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九十七章:伺機而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九十七章:伺機而動字體大小: A+
     

    夜色茫茫,就算是前頭後頭都有宮婢提着絹燈這前路還是一片漆黑讓人心悸難安,出宮這條路書如海每日都要走上幾遍,平時也常常冒着夜色去傳令,可卻都沒有今天讓他緊張。夜間的風猖狂得很,加上又是大雨欲來,就算書如海緊緊的捂着氅衣,那絲絲從他走路擺起的縫隙裡鑽入的寒風還是讓一把年紀的他打了幾個哆嗦。

    到了宮門,禁衛看得是書如海,問也沒問就放了行,讓他出了宮。

    臨近寒冬,大多人家都是早早的就歇下了,去往秦國公府的這條路一片黑暗,一點燈火也看不見,書如海讓前後掌燈的宮婢離着進了一些,有了左右的人擋着風又又燭火照亮,他頓時安心了許多。

    嗖………………

    似乎是寒風捲起了什麼東西,打滅了一盞燈。

    “書公公恕罪!”

    宮婢訝然的愣了一瞬,俯首跪地。

    “起來吧!今夜寒風這麼大!燈滅這事哪裡怪得了你!”書如海雖如此說着,但那一張臉卻是寒氣四溢,攥着氅衣的手也不覺抖了起來。

    他總覺得,黑暗之中,似乎是有一隻眼睛在看着他。

    “多謝書公公!”宮婢起身,忙擦拭了眼角的淚水。

    嗖………………

    又是一盞燈滅。

    若是起先書如海可以安慰自己那是寒風所致,那現在書如海已經找不到了理由。

    嗖………………嗖…………

    四盞燈,都滅了。

    天地寂黑,書如海心頭咯噔一聲,一把就拽住了一位宮婢的手臂,縮在了宮婢身後,四盞燈都滅了,難怪他出宮之時就心中惶恐,這顯然是有人要加害他。

    “啊…………”

    一聲不大不小的叫聲傳入了書如海的耳中,雖不可見物,但那咚的一聲響,卻是讓書如海慌了神。

    “嗯……”一聲悶哼,後又是有人倒下。

    “嗚嗚嗚…………好漢饒命,大俠饒命啊!”被書如海緊緊拽着臂膀的宮婢早已是泣不成聲。

    “何人!不要裝神弄鬼,本公公豈會怕了你不成!”書如海說着拉着立馬就去拉另一名宮婢的手臂,以圖讓兩名宮婢爲自己擋住這黑暗裡的黑手。

    “書如海。”

    耳邊,氣息溫熱,傳開的粗厚男聲讓書如海不由大駭一把鬆開了手,他拉住的不是宮婢,似乎正是黑暗裡的那隻黑手。

    “你到底是何人?”沒有燈光照看,書如海除了能知曉身邊的人是個男人之外,就根本不知道了其他。

    “我是何人,等你到了陰曹地府,再問閻羅王吧!”粗厚的男聲,伴着兩聲桀桀陰厲的笑聲。

    被書如海緊緊握着臂膀的宮婢驚慌的啊的大叫了一聲,暈了過去,還一個宮婢也是啊的一聲,就開始朝着看不清前後路的大街跑了去。

    可咚咚的腳步聲纔不過是跑了三步,書如海就又聽到了那彷彿是催命一般的嗖的一聲。

    “好漢饒命,好漢饒命!”隨着那咚的一聲宮婢倒下,書如海心裡的防守也徹底崩塌了。

    “哼!”

