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一十九章:選王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一十九章:選王妃字體大小: A+
     

    沈客,這個讓男人聽了都會熱血沸騰的名字,讓徐敘弓着的後背更是彎了幾分,誰不知道當初眼前這位主子是爲何跳下城樓如何在牀榻上養了兩個月才撿回了一條命。將心頭的驚恐壓下,徐敘才擡起了頭道:“小的不知。”

    “好了,你下去吧!”

    “是。”

    從那日伏虎軍變後,她就一直沒再去沈府,就算是這次讓沈客幫她找幾個練家子的婦人,也是讓徐媽媽去帶的口信,避而不見,爲的,也就是淡忘了。

    如今沈客陸湘雪夫妻和睦,自己亦嫁出了沈府,不該執着於心的東西,聰明的人就會選擇放下。

    怎奈,死去的杜依依,是一個愚蠢得很的人。

    “王妃,奴婢爲您梳妝吧!等下若是睿王殿下來了看到您這樣子那就不好了!”徐媽媽說着躬了躬身,等得杜依依起了身,她才隨着杜依依走到了梳妝檯前。“香草,你去把皇后賞賜的那件杏色繡花的大氅衣拿出來,外頭風雪正大,王妃一月未出門,怕是有些受不了這勢頭!”

    “唉!”香草歡快的屈了屈身,快步走到了兩米高的衣櫃前翻找了起來。

    “徐媽媽,等下你去沈客找來的幾個人裡頭挑兩個出來,這學武非一朝一夕能成的事,現在五城兵馬司的人到處在京城搜捕叛軍餘孽,出門的時候帶兩個練家子的,心裡也算放心些!”

    “明白!還是王妃想得周到!”

    杜依依撫了撫腦袋上已經歪在了一旁的髮髻找出了裡頭那隻小釵,小釵抽出,順滑的黑髮傾瀉而下,徐媽媽拿起了梳妝匣子裡的烏木梳,將有些蓬亂的黑髮梳理直順,又在匣子裡拿出了一個瓶子到處了一些泛油光的香水抹在了黑髮上,之後就是腕發理鬢,剛拿起了一支金釵還未插入黑髮,緊閉的屋門又再次被人推了開來。

    “奴婢參見睿王殿下!”正在澆花取物梳妝的幾人紛紛見之屈身行禮。

    杜依依照着鏡子瞥了瞥眼鏡子裡頭照現了一半的人,自己取過了一支朱釵插在了髮髻兩端。

    “你們都先且退下吧!”

    寧致遠抖了抖厚底靴上的雪花,一看到那頭杜依依鎮定自若的模樣,朝着屈身的徐媽媽擺了擺手。

    徐媽媽連翹香草應了聲遵命,立即出了屋子,順帶關上了屋門。連翹香草尚且不知,徐媽媽卻是知道杜依依那次離經叛道之舉的,自杜依依回來之後,睿王就一次都沒踏入過這院子,就是將青瀾收做小妾,也只是差了秦淮到了這裡走了兩趟,睿王心裡有疙瘩,那也是必須要杜依依去解開的,杜依依這一副得過且過的樣子,實在是讓徐媽媽皇帝不急太監急啊!

    “你不在前院等着,跑到後院來做什麼?”前院後院早已是劃清了界限,杜依依與寧致遠之間,本就有夫妻之名沒夫妻之實。

    “陸夫人今兒個包餃子,陸公也請我過去一聚,今日沈客也會去,可別說你不想去!”寧致遠一卷身後襟擺落座,目光正好看到了桌上那本冊子。“莫不是你也打算習武?要是讓那些御史知道了,你就等着被申飭吧!”

    杜依依理了理鬢角,拿起了那塊青山黛描了描眉,纔對着銅鏡道:“只要你不說,誰又能知道?”

    “杜先生常流可都是父皇的人!我倒是無所謂,他們你可得藏着掖着點。”寧致遠翻看了兩頁,覺得無趣,合上了放在了一旁起了身。

    “青瀾的事,你就沒什麼要問我的?”懶懶的打了一個哈欠,寧致遠坐在了軟榻上頭。

    “那是你的自由。你也沒必要照顧我的情緒二刻意冷落了她,好歹人家現在也是你名正言順的小妾。”杜依依將臉頰上的胭脂塗抹均勻,又拿起了口紙放在嘴脣之間抿了抿,將多出嘴脣之外的擦去,才起了身拿起了香草擱在了椅背上的大氅衣披在了身後。“走吧!”

