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一百零六章:赴湯蹈火危難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一百零六章:赴湯蹈火危難時字體大小: A+
     

    “叛軍並沒有在城中惡意殺害百姓毀壞民宅,秦國公是擡着他妻子的靈柩在前的,喊的話有些百姓也聽到了,有些就信了,到底救過聖祖的老將……平日又是待人親善…………”

    “反了天了!聖祖是聖祖,父皇是父皇,豈可混爲一談,天子腳下居然還有如此不分明理不可教化的愚民。”

    與江山社稷有關的事情,一牽扯到百姓就不同了,皇上展示出自己仁德愛民的一面,也就是爲了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這八個字,現在天子腳下皇上有難,居然有百姓會聽秦國公的煽動,寧致遠實在覺得不可理喻。

    商統領抿了抿脣道:“大多的百姓,眼見皇宮宮牆被炸燬心頭憤恨,在末將等人的號召下也拿起了武器前去了支援,冥頑不靈的愚民,也只是那麼一小撮人,不成氣候!睿王殿下,現在皇宮形勢不明,您還是在這裡等着吧!,只要皇宮沒被佔領,叛軍是絕不會到這裡來的!”

    “商統領是鎮守城門重任在身不能前去支援,本王特地趕回來就是爲了救駕,現在怎能爲了一己安危而縮頭縮尾,還請商統領給本王兩件護甲與兵器,本王這就前去皇宮支援!”

    城門高處寒風狂暴,雖穿着小襖披着一件絨毛披風杜依依還是覺得寒風無孔不入,商統領這些話已經讓她對京城現在的戰況局勢有了一定的瞭解,皇宮如何她先不做擔心,現在猶讓她擔心的只是沈客與陸湘雪的安危。

    沈客是她心裡牽掛的人,陸湘雪可說就是她認可的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沈客不知所蹤,全以沈客爲中心爲支柱的陸湘雪會是如何?沈客若是有意外,陸湘雪絕對是這個世界上最悲痛欲絕的人!

    她俯首看了一眼城下的那處血泊與那幾具屍體,這裡,曾是杜依依毅然跳下去欲要結束性命最後卻讓她得了因果地方,時隔三個月再登上城樓,她依舊可以聞到那日的血腥。

    記憶裡,關於沈客成婚的那一段揪心回憶又如潮水一般涌了上頭。

    “我想去沈府一趟!”

    寧致遠緊了緊身上的氅衣,邊說着邊隨着商統領走到了城樓上那件屋子裡頭。“你就呆在這裡,商統領會保護你的安危,你一個婦道人家就別湊這個熱鬧了!現在沈府指不定亂成了什麼樣子,你去了也是於事無補!”

    “王妃不必擔憂,皇上已經派了人去沈府主持大局,末將的人也曾從沈府外經過,叛軍並沒有攻入沈府!王妃還是留在城樓爲好!”商統領拿出了兩件沉重的盔甲與頭盔。

    秦淮接過一件迅速穿好再戴上了頭盔,然後就幫着寧致遠穿上了盔甲。

    “我必須得去一趟。”

    寧致遠的呵斥與商統領的勸說並沒有讓杜依依收起自己的打算,沈府亂不亂是一回事,她只是要去見見陸湘雪。

    正戴上了頭盔繫着帛帶的寧致遠動作一僵,臉色隨即也沉了下來。

    商統領尷尬的擠了擠嘴角,勸慰着道:“睿王妃,睿王殿下這也是爲了王妃您的安全着想,現在城裡頭遍地是屍首,污穢得很!”

    杜依依的大名鼎鼎他可是知道的,當初她可就是站在這城樓上跳下去的,那般堅決果敢,讓他私底下都感慨了許久,如杜依依這般不畏生死的人,實在太少了!