    冷哼之聲,讓書如海不寒而慄,但還等不及他大聲呼救,他就只覺得眼前一黑,就沒了意識。

    ………………

    夜黑風高,待書如海再次清醒過來,就已經是被綁住了手腳在了一處柴堆裡,依舊是黑暗的屋子,讓他睜眼閉眼沒什麼分別,倒是外頭不時有人舉着火把走過,才讓他得以趁着燈火一晃而過之際看一眼身處之地,當他看到柴堆上閉着眼的沈客的時候,一時腦子裡那些不祥的念頭有浮現了出來。

    難道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

    他低聲喚了兩聲,不得回答,拼命的朝着沈客蠕動着身子滾了過去用腦袋撞了沈客兩把,才終於是聽到了沈客悶哼了一聲。

    “沈將軍,沈將軍……”

    “書公公?你怎的也會到了這裡?”沈客幽幽的睜開了眼,就着門縫裡打進來的那絲光亮與他耳熟能詳的聲音知道了眼前人的身份。

    “沈將軍,皇上擔憂你的安危讓老奴來尋你!原來你遲遲不進宮覆命居然也是被人暗算!沈將軍,你可知道那些人是誰?”連沈客都被綁在了這裡,書如海腦子裡那些不堪的設想已經算得是成了真,可眼下他們都是被困在這裡,就算得知是有人要興事也無法通風報信,除了哀嘆,也無可奈何了。

    “書公公,老夫人一死,秦國公悲憤難平起了反心,我勸慰不得反被他關在了這裡,書公公可有法子給皇上送信?”沈客掙扎着坐正了身子。

    “留得一條性命已經是幸事,哪裡想到秦國公居然會有這樣大逆不道的想法!現在皇上豈不是很危險…………”書如海咿呀一聲,萬分焦急。

    沈客臉上譏誚的笑意一閃而過,亦如書如海一般哀嘆了起來。

    秦國公府中,現而今正是重重把守,往日閒人不敢進入半步的秦國公的書房裡頭,正有幾位家丁護衛被捆綁着。

    皇上知道在他們身邊安插眼線,他們也知道如何避開這些眼線,而今已經撕破了臉,這些眼線自然無需再留了!如同此時的秦國公府,燈火寂寥再不可聞往日歡聲笑語的長昌伯陳印亦然已經將這些人捆綁,在秦國公的人馬還未趕到之前,這個秘密絕對不能讓皇上知曉。所以,這些人必須得死,陳印爲了今日已經等了太久,這個節骨眼絕對不能有失。

    滄明公府楊雄率也已經將這些皇上的眼線一一逮住,這些人以往沒少與皇上傳遞他們的消息讓自己被皇上左右鉗制,今日既然是要行事,這些人肯定是不能留了的了,楊雄率的家人都已經在傍晚時分離了京,比之秦國公的五萬人馬與長昌伯近三萬的人馬,他那一萬的人馬只算得是冰山一角,他從未料到一向沉迷女色不問朝政的陳印居然還有這樣的膽子還有決心,不過陳印到底心性不壞,今日秦國公一言,讓他茅塞頓開,皇上從安國公那一案開始就從未想過對自己等人留情,對皇上還心存念想妄圖僥倖不過是笑話,他既然已經上了這條船,就已經沒有回頭路了,眼下除了繼續走下去,別無他法。

    滄明公府燈火通明,楊雄率呆坐在大堂上座,手邊一盞熱茶早已冰涼,楊家三代忠烈,如今眼看就是要毀在自己的手頭上了,風雨欲來的躁動,讓他心如刀絞的難安。

    “老爺,老爺,世子與二公子又回來了!”

    一名身着竹青色衣衫的中年男子一路跑過點着燈籠的長廊,到了大堂中。

    而尾隨在他之後的,正是滄明公的長子與次子。

    正是沉思的楊雄率聞聲大駭,不等他起身,一擡頭,楊世子與楊懷瑾就跑了進來。

    燈光照在兩人臉上,可看見兩人的風塵僕僕。

    “你們怎麼回來了?”這兩個兒子可是滄明公的心頭肉,在這個緊要的關頭回來了,那豈不是……

    “父親,哥哥與我都不放心,所以回來看看。”楊懷瑾走到了楊雄率身前,緩緩跪了下來:“皇帝無情,父親爲家族存亡一爭懷瑾本無異言,只是父親,這若是在三年前,或許還有成功的可能,在現在,父親又何來的信心自認可以與皇上爲敵?”