    “等等!有些話我可要提醒提醒你!”寧致遠並未起身。

    “說!”拿起桌上只是溫熱的湯婆子,杜依依將手藏在了狐毛做成的扶手之中,摟着湯婆子轉了身。

    寧致遠擡起了眼皮打看了一眼杜依依的裝扮,見沒有不妥的地方,才起了身。“今日沈客沈夫人也會到場,你可記得當初我與你的約定?”

    “自然記得,人前恩愛伉儷,人後兩不相干。”杜依依眨了眨眼,這種話題實在是沒勁。

    “我說的不是這個!”

    “哪你要說的是什麼?”杜依依沒好氣的一笑。

    “不管是沈客也好,顏行祿也罷,這些都已經不過是過去之事了,本王也不想多加追究,只要你安守本分,本王也說了不會讓你這個睿王妃太難做,但事不過三,你可明白?”寧致遠低垂的眼皮子驟然一擡,盯上了杜依依的雙眼。

    “明白!走吧!”

    無意義只會這麼糾結下去的話題她不想多說,沈客確實是她心裡不敢觸碰的禁區,至於顏行祿,那也只是一個呆子。

    打開緊閉的大門,風雪吹入暖和的屋子裡,穿透力極強的寒風鑽入杜依依的領子裡頭,染一個多月未出門的她不禁打了個哆嗦,深吸了一口雖冷冽卻清新的空氣,杜依依邁過了門坎,走到了院子裡頭。

    這一場綿綿不絕下了半月的大雪,讓寂靜無人的睿王府後院猶如空谷一般,杜依依才走出,徐媽媽就撐着一把畫着花鳥亭閣的油紙傘隨在了杜依依身後,而候在一旁的秦淮等得寧致遠出了門,也撐起了一把大黑傘,在杜依依與寧致遠談話的這當口,徐媽媽已經選出了兩個粗壯的婦人隨在了其後。

    腳下白雪咯吱咯吱,如同踏碎了深秋枯葉一般,紛紛而下的白雪模糊了遠處青山的輪廓,重樓宮闕,遠看睿王府前院那一座院子,就像是大家手下的水墨畫,讓人宛若置身喧囂塵世之外。

    雖並肩而立,但一路緘默,一直走到了前門大堂,纔有杜先生上了前打破了這份寂靜。

    “睿王殿下!”杜先生疾步匆匆,顯然是有事來尋,寧致遠上前幾步錯開了與杜依依的距離,杜先生才稟告道:“皇上有令,讓內閣與都察院舉薦官宦公侯簪纓世家的小姐,要爲太子晁王肅王擇王妃!”

    寧致遠本是四兄弟裡最小的那個,先前皇上封王冊王妃已經惹得御史不快,現在四位皇子都已經封王,那冊立王妃也就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冊立王妃雖簡單的說只是成婚,但深層面卻還會牽扯到各方角力的勢力爭奪,寧致遠能苦費心機用三年調養好的身體去換來杜依依成爲自己的王妃,太子與晁王肅王自然也不會讓自己錯失好機會。“杜先生可有打探出內閣都察院都舉薦了些誰家的小姐?”

    “屬下得到消息,皇后娘娘在今日,請了慶真郡主與安肅素縣主母女入宮!”杜先生拱手道。在皇上肅整了朝綱之後,那道讓寧致遠在靈隱寺靜養的聖旨也已經作廢,現在京城形勢比之以往更是盤綜複雜,杜先生乃是皇上安置在睿王府保全寧致遠的人,這些最基本的消息自然都是他一手爲寧致遠打探。

    “安素縣主……皇后打的居然是這樣的主意。“寧致遠眉頭一皺,心裡那盤算了起來,安素縣主乃是熊懷遠的夫人,現在寧朝戈在左軍都督府當差,樊東籬若是退了下來左軍都督府便就在他的掌控之中,皇后這是吃着碗裡的看着鍋裡的,居然還惦記起了右軍都督府了!”好了,我知道了,這次我去陸府也會多打探一二,杜先生連日奔波也是勞累,還是多與兒孫聚聚啊!”

    “是!外頭風雪大,睿王殿下也要早去早回,莫要凍壞了身子!”

    寧致遠皺着眉頭笑着應了兩聲好,拱手別了杜先生,回到了杜依依的身旁,杜依依只看了一眼寧致遠那兩道如同肉I蟲一般拱起的眉頭與風雪之中站着的杜先生,就與他離開了睿王府,坐上了馬車,去往了陸府。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
    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