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一十二章:伏虎軍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一十二章:伏虎軍變字體大小: A+
     

    “實不相瞞,我看兄弟啊極是投緣,想與兄弟攀個交情,聽說你們伙房裡的可都是能人,日後等老爺坐上了皇位,說不準還能混個小官噹噹,所以嘛,我就想着,想着………………”周廷普雙眼明亮,一副難以啓齒的模樣。

    小夥子只是一愣,就不屑的切了一聲道:“想進我們伙房,那得看你有沒有本事,現在這府上上下都是靠着我們伙房填飽肚子,我看你這人也算得是不錯。”看周廷普臉色爲之一變,小夥子叉腰得意的一笑,轉身就坐在了憑欄上放下了籃子莫不快意的道:“這樣,你替我把東西送去柴房,再給我帶一捆柴火回來,要是你真是要真心實意跟着我,我呢!也就勉爲其難的收下你了!”

    “多謝大哥提攜了,小弟定當辦得妥妥的,大哥就在這歇着吧!”說着,哈腰的周廷普突然一擡手肘重擊正是張嘴得意笑着的小夥子的下巴,只聽得嘣的一聲響,就有兩顆門牙飛了出來,周廷普又是反手一勾,迅速的將小夥子勒暈了過去。

    緊接着,周廷普又將他藏到了一間屋子裡頭,拿起了地上的籃子。

    杜依依緊接着出現與周廷普會面,隨着他一同去往了柴房。

    周廷普不愧是探子出身,套話僞裝奉承人都是十分拿手,在兩人走到柴房外的時候,周廷普三言兩語,就讓護衛相信了他的身份,不過這些人卻只是接過了籃子並沒有讓兩人進屋。

    “這位爺,我還得拿一捆柴火…………這個,還請方便方便!”周廷普恭敬的哈腰拱手,臉上的笑容挑不出一絲的破綻。

    “拿柴火!去旁邊,旁邊的屋子不是還有一堆幹了的柴火嗎?”護衛指了指柴房旁邊的屋子,周廷普看了一眼,哈了哈腰道了一聲是,立即帶着杜依依進了旁邊的屋子。

    這兩件屋子是建在一起的,就算分成了兩間也不過是隔了一扇門而已,周廷普一進入裡頭後迅速的看了一眼挨着柴房的那面,好在這並不是石磚砌的牆,而是幾扇門封了起來做的一處屏障將兩間屋子隔開,很顯然在以前這裡應該並不是柴房,而該是誰的住處。

    既然是門而不是牆,這就好辦了,周廷普快步上前,將幾捆木柴搬開,一扇門就空了出來,又讓杜依依舉着一捆柴火擋住了他的動作,他才深吸了一口氣用匕首抵在了那封住的木板下頭,這些木板盯在這門上已經有了幾十年的時間了,多已經腐朽鐵釘也多已經生鏽了,周廷普一用力,就將木板一頭翹了開來。

    “快些!好了沒有?”外頭的護衛不耐煩的催了起來。

    “好了好了!這前夜下了雨屋子漏了,有不少柴火都打溼了,我得挑一捆乾的!”周廷普提高聲音向着外頭喊了起來。

    聽得外頭沒了聲音,周廷普纔開始翹第二塊木板,沒出幾下子的功夫,這一扇門上的木板就全數被周廷普翹了開來,暗用力推了推,門卻紋絲未動,在這門的後頭,還有這一些東西在堵着,周廷普深吸了一口氣,給了杜依依一個眼神向後了兩步,杜依依會意立即搬着一小捆的木柴出了門。

    “啊………………”走到護衛面前,杜依依卻是突然的撲到在地,讓木柴散了一地。“哎呦喂…………疼死我了…………”

    與此同時,屋子裡頭的周廷普暗一用力,運氣將那扇門推了開來!

    護衛一驚,根本就沒聽到裡頭的聲音,看杜依依手忙腳亂的撿着木柴,正是閒着的幾人也就蹲了下來幫忙。

    杜依依已經儘可能的放慢速度,但在幾個護衛的幫助下,這捆木柴還是很快的就被撿了起來重新捆綁,杜依依一直都在側耳聆聽着,根本就沒聽到裡頭有她與周廷普約定的暗號聲,裡頭現在到底該是個什麼情況?杜依依咬了咬嘴脣,學着周廷普一般討好的笑道:“多謝幾位大哥了,裡頭還有一捆,我去幫忙搬出來!”

    “快些,磨磨蹭蹭的!難怪每天要你們伙房做頓飯都得等上大半天。”護衛不快的皺了皺眉頭,站在了一旁。杜依依呵呵討好的笑了兩聲,立即就進了屋子。

    屋子裡方纔他們搬開柴火的那處已經重新被柴火遮擋上了,四處不見周廷普,顯然他已經成功的進入到了那間關押沈客的屋子。

    外頭又響起了護衛催促的聲音,杜依依深吸了一口氣,腦子也開始隨之運轉了起來,周廷普這麼久沒出來,肯定是遇上了什麼事情了,怎麼爲他掩飾呢?外頭這些護衛都是伏虎軍出身,全都不是好忽悠的主,這裡正是他們看守的重地,別說是有兩個人滯留,就是一隻鳥落地他們肯定都會覺得有異,該要如何是好呢…………

    轟……………………………………

    一聲巨響,彷彿是從天而來,炸得屋子都彷彿是都搖晃了起來,杜依依丟下柴火出了屋,只看到外頭的士兵一陣混亂,還等不得她思索,不遠處的地方,就傳開了號角聲。

    此時贛州支援大軍剛剛進城,這時響起了號角聲可非善事,而且方纔那一聲巨響明明也是從宮中傳來的,這是炸藥的聲音。

    秦國公府內,銅鑼之聲此起彼伏,不遠處的雜亂的腳步聲更是讓人心慌意亂,一個提着銅鑼邊走邊敲響的護衛向着這裡一路趕來,口中還在大喊着一個讓杜依依周廷普期待已久的消息。

