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二十五章:傷春感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二十五章:傷春感秋字體大小: A+
     

    屋子窗戶緊閉,兩個火爐燃着無煙的銀霜炭,將屋子哄暖,走過這外屋,邁過門坎就進了裡屋,屋子裡頭的陳設佈置得十分簡單,也就是一張牀一張美人靠一張書案一把太師椅還有一個有杜依依高的書架子,兩個爐子遠離着牀前那一塊紅毯子,上前,杜依依就可看到這個只見過了兩面的青瀾。

    聽徐媽媽說,青瀾會口技,能將她的聲音模仿得惟妙惟肖,杜依依聽過她的聲音,十分溫柔,與自己截然不同。牀榻上緊緊裹着兩牀棉被只露出了一張臉的青瀾臉頰通紅嘴脣乾澀,眯着的眼眸更看不見一點光彩,在她的額頭還覆着一塊溼毛巾,病來如山倒,在杜依依印象裡就是纖弱無比的青瀾,現在就像是一隻奄奄一息的小貓,我見猶憐。

    寧致遠俯身探了探青瀾臉頰的溫度,坐在了牀榻邊沿,“依依,你帶着她們先出去!”

    “嗯!”瞟了一眼牀榻上的人,杜依依低頭轉身,帶着徐媽媽等人離開了屋子。

    收回目光,寧致遠盯着牀榻上的病人問道:“青瀾,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常流轉眼看了一眼屋外,走到了屋門前將門關了起來。

    病懨懨的青瀾突然睜開了眼翹起了身,欲要下地,卻被寧致遠握住了手按了下來。青瀾垂首抱拳,十分愧疚的道:“王爺恕罪!昨夜我行蹤敗露被發現了,任務……”青瀾瞥了一眼寧致遠,復又低頭道:“任務失敗了!”

    “青瀾後背被砍了一刀,需要好好休養,近半個月是不能再出府門了!”常流補充的道。

    寧致遠點了點頭,寬慰着青瀾道:“沒事,你先歇着,好好休養,來日方長!”說着,寧致遠又擡起了頭與常流道:“熹王獻王就要進京了,這是一個好機會!”

    常流一遲疑低聲唸了一遍熹王獻王,眼眸中精光乍現:“你有什麼打算?”

    “坐山觀虎鬥!此次他們極有可能是爲了給老大老二老三選王妃之事來的,皇后的打算,可能是熊懷遠的女兒!宮裡那批道士,可有異動?”這句話,又是與青瀾說的。

    “沒有查到他們與公侯大臣有緊密接觸!”青瀾拱手答道!

    “熊懷遠的女兒?”常流大駭。

    “老大還只是擔了太子之名手中無權,皇后想讓右軍都督府也歸在老二手下,如此貪心膽大,也不怕御史會有說法!也不怕太子會出來鬧?老三那頭,最近倒是安靜得很!”寧致遠將手撐在了膝頭,低頭冷笑了起來。

    常流看着那燒得正旺的爐子,面無神情的道:“肅王近日都只是在前軍都督府操練兵馬,常妃現在一心撲在太子身上,這迎娶王妃之事自然也是偏向太子的,不過國師,倒是可以在這上頭說上一字半句,肅王以不變應萬變,看來也是與你抱着一樣的心思,坐山觀虎鬥了!”

    “現在大賀各處都在抓人,你可有什麼法子?”寧致遠目光陰沉偏頭斜視着常流。

    “心病還須心藥醫,此事不能急在一時,國師現在就在皇宮之中,你也不必太擔心了!”

    寧致遠凝眸,閉眼呼了一口氣,才轉頭看向了青瀾:“好好養着,改日我再來看你,常流,隨我走一趟!”

    青瀾恭敬行禮,寧致遠頷首,帶着常流離開了屋子。

    杜依依正在外頭走廊裡站着,聽得開門聲,她忙退到了旁兩步。

    常媽媽就站在徐媽媽身旁雙眼望天,目光皆是洋洋自得之意,她本在懷瑜居當差,寧致遠納了青瀾之後就將她派遣來了這裡,雖說現在杜依依是王妃青瀾似乎也不是如何的得寵,但看寧致遠對青瀾是這麼呵護備至居然還將杜依依遣了出來,平日就覺得杜依依軟柿子一般的她自然是要好好在徐媽媽面前顯擺顯擺了!

    徐媽媽對青瀾並不敵視,但對這位常媽媽卻是一到睿王府就鬧過一回的,常媽媽趾高氣昂,她心頭怎咽得下去,可見杜依依還是無動於衷寧致遠又在場,也就只能思量着秋後算賬了!

    “回去吧!只是受了風寒,沒有大礙!”寧致遠與杜依依念說了一句,就帶着常流秦淮走了,寧致遠這顯然是不讓她進去,杜依依自然也識趣的就帶着徐媽媽幾人走了。

    北國風光,銀裝素裹,後院花草樹木處處皆是,精緻典雅的陳設也隨處可見,杜依依卻無心去欣賞這些東西,走了一條最近的路回了自己的院子,一路上徐媽媽都在數落着常媽媽的不是,聽得杜依依頭大如鬥,心裡的那些事情更是理不順了。

    寧致遠不讓她進屋看青瀾,看來青瀾遠非是風寒這麼簡單了,青瀾是他的人爲他做事,無非也就是那些見不得光的事!寧致遠這葫蘆裡到底是在賣的什麼藥?他又是要興起什麼風浪了?

