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九十六章:錦衣夜行,帝王心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九十六章:錦衣夜行,帝王心腹字體大小: A+
     

    京城如今的局勢,已經再經不起變故了,若是皇上再有行動,那必然就是秦國公一家的覆滅,若是秦國公等人再有行動,那必然就是京城動亂,顏柳憂心忡忡,而顏行祿現在眼中心中都是杜依依,根本就沒心思去想京城的局勢,一回到了屋子裡倒頭躺了下來,這屋子雖無人把守,在這院子之外卻是衙役嚴密監視,顏行祿已經有了一次失敗的經驗,在城門未開之時也不敢有輕舉妄動,着就這麼等下去,就是他眼下的打算,如今,真的要回京了?

    若是回京,那就意味着自己真的是一點機會都沒有了!他明白杜依依,她絕不會這麼甘心回到京城的!若是她再逃,若是再逃成功,會不會就是與自己漸行漸遠?可京城裡的是自己的兄弟!

    沒有喜歡這種兩難的選擇,大多的人在這兩難的選擇中也都無法做出選擇,兄弟與女人!這是一個亙古就是糾結在一起的話題。

    輾轉反側左思右想心潮翻江倒海,最終,他還是做出了自己的選擇。

    杜依依本就不屬於自己,就算自己一味執着也不會屬於自己,既然如此,與其守着自己的遺憾,還不如去試着救一救自己的兄弟!

    這兩日夜裡的艾城上空,總是能看到飛鴿,這些飛鴿乘載着一些人的希望,在京城艾城之間飛翔,陰暗潮溼的牢房有一個小小的窗口,是用於陽光灑進來的,犯人根本就夠不着,但卻能通過這知道外人的天,今日,眼見着歐陽義被定罪押下去的周雁南正倚着大牢的攔珊站立着望着外頭天空裡偶爾會撲翅飛過的飛鴿。

    今日,若不是那把先皇次賞賜的寶劍送到,他也許就可今日的歐陽義一般,將要家破人亡送往崖州,可如今,也許等待着他的極有可能就是無罪釋放,權力,就是這樣的東西,他並不蠢,與如今正是如日中天的皇上爲敵,就等同是自斷前程,他這麼做,沒有人知道是爲了什麼!他今生今世,也不會說是爲了什麼!爲什麼他有了富貴一世榮華還要如此?爲什麼他要選擇一條與皇上作對的不歸死路?

    他這一生,都將守口如瓶!

    沒有人知道,他曾經身居何位,也許,除了他那些不可告人的記憶與一塊象徵着自己身份的令牌之外,沒人知道他還有另一個身份。

    皇上集中兵權,將功勳世家手中的兵權逐一剝奪大力培植對自己忠心耿耿的人進入三軍宣揚皇帝的仁政愛民,這些動作,現在都取得了不錯的反響,在臨安侯叛變之時可說正是他們這部分人發揮了作用,他們這些人都是在暗處的,當然在不久的將來,他們都將有名正言順的身份與官職走到太陽下,現在的他們,大多保守着自己的另一重身份進入三軍與皇上嚴密關注的地方,有的身居高位暗中替皇上辦事,有的暗中監視功勳世家與權貴王侯的動靜,將其彙報給皇上,讓皇上得以坐鎮皇宮而眼觀六路耳聽八方,而他,當初,就是奉了天子的命令,取得了寧王的器重獲得了寧王的青睞,成爲了寧王的東牀快婿。

    他們這羣人,就是錦衣衛!

    錦衣夜行的皇帝侍衛!灑落在無人知曉的各大角落,在皇上需要的時候,爲皇上發光發熱乃至是奉獻自己的性命!

    這是他們的使命與覺悟!

    陳福、楊鵬、歐陽義、他,都是如此。

    顏柳饒肅可以將歐陽義發配到崖州!皇上也可以將他們救回!他們是直屬皇上管轄的人!可說,纔是真真正正的天子行走,代替天子在天下行走的人!

    皇上要推行新政,誰也不能阻擾,皇上這就是要借他們給天下富商權貴樹立一堵牆,讓他們知難而退,五十一條人命,他們並不覺得罪惡,因爲他們由始至終,都是爲了天下百姓!

    五十一人換得新政早日推行,值了!

    很多人都是這麼想的,如同皇上,如同他們,爲了天子,他們是可以不顧一切的,性命,親人,一切,秦國公等人的反抗,不過是曇花一現,過了五年,十年,誰還會記得這麼一樁事情?所有人,只會感念皇上的仁政愛民對他歌功頌德,而隱藏在黑暗中的他們,會覺得與有榮焉,這將是由他們一手構建的廣元盛世。

    皇上,就是他們的信仰。

    他們,就如今日一般,也許永生永世都只能生活在這種陽光照射不到的地方,但他們甘之如飴。

    他們一點一滴小心翼翼的爲廣元盛世努力拼搏着,可他們現在絕對想不到,有人卻已經在謀劃着如何推翻他們的信仰的江山,這些人同樣隱藏在黑暗中,是一顆復仇仇恨的種子。

    有人查過,沈客投入軍營時報的戶籍是幽州城外的一處已經被山賊屠殺殆盡的沈家村,而沈客在有了權勢之後,也確實大力着手剿滅幽州山賊,全無破綻,他就是那個窮山僻壤裡出來的不世少年,沒有人知道他真實的身份,若不是他找到陳印表明瞭自己的身份,陳印更不知道天子信臣沈客,居然會是故人之子,仇恨的火焰再一次次的被皇上的冷酷無情激發之後,陳印與沈客不謀而合,就此,醞釀出了這麼一場爭鬥。

    比之沈客的心慈手軟徐緩圖之,用沉迷女色這件外衣隱匿自己心跡多年的陳印更是急切,對沈客來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不急在一時,可對陳印來說,他不是要報仇,而是要保全自己與自己的家人還有先祖打下來的基業!所以,對陳印來說,這麼一場變故,就這麼的迫在眉睫。

    劉大夫,一直就是他的人,早在去年老夫人發病的時候,他就已經留了這麼一手,沒有秦國公,以他的能力不足以成事,秦國公與老夫人的一段苦戀,是他輕而易舉就可以鑽的空子,而今,就如他所料,老夫人死了,秦國公怒了,一場變故,就要來了!

