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九十八章:亂一點,再亂一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九十八章:亂一點,再亂一點!字體大小: A+
     

    烏雲密佈的夜晚,陸湘雪總是會心浮氣躁,特別是今夜,沈客至今未歸,就是宮裡的人都來詢問過,以前就算是夜間有事,也會託人帶口信回來的沈客可從未如此過,特別是在今晚這樣的夜裡,陸湘雪那顆心在宮中內侍走後就一直揪着。

    不過她倒是猜想到了沈客可能去了哪裡,也正是如此,她纔會如此焦急,若沈客真是連夜去尋了杜依依,一旦被皇上得知,那豈不是這段時日的功夫都白費了?一夜,形單影隻伴孤燈,一直到這夜裡的一場瀝瀝大雨下了下來,陸湘雪都還無心睡眠。

    承幼府裡,寧王終於是有了一絲的睡意,原本他是來與寧承幼比試的,可到了承幼府,寧承幼就出去了一趟不知去向,一直到現在也沒回來,國師現在還沒有進京,宮裡又是那樣的情況,寧王也想不出寧承幼該是去了何處。

    大雨傾盆,伴着冬雷震震,絲絲寒意鑽入裘衣融入肌膚,讓寧王在這本是該安睡的夜裡沒有半點睡意。

    屋外,響起了腳步聲,隱隱約約的,還可聽到夾雜在大雨之中的詢問聲。

    推開門,寒風灌入,屋檐落珠被風吹打入屋,讓寧王更是精神奕奕。

    寧承幼打着傘披着一身蓑衣從雨中來,明亮的眸子掃看到屋子裡佇立的寧王,他加快了加腳步,走到了屋檐下將傘給了下人,又解開了蓑衣才進了屋。

    雖說打了傘穿了蓑衣,但寧承幼的頭髮還是幾乎全被雨水淋溼,一身青色衣衫也已經溼漉,一雙馬靴更是已經沾滿了泥土。

    “快換身衣服烤烤火!這麼大的雨,莫要生病了!”寧王忙爲寧承幼關上了屋門,斷絕了寒風入襲。

    “本以爲能趕在這場雨下下來之前回來,沒想到還是晚了一步,走到半路雨就下下來了!真是倒黴啊!王叔久等了!”

    寧承幼說着脫下了馬靴擦乾了腳就着燃得正旺烤了起來,侍婢也已經尋來了衣衫,只等着寧承幼起身。

    寧王本就是灑脫之人,對於晚輩向來也是寬厚,寧承幼的率性而爲倒是頗得他的歡喜。“這一場雨下得,怕是明天都停不了了!國師也真是可憐,被這雨一耽誤,可又是進不了京了!”

    “也是!一而再的被這雨耽誤了!這雨下得……又是漆黑的晚上,外頭沒一點光亮,先前那一道閃電,還將我經過的那街道旁的一顆楊柳給劈了,實在是兇險啊!”寧承幼換上了乾淨的靴子站起了身走到了屏風後,侍婢也緊隨着到了屏風後爲他換好了衣衫。

    下人端來了兩倍熱茶,寧王接過呷了一口:“也不知道沈將軍可回來了沒!他不回來,你父皇可沒心思睡覺啊!他的脾氣,我是最清楚的!有半點心事都是徹夜難眠啊!”

    “以沈將軍的武藝,誰能難爲得了他,王叔還是放心吧!保不準也是看着這一場雨要下了現在正困在某處呢!”

    “那到也是!”寧王呵呵一笑。

    換了一身玄色鑲邊寶藍撒花緞面圓領袍,寧承幼笑着走出了屏風。“王叔也早些睡吧,這也晚了,若是要比試,明日再比好了,我已經讓下人給王叔收拾好了屋子,王叔就在我這府上將就一晚如何?”

    “這倒是不錯,等到明日,可一定要與你比一場,當年空然那個老禿驢的事本王可一直是如針在胸懷,打敗不了空然,打贏他的得意弟子,也是不錯的啊!!哈哈哈…………”寧王笑着捋了捋額下的鬍鬚。

    “那既然如此,承幼就不打擾王叔的休息了,王叔好好養精蓄銳,明日早晨再會了!來人啊,帶王叔去廂房!”寧承幼一抱拳,恭送着寧王離開了屋子。

    今夜這一場大雨,下得何止是大!應該來說,是他們的救星纔是,有了這一場大雨的掩飾,誰會知道就是在這樣的一個夜晚京中會有大事發生?

    不單是沈客沒有消息,就是書如海也是一去不回,這一場大雨這濃重的夜色,讓皇上再也坐不住了!在他的召喚下,其他三處城門的統領先前已經進了宮,在他們的口中,皇上得知了長昌伯家屬秦國公家屬均已經離京的消息。

    此等重要大事知而不報,皇上龍顏大怒,本是要讓這些人下獄,可又擔憂今夜會有變數的他還是忍了下來讓他們戴罪立功加重兵力牢守城門。

    而三位統領退下去之後,他又傳來了寧元宮的禁衛統領,讓他派人去了秦國公府長昌伯府滄明公府走了一趟。

    雖說他的人都沒有消息傳回來,可他還是不放心,這些人的家屬相繼離京,不可能只是三人怕自己的加害,當年臨安侯那樣的事情,他不得不防!同時,他又派了人去鎮國侯府與常勝侯府。

    “皇上,大公主在外求見!”

    多事之秋,偏偏卻又有這麼多煩心的人求見,皇上聽着門坎外太監的話,再無心看手頭的摺子。

    “她身子不好,大半夜的還冒着雨瞎跑什麼,讓她回去!”

