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三十一章:陳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三十一章:陳妃字體大小: A+
     

    今日本該是陳妃娘娘的生辰,因大公主之事並未有操辦,寧致遠今日來了一趟,帶着杜依依去了一趟陳妃娘娘的聽雨宮,與她送上了祝賀,也是因此,她對這位陳妃與寧致遠之間的關係對寧致遠的那份尊敬有了更多的認識,陳妃早年喪子,之後再未能爲皇上開枝散葉,一個沒有兒子沒有野心的女人,在後宮也是可安樂生活的一類人,寧致遠母妃難產而死後一直是由保母撫養,早年若不是有陳妃娘娘悉心盡力看護,寧致遠不可能長大成人,陳妃娘娘對寧致遠來說可算是當得起他叫一聲母親的人,可爲了安樂的日子,陳妃沒有收下這個兒子,只是在後宮不爭不奪的過着自己的日子,她是一個心善的女人,當得起管家的觀世音的稱讚。

    陳妃美眸顧盼間華彩流溢,紅脣間漾着清淡淺笑,將頭頂的帽子放到身後,她踏步進入了公主殿。

    “依依?”陳妃詫異的看着雪地裡站着的人,止住了步伐。

    “見過陳妃娘娘!”福身行禮,杜依依將頭低下,沒有去看這位再世觀世音的容貌。

    “其他吧!大冷天不在屋子裡睡覺在這裡站着做什麼,快些進去。”陳妃娘娘一把握住了杜依依的手,將手上的湯婆子放在了她的手心。

    杜依依連忙推脫,但卻也挨不過陳妃的執意只能抱着湯婆子隨着陳妃娘年入了靈堂。“陳妃娘娘深夜而來,可是爲了看大公主?”

    陳妃沒有兒子,待寧致遠親厚,杜依依是寧致遠一意要迎娶的心頭人,雖說這裡頭摻雜着一些她不願意看到的東西,但杜依依現在已經是睿王妃,她愛屋及烏,對杜依依態度更是親和。陳妃快步上了前,跪在了靈前的蒲團上,卻並沒有叩拜。杜依依側頭看了看,陳妃的面色似乎是有些不好看。

    “陳妃娘娘,大公主一定會早登極樂的,你也不用太難過!”

    “一切都過去了,纓盈,但願你能得償所願!”手掌合十躬身,陳妃細聲禱告着。“涼燕,將我抄寫的佛經拿來!”

    “是!”捧着一個黒木匣子的宮婢盈盈上前跪在了陳妃身旁。

    手握佛經,陳妃又是深深一鞠躬:“願你早登極樂,願大賀永久太平!願皇上心病早除!願致遠身體安康!願楊世子平安!”

    杜依依雖站得近但也只能看到陳妃嘴脣張合蠕動聽到細嚶的聲音根本並不清晰,看陳妃手上那厚厚一沓的手抄佛經,杜依依也再沒去看,低頭默哀。

    一陣寒風起,吹得火盆裡的灰燼滿天飛,呢喃唸了許久的陳妃睜開了眼,將手中的佛經投入了到了火盆之中。娟秀的字跡被火光照現,照亮了陳妃半低的臉頰,在皇上下旨不得祭拜的時候陳妃還能有此心意,足見得陳妃的心地善良。

    靈堂本是兩側沒有牆壁的堂子,在設了靈堂之後也用棉布將兩側遮擋了起來,就算是白日在這裡站得久了一些也會受不了,更何況是晚上,公主殿新來的這批下人就算是輪着守夜也病了兩個,陳妃身子一向弱,哪裡受得了這樣的大風。“陳妃娘娘,這裡有我守着,夜裡風大,你還是先回去吧!”

    “明日就是纓盈出殯的日子了,今夜本宮想爲她守夜,也想與你談談心!”陳妃淺笑着起了身,握住了杜依依的雙手。

    “外頭風大,陳妃娘娘還是到暖閣裡去吧!”杜依依緩步拉着陳妃娘娘到了大堂裡頭臨時搭出來的暖閣,這外頭就是靈堂,在這裡也可算得是守夜了,這屋子因白日後宮的主子們會在這裡坐坐都是燒着爐子的,比之大堂是要暖和太多了。

    陳妃是隨着杜依依進了後堂,將身後披着的斗篷解了下來交給了涼燕,在火爐子旁邊放着一張凳子,也是白日的時候那些才人走了之後留下來沒收拾的,陳妃提着裙裾走了過去坐了下來,伸着雙手就烤起了火。

    杜依依看了眼屋子,在屋角又搬來了一張凳子,就坐在了一旁。

    “靠近一些,做那麼遠哪裡烤得到火,本宮難道就那麼可怕?”陳妃笑着招了招手,示意杜依依坐到她身旁。

    “是!”雖陳妃平易近人,但杜依依心底裡對這些高高在上的人有着深深的敬畏,雖說她現在也是睿王妃,可她卻也不敢在陳妃面前有一丁點的不敬。

    “我聽致遠說,你是個心地極善良的人,可因着一些風言風語我一直是心有擔憂,致遠這孩子身子弱,要照顧他可不易,這兩日有了些接觸,我也放心了,你能對寧蕭都是如此細心盡力,對致遠必然是關懷備至了!致遠畢竟還是年輕,有些事是免不了的,你也要擔待一些,夫妻之間最重要的就是相互扶持,我可還是等着你能爲致遠開枝散葉,生一個大胖小子讓我多抱抱呢!”