    “大家速速到府門口集合,宮中大軍需要我等支援。”

    宮中傳來的爆炸聲,又有號角聲,秦國公府大亂,這都昭顯了一個消息,那就是秦國公肯定是不敵了。

    “那我們這裡怎麼辦?我們這還看着人呢!”那敲銅鑼的還未走近,柴房這裡看守的中隊長就大步闊闊的迎了上去。

    “你們留下一些人看守,抽調一些人去支援,長昌伯有吩咐,那個閹人殺了無妨,但沈客絕對要留下姓名!明白嗎?”敲銅鑼的大聲一喝,也不管這中隊長聽沒聽清立即就走了,目送着這人的離去,小隊長返了身,走到了諸護衛面前。

    “十六十七隊,你們去前門集合,其他人跟我在此看守!”中隊長手下率領着三個小隊,大隊長手下則是率領三個中隊,層層遞進,這些護衛全歸一人掌控。

    “是!”兩個小隊長得令立即開始整頓人馬點名,點完了名之後隨即就帶着人走了,柴房的人馬消減了三分之二,這對杜依依來說確實是一件好事,趁着中隊長正是重新編排各人職務之時,杜依依索性也就推開了門進入了柴房,這扇門有一塊腐朽的木板已經被周廷普打出了一個破洞,杜依依用手穿過破洞將旁邊的一捆柴火豎了起來,擋住了這個口子。

    柴房裡是黑不溜秋的伸手不見五指,杜依依小心翼翼的摸索着前身可有障礙物慢慢挪動着腳前行,才走了不過幾步,她就聽到了前頭的咳嗽聲,迫不及待的走過了這一段堆滿了木柴烏漆抹黑的路,總算是看到了一絲光亮,在那柴堆一旁,正躺着兩個人,而周廷普卻是不見蹤跡。

    看見這動靜居然是杜依依發出,兩日不見日光的沈客與書如海都是皺起了眉頭,藏在了木柴堆之後的周廷普也探出了頭。

    這屋子不透光,唯一的光源是邊角屋頂上兩塊透明琉璃透進來的光,藉着這並不明亮的光線,杜依依看清楚了這張讓她牽腸掛肚的臉。

    幾日未見,沈客的眼神一如既往的冷冽,兩日身陷囹圄,菱角分明的輪廓更是顯得消瘦,下巴上也長滿了黑色的胡茬子,雖狼狽落魄,但卻有一種出淤泥而不染的卓絕,餘生俱來的卓絕,就算身陷囹圄,還是非同凡人。而在沈客身側,曾經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不可一世的輸入好落魄的蜷縮着,黯淡的眸子更是看不到一點的光亮,兩人身上的繩索都已經解開,在沈客的腳邊還有兩行字,杜依依認得,一個是沈客的筆跡,另一個,就該是書如海抑或是周廷普的了。

    “外頭的情況如何了?”沈客這樣寫着。

    看得沈客眼中那複雜的眼神,杜依依一時無言以對,只能蹲下了身,拿起地上的枝椏寫道:“我代嫂嫂來尋你!”

    沈客目光一亮,拿起地上的枝椏寫道:“靜候時機!”

    杜依依點了點頭,放下枝椏,將大半個身子藏在了柴火堆後,與三人一起,等待着時機。

    秦國公府正在抽調人馬去宮中支援,時機對他們來說已經不遠了。

    這就是無數人羨慕無數人擠破了腦袋想要鑽進來集中了世間富貴的地方,伏屍遍地,流血漂櫓,鮮血如漆,潑墨揮灑血濺四處,金戈落在亂屍堆中,鐵馬倒在亂屍堆旁,腥風血雨引來了不祥的烏鴉,落在那些斬落的頭顱上頭,呀呀的發着讓人心悸膽寒的叫聲,空氣中還有瀰漫不散的火藥味,就是在方纔,一隊敢死隊帶着火藥殺入伏虎軍中自爆而亡,殘肢四飛,鮮血四濺。

    一聲響,是近萬條人命的消逝。

    空中還有盤旋不去的烏鴉呀呀的叫着,那一股沖天而起的熱浪烤焦了兩隻,幸災樂禍的烏鴉,也難免於一難。

    每日大早就會被宮中內侍掃得乾乾淨淨在深秋時節不見一片落葉的廣場已經成了屠殺場,有人在這裡殺人,有人在這裡被殺,如此循環,如此,已經持續了兩天兩夜。

    鐵打的伏虎軍已經開始潰不成軍,固若金湯的皇宮已經有了多處缺口,就是大賀歷代皇帝的寢宮寧元宮,都已經成了一片廢墟。

    這是寧式鴻的恥辱,但卻並不是伏虎軍秦國公長昌伯滄明公以及今日拿起兵器攻入皇宮的這些亂臣賊子的光榮,今日的種種,都會被史官載入史冊,白與黑,榮與辱,他們佔據的,只能是後一種。

    京城乃是大賀的樞紐,皇宮乃是京城的樞紐,金殿則是皇宮的樞紐,往日的這個時候,金殿只會有值班的禁衛與當值的內侍,但在今日,卻已經硝煙瀰漫。

    秦國公老矣,卻如迴光返照的一般重拾當年之勇,一路一馬當先戰在最前頭過五關斬六將勇往直前,而浸染女色的長長昌伯也更是出人意料的英勇無雙隨着秦國公一起披荊斬棘,最先後不見蹤跡的滄明公父子已經露面,身後帶着的是一隊惡狼,從草原而來的惡狼。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
    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