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一十章:煉獄淨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一十章:煉獄淨土字體大小: A+
     

    等待的時間,總是十分漫長,但再漫長也不過半刻,秦國公府外巡邏的士兵動了,眼見着八隊護衛在走進了秦國公府,在前頭打探的士兵與他們招了招手,示意他們上前。

    周廷普帶着杜依依與士兵迅速出動,各人排成一列如同護衛一般迅速進入了秦國公府中。

    趕在另一批換崗的士兵出府門的時候各人成功的步入了大門假山後的大堂空地,迅速散開在了四周。

    九組人馬按着周廷普指明的那幾處藏人嫌疑較大的幾處散去,小心翼翼的在大道小徑上前行,杜依依尾隨在周廷普身後,雖兩次與巡邏的護衛隊擦肩而過,但在周廷普的應付之下並沒有被人發覺,他們的目標是秦國公府的東北角一帶的廂房還有下人住所!也可說的是離着前門最遠的地方。

    現在的秦國公府就像是一個軍事重地,來來往往整齊有序巡邏的護衛隊總會在各個角落出現,稍有不慎就會露出馬腳,這些護衛雖並不是伏虎軍正編軍,但都是從伏虎軍上退下來被秦國公選作了秦國公府護衛的人,英勇善戰,讓人防不勝防。

    兩人選擇的是一條較爲偏僻的小徑,現在的秦國公府除了這些護衛與一些個下人之外就沒了其他人,杜依依一路隨在周廷普身後勉強伸長了脖子擡頭挺胸的如同其他護衛一般,在與巡邏護衛隊擦肩而過的時候也是謹記周廷普所說盡量的壯大膽子擡頭挺胸不卑不亢憑藉着此避過了不少護衛的盤問,杜依依能有此表現,周廷普倒是覺得十分訝然,他是軍人,典型的大男子主義的軍人,從小知道關於女人的話就是頭髮長見識短弱智女流不堪一擊等等,普通人家的女子尚且如此,他見了的那些個富家小姐更是不用多說,做做針線活還行,若是見了血,暈死過去的都有,如杜依依這般眉頭皺都不皺一下的他可從未見過,他很自然的將這歸於杜依依曾在涇城軍營中呆過幾年,更是自然而然的將其歸於沈客的教導有方認爲自己與沈客果然是志趣相投想法一致英雄所見略同爲之沾沾自喜。

    護衛隊大多是十五人一隊,各自見面還會打口令確認對方的身份,周廷普上次進入這裡曾綁了一個巡邏隊的小隊長,知道了他們這口令,所以一路纔會暢行無阻,但兩人的零散隊伍在這些人中實在是太顯眼了,幾乎是走一條路就會有人上前詢問。

    在要進入二門的時候,兩人又遭遇到了從二門出來的巡邏隊。

    不過這次出事的可不是他們。

    兩隻腳才邁入二門,他們就聽到了秦國公府裡的鑼鼓聲。

    周聽普迅速拉着杜依依藏在了青藤架之後。

    “三隊長,在西廂房那裡發現了兩個行蹤之人,先正朝着南頭秦國公的書房而去,大隊長號令附近巡邏隊迅速前往緝拿!”

    隨着銅鑼聲傳開的就是一個男子粗狂的聲音,方纔與兩人問過了口令的那對巡邏隊的小隊長大聲應了一句知道了,就帶着身後十四位護衛跑去了南頭。

    周廷普拉着杜依依在茂盛的青藤架之後躲了片刻,聽着四周沒了聲音,才探了探頭打看了一眼外頭的情況帶着杜依依重新走了出來,已經有人暴露了,他們的行動必須要加快了,現在這裡的巡邏隊都已經趕去了南頭,這一段路程他們走得飛快,沈客算得是要人了,如是被關在秦國公府中,必然會有人看守,東廂房這一片沒人看守的地方,他們都只是一掃而過,而遇到有護衛駐留的地方,則會想辦法走進一看究竟。

    銅鑼聲再次響起,代表的就是兩條性命的隕落,在戰亂之時深入龍潭虎穴,無異就是自尋死路,杜依依這一路走得十分小心,不管什麼時候,手都沒有離開腰間的劍,東廂房已經搜查了一遍,但是不見有可疑之處,於是,他們只得從小門而出,去往下人的住處。

    秦國公府雖人丁不多,但下人卻少說也有上百,這給下人住的地方也是修建得極廣,不過現在大多的下人都已經拿了賣身契離開了秦國公府,這裡已經是一片狼藉,出入了幾間屋子探索,但還是沒尋到,可疑之處,很顯然,沈客並不在此。

    縱然小心翼翼,也抵不過這無處不在的眼睛,在周廷普帶着杜依依從一處下人做飯的伙房出來的時候,正好就迎上了幾名從天而降的黑衣人。

    周廷普一把攔住正拔步向前的杜依依,二話不說將她塞進了伙房裡頭,自己則是拔出了腰間的劍,迅速的上了前,先前他在秦國公府無功折返就是遇上了這幾個人,現在又是狹路相逢,又跟着杜依依,逃脫已經是不可能,要是不想就這麼被人發現命喪黃泉,周廷普就只能拔出劍與他們拼一拼。