    看出了杜依依眼神中的敬畏,陳妃不由一笑,說話也是以我自稱,拉近了兩人之間的距離。

    “是,依依明白!”

    就算心有積怨也與陳妃說不得,陳妃耳替面授諄諄教誨,她這個做晚輩的也就只能好好聽着了。

    陳妃翻轉了手烤了烤,就收回了膝頭的護手裡頭。偏頭看了一眼身側虛心受教的杜依依,她又說道:“我也聽說過你一些舊事,放心,我不是那些迂腐的御史大夫,纓盈的事,我想你應該是感觸最深纔是!”

    “那時依依衝動不懂事鑄下大錯早已嚐到了苦果,今後依依不會再做這樣有傷風化之事了!”杜依依慌忙起身行禮。

    “別慌,我不是要責怪你,誰沒有衝動的時候,致遠也可爲了你不惜與皇上苦苦哀求,要是往日我或許心頭還有疙瘩,但纓盈的死,卻是讓我看開了,纓盈也是我看着長大的,她與致遠一般的命苦,可慶幸的是致遠有了你這麼一位王妃,到不至於……不至於走上纓盈這條路!”陳妃面色一沉,上嘴脣覆着下嘴脣沉默了片刻:“往日的事過去了就過去了,我現在只看着你們夫妻能恩愛白頭,我第一次見你,就知道你該是一個懂事的孩子,你與致遠乃是皇上賜婚天作之合,以後一定要好好相處,致遠那裡,我也會多說說,睿王府那個青瀾你就不要動氣了,男人三妻四妾是尋常之事,你還年輕,不喜歡是有些的,只要不在外頭沾花惹草,府內多幾個也沒關係,不管如何,王妃可只有一個,別人再如何也不過是個小妾夫人,你也別太往心頭去!”

    “是,依依明白!”杜依依低頭垂眸。

    “還有一件事,是我要囑託你的!”陳妃又是話鋒一轉道:“致遠這個孩子,以往心態很好,現在卻不知怎地也好功利了,你要多勸勸,這一潭渾水還是別攪進來的好!等常流治好了他的病,到時候請旨離京去做他的逍遙王爺,這不是很好麼?何苦要來爭這些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東西呢!”

    陳妃莫是痛心的唉聲嘆氣。

    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東西,果然陳妃對這些東西看得透徹,可她到了這個世界看了許多的人,有陳妃這等心境的也不過見了一個,她已經是無所求,可寧致遠能夠做到嗎?她心頭不由一動,想到了艾城的那條巷子,想到了屋舍裡的那個火堆。

    “陳妃娘娘,依依有一事想問問您!”

    “何事?問吧!”陳妃和藹的笑了笑。

    杜依依小心的擡頭,認真的問道:“陳妃娘娘可能與依依說說陳妃的事情?”

    “陳妃…………”陳妃一愣,怔怔的看着身前的火爐子。“陳妃她也是個心善的人,得於蘇學士的教誨,淡泊名利從來也不爭不奪,是一個才女,才情過人可說深得她父親的真傳,不過才女多是傷春感秋多愁善感,所謂慧極必傷,她的身子也不大好,我比她先要進宮,她與我姐妹相稱交情菲薄,她身上也有那股才女的偏執勁,有些事就是愛鑽牛角尖,皇上也是喜歡她的,可她卻癡迷着願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之說,對皇上頗爲冷淡,也就是她懷上了致遠的時候,纔對皇上熱情了一些,皇上十分高興,就算是她不能侍寢也多在她身側陪着,本以爲這該是一個好的開始,誰知道…………唉…………”

    火爐子旁,陳妃黯淡的眸子映着那通紅的火炭,失落感傷的又是嘆了一聲。“皇上極爲自責,覺得陳妃就是因爲他生了一個孩子而死,厚葬了陳妃之後,皇上對致遠十分寵愛,爲的也就是彌補對陳妃的愧疚了,要不是一生下來就有了皇上的寵愛,致遠哪裡又能在御醫症斷了活不過三日半月的情況下活到了現在,致遠這孩子,與陳妃長得像,特別是那一雙眼睛,看人的時候是一模一樣,可惜…………”

    這些在秦淮口中聽到隻言片語終於在陳妃口中得知了的過往,讓杜依依心頭雜亂五味交加,真相早已被歲月淹沒,人人眼中心中的歷史,大概就是這般了,本該是好好的故事,卻沒有一個完美的結局,任誰聽了,也只能唏噓。

    “是該愧疚……”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