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二十九章:情爲何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二十九章:情爲何物字體大小: A+
     

    “五姐。”寧蕭心疼的爲她擦去了臉頰上的淚水,不着胭脂粉飾的她,臉色蠟黃泛黑,那是蜷縮在白雪之下等着腐爛的枯槁的顏色。

    “寧蕭,聽說西山上烏煙瘴氣孤魂作祟,遊弋的風如狼哭鬼嚎,飄飛的雪落地即化,秦伯父陳伯父楊伯父的屍首被鷹隼啄得已經成了三具白骨,白骨用鐵釘拼接懸掛在西風之中,風吹雨打,西山寺已經瘋了兩個和尚了!”

    大公主空洞的眼望着風吹入的窗戶,一笑,又是兩行淚。

    “五姐別說了!”寧蕭死死抿住了嘴脣,繼續爲大公主擦着臉上的淚水!

    “這場暴風雪,一下就是半個多月,你一直勸我,我也要勸你的,楊懷瑾也已經死了,他與楊義乃是同胞兄弟,人人都說他們相貌相同性情相反,其實他們,都是一樣的,懷瑾喜歡遊歷名山江河,楊義,也喜歡看這些遊記雜記地誌,他是家中長子,肩負着楊氏族人的未來,所以,他纔將一切都埋在了心裡,寧蕭,你年紀還小,總還會遇上更多的人,不要再惦念着懷瑾了,以往我天天都希望你能安靜下來乖乖聽話,可現在,卻有覺得這麼的不好,你是你,我是我,你不必像任何人,做你自己就好了!”

    “五姐……”寧蕭被大公主觸動,黯然落淚。

    大公主沿着寧蕭的手臂摩挲着握住了她的雙手。“寧蕭,我累了,想休息休息,你先出去吧,你也一天一夜沒睡了,我現在這個樣子,還能做什麼,要死早就死了,去睡一覺,也許醒來,一切就都不一樣了。”

    “五姐,我陪着你睡好了!只要你好起來,我也會好起來,到時候我帶你一起出宮,來年開春,城外滿地都開着小黃花,五姐,若是你離開了我,我就真不知道該怎麼活下去了!”寧蕭抽出雙手反握住了大公主的雙手。

    “也便就一同睡吧,你扶我起來!”大公主沒有堅持。

    寬衣上塌,兩人便就在這光天白日的睡下了。

    醒來的一切,就如大公主所說,真的不同了。

    小公主一天一夜未睡,躺下沒多久就睡死了,她根本沒有注意到輕手輕腳起了身的大公主,跟不知道大公主身上有一塊早幾日前就藏在了身上的碎瓷片。

    三千煩惱絲,寸寸脫落。

    鮮血突突的冒出,將那外削脫的黑髮打溼,楊義沒死,她便想等着他一同死,既然都要逼着她嫁人,那她索性,就這麼斷了煩惱絲,讓自己不在涉足塵世情愛,將這一切都留在心裡。

    大公主拒婚削髮,皇上震怒,好在有皇后等人勸說着,纔算是免去了大公主一頓苔仗。

    此等宮廷醜聞,若尋不到一個解決的法子,說不定更會釀成悲劇,書如海前來查看之時,大公主自主請命,請求准許她離宮入庵出家!

    皇上氣極,準了大公主的請求,不過天家顏面不能不顧,爲保全天家的顏面皇室的威嚴,大公主必須死。

    而公主殿的這些宮婢教習,也必須得死!

    世間再無纓盈大公主。

    寧蕭大哭勸說,大公主無動於衷,皇后曉之以情動之以理,大公主視若罔聞,她的心堅如磐石,沒有人能說動她改變心意。

    寧致遠杜依依進宮的馬車被風雪所阻,在路上走了兩刻鐘才見到了宮門,向來沒多少話的兩人都是呆坐在車廂之中,偶爾興之所至,杜依依也會撩起身側的窗簾子看看外頭的風雪,她原本是南方人,如這樣的鵝毛大雪很少見到,堆積得這麼厚的雪更是自小到大都沒見過。

    這宮門曾被叛軍炸燬,重修葺之後又加厚了兩米,這樣的厚度,已經低得上普通人家的一間屋子了!再有五日就是朝堂封印的時候了,所以各地的公文都會趕在封印之前送入京城,大臣稟奏的摺子也都會趕在這幾天送入宮請皇上批示,加上現在陝西幾地又有暴I亂,來來往往的加急快馬與馬車轎子讓皇宮好似大街一般,杜依依趴在窗戶旁,看着那些掛着戰字的快馬直接進入宮中,又多看了幾眼停在皇宮外的馬車與轎子,這個時候,皇上指不定該是忙成了什麼樣子了。

    除加急戰報之外,轎子馬車馬匹入宮須得皇上恩准,大多的臣子與差使是不可能享受優渥的待遇的,寧致遠若不是因爲畏風寒,皇上也不會法外恩准其可坐馬車入宮面聖辦公。所以這宮門外停着的馬車多,進去的少,出來的更是少了!

