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九十五章:波濤暗涌誰能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九十五章:波濤暗涌誰能料字體大小: A+
     

    一團烏雲,逼近了皇宮,烏雲壓城城欲摧的壓迫感,讓久等不到沈客的皇上有些焦躁不安,連握在手上提到了半空的棋子也是躊蹉沒有落下。

    “皇上若是憂心,不妨派人去看看!”寧王挺了挺腰身吐納了一口氣息。

    “書如海,你派個人去看看!”皇上凝眸,將黑子落在了白子側。

    白子再無落子處,寧王沉重的心情反而是一鬆,與皇上下棋,每一步都是要費盡思量提心吊膽,比之連一套劍法耍一套拳法與人鬥上三百個回合都是要費事得多!“秦國公罪不至死,他是開國僅存的功勳,皇上!”

    “朕會加封他的爵位,讓他風光大葬。”皇上卻還是意猶未盡,盯着棋盤思忖着。

    寧王無聲苦笑,轉身下榻,雙腳落地,心也隨之安定了下來:“身前身後事,付一筆落花流水,皇上,你這棋藝,可又是精進了不少啊!”

    皇上決意要做的事情,他這個堂兄,也無能爲力。就算他們關係再好,這君君臣臣之間的東西,是他斷然不能僭越的!

    “有些事,就算功德等身,做了,就要想好該是這個結果!並非是朕無情,朕是大賀的皇帝,讓大賀百姓安居樂業,是朕的先祖與朕的付諸一生追求的東西,不論是誰,也不能攔着朕做有利百姓蒼生社稷的事,就算是秦國公,也不行!”

    皇上捏着一枚棋子,說得宛若漫不經心,但這冰冷的語氣,卻是讓寧王止住了正要起身的身子,讓他想起了一些不吐不快可又終生只能守口如瓶的事情。

    誰也不行,這話的意思,很明顯了!他那個女婿,他救不了了!

    “皇上英明,秦國公的事情既然已經擺平,臣留在京城也沒什麼意義了,等見過了空然法師!臣還是回去好了!家裡那幾個不孝子,實在是不放心吶!”

    “王兄若是執意,朕也不久留了,京城正是多事之秋,朕也沒心思與王兄好好敘舊,等此番之事平了,朕派人去接王兄到京城久住!”寧王提起空然法師,愁眉不展的皇上纔想到自己居然是忘了這件事,放下了額棋子他就起了身,讓書如海給自己披上了一件虎皮披風。“算算時辰國師也快到了!等沈客回來覆命,王兄就隨朕一同去迎接國師吧!”

    寧王應了一句好!沉默了起來。

    皇上揪着眉頭望了一眼窗外,走出了寢宮。

    ………………

    雖說過去了一個多時辰,今日皇宮裡發生的事情讓現在寧朝戈還是心緒難寧,秦國公是僅存的功勳,當年聖祖封十大功勳爲公侯,就是感念這他們爲大賀江山的付出,現在皇上的逼迫所有的人都看在眼裡,如此下去,這秦國公長昌伯滄明公定然活不了了!那自己的外公呢?

    寧朝戈的擔憂,也是皇后的擔憂,更是常妃寧誠的擔憂,不過比之皇后寧朝戈,常妃寧誠的擔憂就要小了很多,鎮國若也被皇上剷除,那這京城朝堂大賀就沒有了阻擾皇上的人,皇上要做什麼就是什麼!皇后寧朝戈今日要失去秦國公這一依仗,來日又要失去鎮國侯這一強有力的靠山,情況可想而知,而寧誠佔據着長子之位,就算常勝侯倒了他到底還有這一優勢!今日寧元宮外發生的事情,可說是李國公之後揚起的波瀾再次洶涌,讓衆人都在擔憂,皇上這把刀,會再次落下來。

    ………………

    艾城裡,今日曆時了一個下午的堂審總算是結束,案子卡在了周雁南這裡,雖說顏柳饒肅想要治罪定案,可週雁南的妻子也就是寧王的小女兒拿來的東西,卻是不得不讓顏柳饒肅收手!

    這可是先皇賜下來的寶劍,他們雖是天子欽點的欽差,可這先皇也是皇上不得不敬的,要想治周雁南的罪,還必須得請一道皇上的聖旨來才行。

    周雁南得此劍氣焰高漲,就是楊鵬陳福都威武神氣了起來,在大堂之上死不承認自己的罪行,讓顏柳饒肅根本無法定案。

    於是,在定了一個歐陽義的罪之後,這案子就卡住了,顏饒兩人來是爲了艾城的命案,既然周雁南有先皇這塊護身符兩人無法定罪,也就只能暫時擱置了案子着手查艾城命案。

    艾城雖說封閉,但並非是所有的通道都封鎖了,有些消息還是能在城內外傳遞,京城裡艾城有一天一夜的路程,顏柳發回去的書信還要等上一天才能有迴應,所有艾城正是對此雞血不已的百姓,也乖乖的回了家還是炊煙做飯。

    客棧裡,夥計也端來了飯菜,這件案子遇到阻擾也是寧致遠意料之中,不過是等上一天,對已經被皇上下旨留在靈隱寺靜養的他來說並沒有什麼影響,秦淮出去了一趟,夜間回來的時候就已經帶上了一張紙條,這是從京城傳來的消息,京城離着艾城有一天一夜的路程,驛站快馬都不可能有這麼快,所以飛鴿傳書是這些有身份又能力有財力的人最喜歡的聯繫方式,寧致遠收到的這張紙條,上頭寫着的就是今日京城中午發生的事情。

    秦國公等人會與皇上抗衡也算得是意料之中,不過秦國公的退讓,卻是讓寧致遠有些訝然,寧王進京的消息他也不覺得奇怪,不過國師要進京的消息,卻是讓他有些緊張。

    國師進京,也就是說一向低調的寧承幼終於是要高調起來了!鎮國侯這次居然能大義滅親,不過雖沒有波及到鎮國侯,寧朝戈也算是損失了一大助力,至於長昌伯滄明公,這次居然也會如此大膽?還有那些個大臣,居然敢罷朝,以自己父皇的脾氣,怎麼不會追究!看來,秦國公這一支,算是保不住了!

