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一十六章:驅之不散的陰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一十六章:驅之不散的陰霾字體大小: A+
     

    同情又如何?錯了終究是錯了!安孔郭書德身後的士兵都是咬着牙忍着眼中熱淚,不讓自己發出一點聲音,秦環義,是三軍士兵心中的一個標誌,他象徵着一個武力至上的年代,而今,這個年代,終結了!就是安孔,也不忍再去看鮮血如注如含着一口怒氣在血泊中爬起站起的秦環義別過了頭,這一彆頭,他就看到了朱閣手下的狼虎,那嗜血明亮的眼睛,讓他心頭一涼,看了一眼那隻能看到琉璃瓦的金殿。

    君王無情!十年前安國公之死,三年前臨安侯之變,今日秦環義之亂!便都是因爲這四個字!

    “秦公!你歇一歇!讓我來!”楊雄率一使眼神,楊懷瑾便就上前扶住了秦環義,今日之戰,他多是被動被拉入夥,但到了今日,他縱然還顧念着揚劍三代忠烈之名,也不得不爲這十年來一個個死去的兄弟討一個公道,秦環義不單單是三軍史賓心中的標誌,也是他們之中的長輩。

    “祝革!當年,安國公對你有知遇之恩,若不是他一力舉薦,你怎會有出人頭地的一天,你如此不仁不義爲求一己富貴甘願成爲寧式鴻的走狗,想當初你我並幽關一見,你是何等的豪氣干雲天,而今,也不過是一個苟延殘喘身體不全的閹人!”說着,楊雄率眉頭一擰,手中劍向着朱閣直刺而來。

    “至少,我還活着!而你們,就到黃泉之下去說論你們的兄弟情誼吧!”朱閣冷哼一聲,長劍拔出,陳印後背鮮血如注噴向烏雲籠罩的天空,朱閣腳踏腳下屍體掠向了楊雄率,老當益壯連戰兩天兩夜斬殺士兵無數的秦環義也快不過朱閣,楊雄率如何能敵,安孔郭書德痛惜的閉上了眼,不忍去看這個毫無懸念的結果。

    鮮血,灑向了天空,今日士兵見到最多的,就是鮮血,叛軍九萬還剩多少?,禁衛五城兵馬司大都督府直轄軍五萬還剩多少?齊州贛州援兵又還剩多少?多少士兵,成了腳下冰涼的屍體,鮮血流入護城河,將皇宮染紅?

    很多年後在此戰之中存活的士兵都不忘與世人說起今日之戰的慘烈,士兵的屍體,埋入西山,將西山頂十個亂葬坑填滿,潺潺流着大賀士兵鮮血的護城河半月之後纔在一場大雨傾盆過後消了血色,而叛軍之首秦環義、陳印、楊雄率三人的屍體,懸在亂葬坑前,風吹雨打,直至挫骨揚灰!

    這一戰,大賀的史官,稱之爲伏虎軍變。

    在秦環義陳印楊雄率父子的屍體送上來的時候,小公主忍不住心中悲愴,暈了過去,後宮妃嬪才人無不是閉目默唸西天諸佛之名,皇上聽着安孔與郭書德朱閣的稟告,厭惡的看了一眼擔架上那四具屍體,讓人擡了出去。

    叛軍之首已經誅滅,僅剩的一萬叛軍放下兵器投降,皇上一聲令下,全數斬殺,前來支援的大軍將領一律按功行賞,於此同時,大軍攻入了秦國公府,將剩下的五百護衛全數殲滅,將正在與叛軍廝殺的沈客周廷普書如海杜依依救出,即刻,皇上下令,任命沈客安孔郭書德負責此次死去士兵的埋葬善後撫卹士兵家屬事宜,而朱閣與那一隊讓安孔郭書德心驚膽寒的會黑衣人卻在無人察覺的情況下消失得無影無蹤,秦家陳家家眷一律賜死,同穴而葬於西山,楊家家眷在逃,皇上嚴令追蹤。

    運送屍體去西山的馬車,從京城到西山來來來回回絡繹不絕的走了兩天,纔將所有人的屍體運送到西山山頂坑葬,而秦家陳家家眷則是擇穴同葬,在這些亂葬坑外,安孔奉命命人打下了三根大柱子,秦環義陳印楊雄率的屍體就掛在上頭,楊懷瑾得寧致遠與太尉顏柳之子顏行祿求情,才得以單穴單葬,皇上更命人請來靈隱寺高僧,在西山日夜誦經唸佛超度亡魂。

    與此同時,皇上整頓朝綱,株連秦家陳家楊家宗族,將與三家密切的文臣武將革職發回原籍,收回鎮國侯常勝侯手中兵權,力排衆議將大都督府一分爲五,分爲中軍都督府﹑左軍都督府﹑右軍都督府﹑前軍都督府﹑後軍都督府,在撤除相位,首尊內閣,欽點丞相陸以安爲內閣首輔,太尉顏柳爲武英殿大學士,原文淵閣大學士柳真與陸以安顏柳一同掌內閣,與六部各司其職,各州郡上呈奏章由通政使司彙總,司禮監呈報皇上過目,再移交內閣,內閣負責草擬處理意見,再由司禮監呈報皇上批准,後由六科部校隊下發。內閣直接對皇上負責,六部之權大爲消弱,五都督府皇上各欽點一名都指揮使,管轄全國各州郡兵馬,五位都指揮使則直接由皇上管轄,如此一來,自可杜絕伏虎軍變之事再生。