    “叛軍沒有燒殺搶掠,沈府現在必然也是安全的,我去一趟不會有事!”讓寧致遠面子上不好看就是給自己找麻煩,現在這個時候,杜依依也不會與寧致遠鬧僵。

    沈客不知所蹤生死未僕,好在沈府有皇上派人去照看,叛軍已經攻入皇宮,城內現在已經算得是安全的,那些記憶如潮水一般涌來,在杜依依心裡腦海裡憋堵得有些難受,她努力維持着自己安然無恙的狀態,將那些苦澀揪心的回憶嚥了下去。

    瞥見杜依依轉開的煞白臉頰,寧致遠緊閉的脣還是張開了,當日杜依依在這裡跳下去,現在還對沈客念念不忘,這並不是他一朝一夕能改變的事情,比較,當初她可以爲了沈客不計生死!“商統領,還煩勞你調一隊人馬,護送王妃前去沈府!她的安危本王就交給你了!”

    “是!”

    寧致遠杜依依兩人各退一步,商統領自然也不會去挑起兩人之間的不快,一回話,他就揮手招來了一隊士兵吩咐了起來。

    “商統領!那本王就先行一步了!”寧致遠已經穿戴好了盔甲頭盔,見商統領爲杜依依挑選的都是手粗腿壯的練家子,提着的心也放了下來。

    “城中還有亂民流竄,睿王殿下與睿王妃可都要小心一些,叛軍亂臣賊子,有皇上坐鎮皇宮,必然可以殲滅這些宵小,還大賀一個太平!”商統領恭送着幾人下了城樓,命人打開了閘欄,親自送着寧致遠與杜依依到了城樓士兵控制的範圍外。

    就此告辭,寧致遠與秦淮二人策馬朝着皇宮而去,杜依依卻是在一隊士兵的帶領之下去往了沈府。

    一路所見,均是橫屍遍地,伏虎軍與京城士兵的盔甲都是一樣的,一眼望去,也難以分別死的是大賀的勇士還是叛軍,有些民宅已經被是毀壞,鮮血就像是廉價的染料一般的塗撒在牆上,雖到不了流血漂櫓的程度,但一眼望去,不見往日繁華,只見滿目荒涼。城中百姓多數忍着飢餓躲藏在家,就算是有裝着膽子出門覓食的,估計看着這一地的死屍也不會再有食慾,死屍堆中偶爾可見一兩個士兵在奔走,口中多是說着號召百姓拿起武器支援皇宮的話,死屍堆也不全是死屍,從一旁犄角旮旯踏過,還可聽到未死重傷的士兵微弱哀鴻的呼救聲!雖還有氣息還有心跳,但這些人,已經與死人沒了分別,只能與這些死屍爲伴,等待死亡到來的那一刻。

    沈府離着城南門不遠,前晚的叛軍入城應該不會有多大的危險,只是昨晚的叛軍援軍入城,只怕會有意外,雖說如今敵我分明,但從進城所見來看,杜依依也不得不讚賞大賀第一支大軍伏虎軍幾句,反叛而不亂民,攻城而不殺百姓,除了一些戰爭中的毀壞,還未見加過是有因爲叛軍進城而家中失竊被毀的,但凡百姓窩在家裡的,都保全了一條性命,如此自覺的作風如此嚴明的紀律,若是不反叛,那將會大賀最堅實的背脊依仗。

    雖說秦國公反叛給京城帶來不可磨滅的災難,但這一路,杜依依併爲在隨行的士兵之中聽到有對秦國公的憤恨,從秦國公一生的所作所爲與爲人,除了這一樁子事情之外,確實是挑不出半點的骨頭,可尊可敬,便就是大賀士兵對他的認知。

    叛軍全數進了宮,這一路雖提心吊膽但也並沒有意外,杜依依是帶着士兵一路走的沈府後門那一條小巷,後門外頭並見不到有護衛把守,不過門外倒是有一些士兵的屍體陳橫,後門上雖沾染了鮮血有幾道刀痕,但並沒有遭到毀壞。

    重重叩了叩門環,門內就傳出了詢問的聲音,杜依依報了自己的名字之後,就聽得了門後漸行漸遠的沙沙腳步聲,焦急的等了片刻,纔有人來開了門,踏入輾轉離去又踏足的沈府,看到幽徑那頭站着的陸湘雪與幾個奴僕,杜依依的心,一下子就落地了!

