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一百零二章:八方支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一百零二章:八方支援字體大小: A+
     

    五城兵馬司的人馬纔不過兩萬,加上大都督府的人馬也就是四萬,再加上各方面自發前來支援救駕的人馬,也就是與伏虎軍差不多的人數,但伏虎軍卻能勢如破竹,很顯然是在士兵這上面的差別。

    伏虎軍,從這個名字,就可知道這該是如何精良的一支軍隊,原來足足有十萬兵馬,六萬五步兵輕步兵重步兵弓弩手朴刀手盾牌手,兩萬騎兵請重騎一萬五輕騎五千,一萬五的弓箭手,還有五千,則是軍官傳訊兵一類,都是裝備精良的精兵,是大賀第一支的大軍,在皇上登基之後,一步步的將其消減到了如今的五萬,皇上多次試着將這支軍隊的領頭換人,可秦國公一家在這一支軍隊裡的威望太盛,皇上一換人就有人鬧事,殺了不少遣去邊關不少,還是有人在鬧,就算皇上更替了領頭,也不可能抹去秦國公在他們心中的重量,所以皇上最後還是不得不讓秦國公重掌了伏虎軍,打算日後在將這支軍隊分散到全國將秦國公徹底架空,可說這一支軍隊,是隻聽秦國公的命令的,他這個皇帝的命令,還要三思而後行,雖說人馬消減到了五萬,但裝備與士兵的身體素質,卻還是大賀首屈一指的,皇上這些年加重對五城兵馬司與大都督府直轄大軍的培養,這些人也已經被沈客大河淘沙一般精挑細選,可說也是大賀的精銳,兩軍交鋒,現在勝負還未分,皇宮有着易守難攻的優勢,所以就算伏虎局勢如破竹,皇上還是將兩方拉成了平局。

    所以皇上現在最擔心的,就是增援。

    只有城北門被叛軍攻陷,其他三道門還是皇上的人在鎮守着,所以到也不必擔憂增援的兵馬無法進城的情況,此次秦國公是與長昌伯滄明公聯手,這確實是讓皇上有些意外,陳印多年沉迷女色不務正業,皇上對他又是多次的處罰架空了他的兵力,現在的陳印還會有什麼地方的兵馬可調動?陳家在軍中的影響力可比不得秦國公,當年的兵力一打散就成了一盤散沙,要想集合是不可能的,也就是皇上苦思的時候,傳訊兵來報,姚州幷州兵馬調動異常!

    姚州幷州乃是直隸州郡,駐兵各有一萬的人馬,由於三年前臨安侯的叛變,皇上吸取了教訓,加重了京城四周州郡的兵馬,並讓自己的信臣帶領,免得到時候突發意外的情況兵馬遙遠遠水解不了近渴,陳印是如何調動姚州幷州的兵馬的?

    這已經不是現在該想的問題,除了姚州幷州,其他均沒有異動,皇上已經讓人從城東門城西門城南門而出傳訊調動錦州齊州贛州的兵馬。

    衆人都獻上了抵禦叛軍攻城的法子,但皇上都沒有采納,原本在臨安侯之後,皇上就與宮中禁衛訓練都是按着突發意外時的對敵狀態來訓練的,飛羽軍已經就位,投石車也已經搬上了宮門城樓,現在要看的,就是誰的人來得快了!

    這個時候,丞相卻是提起了滄明公,自從叛軍攻城,滄明公就不見了蹤跡,其長子次子曾會過京城卻又被送出,滄明公與秦國公等人一同起事,現在又會去了哪裡?而秦國公長昌伯滄明公都將家屬從三個城門送出,這些家屬必然就是他們的禁臠,若是能將這些人抓來,說不定可以不戰而屈人之兵。

    丞相的提議當即就得到了皇上的採納,很快的,去追蹤秦國公長昌伯滄明公家屬的人馬就從其他三個沒被叛軍攻陷的城門飛馳了出去。

    滄明公去了哪裡?

    秦國公與長昌伯與伏虎軍裡應外合,而滄明公父子,卻是帶着牛釜山上的那夥草原人,從另一條不爲人矚目的大街到了皇宮外潛伏,他們的手中,有的不止是刀劍長矛盾牌,還有塞滿了火藥的炮仗,發出一枚,一寸厚的城牆都能打出一個坑!這樣的炮仗,乃是牛釜山的這些草原人在草原帶來的製作技術,在牛釜山的這些時間,他們很多的時間都是在製作這個,礙於官府朝廷對火藥的管制,沈客買進火藥十分的小心,有些炮仗的火藥甚至都是他用爆竹煙花裡的火藥集合而成,不過這麼長的一段時間,這些人也足足做出了十箱子的炮仗,用將皇宮城樓炸出一個缺口足以。

    眼下唯一的難題,就是吊橋!

    護城河的河水泛溢,伏虎軍又是輕裝攻城,根本就找不出那麼多沙石填何,平日朝臣宮中人如何進宮出宮,楊雄率就打算讓伏虎軍如何進宮。

    他亦然,也是在等一個機會。

    只是天公不作美,這一昌大雨,必然會給他們的行動帶來阻礙,炮仗存放在密不透風的箱子裡,箱子放置在特製的小板車上,

    只等吊橋再次放下,這些人就會帶着炮仗衝向皇宮,點燃引線,將其推向城樓,將城樓炸燬!

