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一十五章:其貌不揚的男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一十五章:其貌不揚的男人字體大小: A+
     

    站着的士兵越來越少,死屍堆越來越多,楊雄率父子一直護在秦國公身側,三人手中的劍,已經不知道沾染了多少人的鮮血,曾經他們都是大賀的百姓大賀的勇士,但在他炸燬宮牆的時候,就都不是了,除了殺,除了拼命的殺,他已經沒有退路了。

    爲了防止老夫人棺木被大戰毀壞,秦國公早命人將棺木送回了秦國公府,早已被憤怒衝昏了頭腦的他,衝冠一怒走到今日,除了殺,殺到解恨爲之,已經沒有第二條路可以走了。

    陳印像是一把久藏刀鞘卻鋒芒依舊的刀,他所過之處,五步就留有一個死屍堆,都是一國百姓,但他卻殺的十分果斷痛快,不遠處就是金殿,也是屬於他們的勝利,更是他這十年隱忍的成果,此時的他,就像是一條吐露着信子張開了嘴露出了毒牙的毒蛇,讓所有士兵望而生畏。

    在他們四人的前頭,是讓皇上與陸以安都不解爲何會出現在此的草原蠻人,百多人的隊伍,卻是一把鋒利的斧子,所向披靡。

    自損八百傷敵一千,打碎牙和血吞的事情,兩方都在不亦樂乎拼盡全力的做着,秦環義三人的孤注一擲拼死一搏,其實所有人都知道,來勢洶洶,卻不過是一時光芒,在伏虎軍潰不成軍之時,三人其實已經成了垂死掙扎。

    咚咚咚………………擂鼓聲再次響起,是從城北門而來。

    聽得這陣陣擂鼓響聲,金殿裡的所有人都露出了喜色,壓死叛軍的最後一根稻草艾城的支援大軍總算是到了!

    勝利在望,浴血奮戰的士兵像是打了一劑強心劑,越殺越勇。

    站在龍椅一側的寧致遠放眼望去,伏屍累累,腥風血雨,大理石鋪就的廣場已經再也見不到大理石,只可看見潺潺流向護城河的鮮血。

    伏屍之中,朱閣率領的黑衣人像是寶劍出鞘一般,第一個殺到了草原蠻人的面前,而郭書德率領的宮中禁衛,則是從後抵達到了秦國公等人後頭,安孔一隊的死傷最大,但卻也成功的斬殺圍撲的叛軍,堵住了秦國公等人右側的路。

    一時所向披靡的光芒,已經不復存在了。

    “秦環義陳印楊雄率,還不快快束手就擒?”安孔一身傷勢經過廝殺更是加劇,左臂上那一條向兩側翻開露出白骨的傷痕觸目驚心,大腿之上那一隻斷箭,更是讓人不忍直視。

    安孔如此,郭書德也好不到哪裡去,在他的右肩頭,被大刀砍中留下來的見骨傷口讓他血流如注,胸前的盔甲早已經是被毀壞得成了廢銅爛鐵,他身後的禁衛,死傷大半,還能與他一般站在這裡的,也都是傷痕累累。

    比之他們兩人的狼狽,朱閣卻是讓人大爲意外,除了右手手臂上已經破成了碎布的衣衫之上,朱閣全身上下,看不到一個傷口一道傷痕,而他身後那不足千人的黑衣人大隊,現在還有七百人存活。那些最爲勇猛的草原蠻人,都已經成了他們腳下的亡魂。

    皇上爲何對朱閣這般器重?安孔與郭書德都懂了。

    “秦國公,束手就擒吧!”朱閣像是如釋重負一般的長舒了一口氣,尖細的嗓音,讓安孔與郭書德的神情又是一僵。

    這明明就是…………

    秦國公凝視着眼前的黑衣人,染血的白眉緊皺。“是你?”

    “是我!”朱閣頷首。

    朱閣到底是什麼來路?安孔郭書德對視一眼妄圖在對方的眼中找到答案,但卻都只是搖了搖頭。

    “本來以爲你已經死了,想不到居然還活在這個世上,易名改姓……”秦國公的聲音漸漸冷了起來,凌厲的眼神像是刀子一般的盯着眼前的人,嘴角卻是勾起了一絲冷笑。

    “秦國公,你再無退路,束手就擒吧!”朱閣並沒有去接秦國公的話頭,又重申了一遍秦國公要面臨的局勢。

    “原來是你!”

    一直在盯着朱閣那張平凡無奇的臉打量着陳印臉色大變,嗜血的眸子彷彿是吐露着怒火一般。

    “長昌伯別來無恙!今日你們犯上作亂起兵造反,現已經是窮途末路,我勸你還是束手就擒,也算是爲自己的子孫積點功德…………”朱閣嘴角一揚,在衣袖之中掏出了幾樣東西丟在了士兵屍體上。

    一見那塊圓環刻虎的羊脂玉珮與那支鑲玉金釵,秦環義與陳印的臉色驟然大變,就是楊雄率在愕然片刻之後,駭然把目光望向了秦環義與陳印,這東西他也認得,刻着伏虎圖案的羊脂玉珮乃是秦環義長子隨身之物,而那金釵,卻是長昌伯夫人的東西。

    “他們現在何處?”秦環義一把攔住了欲要衝上前頭的陳印,咬着牙道。

    “放心,公侯家眷,自然要禮待,當然,若是你再不束手,一切就都說不準了。”朱閣冷哼一聲,輕蔑的目光從秦環義與陳印臉上一掃而過。

    “罪不及妻兒,你若是敢動我家人半根汗毛,我秦環義就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滔天的怒火從心底蔓延到了四肢,秦環義顫抖的手握着滴血的劍,咬牙切齒。

    “若是在前日你說這話,或許還有些分量,但是現在,秦環義,你看看你的四周,看看你的腳下,大賀士兵的血,因你一己私慾而血染皇宮,莫然你還以爲你是高高在上的秦國公?皇上有令,你若負隅頑抗,殺無赦!”