    她對陸湘雪態度的轉變,是連她自己都不曾意識到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她與陸湘雪有過勾心鬥角,但最終親密無間,可說這個世界,唯一讓她覺得還有幾分人情冷暖的,便就是陸湘雪了!

    她的嫂嫂,陸湘雪。

    如今正與她一般,爲了沈客的生死坐立不安食不下咽睡不安穩焦急惶恐,她們都害怕去面對在逃避着一個眼下看來不爭的事實。

    隨着杜依依與士兵的進入,後門有迅速的被士兵關了起來,這些都是沈客在舊部裡挑選出來的可以一當十的精兵,昨天一天一夜,陸湘雪就是靠着這些人與周庭普的安慰挺了過來。

    陸湘雪的臉色白的嚇人,裹着寬大的氅衣站在寒風裡,就像是這已經光禿禿的竹竿一般,我見猶憐。李媽媽說,從沈客不知所蹤開始,陸湘雪就是滴水粒米未進,也就是方纔,才勉強的在安夫人的安撫之下吃了幾勺白粥!聽得杜依依回來的消息,陸湘雪就是着了魔一般的向着後門敢,幾個婢女趕都趕不及。

    “小姐,你回來就好了!夫人她終於是可以放心了!”李媽媽老眼含淚,聲音哽咽的低下了頭。

    “小姐,你可是不知道,夫人這段時日日思夜想,都是在想着小姐在外的日子…………”

    攙扶着陸湘雪的靈兒看得李媽媽真情流露,心裡也有了感觸,在回頭的路上,一直就在說着陸湘雪這些日子如何如何,杜依依耐心的聽着靈兒閒碎的話,心頭更是覺得溫暖,她兩次出逃自私任性,若是換了別家的嫂嫂,只怕數落打罵都來不及。

    靈兒喋喋不休,陸湘雪卻是一路沉默,扶着陸湘雪右手的杜依依也能感覺到她腳步的虛浮,擡頭一看更可看見那張蒼白的臉,快兩天沒吃東西,陸湘雪這樣的大家小姐如何能挺得住!

    “好了!叫什麼小姐!現在該是叫睿王妃!靈兒,你去看看母親,我與依依有些話要說!”

    走到後院的門前,陸湘雪踟躕得停下了腳步,靈兒聽話立即躬身離去,李媽媽則是替代了靈兒扶住了陸湘雪。

    外頭雖是腥風血雨,沈府裡頭卻是一派寂靜,府裡的護衛士兵都已經調到了前門後門看守,這後院更是一個下人也見不着,能在外頭浮屍滿巷的情況下還能讓百姓謹守太平,杜依依心中伏虎軍與秦國公的形象,不由得再次高漲了起來,她沒有將皇帝視爲天之子的愚昧思想,在大賀之前,這江山也是寧家人造反得來的,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苛政暴H政的朝廷會被推翻,秦國公,不過是走投無路罷了!但除了她這樣有着特殊經歷的人,大賀不會有幾個百姓對秦國公還懷有悲憫的心理,因爲造反須得天時地利人和,秦國公恰恰缺了江山社稷最重要的人和。

    皇帝對功勳世家冷酷無情,對百姓卻是仁愛有加,曾被聖祖從水深火熱之中解救出來的大賀百姓,自然不會對秦國公這等被他們敬愛的皇帝逼得走投無路的亂臣賊子有憐憫!一代功臣老將的隕落,也便該就是就此了!

    杜依依怔忡失神任陸湘雪領着自己邁步的這片刻,陸湘雪已經帶着杜依依來了後院一個八角涼亭的二樓,下樓是夏日乘涼的,二樓卻是可用來冬日遠眺的,沈府後院寬闊壯麗,站在此處冬日觀雪,也會是一大享受。

    在李媽媽的攙扶下,陸湘雪坐在了抱着鹿皮的憑欄下的木板上,四周的窗戶已經緊閉,外頭落英繽紛已經與之隔絕。陸湘雪使了一個眼色,李媽媽就退出了二樓,站到了可避風的樓梯上頭。

    特地帶着杜依依來此,陸湘雪當然是有話要說。

    “你也知道了沈客不知所蹤的事?”

    倚着憑欄,陸湘雪擡起了蒼白的臉。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