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二十六章:姐妹情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二十六章:姐妹情深字體大小: A+
     

    九曲迴廊的那頭,睿王府管家匆匆而來,身後還跟着身着縷金百蝶穿花大紅洋緞窄裉襖與墨綠色繡梅蘭竹的綜裙的小公主寧蕭,寧蕭邁着細碎的貌似優雅的步子,失魂落魄一般目光無神走在管家後頭。

    連翹俯身輕喚了一聲,“王妃!小公主來了!”

    自從伏虎軍變後,小公主一直就是愁眉不展不苟言笑,不過到睿王府來的次數到比之以往也多了些,伏虎軍變,讓活潑率直的她成了如今這沉默寡言寡歡的模樣,這一個半月,她也再未偷偷溜出宮,知道她性情大變皇上也不管太過約束她,所以到睿王府來皇上一直都是隨她意的。

    大公主的雙眼還是不可視物終日鬱郁,杜依依聽徐媽媽說過,楊家兄弟是怎樣的青年才俊是如何的出類拔萃,可如今,除了一個逃亡不知去處之外,另一個,也不過是西山上漂泊的孤魂。

    “王妃,小公主到訪。”管家稟話之後就退到了一旁,看得小公主上了臺階,就恭敬的躬身行禮離開了。

    曾在沈府與大婚那日見過小公主兩次,多麼直爽活潑的人,雖說皇上不喜小公主的冒失與沒鬼奴,但她一直覺得這樣的人在寧致遠那羣兄弟姐妹裡已經是難能可貴的性情,可這樣的小公主,在一個半月前就已經變了,變得與活死人無異了,也就只有在她這裡,小公主纔會說上幾句話!

    “寧蕭,來,給你暖手!”抓過那雙露在空氣中冰冷的雙手,杜依依將手中的湯婆子塞在了她手中。

    “四嫂!”寧蕭微微動了動嘴角,坐了下來。

    “大冷的天,你不好好在宮裡呆着!可又是覺得悶得慌?又是要與我說?”杜依依將手覆在了寧蕭手背,親暱額問道。

    “四嫂,姐姐昨日又犯病了,還咳了血!她是不是也要離我而去了?”寧蕭無神的眸子陡然通紅,豆大的眼淚吧嗒吧嗒就落了下來。

    “御醫怎麼說?”大公主重情,對未婚夫楊世子又是情有獨鍾芳心暗許,如今楊家家眷在逃,這場暴風雪一下就是半月,大公主愁思相思成疾身體每況日下,皇上還因此將常流傳進了宮幾趟,不過大公主每每一見皇上都在爲楊世子求情,本就還是心有餘悸的皇上每每被挑得火冒三丈,之後也就疏於關懷了,大公主又是母妃早逝,現在大公主的病情,說實話已經沒有幾個人掛心了!

    “御醫說,再這麼下去,就是回天乏術,藥石無靈了!”寧蕭抽着鼻子咬着牙大哭着,奔流而出的眼淚止都止不住,皇宮是楊懷瑾去世的地方,寧蕭很不喜歡呆在那裡,她也提過幾次要離宮,但本朝還沒有未出嫁的公主在宮外開衙設府的先例,再說大公主的病情也不能離了御醫看護,所以纔會暫時將這個念頭壓了下去,皇上對她們不管不顧,宮中對她來說,也只是傷心地。“就是那羣道士多嘴多舌,說是姐姐需要嫁人才能避過這次的禍事,父皇也聽他們胡說,還要爲姐姐選駙馬,姐姐氣不過,聽到這消息就氣得發病了,四嫂,我真怕,我真怕,我每天一睜眼,就能看到楊懷瑾那雙眼睛,就能看到廣場上的血腥,他是那樣好的一個人,陪我吃路邊的攤子帶我玩與我說他在江南遊歷的故事,他從來不會與父皇一般說我,可怎麼,怎麼他就要死了!四嫂!他死了,姐夫也不在了,姐姐也要離我而去了,我要怎麼辦,我要怎麼辦…………”

    “你還有你的母妃,齊昭儀只有你這一個女兒,你若是有了什麼事叫她怎麼辦!你鬱鬱寡歡,齊昭儀一刻也不敢離開你,生怕你出事,寧蕭,四嫂與你說些秘密話,當初四嫂也以爲最愛的人離我而去了,四嫂纔會想不開跳了城樓,可後來才覺得自己實在是傻,世間的男子何止他一個,他看不上我,我又何苦苦戀着他,後來我就遇上了你四哥,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他已經死了,對現在的你來說他就像是你整個的世界,你傻不傻啊你!他已經死了,你再傷心難過他也不可能回來了,好好活着,將他當做你生命裡的秘密,往日那個敢說敢做直率灑脫的寧蕭可不是現在的樣子!”

    吧嗒吧嗒的眼淚落在湯婆子與杜依依的手背上,可寧蕭卻是咬着牙,不讓自己發出一點的聲音。

    “四嫂!”偏頭依偎到杜依依的肩頭,寧蕭抽泣着:“四嫂,我想去江南,我好想去那些他走過的地方。”

    “寧蕭,你看着四嫂!四嫂跟你說!沒有誰是離不開誰的!你跟他也不過是見了幾面,我看你,其實多是因爲大公主,大公主對楊義情根深種,你與大公主姐妹情深不想分離,楊懷瑾與楊義兄弟相貌相似,你纔會喜歡上了楊懷瑾。”含了一抹若有若無的笑,杜依依拂了拂寧蕭的肩頭。

    寧蕭止住了淚,低頭將手中的湯婆子捂得更緊了一些:“四嫂,四哥呢?父皇向來最疼愛四哥了,姐姐的婚事,我想請四哥去說一說,現在這個時候,會爲五姐說話的也就只有四哥了!”

    “他好像是大早出去了!反正時辰也還早,你在這裡等等,我看中午就留在睿王府用午飯好了!”

    大雪紛飛,這場暴風雪,到底何時,纔會過去呢?

    今年這個年,有多少人家都無法安寧的過下去呢?

    寧蕭止住了淚,杜依依也就不再相勸,只是讓連翹說了一些近日的趣事活躍氣氛,寒風勁猛,坐了一陣子,她就帶着寧蕭回了自己的院子,先前寧蕭鬱鬱寡歡寧致遠帶着寧蕭來玩過一次她與寧蕭熟絡了一些後寧蕭才願對她一個人打開心扉,這大抵也是因爲兩人性子相近,除了楊懷瑾之外,杜依依也就是唯一一個不說寧蕭的行徑不是的人了!

    多情自古空餘恨,大公主如今的樣子,若是要讓她嫁人,不久等於是要她的性命?到底是親生的女兒,皇上如何狠的心這樣的心!

    將寧蕭帶回院子的時候杜依依就讓徐媽媽去了前院等着,寧致遠現在每日都要上早朝,加上又是在內閣幾乎每日都得到臨近中午才能回來吃飯,寧蕭還是木訥失魂,杜依依試過了一些法子,也沒能讓她高興起來,最後也只能陪着她坐着絮絮叨叨的說與大公主之間的故事,寧蕭對大公主姐妹情深是從小離開了齊昭儀的餵養之後就開始建立的,大公主沒有母親,雖說羸弱安靜,但爲人處事向來穩重凡事都能讓做事毛躁性情急躁的寧蕭口服心服,她們之間,有着天家難能可貴的親情。

    一直坐到了中午,前院的徐媽媽卻是來報寧致遠今兒個中午不回來了,寧蕭在睿王府吃過了午飯,心憂着宮裡的大公主,得到了杜依依的應答也就是離了睿王府。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
    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