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九十一章:遲暮老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九十一章:遲暮老將字體大小: A+
     

    幽幽一聲嘆,讓衆人爲之側目。

    皇上張開了被風吹得有些發乾發澀的嘴,雙眼,居然是紅了:“秦國公,朕知你對大賀忠誠不二,安國公一案,不可再提,這十年,對你們是一種折磨,對朕何嘗又不是一種折磨?”

    “秦國公,你是救過聖祖的老臣,皇上待你秦家亦不薄,當年我父王與你也是故交,你素來深明大義,而今爲何卻要老來放縱毀了自己一生的清譽?秦國公,難道你是想讓你們秦家兩輩人忠君護主的名頭毀於一旦嗎?”

    一直緘默的寧王也開了口,對習武之人來說,秦國公永遠是他們心中可敬畏的前輩,而今的秦國公,更是讓他悲憫,顯赫而動亂的一生,烽火亂世與天平盛世秦國公都經歷過了,刀光劍影千軍萬馬裡也闖過了,卻偏偏,在子孫與好友之死上放不開,如今不顧生死一搏,也只換來了相扶到老的老夫人發病昏迷。以他的立場怪不得皇上,但秦國公又何來罪過?

    衆人紛紛低頭,對皇上的嘆息與紅眼彷彿是全不知曉一般。

    除了當年皇上駕崩與太后仙逝,皇上何時在大臣面前有過這樣的失態?那蘊含流轉在皇上眼眶中的熱淚,那在秦國公臉頰上縱橫凌亂的熱淚,讓四周的人,都沉默冷靜了下來!鬧到今日的地步,皇上與功勳世家之間的糾葛已經再難稀釋化解,秦國公與皇上的這四行淚,就已經註明了一個嶄新的時代必然是要來臨了。

    若是再進一步再一味堅持下去,等待着秦國公的,必然就是皇上兩行熱淚之後的一把利劍!

    風聲鶴唳,人聲寂靜!

    所有人,都在等着秦國公做出一個選擇,就是一張臉墨黑的皇上,也十分耐心的在等着眼前下跪之人的回答。

    跪在秦國公左右的長昌伯滄明公凝視着擡頭望天兩行熱淚的秦國公,雖心中焦急,卻也不敢在這個時候放肆。

    灰濛濛的天,壓得人心沉重,寧元宮外密密麻麻的人,讓寧元宮更是冰冷異常。

    皇上的忍耐已經是極限了,皇后知道,羣臣知道,秦國公也知道。

    “老爺,老爺……”

    萬籟寂靜之時,一個高亢突兀的聲音引得所有人都回了頭,皇宮之中何人膽敢大聲喧譁,更何況還是稱呼老爺……

    “老爺……老爺……”

    跑上寧元宮廣場前石階漸漸映入諸人眼中的是一個年過半百的老者,從其衣着來看,與這些大臣也有不同,不過其華貴也不是一般百姓可比擬,只要一聽着人的喊聲,衆人便都明瞭此人該是誰家的奴僕,再看此人的年紀,在場的除了秦國公,誰會用一個這樣的老奴?

    老者一路跑來,喝着寒風縮着脖子,所到之處諸人避退,直接就讓他跑到了秦國公的面前。

    “老爺,老夫人發病了!”

    老夫人,秦國公那一段過往在場的是沒有不知道的,秦國公與這位老夫人之間的相扶到老也曾算的是一時的佳話,老者這句話一說話出,諸人就忍不住的拿眼角掃了掃正是冷着臉的皇上,皇宮禁地,一個老奴可以隨意進入?老夫人發病這麼及時?難怪皇上之前一拖再拖沒有出現,原來居然是在後翹了秦國公的牆角使了這一招!

