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一十四章:千古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一十四章:千古恨字體大小: A+
     

    “今日之事,如當頭棒喝,丞相提議,朕自會再做考慮,分離大都督府之事牽扯太廣,朕以前就是不敢輕舉妄動纔會否決了丞相的提議,若是今日能殲滅叛軍,朕只會有主張!”沉重的眼皮一搭一搭的想要合攏,皇上極力的睜着眼,雖言辭顛倒,但他的腦子卻是清晰得很。”

    在三年前臨安侯叛變之後,年老的陸以安就提議,將大都督府分離爲五部,並自主提出願意辭去相位助皇上完成這最後一步的集權,大都督府一分爲五,各自管轄一方兵力互不干涉,可預防有居心叵測之人勾結夥同,撤相位重內閣,更可預防日後有人居心不良壟斷朝堂大權,權利的分散就是皇權的集中,這是陸以安爲大賀構劃出來的一個美好未來,也是爲了朝堂的安穩而冒大不諱提出來的變法,在臨安侯之後,皇上一心忙於消減功勳公侯手中的兵權,並一力提拔沈客作爲心腹坐鎮大都督府,那時他還沒有動大都督府的信心,但是現在不同了,若是伏虎軍能被殲滅,皇上手中的兵權足以震懾那些居心叵測的功勳公侯與地方藩王,如此一來,推動改革,也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丞相,你心思縝密,看法獨到,你看看,這次秦國公的叛變,到底是爲老夫人一死怒髮衝冠,還是早有圖謀?”皇上揉着眉心,眼皮高擡,看着殿下的陸以安。

    “能將幾百餘人的草原蠻人藏在京城之外而無人察覺,而居然還事先準備了這麼多的火藥,老臣覺得,秦國公一怒叛變乃是性情所致,但長昌伯,卻定是早有圖謀,滄明公亦有可能,長昌伯這幾年看似不問朝政浸染女色,但姚州幷州的兵馬卻能聽他的指令行事,顯然是藏了端倪,滄明公老臣也有結交,爲人正直不阿,老臣實在是想不通,他怎會與草原蠻人有勾結?”

    陸以安深深一鞠躬,絲毫不見疲倦的聲音落在了金殿裡所有人的耳中。

    草原蠻人,火藥,若說秦國公的叛變皇上還可預料,那這一夥人與火藥的出現,卻是大大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京城乃是天子腳下,誰能將草原人帶來藏身?再說那麼多的火藥,那是得通過多少渠道多久才能積攢的!

    “朕也就是想不通,自草原臣服之後,草原一直就是風平浪靜,怎會有這麼一股人請無聲息的潛入了京城?果然人之慾望是無窮盡的,三年前有臨安侯不惜投毒傷及無辜,三年後又有長昌伯苦心經營謀劃,居然連江山大義都置於不顧,張戊常凌傲居然稱病閉門不出,這些個功勳公侯,果然是一個個都是靠不住留不得的!兵權留在他們的手上,朕如何能安心!都是一把年紀了,連腦子都老糊塗了麼?朕只是被叛軍攻城,又不是大賀江山改名易主!”

    皇上狠戾的眼眸緊眯,冰冷的聲音讓龍椅兩側的皇后與常妃罔若置身冰窖,鎮國侯常勝侯雖說在此戰保全了自己,可眼見皇上有難而不出手,就是皇后常妃也都覺得兩人只是自作聰明,更何況皇上眼光如炬?兩人就算有意去爲自己的父親辯解,可話到嘴邊一看到皇上的神色,卻都張不開了口!

    寧致遠眯着眼,透過殿外那一層層死死把守殿門的士兵那整齊一致的頭盔可以看到廣場裡頭的戰況,叛軍攻到廣場前就已經無法再前進,現在兩軍在廣場前再次拼力火拼,慘烈之況可見一斑,空氣裡漂浮的都是讓人肺腑翻騰的血腥味,與之三年前臨安侯叛變死的那一撥宮人相比,這比之多了十倍百倍不止的士兵,更是讓寧致遠覺得權力的可怕,儘管這已經是他打定了主意要去追求的東西,可看到有人爲了權力有人玩弄權利而流血漂櫓,是個人,都會覺得可怕。

    雖說龍椅上坐着的人是他的父親,對他疼愛百倍,對他寵愛有加,可憑心而論,今日之變,與他的父皇難以脫離干係,江山的更迭,權利的轉移,是要踏着多少的皚皚白骨?今日,比之當年聖祖開國,也不過是九牛一毛罷了!他要往上爬,又要付出多大的代價,犧牲多少人?

    這用黃金鑄造而成的龍椅之下,又有多少人,爬到最後也只能飲恨而終?

    成爲坐在龍椅之上翻手爲雲覆手爲睥睨天下的那個,還是成爲飲恨而終的那個?寧致遠心裡早就有了選擇,但在面對這樣的血腥慘劇的時候,他那顆早已爲之堅定的心,還是顫了顫!

    這可都是一條條鮮活的人命啊!

    皇上的怒喝,讓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天地肅靜,唯有一羣身不由己抑或是捨身取義的士兵在爲了不屬於自己的榮耀與勝利權力在拼命廝殺,他們最寶貴的性命,在這裡是他們唯一可以付出的東西。

    有人高舉着旗幟吶喊,卻在後一刻就會被人射穿了頭顱,氣勢洶洶結羣而來的士兵很快就被衝散,沒人敢有片刻的分神,他們最寶貴的性命,是要留着去見證自己最敬仰的那個人的勝利的。

    廝殺終有時,再多的士兵再多的性命,在刀劍之下,也只如秋後乾燥脆弱的枯草,一刀下去,就是血濺三尺,前赴後繼的士兵,壘起了一個個死屍堆,一個個士兵的倒下被踐踏,人間煉獄也不過如此。

    在廝殺的士兵之中,那羣身着黑衣的黑衣人格外的顯眼,因爲從起初到現在,這羣未着盔甲的黑衣人,是死亡最少的人,他們就像是一股疾風,從眼前掠過,還來不及看清這些人的相貌,士兵就一個個如枯草一般的折斷了頭顱,沒人知道這對可直接進入皇宮的隊伍的名字,更再沒有人敢輕視最前頭那個不過五尺高的黑衣中年男子,看着那麼安靜無害的人,手起刀落卻是連眼都不眨一下。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
    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