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二十七章:詛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二十七章:詛咒!字體大小: A+
     

    而這讓百官百姓敢怒不敢言的苛政,終於在年關前的第十天,由陝西一帶貧苦百姓佃戶發起的暴I亂讓寧式鴻終於感應到了隨着伏虎軍變而帶來的危機,下令命左軍都督府都指揮使樊東籬、中軍都督府都指揮使沈客、太子寧誠前往陝西城關監軍鎮壓暴I亂。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陝西一帶百姓佃戶的英勇,像是這冬日裡的熊熊火焰,燃燒在了大賀許多已經被所謂的叛軍餘孽罪名弄得家破人亡功名盡棄的年輕百姓心頭,讓他們心中的憤怒憤恨隨着寒冽如刀的寒風嘶嘶助長,最終,不過一天的時間,水到渠成,在這臨近年關卻已然是家徒四壁家破人亡的他們,開始了自己從生到死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反抗!

    外患剛平,又起內憂,夜夜難眠食不下咽的寧式鴻在接到從肅州山東內蒙發發來的緊急戰報後隱疾爆發,一口鮮血,吐在了金殿上頭!

    寧姓江山,傳不過三!

    不知何時,民間開始流傳起了秦環義用五萬伏虎軍軍魂起誓的詛咒,更多的人將目光看向了陝西的戰事,寧家江山而今不過百年才傳了三代,難道真的就是要這麼滅亡了?

    伏虎軍變乃是士兵叛變,可若是百姓暴I動,皇上大力鎮壓,壓得過一有可能壓得過百?水可載舟亦可覆舟,前唐李世民的這句話,讓都察院的御史前後難行,讓朝堂的文臣終於是鼓起了不要身家性命的勇氣,與皇上諫言,將這一個半月朝堂的所作所爲加諸在百姓身上的痛楚一一闡述,帶病上朝的皇上痛心疾首,暈倒在了金殿龍椅上頭。

    他一心要造就的廣元盛世,時至今日,儼然已經成了一個笑話!

    一月就修葺完好如當初的寧元宮內,昏迷了半日的皇帝在後宮妃嬪三子的呼喚下幽幽睜開了黯淡的雙眼。

    御醫立即上前把脈,與寢宮內的諸人宣佈了皇上的平安無事。

    文武百官的諫言與那些爲了生存而豁出性命的亂民,讓皇上懸崖勒馬,幡然醒悟,醒來之後,皇上下的第一道聖旨,就是將關押在牢獄之中的叛軍餘孽全數放出,讓太子寧誠對亂民加之以安撫招安,又下達了數條惠民的政策,纔算是遏制住了這燎原之勢,讓大賀的百姓終於能收起自己的惶恐安安心心的在家過年!

    而在四王前後入京的第二天沈客離開京城還未抵達陝西之時,皇上下令,將寒山觀的道士遣送回姚州,而國師空然法師,則留於皇宮之中,而隨之頒發的聖旨,還有大公主的婚事。

    睿王府懷瑜居內,暖爐升煙,鋪着西域駝毛毯子的坑塌上,寧致遠抿着微微上揚的嘴角看着剛剛纔送到他手上的一份情報,陰沉了一個月的臉色終於是如撥開了烏雲的太陽一般明朗了起來。I

    陝西的暴I亂一平,其他三地的暴I亂也就不成了氣候,最重要的,是皇上迷途知返,而今終於是在百姓暴I亂之下走出了伏虎軍變的陰影,大賀之幸!天下蒼生之幸!

    “秦淮,你說這場暴I亂,到底只是百姓奮起反抗?還是其中,還插着一手?”

    皇上一力要掃平叛軍餘孽,可要想讓這些從開國之初就紮根在大賀根基上的人全數滅亡又談何容易,這場暴I亂,來得太及時,趕在這場暴風雪下得最大的時候,趕在了年關之前,是開春前最好的時機!他不認爲在皇上的嚴令之下那些都已經投閒置散或是下獄的曾伏虎軍舊部會有什麼動作,可有一些人,他不能在這個時候忘記,楊雄率的家屬!

    “屬下不知!此事牽扯太廣,就算有人用如此極端的手段,最少結果也是好的!那麼多無辜的百姓,終於是可以回家過個好年了,皇上減免了全國半年的賦稅,也算是一些補償了!”

    秦淮認真的看着窗外,窗外白雪紛飛紅梅二三,他能看到兩人從不遠處的小徑而來,打着描着一副蘭花圖的油紙傘,從後院而來,他的目光從前頭的杜依依身上一掃而過,落在了那個小心翼翼撐着傘的婢女身上,冰冷的嘴角,露出了笑容。

    合上了信箋的寧致遠一擡頭正好看見了秦淮那難得的笑容,順着他的目光正好又看到了紅梅之後款款而來的主僕,低聲嗤笑道:“你若是喜歡,我與王妃說說,成全了你!”