    皇后本是要呵斥老者的放肆無禮,皇上伸手攔住了皇后邁出去的步子,與她搖了搖頭。

    “什麼……可請了大夫,現在如何了!”秦國公霍的站起了身擦掉了臉上的淚水。

    “已經請了大夫了,現在正是昏迷着!”老者顫顫巍巍的跪下了身,朝着秦國公已跪,又朝着皇上磕了一個頭。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夏初的時候大夫不是說今年不會再犯病的嗎!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就是先前與皇上辯駁的秦國公也沒有這般緊張不安。

    老者熱汗夾雜着熱汗,聲音合着寒風:“老爺,是沈將軍,沈將軍與老夫人在書房裡談話,也不知道談了些什麼,老夫人就……就暈過去了!”

    “大夫怎麼說?”

    “大夫說!只怕,不好,熬不過這個冬天了!”

    秦國公一杵,彷彿呆傻了一般直直看着眼前那一大塊空地,長昌伯與滄明公怕有閃失,趕忙起身扶住了秦國公的雙手。

    “嘶…………”

    秦國公仰天將清涕吸入了鼻中,將熱淚逼回了眼眶!

    緘默良久,秦國公將手從長昌伯滄明公手裡抽出,緩緩俯身俯首下跪。

    “皇上,老臣一生爲大賀,爲大賀的百姓,子孫雖不成器,卻也是本性淳善之人,老臣老矣,心有餘而力不足,不能再佔着這個位子不撒手,老臣願交出兵權舉家遷移老鄉柳州,不求榮華富貴,只求子孫蒙得皇上廕庇平安喜樂!請皇上恩准!”

    如此悲涼的背影,蕭瑟的寒風消瘦的背脊,所有人在心中一鬆之餘,又隱隱然多了一份惆悵感傷,只要秦國公願意退,其他人也就構不成威脅了!

    “秦國公深明大義,有此要求,朕定然成全,只一事朕必須要提醒諸位,土地改革,若有人再行阻擾,修怪朕不客氣!”

    皇上那張臉看不出歡喜哀怒,瑟瑟寒風中飛揚的衣角,頭頂那一頂雙龍戲珠的皇冠,睥睨霸氣的眼神,緊抿的嘴角緊皺的眉頭,都讓他與背後的蒼茫天空宛若混於一色,天子威嚴,讓人不寒而慄。

    “皇上仁德愛民,此舉也是爲了社稷百姓,秦國公,你到了這樣的年紀,本就該是回家弄孫爲樂頤養天年,秦國公,還是先回去吧,你們的想法皇上不會置若罔聞,此事皇上一定會斟酌處理的!長昌伯滄明公扶着秦國公先離宮吧!”

    寧王俯身去扶跪地的秦國公,這位往昔爲了大賀上刀山下火海的老將,如今已經是遲暮之年行將就木,握住那隻冰冷的手,寧王藉着滄明公的力一同將痛哭的秦國公扶起。

    “老臣,謝皇上隆恩!謝寧王教誨!”秦國公雙手擡起,抱拳拱手,再次擡頭,已然不再是那個敢與皇上辯駁的老將,而是來時那個背影顫顫巍巍的老者。

    日薄西山已遲暮。

    秦國公,對大賀來說不再是那個救駕的功臣,已經是皇上推行新政的一塊攔路石。

    今日諸人聯合以秦國公爲首來制衡皇上,秦國公一退,衆人也不得不退!

    眼看着長昌伯滄明公扶着秦國公從大臣之中走過,一側的鎮國侯低下了頭,瑟瑟寒風灌入裘衣,讓他忍不住的顫抖了起來,十大功勳世家,都是隨着開國聖祖賣命的,聖祖寬仁大義賜他們功名富貴,現在皇上卻要無情褫奪,當初要不是皇上逼得太緊,臨安侯又豈會生出了謀逆的想法?要不是看得皇上如此無情,清平侯又豈會附庸臨安侯大逆不道?李國公縱然有錯,又何至於一家成年男丁發配邊關,最最無辜最最讓人心寒的,還是安國公,一家老小上下灰飛煙滅,現在又是秦國公,皇帝心狠至斯,他縱然有皇后寧朝戈做依仗日後有望,可若是皇上真要撕破臉皮在駕崩之前剷除自己!自己又該如何?

    是與臨安侯一般反了?還是等着如安國公一般死於非命?