    杜依依趴在屋子裡頭,透着門縫看着外頭的情況,這些下人的屋舍是最少巡邏隊經過的,她現在最怕的不是周廷普不敵,而是怕更多的人會聞風趕來。

    周廷普神色嚴峻,兩道濃眉倒豎,臉頰像是戾氣環繞一般陰沉,他沒有等待,像是沒有退路的老虎一般想着獅子直衝而去,用着他最鋒利的武器,最得意萬無一失的招式,對上了這四個人。黑衣人顯然還認得這個不久之前就砸秦國公府走過一趟順利在他們手中逃脫的人,下手又快又狠,四人配合得天衣無縫,全不給周廷普喘息的機會。

    兵刃交接,兩方用力,擦出金黃色的火花,周廷普採取的是逐個擊破的法子,在將一名黑衣人避退之後,立即就一個翻身將身後兩人的劍挑開將他們避退。

    此時的杜依依滿腦子都是在想着她能幫上什麼,那都是削鐵如泥的刀劍,那都是殺人不眨眼的人,她如何挽救現在的劣勢?在她擔憂焦急的目光轉到伙房竈臺上那些柴米油鹽上頭的時候,她有了主意,她在衣裳上撕下來了一塊布,將竈臺上一個盒子裡的辣椒粉胡椒粉全數倒在了裡頭,速戰速決,只能用這些的法子了。

    外頭,周廷普已經被四人包圍陷入了死戰之中,雙拳難敵四手,縱然周廷普一把長劍使得虛幻不見影胳膊上還是被這四方圍住的黑衣人劃上了一道口子,杜依依蓄了一口氣,握着手中那把辣椒粉胡椒粉,推開了屋門迅速跑向了正打鬥得難分上下的五人。

    四個黑衣人齊齊瞥了一眼杜依依氣勢洶洶,見不過是一個連劍都沒拔的女人,又是面無神情的將劍繼續刺向了周廷普。

    “蹲下閉眼!”在手中那把胡椒粉辣椒粉全數灑向了五人的時候,杜依依大呼一聲,急速閃退到了一旁安全的地方,周廷普聽得這聲音聞到空中嗆鼻的味道,迅速的捂住了口鼻眯緊了雙眼飛速出劍,薄而鋒利的劍刃從身側兩人的脖頸劍擦過,溢出了一道血痕,周廷普一個飛旋踢,將兩人踢非,辣椒粉胡椒粉瀰漫的空中兩個人影歪歪斜斜飛出,兩道鮮血的弧線灑下了溫熱的鮮血,落在了其餘兩個眯着眼留着熱淚的黑衣人臉上。

    搏命一擊,就在此時,周廷普以黑衣人做踏腳板借力一蹬飛入空中,如凌空的獵鷹看到了獵物一般持劍向着下方兩人飛速而來。

    以寒鐵鑄造而成的劍,削鐵如泥,更別說是人的頭顱,凌空直下的長劍劍鋒折斷了黑衣人束髮的木簪,沒入了他的頭顱,隨之長劍的拔出,血雨如注。

    些許胡椒粉進入了周廷普的眼中,辣的他眼淚直流,但他並沒有停下動作,在黑衣人倒下之時,他的劍再次刺向了最後一個黑衣人,不過這次不是一劍斃命,而是抹上了黑衣人的脖子,勾着黑衣人退到了杜依依的藏身之地。

    “說,沈將軍現在被困何處?”輕易就劃斷了兩人脖子刺破了一人頭顱的血劍抵在黑衣人的脖間,黑衣人兩隻手軟綿綿的垂在一旁,已經沒了還手之力。

    “哼!想要知道沈客被困何處,有本事就自己去找!”黑衣人含血的嘴脣張合着,話一說完,居然就挺身而上,擦劍抹脖子死了。

    沈客先在到底是在哪裡!這唯一的活口都死了,周廷普擦去了臉上的熱淚與鮮血,笑着與杜依依抱拳道:“睿王妃聰明機智,末將佩服,多謝睿王妃救命之恩!”

    “若不是有我拖累,周大哥完全可以脫身而去,我只是救我自己,周大哥無需感謝與我,這四人死在了這裡很快就會有人發現了,我們還是要早早的離開纔是!”杜依依壓低了聲音掃視了一眼四周,在這裡會莫名其妙從天而降四人,難保現在還會有其他的眼睛在暗中盯着他們。

    “好!將軍不在東北頭,我們就去西頭找找。”周廷普快速的撕下了一片衣布勒緊了正在流血的手臂,在掃視了一眼四周地形後,帶着杜依依走出了這處灌木叢。

    出了小門,就又是一段無院落屋舍的路了,這也是巡邏隊伍最密集的地方,兩人一路潛行,總算是平安無事的抵達了一處院落得以暫時躲避,院落依舊沒人,還是要再往前頭去,按着周廷普那張地圖來看,前頭就該是秦國公府的伙房洗衣房柴房庫房等地了,那裡是秦國公府人生活的最基本的所在,該是耳目最多,要潛入其中,已經不能單單是僞裝成護衛了,在院落之中,兩人尋到了兩身下人的衣裳換上之後,開始用另一種身份在這秦國公府遊走。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
    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