    當年先祖馳騁沙場的馬早已老死,披荊斬棘的劍也早已生鏽,他不已先祖之名作戰,只爲自己博一個可能的將來,何爲善?何爲惡?聖人難斷,他陳印亦然難斷,既然皇上已經辜負了功勳老將,再一錯又何妨!

    夜色將近,騎馬走在城外官道上的陳印,彷彿已經聞到了風雨欲來的氣息,那是屬於自由的味道,他方纔從牛釜山回來,代替沈客成爲了那些草原人的領頭下了命令,今夜,就是行動之時。

    秦國公的軍令早已傳到了天險山,那裡有他的心腹,動員三軍不愁無人,而陳印在姚州幷州的心腹一已經行動,楊雄率在京城北面齊州的心腹也已經領着一萬兵馬趕來,這已經是滄明公唯一可以放心大膽調用的力量了!

    城中兵馬被皇上控制,他們的計劃,就是乘着夜色攻城,佔領了京城,後續人馬再次趕到增援,這一場大事就可成了,而皇上而掌握着兵馬,可他太器重沈客了,大都督府的兵馬分散在全國各處,一時無法調集,而大都督府那一支三萬的兵馬,均是聽令於沈客,沈客不在,皇帝去何處尋一個領兵的人?而五成兵馬司的散兵又如何是秦國公的重兵的對手,此次沈客不出手,也是爲了他的身份考慮,更也是爲了他們一旦失敗之後留有最後的復仇種子。

    天色濛濛,眼看,又是一場雨要來了!

    沈客沒能回來覆命,皇上終是沒了迎接國師的心情,鬱郁的在寢宮裡坐了一下午,還是在城門口苦等的寧承幼來了消息,說國師現而今還未進城,在他回京的路上,正好是遇上了一撥山賊,雖山賊被斬殺殆盡,但國師掃地優惜螻蟻命,於是便就在那裡爲山賊誦經,一來,卻又耽誤了進京的行程。

    皇上正是好不煩惱之時,聽得這一稟告,一張臉又是烏漆抹黑,還是寧王勸說了幾句,才讓皇上收住了火氣,寧王正是惦念着與寧承幼比一場,皇上也不願聒噪的寧王擾了他的清靜,於是便就讓寧王隨着寧承幼去了。

    沈客平日可不是瀆職的人!書如海派去探查的人也一直沒有結果,等了這麼久秦國公身亡的消息還是沒傳出來,反倒是那位老夫人死了!今日的事情,可着實波譎詭異得緊。

    “皇上,眼看今晚是又要下雨了!沈將軍恐是有急事耽誤了,您就早些歇息吧!”書如海恭敬的奉上了一盞茶,又往香爐裡添了一塊龍涎香料。

    “再等等,你派人去了沈府了沒?”皇上呷了一口熱茶,驅散了心裡的陰寒。

    “去了!沈夫人也沒收到沈將軍的消息,定然是有急事耽擱了,這京城裡難道還有人敢對沈將軍不利?”書如海也知道皇帝在擔憂着什麼,皇上向來多疑,此番各方面都沒有消息,有正是如此緊要的關頭,實在是讓人難以心安,莫說是皇上,就是他這一日也是提心吊膽的緊。

    “怕就怕,有人會對他不利啊!再急的事情,又哪裡比得上覆命重要!”皇上俯首嘴脣就在茶盞邊沿,正要飲茶,聽得書如海的話就停住了動作,熱氣衝在他的臉頰上,讓他乾澀繃得緊緊的皮膚滋潤了些許。

    “那老奴,親自去探探?”書如海悄悄瞄了一眼皇上的神色。

    沉吟片刻,皇上點了點頭道:“去吧!”

    書如海垂首順眉,帶着四個宮婢走出了寧元宮,皇上依舊還是對着燈光發呆沉思,一臉的憂愁。

    “皇上,朱統領求見。”一名太監踩着小碎步跨過了門坎走了進來。

    把守城南門的朱統領?皇上一鄂,讓太監將人帶了進來。

    朱統領乃是負責城南門的盤查與防守的,雖軍階不高,但卻身守要處,可說也是京城安穩的定力之一。朱統領一身盔甲上滿是灰塵,可見這一路,他是趕着來的。

    “見過皇上!”

    “平身。”

    “皇上,卑職有要事相告,事情緊急,在大都督府與沈府均尋不到沈將軍,所以才自作主張僭越前來稟告。皇上,滄明公的家屬,今日傍晚時分除滄明公之外舉家出了城。”

    舉家出城?皇上揪着的眉頭又是一緊,只是一瞬,腦子裡卻閃過了千萬種想法,朱統領瞄了一眼臉色幻變的皇上,又是緊張恭敬的低下了頭。

    沉默良久,皇上的臉上纔算是恢復了過來,他垂首擺了擺手道:“下去吧!加派人手看守城門,有任何異動直接來報!”

    “是!”朱統領一抱拳,恭敬退下。

    皇上眼眸一轉,濁黃的眼白已經通紅,“來人!”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