    “徐媽媽,算了,與她一般見識做什麼,去把院門關上。”揉了揉眉心,杜依依進了屋,又與香草說道:“去把那幾位師傅請出來!”

    寧致遠的事她是管不上,眼下還是多管管自己的好!

    院門一關,四位粗實婦人叫了出來,杜依依換上了一身緊手腕腳踝的裝束,便就開始了自己一直以來的計劃打算,這四個婦人是沈客找來的腿腳功夫當然是非同一般,杜依依尊稱她們一身師傅,她們可不敢當自己真是師傅,看杜依依身子瘦弱,一個個都是輕手輕腳的生怕出了岔子。

    “王妃,您看仔細了,若是有敵人赤手空拳迎面而來,你可用此招避過!”話說的婦人名叫翟鶯,身着一身素色的練武服,雙手大開,雙腳前後弓步,在她的對面,有一面粗壯婦人正向着她走了過來。婦人才一近身張開雙手,翟鶯瞬息而動擡腿迎上了婦人的襠部,雙手卻是一把抓住了婦人的肩頭,趁着婦人彎腰之際闊步轉身,一把勒住了婦人的脖子。“王妃可看明白了?”

    “明白,我來試試!”杜依依點頭起身,站到了翟鶯方纔的位置,婦人也站會了原位,翟鶯才一避到一旁,婦人就快步走向了杜依依,杜依依如同翟鶯一般迅速行動,三個動作一氣呵成,雖說只是演練,但卻也可說是初具了模樣。

    “王妃天賦異稟,這一招學得十分不錯,但用此招得實在敵人全無防備之時才能出其不意,王妃不但要勤練也要做補身健體,方纔若是實戰王妃對面的是一個男子,以王妃的芊芊弱質,實不是敵手!王妃與我們長久練武的粗人不同,這一招我方纔爲王妃做出了一些變動,王妃請退步,我爲王妃演示一遍”翟鶯誠懇的道。

    “嗯!我這身體確實是差了一些,日後會好好調養,有勞幾位師傅多費心了。”杜依依擦汗退步。

    “王妃您看好了!”翟鶯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把木質匕首,“王妃力道不夠,我們就將這鎖喉改用匕首!”說着翟鶯猛然一動,一個虛擡腿讓婦人彎腰,右手立即向前一送抵在了婦人的脖子間。

    “好!”翟鶯動作灑脫迅猛,看得杜依依也不由爲她拍手喝彩。

    “王妃您來試試!”翟鶯恭敬的雙手捧着匕首,杜依依調整了一下呼吸,上前接過,學着婦人的動作,一次,兩次,三次,直到自己可以控制手腕的力道。

    一日就在緊密的練習之中度過,冬日的天黑得早,雖說要後天發奮,但也不用急在一時,打發了已經陪着她練了一下午的幾人去吃了飯,杜依依就在香草的服侍之下去了浴室泡了一個熱水澡,將身體的疲憊洗靜。

    穿好了衣衫吃過了飯,早早的就上了牀,看了一會兒書,就吹燈入睡了!

    後院寧靜,近來安逸的生活讓她睡着極沉,這一覺醒來,居然就是巳時正一刻了,起牀梳洗吃過了早膳,清閒的一日便又開始循環了!

    屋外的雪依舊還是簌簌的下着,後院杉樹的枝椏已經有好多被大雪壓斷了,那株半死不活的圍裙水仙終於是在苟延殘喘了幾日之後死了,所有的枝葉都漂浮在水中,已經沒了半點綠色。

    “連翹,我們去後院走走吧!”不知怎的,這水仙死了,杜依依的心情反而是突然的好了。

    “是!”連翹盈盈福身道:“外頭冷,王妃多加件衣服吧!”

    杜依依點了點頭,將架子上昨日穿了的那件氅衣穿在了身上,又拿起了牆角得油紙傘,“王妃,奴婢爲你撐傘!”連翹前快步走到了杜依依面前。

    杜依依想了想,將傘交給了連翹。“嗯!”

    睿王府的後院,她還沒機會去好好逛一逛走一走,現在又是白雪覆蓋,也難以看出往日青翠蔥鬱的景色,爲了不給自己帶來苦惱,她刻意的避開了青瀾院,寧致遠以往大多的時間都是縮在睿王府中,這後院也是被他收拾得極好的,就是白雪皚皚,還是可見以往那位常在這裡頭遊走度日的主人的閒情雅緻,寒風撲面而來,讓杜依依緊緊的將脖子縮在護脖裡,現在這時節少有人來的後院,也是乾淨整潔,除了麻雀的腳印子之外,很少看到有人的腳印破壞雪景和諧寧靜之美。

    紅泥素爐,憑欄看雪,陰沉的天被耀目的雪照映得雪白,寒風吹着雪花飛舞,落地時而會帶起小氣旋,卷着如木屑一般的雪花上下飛舞,捧着溫熱的湯婆子,杜依依看着亭外那幾只在雪地上懶散走着的麻雀,仰頭看着那被雪白照亮的天,心頭突然就十分失落,她穿越時空到了這個世界,到底要做是什麼能做什麼?一介弱女子沒有豪傑圖謀江山的能力,可難道她就要在這睿王府的後院蝸居下去?她想得到的,她想實現的事情又可有一件實現了?得過且過混吃等死的日子,又有什麼意義?



    上一頁 ←    → 下一頁

    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
    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