    太監恭敬的應了一聲,退了出去。纔不過片刻,太監又是匆匆跑了進來:“皇上,大公主跪在門外,說是見不到皇上就不走了!”

    “放肆!她何時也學得這般大膽!”皇上一怒,丟下手中的摺子。“讓她進來!”

    “是!”太監匆匆離去,隨即就帶來了大公主。

    外頭風雨飄揚,大公主打着傘來還是被雨打溼了裙襬,在外頭又等了片刻,一進入御書房接觸到這暖和的熱氣,就不由得打了一個寒顫。

    “見過父皇!”

    大公主盈盈福身,對皇上那一臉的慍怒視若無睹。

    “大半夜的你不好好呆着瞎跑什麼!若是在感染了風寒苦的是你自己!”皇上慍怒,也懶得叫她起身。

    “父皇,兒臣冒雨前來,是有一事相求!”

    在寧元宮回去之後,大公主一直就是心緒難寧,睡在牀上也全無半點睡意,翻來覆去許久,聽得耳邊雷雨陣陣閃電破空,她纔是拿定了主意來了寧元宮。

    “你還不是楊家的媳婦,有些話不該說的就不要說,不該管的就別管。”皇上一看大公主欲言又止,就知道她是爲了什麼。

    “父皇,兒臣明白!但兒臣早已與楊世子定下婚約,兒臣已經算是楊家半個媳婦,滄明公絕對不是有意要衝撞父皇的!今日之事是他糊塗,他已經知罪,兒臣懇請父皇網開一面……”

    說着,大公主就跪了下來。

    “你知道什麼!今日之事哪裡之事衝撞,根本就是他不敬君主大不敬,朕念他楊家三代忠烈,本不打算多加追究,卻不想他居然還有臨安侯那樣的膽子!”皇上冷哼一聲,大公主楚楚動人的神色並沒有讓皇上有一絲的心軟。

    “父皇,滄明公忠誠不二,怎會與臨安侯一般!父皇可要明鑑啊!”經過白日的事情,大公主怎會相信滄明公是要造反,皇上這一日的沉悶與皇宮裡的波譎詭異,只讓她覺得,這是皇上再一次要出手了,但她怎麼也沒料到,皇上再一次出手,居然是爲滄明公羅織了造反謀逆的罪名。

    “放肆!”皇上怒喝一聲一拍身前書案。

    匆匆而入的太監聽得這怒喝,嚇得跪倒在地:“啓稟皇上,小公主在外求見!”

    外頭,不合時宜的響起了小公主喧譁的聲音,皇上面色一沉,又是冷哼了一聲,大公主聽得是小公主的身影,一張慘白的臉更是白如油脂的呆愣跪着一時忘了替滄明公求情。

    “父皇!是蕭兒啊!父皇!”外頭小公主的聲音高過了瀝瀝雨聲,穿破了窗戶上那一層厚厚的高麗紙,鑽入了御書房所有人的耳中。

    “將她帶進來,成何體統!”皇上不喜的皺眉,反身背對着大公主。

    “是!”太監又匆匆離去,將外頭大聲喧譁的小公主帶了進來,比之大公主溼漉的裙襬,小公主的衣裳被打溼了更多,就是那一頭黑髮,也溼嗒的貼在後背與臉頰上。

    “兒臣見過父皇!”

    眼見跪地的大公主,小公主暗哼了一聲,不甘不願的行了禮。

    “你來又是做什麼?”皇上轉身走下來臺階。

    “父皇!兒臣是見大半夜的皇姐不睡跟着來的!父皇,皇姐到底犯了什麼事,您要讓她跪着!”小公主並沒有與尋常女兒對父親一般撒嬌,她雖是皇上最年幼的公主,但她與其他五位兄姐不同,她性子倔強而且直率,就是對皇上也多是不假顏色,也正是如此,她纔會多次受的皇上的痛罵。

    “你自己問問她犯了什麼事!好好的不睡覺到了這裡來,居然是說一些沒頭沒腦的話,這些事哪裡是她該管的,你將她帶回去,一整天的都不讓人清淨清淨!”皇上痛喝着斜睨了一眼跪地的大公主,眼珠迴轉到小公主的臉頰上的時候,也沒有好神色。

    “父皇,兒臣來,也是像皇姐一般來爲滄明公求情的!父皇。”小公主說着也跪了下來:“滄明公一家三代忠烈,今日不過是受了秦國公的蠱惑,父皇英明蓋世,怎會與滄明公做計較,再說這是皇姐未來的公公,那可是您親自下的聖旨定下的婚約,你總不能反悔吧!”

    “放肆!什麼未來的公公!滄明公原來還當得起忠烈之名,朕當初也是看着楊義那小子不錯纔會定下婚約,現在想都別想,明日朕就下旨廢了這樁婚事,你也是堂堂公主,整日偷偷溜出宮成何體統,別以爲朕不知道,這段時日你偷偷出宮又是去見了誰!”

    皇上一抖袖,轉身不再多看地上的兩姐妹一眼,

    聽得出宮兩個字,神情黯淡眼神黯然的大公主突然的就轉頭瞪了一眼小公主,還不等她說話,皇上又開了口:“別說有今日的事,就是沒今日的事,你們也別想着讓楊雄率做了朕的親家!你們兩個都是公主,一言一行都代表着我們天家皇室的顏面,哪戶人家的姑娘是如你這般不知羞恥的,居然連夜冒雨來了朕這裡跪着替他求情!朕白養了你們這麼大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