好好勸勸他讓他辭了這官職纔是!現在太子去了陝西監軍,晁王與肅王正是趁機合力對付太子,致遠攙和了進來,怕也就是個兩敗俱傷,何苦呢?當初皇上爲坐上這個皇位做的努力,我都是看在了眼裡的,要做君王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嗯,依依明白!”

    之後的對話便都是陳妃喋喋不休的交代與傳授一些夫妻之間相處的必修知識,一夜的時間十分漫長,等到陳妃終於是覺得口乾舌燥肚中空空腦子裡再也無話可說的時候,黑幕還是一樣的黑,大堂外的寒風依舊是聽得見。

    這暖閣裡是沒有軟榻可休息的,陳妃讓涼燕去聽雨宮取來了紙墨筆硯與幾本佛經,就着那張黃梨木桌子與昏暗的燈光就抄寫起了佛經起來,杜依依閒着也是閒着,坐着又是尷尬,於是也就取來了紙墨筆,與陳妃一同抄寫起了佛經。

    生僻的文字與澀口的句子讓杜依依實難體會出佛家的慈悲,陳妃倒是一臉平靜不知疲倦十分投入,杜依依的動作慢,陳妃的動作也很慢,望一眼窗外還是漆黑的夜,杜依依學着陳妃一般靜心貫注,全身心的投入到了這一篇篇佛經中,除了中間實在是累了起身到院子裡走走之外,杜依依都是與陳妃面對面而坐全神貫注的寫着,時間過得飛快,用一夜的時間換來脖子手腕的痠痛與那一疊佛經,連着杜依依這般浮躁的人居然也是安下了心。

    “看不出你小小年紀居然也有向佛之心,致遠實在是有眼光好福氣!”在一疊佛經裡抽出了幾張看了看,陳妃讚賞着杜依依這一夜的勞作,讓涼燕拿着這些佛經去了大堂燒在了靈堂前。

    “等這天再亮一點,棺槨就要運送出皇宮了,依依你去叫醒寧蕭,別讓她錯過了時間!”

    明月已經只剩了天邊的一抹黯淡無光的彎月,天色朦朧,下了半個月之久的暴風雪終於在昨夜停了,雖說深夜已經過去,但白日還沒有到來,黎明時分,是月將隱日將升的時候,雖說皇上讓禮部按着祖宗定下的公主葬儀入葬,但在設靈堂與出殯的環節卻自作了主張,今日一早,在旭日未升百姓安眠之際,大公主的棺槨就要悄悄的送出皇宮送往皇陵,最終黃土覆沒入土爲安,杜依依不敢耽擱,立即就去了後院叫醒了寧蕭讓她起身梳洗去看大公主的棺槨最後一眼。

    黎明時分宮門未開,就算是有人敢悖逆皇命前來送葬也出不得門,不過今日早早起了牀的寧致遠卻守在了他早打聽到了的擡棺的路線守在了這棺木必須得經過的一處大街的小巷口,他們幾兄妹關係說不上有多好,但好說也是兄妹一場,所以他到不訝異會在這裡碰到了晁王肅王,平日一見面必然就是明朝暗諷不得消停的急兄弟今日卻是安靜得很是一致保持了沉默。

    天色每一刻都在變化着,但時間還是太早了,除了幾家賣早點的小鋪子開着門街上根本就看不到人。

    公主殿,擡棺的那幾名虎背熊腰的健壯男子在一名太監的帶領之下匆匆來到了公主殿大堂,小心翼翼的擡着棺木擱在了他們帶來的那幾根系着麻繩的紅木上頭,將棺木固定,纔將兩根粗實的木棍子插在了麻繩裡頭。

    抄寫了一夜的佛經早已變成了火盆裡的灰燼,只待着一陣風就要飄揚而起,太監與陳妃小公主杜依依行了禮,擡棺的漢子齊聲一喝擡起了棺木,就隨着太監出了大堂,陳妃呆着啜泣着的小公主與杜依依跟在後頭,一直將棺木送到了城東門才停住了腳步。

    性命的脆弱,生活的現實,是這三日不眠不休下杜依依學到的一堂課,這個曾讓她也嘆一聲窈窕淑女金枝玉葉的大公主,就這麼,在他們的視線中漸行漸遠,向着那就將要冉冉升起天邊開始冒出了霞光的東方而去。

    小巷口,寧致遠寧朝戈寧承幼都目不轉睛的看着從遠處而來的棺槨,眯着的眼眼睛慢慢張開瞳孔漸漸放大,那曾安靜的稱呼着他們皇兄的大公主,已經不過是與世隔絕躺在棺槨中即將被黃土掩蓋會腐朽的一具屍體,此刻他們的心情異常的沉重,猖獗的寒風吹入眼中,將這一雙雙睜大的眼吹得通紅。

    帶路的那個太監認得寧致遠三人,與他們恭敬行了禮之後,也就默認了他們跟隨在後的行動。

    一具紅棺,三人相隨,一步一步,背離皇宮,走向旭日,離開了這座喧囂的城池,護送着這個妹妹去了安息之地。

    城東門,一直纏着白布的手放下了馬車簾子,那具紅棺與三人被旭日拉長的影子漸漸沒入在簾子那端,帶着幃帽的女子坐正了身子,向着車外的車伕淡淡說道:“走吧!”

    下了半個月的暴風雪,終於,是以一輪旭日的到來而成爲了過去的舊時光,瑞雪兆豐年,這一場曾下得讓人幾乎就要絕望的暴風雪,應證着來年的豐收,當溫暖的陽光穿過了厚厚的高麗紙撒進了屋子,穿着厚厚的棉襖在屋子裡蜷縮了好久的小孩都歡笑着出了屋子,三兩玩伴一起在陽光照不到的陰地打起了雪仗,陽光與黑暗的分界線是灰色與金黃色的,金黃的陽光與這一場預示着豐收的雪,讓打掃屋子的婦人都在念着上天保佑,讓那些從暖被窩與美嬌I孃的酥胸中起來的大臣都是一掃多日的陰鬱歡歡喜喜的進了宮。

    大公主的死,沒人可以蓋棺定論就是伏虎軍變的終結,畢竟楊家人還在逃,很奇怪,秦家人陳家人都被那一隊讓安孔郭書德心驚膽寒的黑衣人抓回來,惟獨這楊家人卻是像是石沉大海一般難覓其蹤,沒人知道這些人去了哪裡,他們消失了,皇上自然不會接受這一結果,而順帶着這一結果提出來的,又是一個讓大臣魂飛膽散的消息。



    上一頁 ←    → 下一頁

    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
    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