    一死何懼?他怕的,是自己死得冤屈悲慘卻還要蒙上罪名揹負罵名!連曾經英雄一世的秦國公都只能告老獻出兵權,他這個國丈,又該要面臨着什麼結果?

    秦國公的手冰涼寒心,扶着他的長昌伯滄明公已然是臉色鐵青,他們敢帶頭與皇上爲敵討價還價,就沒想過可以安然無恙的渡過這一劫,皇上的態度決心沒有人可以動搖。

    這一次,他們是徹底的寒心了!皇上如此冷酷無情,他們如何能在皇上的大刀闊斧之下存活?

    長昌伯望天悲嘆一聲,雙眼不覺已經是通紅。

    滄明公望了一眼失態的長昌伯,低着頭看着腳下的路,緊咬的嘴脣依舊是忍不住的顫抖。

    今日一退,或許對他們來說,就已經是富貴的盡頭了!

    他們身後,先前還是雄糾糾氣昂昂的大臣都已經是拉聳着腦袋將脖子縮在了寬大的氅衣之中,他們乃是受過世家恩惠而不敢忘的人,這次鬧出了這樣的動靜,秦國公一退,這結果可想而知。

    “雄率兄,你帶着秦國公慢走,我還有些事急着要去辦,稍後我到秦國公的府上尋你!”

    長昌伯陳印低下了頭,通紅的雙眼已經眯成了一線,他鬆開了手抱拳,在滄明公楊雄率還只是擡手張嘴的時候,人就已經轉身大步闊闊的走了。

    滄明公本也是一顆心彷徨而失落不安,哪裡顧得上長昌伯的異樣,扶着顫顫巍巍的秦國公就走下了臺階,朝着來時的路走去。

    滄明公乃是要與皇上結成姻親的人,可他站到秦國公這邊卻是堅定不移,大公主雖還算得皇上的歡喜,可這婚事他心中也明白只不過是皇上一時權衡的手段,他斷不敢妄想與皇家結親,更不想想象自己往日的生活會是怎樣!他也想過,若是祖父沒有爲了聖祖出生入死一片赤忱,那就不會有今日楊家的榮耀富貴,若是沒有這利弊兩端的富貴,他現而今的路,該就是截然不同了!

    寒風瑟瑟,一行人漸行漸遠,皇上也終於是收回了目光回了寧元宮,皇后憂心忡忡的帶着寧朝戈鎮國侯隨行在後,寧誠常妃等人也隨即跟在了後頭。

    今日寧元宮前君臣辯駁,秦國公最終選擇了退讓,可得勝的皇上,卻並沒有一絲的歡喜,在場的人,心裡都是壓着千斤巨石一般的沉重,風聲鶴唳帶不走秦國公滄明公長昌伯那番悲涼的話,秦國公顫顫巍巍離去的佝僂背影更讓人無法忽視眼前的九五之尊的冷酷無情,皇上那番辯駁聲聲迴響在耳,那些不爭的事實在皇上的口中變得理所應當,常勝侯雖與秦國公等人的處境不同還有寧誠這個可能的明日之君依靠,可在寧元宮外攝入心肺的寒氣並沒有因消失。

    君心不可測,伴君如伴虎,今日皇上與你笑容熠熠,但誰又知道他是不是在想着剷除你的法子?

    那把懸在他們頭頂十年讓他們提心吊膽的劍,就像是皇上此刻嘴角的冷笑,讓鎮國侯常勝侯都是身子一僵。

    “想與朕抗衡,實在是不自量力。”

    正是低着頭的寧王擡頭望了一眼四周的人的神色,臉上最後的一絲輕鬆也被皇上這一句無情的話淹沒。

    “皇上,何須與秦國公置氣,他一把年紀是非不分,好在他還是對大賀忠心,知道進退!”皇后斂袖坐在了一側,接過了書如海奉過來的茶盞送到了皇上手側,輕聲細語的安撫着。

    “那個老傢伙,若是知道進退,又怎會與朕鬧到這樣的地步?今日算他還算聰明,若是他不走,就不止是這麼簡單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
    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