    “我就知道你們是回來勸我的!快些走!趁着城門還未關!”楊雄率惱怒的將手邊上的茶盞高舉,摔在了楊懷瑾的身側。

    楊世子一個疾步上前下跪,攔在了正要離去的楊雄率身前:“父親,上陣父子兵,眼見你要走這條路,我們豈會離你而去,父親,我們父子共同作戰,就不信打不過那個昏君,天理昭昭,我們楊家三代忠烈,何至於此!”

    “我這麼做是爲了誰?還不是爲了你們!若是今日之事成功,你們自然可回來,若是失敗,爲父怎能拉着你們送死!快走!再晚就來不及了!”楊雄率焦急萬分,秦國公的人會趕在城門關閉之前趕到,到時候誰也別想出城,今日之事成敗難計,楊家不能毀在他的手上。

    “父親,正是因爲如此,我們纔不能走,男子漢大丈夫,若是這一點擔當都沒有,豈能做楊家的兒孫。”楊世子咚咚的磕了兩個響頭。

    “好!義兒,不枉爲父對你諄諄教導!”楊雄率俯身握住了楊世子的肩頭,熱淚盈眶。

    “父親,哥哥,難道你們真的要看着楊家就此覆滅嗎?”楊懷瑾依舊是不死心,就眼下的形勢,雖秦國公來勢洶洶,但如何比得過依舊收攬了民心的皇帝?若是有個差池,楊家忠君之名不在,富貴幻滅,說不定就是性命也是難保的!

    “你懂什麼,今日我不動手,來日就是皇帝動手了!你可還記得你安叔叔一家?”楊雄率憤怒的將楊懷瑾一把推倒在地,將外頭的幾名守衛叫了進來:“將義兒懷瑾給我綁了送出城。”

    “父親,孩兒不走,孩兒要與父親一起捍衛楊家!”

    “混賬!呈什麼英雄,楊家不需要你來捍衛!”

    楊雄率通紅的雙眼一緊,緊攥的拳頭化爲掌,擊在了楊義的後腦!

    還卡在喉嚨裡的那句父親已經不可能再說出口,楊義身子一歪,栽倒在地。

    今日,他也料不準成敗,這是他的長子,將來也是要乘載着匡興楊家的職責的,決不能死在京城。

    “懷瑾,帶着你哥哥走!若是我死了!你們無需爲我報仇!好好活着,好好活下去,讓楊家的子子孫孫,看着這大賀的江山是如何的毀滅,看着他寧式鴻是如何自食其果!”楊雄率老眼含淚,因爲緊張及激動,嘴角不停的抽搐着,這是他的恨,不用血來洗就不會乾淨的恨。

    “父親,哥哥是家中長子,他活下來,足以讓我們楊家走下去,我向來是您眼中的不孝子,留下來也只會敗壞了楊家的門風,此次,就讓我這個不孝子,陪着父親大幹一場吧!就算是死!我們楊家也沒有縮頭烏龜!”眼見自己的哥哥被楊雄率擊暈,楊懷瑾站起了身,後退了兩步,他回來就沒打算要走的,既然父親已經下定了決心,他這個做兒子的,怎能不奉陪!

    “胡說!往日我雖責罵你不長進,但爲父知道灑脫不羈就是你的性情,你不想讓義兒爲難,所以寄情山水,爲父怎會不知道!你哪裡是楊家的不孝子,爲父纔是,爲父纔是啊!”

    楊雄率悲痛欲絕的捶打着自己的胸膛,咚咚的沉悶響聲,是他無聲的訴說。

    “父親,造反不是你的錯!兒臣已經寫了一封書信交給了母親,若是今日事敗,天底下的人都會知道皇帝迫害我們這些家族乾的勾當,父親,您也不是楊家的不孝子,楊家的子孫,都是好樣的!”

    “罷了罷了!你的性子,爲父從來是說服不了你的!你就留下來,跟着爲父去討一個公道吧!”

    “是,父親!”

    楊義已經被護衛擡走,楊懷瑾不出意外的說服了楊雄率留了下來,楊家父子,都在等待着,只等待着烽煙燃起,大軍攻城。



    上一頁 ←    → 下一頁

    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