    杜依依數了數,也就只有兩輛馬車是出宮的,其中一輛還是替皇上去辦事的,另一輛就是顏柳顏閣老的馬車了。

    皇宮抵達公主殿的時候,杜依依就只見到了哭成了淚人的寧蕭與那一具蒙着白布入了棺槨盯上了鐵釘,皇上已經招了禮部尚書禮部侍郎入宮,天家蒙羞,自然不可能風光大葬,最多也就是按着公主的葬儀入葬了!

    寧致遠也未想過大公主會選擇這種方式結束自己的性命,呆呆傻傻的站在那棺槨前根本邁不開了步子,他從艱難的幾天幾月幾年活了過來,現在有了常流身體也一日I比一日的好了,可大公主卻走在了他的前頭,這個與他一樣生來帶着病死了母親的妹妹,居然就這麼出乎他意料的死了!

    寧蕭自十歲之後就一直與這位姐姐生活在一起,如今大公主撒手人寰,心中悲痛可想而知,杜依依努力調整着自己不均勻的呼吸,俯身蹲在了寧蕭身側抱住了她的肩頭,許是有了這依靠的肩膀,嘶聲大哭的寧蕭哭得更是厲害了。

    “何苦要如此呢?”寧致遠低聲呢喃着,悲痛沉重的壓在他的心頭,讓他茫然,讓他木訥呆傻。

    情愛廝守?就如此重要?

    扭頭看着杜依依懷裡哭得不成了樣子的寧蕭,寧致遠心頭一直固守的東西,似乎是突然的就被抨擊得灰飛煙滅,長呼了一口氣,寧致遠呲着牙咬着嘴脣,泛紅的雙眼卻沒有落下一滴淚。

    寒風蕭瑟,雪白的雪花隨着狂風捲入這大堂,飄飄灑灑,落滿了大堂門坎前的五尺紅毯。

    掛滿了白綾白花球的大堂,讓人不忍多看。

    大公主纔不過是十八的年紀,與寧致遠一樣藏着許多的心事,只是,她身爲女兒身,爭不得,奪不得,只能去期望未來夫君帶給自己的美好未來,而寧致遠卻是七尺男兒,他可以自由的出入宮門,做自己想做之事,心頭隱忍多年的憤恨他可以去尋一個解脫報復的法子,情愛對他來說,可有可無。所以大公主纔會殉情,而寧致遠,卻可以不擇手段的逼着杜依依嫁給他。

    歸根結底,他們又是一樣的,不過男女之別,讓他們各自職能選擇自己不同的路。

    國師空然法師方趕到公主殿,與寧致遠行了禮,等那些寧元宮來的內侍設好了法壇搬來了蒲團掛好了白幡,就帶着沙彌開始盤膝而坐,敲着木魚念起了往生咒大悲咒,梵音如鼓,響徹大堂,超度着不屈的孤魂,前往西方極樂。

    皇后等後宮妃嬪就在大堂之中站着,嫺靜的大公主與她們沒什麼利益糾葛,所以大多的人,都是真心實意的面露慼慼更有甚者眼泛淚光小聲啜泣。

    公主未出嫁,死因更是有些不光彩,後宮上下無需着素服,不過大多的人,卻也摘下了金銀首飾洗盡了鉛華,雖設了靈堂,但皇上吩咐不準人祭拜,只待誦經兩日,就可將棺槨運送去皇陵入葬。

    暴風雪,似乎是越下越大了。

    一望無際的平原,一隊快馬如雷電馳騁而過,從這裡去,便就會抵達肅州,而他們的來處,則是陝西,領頭的是一個穿着厚厚的黑色棉襖頭繫着一條白綾的男子,男子嘴角下巴掛着一月未刮的短鬍子,眼眶深陷雙眼通紅佈滿血絲,顯然是許久未好好睡過了,兩道濃眉上沾滿了雪花,黑白相間,煞氣畢現,握着馬繮繩的手背上還有這一道方方結痂的傷痕,男子突然用力一勒鬆弛有度的馬繮繩,黑馬擡腿長嘯停了下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
    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