    滄明公起先也沒有想到,陳印居然會私藏着這麼大批的火藥,他更不會想到,陳印居然可以在皇帝的眼皮子底下讓這些草原人如同隱形人一般的生活着,與草原人合作,滄明公是不願排斥的,但陳印已經說明,這並不涉及到草原與大賀之間的利益牽扯,這些草原人都是自願用一命換一命,而並非是爲了藉此目的讓草原獲利。得此保證,楊雄率纔敢帶着這些人到了這裡。

    和藹伯父與嚴厲父親的瘋狂,楊懷瑾並沒有出言阻擾,走到今日這一步,楊家已經沒了回頭路,若無法炸燬城樓讓叛軍攻入皇宮,一切,都會是更多的鮮血與犧牲,五萬叛軍,還有從各路繼續趕來的人,八萬的大軍,決計不能失敗。

    風雨夜,山河飄絮。

    離着京城並不遠的艾城,此時十分平靜,夜間狂暴的風雨讓杜依依一夜難眠,寧致遠與她共居一室,但卻並非同牀共枕,秦淮也睡在門外,只要她稍有動靜,這一對主僕就會將她制服。

    夜闌聽雨到天明,待到這一場雨停止,已經是天邊泛起了魚肚白的時候。

    秦淮有聞雞起舞的習慣,大早就出了屋子,到了客棧的後院去練了起來,寧致遠本是一個愛睡懶覺的人,可今日去也起了個大早,秦淮練了一套拳法活動筋骨之後出了客棧與寧致遠杜依依帶了早點,順便還帶來了昨夜從京城傳來的消息。

    因爲飛鴿是迎風就雨飛行,這紙條上的墨跡都已經散開,不過因爲紙條是裝在一個特製的小桶竿裡,墨跡雖散開,所寫的字還是可以辨認。

    寧致遠秉着一口氣看完這幾行字,一張白臉已經煞白。

    “公子,這是怎麼了?”

    秦淮帶上了屋門。

    “京城出事了!你替我去府衙一趟,把顏柳找來!”寧致遠斜睨了一眼身側的杜依依,迅速收起了紙條,放入了衣袖。

    “是!”秦淮不明就裡,但寧致遠的臉色卻是讓他不能耽擱,當即他就離開了客棧一路小跑的去了府衙。

    大清早,顏行祿已經收拾好了東西打算就此離開艾城回京,顏柳也已經讓馬觀在給他僱了一輛馬車,可到了要出發的時候,顏柳收到了一張來自京城的小紙條後立即就打消了讓顏行祿回京的念頭找到了饒肅。

    京中有變,昨夜一夜,天險山伏虎軍在秦國公的率領下叛變攻入京城與五城兵馬司大都督府直轄軍在京中惡戰,兩軍正在惡戰之中。

    這紙條從京城到艾城需得要兩三個時辰,也就是說,這至少已經是兩三個時辰前的事情,如此大變,顏柳豈能不慌,不單單是顏柳,饒肅大早也收到了這個消息,不過他收到的消息比之顏柳要全面得多,姚州幷州共兩萬的兵馬在昨夜入夜時分就已經出動趕往京城,姚州知州大力阻擾,被叛軍斬殺。

    京中只有五城兵馬司與大都督府直轄的兵馬,若是伏虎軍與這兩萬兵馬匯合又會是何等光景?顏柳不敢想象,三年前臨安侯叛變終究是沒牽扯到大軍交戰這上頭,皇上這三年雖有部署,但現在大軍攻城,這些部署又能拖延多久?

    “京中形勢不樂觀,昨夜伏虎軍叛變的消息,估計現在已經傳揚出來了!我只怕這會造成百姓恐慌,進而造成更大更壞的影響!”顏柳一聲接着一聲的嘆着氣,梳得平整的黑髮也被焦躁的他撓得凌亂得不成了樣子。

    遠在艾城,就算心焦也無能爲力,看着顏柳搔首苦嘆,饒肅也只能來回踱步,“皇上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還不知道,兩個多時辰了,兩軍交戰應該也有了分曉了,真是急死人啊!”

    “姚州幷州的兩萬兵馬去了京城,皇上必然也會調動錦州齊州贛州三地的兵馬支援,京城只是被攻陷了一處城門,消息也還是能傳出來的,現在最緊要的,該是動員其他各州郡出兵增援救駕纔是!”

    “顏大人說得是!皇上有難,當是八方支援,你我現在身在艾城,能做的也就只有這些了!”饒肅認同的點了點頭。

    “顏大人!外面有一個漢子,說是您的故人,說他家公子請你前去。”看守府衙大門的衙役匆匆而來稟告。

    顏柳一杵,忙與饒肅道:“饒肅,你去與馬大人說說這調兵遣將的事,我去去就來,還有行祿這個孩子,還要煩勞你照看着!”

    “顏大人先去吧!馬大人與行祿這裡就交給我好了!”饒肅正是憂心忡忡,也無暇去爲這些小事疑惑,一拱手,他就出了後堂,徑自去了馬觀在的住處。

    顏柳隨着衙役一路到了府門看到了秦淮,一路隨着他到了客棧。

    京城大亂,顏柳饒肅都是天子信臣,這個時候寧致遠也就只能與他相商了,眼下京中局勢還不明,叛軍來勢洶洶,皇宮雖易守難攻,可皇上沒有事先洞悉秦國公的狼子野心耽誤了調兵的時間,增援的兵馬肯定是沒有秦國公的兵馬快的,誰也料不準現在的皇宮會是什麼情況。

    眼下這個局勢,顏柳也沒有辦法,現在連京城的形勢都不知道只能靠着推測的他們,又怎能去爲皇上排憂解難呢!“睿王殿下莫要太過擔憂,皇上深謀遠慮,叛軍絕對是無法攻入皇宮的!秦國公也是兩代忠良,長昌伯更是三代忠烈,滄明公……哎……誰知道他們居然還包藏着如此野心!”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