    “殿下,殿下大事未成,秦淮不敢思圖成家立業安逸享樂!”秦淮恭謹屈身,壓下了上揚的嘴角。

    “有何不可,成了家,你才能能安心盡力的爲我奔波,這麼多年了,本王也是覺得虧待了你!難得你看上了喜歡的,我與你說說就是了!”

    秦淮陪在寧致遠身側五六年,鞠躬盡瘁盡心盡力捨生忘死,寧致遠早有心爲他成家,怎奈秦淮從外到內都是榆木疙瘩,根本就不懂風花雪月這些,所以現在都是二十好幾的人都沒能成家,他能看上連翹,這倒是讓寧致遠有些詫異。

    一旁立着的紅錦聞聲臉色煞白,也不由偷偷用眼瞄了一眼窗外的主僕,心頭像是千萬只螞蟻爬過一般的痛癢不堪。

    秦淮也不應承也不拒絕,看着來人已經到了紅梅樹下便就收回了繾綣不捨的目光抱拳道:“王妃來尋殿下定然是有要事,屬下先行告退了!”

    “你去吧!”

    一個半月來,這還是杜依依第一次來找他,寧致遠當然是知道這必然是有十分緊要的事了!

    杜依依確實是爲了緊要的事兒來,昨日一直沒見到寧致遠的人,今日好不容易纔見得了他回府,杜依依聽聞了消息就帶着連翹趕了過來,爲的,就是大公主之事。

    她還不知道,皇上就在今日下朝之後,就下旨爲大公主賜了婚。

    賜的是吏部尚書肖子期之子肖競填!

    秦淮出了門,拿起了懷瑜居外走廊牆角的一把還在向地面滴着水的淺黃色油紙傘擦了擦額頭上的熱汗,寧致遠受不得寒,這懷瑜居在這隆冬臘月,更是架着五六個爐子終日不息的燒着,秦淮穿着兩件厚厚的棉襖,呆得久了一些就會汗流浹背。

    撐傘出走廊下臺階,正好與杜依依主僕二人擦肩而過,秦淮低頭行禮,目光波瀾不驚的從連翹身上再次掠過,連翹與他抿脣淺笑,福身低頭。

    上了臺階,連翹抖了抖傘面上的雪花,將其收起放在了牆角,杜依依跺了跺靴面上站着的雪花,又拂去了肩頭那幾片,踏步進了懷瑜居。

    暖和的屋子,讓在風雪裡走了有一刻的杜依依陡然就是一顫,緊縮着的脖子也向外伸了伸,一看見各個角落裡冒着紅光的火爐子,她就知道了爲何這寧致遠畏寒的身體還能在隆冬臘月穿着單衣坐塌,她現在也會看睿王府的賬冊,每年冬日這懷瑜居供應的銀霜炭,就足足有兩千斤,在她的院子裡,上上下下用起來也就是五百斤左右,好在寧致遠是生在天家身爲王爺深得皇上疼愛名下田莊衆多,不然哪家能供應得起他這樣的燒炭。

    “紅錦,給王妃上茶。”寧致遠正是脫了靴子倚在坑塌上,斜眼輕瞥來人,就讓一旁的紅錦去上了茶,懷瑜居曾是新婚的婚房,這裡頭的東西擺設杜依依也算是熟悉,兩個月的時間,懷瑜居外的紅燈籠已經染灰,這屋子裡頭,也早沒有了那滿目皆是的紅色,是都沒有,一點也沒有,除了窗戶外那幾株紅梅,她看不到這屋子裡那裡還有紅色的東西。

    紅錦就是這一夥隨着常媽媽的侍女裡最機靈的一個,與連翹也是有過口舌之爭的,常媽媽帶着一個侍女去了青瀾院,所以現在這懷瑜居可說就是紅錦最大,此時的她還未從方纔寧致遠與秦淮的對話裡頭回味過來,心頭也還在胡思亂想着一旦此事成真連翹就要一步登天的可能,秦淮雖與寧致遠只是主僕的關係,可若說寧致遠對他的信任,那是杜先生也比不得的,秦淮若是真對連翹情有獨鍾,日後連翹看自己不順眼報復,那自己這條小命還不就要歇玩完了?

    “紅錦?”

    久不見紅錦動身,寧致遠合上了手裡看了一半的書冊,冷眼看了一眼心事重重的侍女。

    “殿下恕罪,殿下恕罪!紅錦這就去給殿下與王妃上茶!”

    冰冷沁心眼神讓紅錦從無邊無際沒有端頭的思緒裡驚醒,惶恐的匆匆退了出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
    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