    朱閣尖細冰冷的聲音像是午夜夜梟一般,讓人膽寒不已,安孔郭書德看着朱閣與他身後那一羣面具遮面的虎狼,都不由得是一顫,這是一股從腳底蔓延到心裡的寒意。

    “我只恨當初沒能殺了你爲安國公報仇!卑鄙小人!”秦環義緊握手中劍,早已開裂的虎口凝固的血早已將這把跟隨了他一生的劍粘在了他的手心,這把劍,他拿起了,就無法再放下了,伏虎軍五萬勇士,姚州幷州錦州四萬大軍,九萬人的性命交託在他的手中,交託在他這把劍上。

    兩代忠烈,終於,秦家是要絕在今日了。

    安國公三個字,讓愕然的楊雄率又是重新審視起眼前的朱閣起來,就是安孔與郭書德,都是不由的呆了,這朱閣會是與安國公之死有關?遙想到十年前的往事,兩人都不由得面面相窺,難怪皇上會對朱閣如此信任,難怪,難怪!

    朱閣一振臂,高聲如破天際:“天下之大,莫非黃土,天下之民,莫非皇上子民,你秦家,陳家,楊家,不過是輔君建國,縱然說破了天,也不過是臣子,誰都不法謀逆之心,株連九族,這就是大賀律法!”

    “大賀律法?我秦環義犯上作亂,那安國公呢?他又有何罪?”秦環義憤然大喝。

    “戀棧權位,目無君王!此一罪!足以!”朱閣動了,向前一步,兩步。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不過是閒我們這些人手握大權怕我們功高震主!寧式鴻如此冷酷無情!今日縱然我秦環義起事不成,總有一日會有人揭竿而起搖旗吶喊!寧式鴻你給我聽着,今日我秦環義在此一我伏虎五萬大軍之血詛咒!寧姓江山,傳不過三!”

    憤恨的聲音,響徹了廣場。

    金殿龍椅之上,皇上神情一僵,握緊了拳頭。

    “那你就在九泉之下看着,寧家江山是如何千秋萬代,亙古流長!”朱閣驟然又動了。

    “祝革,你這條寧家的走狗,我秦環義今日的下場,就是你這條閹狗的來日,你這條不忠不義不男不女出賣家主的閹狗不得好死!哈哈哈…………呃……”

    滴血的劍,破體而出,安孔與郭書德眨了眨眼,他們方纔似乎只看到了朱閣動了,可卻沒想到他的速度居然這麼快……這麼快的劍…………

    “啊…………祝革!吃我一劍!”

    被秦環義擋在後頭的陳印奮身一躍而起,雙手握劍做刀朝着朱閣的頭頂劈來,奮戰了兩天兩夜的陳印蠟黃的皮膚早已被鮮血染紅,眼淚和血直流,一聲悲愴的長喊,是他這十年來壓在心頭的無奈與憤怒。

    他們早已心知肚明的結果在今日得到了印證,卻是從這麼一個他們認爲早已經死去的人身上得到印證,安國公府一百多條人命,加之今日這近九萬條的性命,都像是冥冥之中一隻不可見的手,推着陳印視死如歸的劈下這一劍。

    這一次,安孔與郭書德都不敢眨眼,多麼快的劍啊,一眨眼,就要錯過最精彩的瞬間。

    長劍從秦環義的胸膛裡快速抽出,劍刃劃過秦環義那一身聖祖御賜的盔甲,擦出了閃亮的火花,讓安孔與郭書德不寒而慄的劍成了一道虛影,朱閣一躍而起,像是飛鳥一般輕輕鬆鬆的就踏在了陳印的背上,長劍再次破體而出,隨之鮮血四濺,陳印就像是一朵紅色的雲,載着飛天而下的朱閣落地。

    這個朱閣不是人!安孔這一生,見過最快的劍就是沈客的劍,直接利落,但眼前這個五尺男人的劍,卻像根本就不是劍,那是閻羅的催命符。

    被他踏在腳下的陳印落在血泊中,張開的嘴巴旁鮮血潺潺,不知是他的鮮血流出,還是這無數人的鮮血流入他的口中,他睜着眼睛,死不瞑目。

    “祝革……”倒地的秦環義撐着與手掌黏在一起的劍站起了身,胸口鮮血如注,但就算是他已經將死的亂臣,也沒有人敢輕視那張老臉,今日伏虎軍的勇猛,已經深深刻在存活的士兵心中,秦環義那悲愴的詛咒,更是他們心頭驅之不散的陰雲。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
    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