    “唉…………”

    外屋寧致遠的一聲嘆,讓杜依依提起了精神。艾城封鎖,她是逃不出去的,這件案子一日不破城門一日不開,她就只能與寧致遠呆在一起了。

    “想不到大賀僅存的開國功勳,還是要落得如此下場!若知道今日會是這麼個結果,也不知道秦國公會不會後悔當年救下了聖祖呢?”寧致遠只問苦笑,將手中的紙條靠近了火苗,看着一點點的變成了灰燼。

    “當年秦國公救下了聖祖,今日聖祖的後人卻不會放過他,以怨報德,世間少有啊!看來你的父皇,骨子裡,算不得是一個好人!縱然他是爲了天下百姓!”杜依依扯出了上午還未爭辯出一個結果的話題。

    “但百姓們的心中,他是一個好皇帝,難道你妹聽見這一路百姓對他的歌功頌德麼?做君王,本就是如此的,蒼天大計爲重!”

    “這麼說,你說的你的江山就是我的江山看來也只不過是廢話了!可共甘苦而不可共富貴,這就是君王本色!”

    “做皇帝,其實是這天底下最難的事情,左右都會傷及到一部分人,父皇選擇了一個極端,我可以走另一條路,我沒有父皇那樣嚴格的要求,只要大賀不亂,就夠了!”

    “如此不作爲,也算得是無能了!”

    “若我是無能之輩,你又豈會落在我的手上?”

    “要不是你使了苦肉計騙了你父皇,我豈會嫁給你!”

    “說到底,這天底下的權勢都是掌握在皇帝手中的,而我是皇帝的兒子,所以你這個無名無分無權無勢的女子,也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你又怎會知道你現在不是魚肉?”

    “那也要看是誰在做刀俎了!”

    “………………”

    “………………”

    千里明月共一輪,艾城知州府衙之中,顏行祿正是看着這浩然月色,想着前幾日如夢如幻的經歷,方方與饒肅議事回到屋子裡的顏柳一看的如癡如醉的兒子,不由得輕嘆了一聲,他就這麼一個兒子,本看着成了才,現而今卻陷入了情網不能自拔,此次雖保全了性命,可往後的仕途必然是阻擾重重了,案子又遇到了阻擾,京城又正是多事之秋,叫他如何不心煩意亂!

    “今日,京城裡出了亂子了!”方纔饒肅接到了京城來的消息,眼下案子倒是不用愁了,寧王進了京,應該皇上就會下旨了!可滄明公與他可是老朋友了啊!此事居然連他也牽扯到了其中,皇上會如何處置根本就無法預料啊!

    “雄率兄也參與了進來,現在聯合羣臣跪諫,又是罷朝,這大賀自開國以來,只聽說過皇帝免朝,從未聽說過大臣聯合罷朝的,今日又是一起進了宮,在寧元宮外與皇上辯論一場,雄率兄一向明智也明白明哲保身,爲何這次卻如此糊塗啊!唉…………行祿,你與懷瑾是還兄弟,我與雄率兄也是故交,這個關頭,不能看着他一錯再錯下去了,你留在艾城也無事,不若先回京,勸說勸說你楊伯父!”

    顏柳解帶寬衣,脫下了外袍。

    看得顏行祿沒有半點反應,本就是被今天的案子弄得一腔怒火的顏柳頓時就火冒山丈,將手中的外袍甩在了牀榻上,他年少之時本也是不羈之人,所以對顏行祿的行徑也理解,可如此泥足深陷,他這個做爹的如何能看得下去!

    “顏行祿,你莫要再傻了,天底下的姑娘那麼多,你何苦要惦記着她!明天你就給我回京!那些不切實際的想法你最好是給我都收起來,你爹是不發脾氣不是沒脾氣,你知道這次你爹爲了你做了什麼嗎?我顏柳一世英名,都要被你這個兔崽子毀了!我顏柳這麼聰明的人,怎麼就生出了你這麼個傻小子!”

    顏行祿緩緩吐了一口氣,皺眉舒展:“爹!明日我回京就是了!”

    “就是了?還就是了?說得你多委屈的樣子!要是沒你爹在中周旋,你八個腦袋也不夠砍的,哪裡還能坐在這裡傻不拉嘰的看月亮,回去好好跟你娘說,此事不要讓她知道,多去你楊伯父那裡走走勸說,我們顏家不能做這個勢利小人!還有,懷瑾你也多勸勸,若是有法子,讓他們都先離京,他們這麼鬧下去,京城遲早是要亂的!秦國公也真是的,一把年紀還要用自己一世英名做賭注!”

    顏柳一通臭罵依舊是覺得不解氣,又是狠狠的踹了幾腳腳邊的凳子。

    顏行祿受了這一通罵,垂頭喪氣的也不頂嘴,沮喪的就出了門,回到了自己的屋子裡。



    上一頁 ←    → 下一頁

    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