    陳家楊家繁衍三代,宗族遍佈京城,禁衛出動查封緝拿,方經歷大戰的京城百姓更是惶恐不安躲藏家中不敢外出,爲安撫民心,皇上在當日下午登上城樓,誰料還有叛軍潛伏在百姓之中伺機而動,不得不退下城樓狼狽回宮。工部已經開始着手重新修建寧元宮,而宮牆那個缺口早已被工匠連夜動工堵上,大戰之後的休整與整頓讓京城依舊是人心惶惶,一些大臣爲防城門失火殃及池魚,一個個告老返鄉,皇上就機在各州郡提拔大批州郡官吏,而在這一場大戰的轉移下,多數人,已經不再提起艾城命案,在皇上將各州郡知州提升之時,以往科舉中第的縣官則是奉命走馬上任,皇上以艾城的成功爲基石將土地改革推向全國,在伏虎軍變一事的壓制下,無人敢有異議,朝堂改制與土地改革均得以成功實施。

    顏柳饒肅判處周雁南等人開春問斬結案返回京城,各州郡支援大軍也陸續返回原地,纔不過是三日的功夫,被鮮血染紅的皇宮已經煥然一新,京城街道也有了一些路人行走,一場大戰留下的陰霾漸漸消散。

    秦國公府長昌伯府滄明公府被查封,這三處也已經成了驚弓之鳥的百姓繞行之處,楊家家眷還在緝拿,不過三日已過,卻一點消息都沒有。

    這三日,皇上多夢喘舛,夜夜不得安寧,正奉國師空然大師回京,皇上命他在金殿之外大興法事,超度亡魂。

    伏虎軍變除了那護城河裡的鮮血、西山上日夜不息的梵音、寧元宮那一堆廢墟之外,已經成爲了史書上被翻過去的一頁,已經成了百姓心中一段暗無天日的動亂,更成了皇帝寧式鴻心頭的一塊傷疤。

    秦環義在金殿前廣場上仗劍指天用九萬士兵的鮮血做的詛咒猶如空谷迴響一般迴盪在耳,讓他食不下咽夜來難眠,大公主在大戰之後大病,高燒三日不退,御醫束手無策,還是常流尋來了一張古方冒險一試,才讓大公主退了燒,不過大公主那雙眼睛,卻再也不能清晰視物,只能看見模糊的人影,小公主暈厥復甦之後一改往日瘋癲之態樂天心性,終日沉悶不言鬱鬱寡歡,習淑媛滑胎之後身體日益病弱,皇上爲撫卹習淑媛痛失胎兒,將其父習真蓋提爲後軍都督府都指揮使。

    而大皇子寧誠英勇殺敵身受重傷,皇上念其忠孝兩全,終不再堅持,昭告天下冊立其爲太子,待明年開春太廟祭祖後入住東宮,二皇子寧朝戈同樣是有勇有謀忠孝不二,皇上封其爲晁王,欽點其爲左軍都督府都指揮僉事使,三皇子寧承幼與寧王並肩作戰也是出生入死,皇上封其爲肅王,並在寧王與國師空然法師的舉薦之下皇上欽點其爲前軍都指揮使,而睿王寧致遠不遠千里前來救駕,也是捨生忘死,皇上特欽點其爲內閣修撰。

    至此,伏虎軍變之後的朝堂動盪與新政推行,就在伴隨着腥風血雨而來的一場大雪之後全部施展落實,經此一變,朝堂機制互相權衡制約,京城軍權執掌於皇上股掌。鎮國侯常勝侯自知聰明反被聰明誤,被削了兵權之後在沈客所掌管的中軍都督府中就任左右都指揮僉事使,盡心盡力鞠躬盡瘁不敢有一丁點差池,再有皇后常妃爲其求情,如此,才總算是避過了伏虎軍變之後的牽連。

    如此,十大功勳公侯,除已經沒有兵權的鎮國侯常勝侯之外,全數敗落覆沒。

    烏飛兔走時光鬥轉,人心動盪不安的十月十一月接踵而過,眨眼,便就進入了寒風猖獗大雪紛飛的寒冬,久不聞笑聲的皇宮在御醫那一聲恭喜皇上確診了羅淑儀有喜了之後,日日臉色陰沉的皇上臉上總算有了喜色,因那一戰太過慘烈,皇上久不能忘夜夜多夢盜汗,於是皇上便就將曾於大賀有福的國師空然法師留在了皇宮之中擇寧清宮改命空然宮,讓國師在宮中長住。



    上一頁 ←    → 下一頁

    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
    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