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八十九章:辯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八十九章:辯論字體大小: A+
     

    京城,已經是風雨欲來了!

    在趕至皇宮宮門的時候,沈客正好是與最早得到了消息的寧朝戈碰上了面,之後便就結伴一同入了宮。

    外日只可聽見寒風呼嘯瑟瑟的寧元宮的廣場,現而今正是密密麻麻的站了許多人,沈客與寧朝戈只一掃,就發現寧元宮外的禁衛比之以往要多了一倍,他們是在秦國公之後最先趕到的人。

    秦國公一等人,被書如海攔在了寧元宮之外,跪諫也鬧過了罷朝也鬧過了,就是書如海也拿不準這些人是要鬧什麼把戲,只是皇上還在裡頭,他是無論如何都不能讓秦國公進去的。

    “秦國公長昌伯滄明公!何至於鬧到這樣的地步,父皇此舉優惠萬民,你們都是功勳公侯了,何必要如此阻擾父皇呢!還是先回去吧!寧元宮外寒風這麼大,您都一把年紀了,也不怕受了風寒!”寧朝戈趕到之後,立即就從一旁繞過了衆人到了書如海的面前,看書如海正是對秦國公百般賠不是,佔了早到的先機的寧朝戈當即是把話題拉到了自己的身上,在他來之前馬姑姑就已經將皇后的話一字不落的轉告給了他,這次鎮國侯雖與秦國公一家是親,但若是寧朝戈能將人力不認親大義滅親的一面展現出來替皇上分擔現在的憂患,那寧朝戈要奪嫡也就簡單得多了!

    秦國公可說是這些功勳公侯裡年紀最大的一位,別的功勳公侯都已經承襲了兩代,這秦國公一脈卻還只是稱了一代,秦國公而今已經七十有九的高齡,可說是大賀難得一見的長壽星,但因年輕之時勤練功打下了紮實的基礎身體十分硬朗,平日平脾氣也倔認準了禮九頭牛都拉不回來,這秦國公在這些功勳公侯裡頭身份也特殊,當年秦國公還只是八九歲的時候,當時他的父親就隨着開國聖祖打江山,他一直也是追隨在軍營之中,還曾救過開國聖上的性命,頗得開國聖上的喜愛,這次要不是有秦國公帶頭,長昌伯滄明公又哪裡敢興事!

    “二殿下!老夫也不是無理取鬧,當年老夫還是九歲孩童的時候,也曾是在開國聖祖面前護過駕的,如今雖年事已高,但人還不至於老糊塗了,皇上要惠民,老夫不敢多說只當認同,可這要讓我們這些人獻上名下田地,老夫可就有意見了!再說皇上這一年,將長昌伯與滄明公這兩支手裡的兵權收回,這可是開國聖祖分派的兵權,皇上如此不念我們祖上的舊情,讓老夫怎麼不心寒啊!老夫都已經半隻腳踏入棺材的人了,對手中兵權並不戀棧,到老夫也有子孫,豈能不爲他們着想謀福,皇上這是要把我們這些功勳老將都逼死啊!!”

    秦國公聲容並茂,佈滿皺紋褶子的老臉大半掩在衣袖裡頭,花甲之年,卻要矗立在寒風之中爲子孫謀福,這樣一位老人,莫說是身份顯赫尊貴,就是沒有這秦國公的身份,寧朝戈書如海也不敢對他擺架子。

    可裡頭的那位,是皇上,這位又是要與皇上硬碰硬的。

    “秦國公,您吶,也被在風裡站着,去那邊的暖閣等着就是了,父皇現在在會見寧王,也沒這個功夫見您啊!父皇豈會不知道您的想法,你們鬧出了這麼大的動靜,叫父皇怎麼給你們臺階下,此事不能急在一時,慢慢來,等父皇出來了好好商量,肯定能找到解決的法子的!”

    “秦國公,你都一把年紀了,爲何還要執着這些不放手?子孫之福該當他們自己圖謀纔是!皇上又不是絕情無情之人,又豈會忘了你們當年的功勞?”沈客在大都督府行走,與這位秦國公也是熟識,眼看這秦國公想走一條死路,他也覺得是不妥。

    “二殿下,若是皇上肯收回成命,老夫也願負荊請罪,皇上要惠民,可也不能斷了我們的命U根子啊!”秦國公一擡頭拭淚,就露出了那一回已經落了門牙的牙,那一臉已經滿是老人斑的褶子更是皺得深了些,華髮飄飄,華服飄飄,讓人不覺悲涼,這些功勳,說到底也有是從善的,皇上卻也一股子的除盡,實在是有些…………

    寧朝戈心中暗歎一聲,正要說話,大風卻夾雜着寧誠的聲音飄了過來。

    “秦國公…………”

    秦國公緩緩轉頭,一看見是寧誠,頓時又哭訴了起來。宮門前的書如海看得秦國公等人分了神,立即與沈客招了招手,讓他進入了寧元宮。

    寧元宮外氣氛緊張,寧元宮裡卻是暖洋洋讓人精神放鬆,沈客入內的時候,皇上與寧王正並肩站在軒窗之後看着風中屹立的大臣與勳貴,低聲在說些什麼。

    “沈客見過皇上!”

    聽得沈客行禮,正是嘴脣蠕動的皇上轉了頭,拍了拍寧王的肩膀走到了沈客面前:“沈客,你可有法子擺平這些老頑固?”

    沈客抱拳低頭,只是望着眼前那一抹明黃色的襟擺上那一條活靈活現栩栩如生的張牙舞爪的金龍沉默。

    “大賀建國百年,開國聖祖乃是大賀百姓心中神明,秦環義當年有過救駕的功德,朕一直敬他讓他,便也是因爲如此,他現在雖只是手握着天險山五萬重兵,可在軍部裡的威望卻遠遠不止這五萬人,你是從底層走上來的,自然知道當初開國十大功勳在這些士兵心中的地位,朕想,趁機拔除秦家,可又不想讓天下百姓軍中士兵覺得朕不念舊情忘本無情,秦環義就是仗着自己時日無多想將朕這十年所做之事鬧大,讓他的兒孫可免去這一場災難,沈客,你與朕去做一件事!”

    沈客擡頭一鄂,隨即又點頭道:“皇上請吩咐!”

    “秦國公雖是個老頑固,但愛才惜才,明知道你是朕的人,還是與你打下了交情,這些人早對朕不滿,朕也知道,但現在朕還不能動他們,所以,只能打秦環義這隻出頭鳥了!你去一趟秦國公府,把這一封書信交給老夫人!”

    皇上說着,拿起了桌上那一封並未封口的信。

    沈客一杵,接過放在了懷裡。“末將遵命。”

    原本以爲皇上是要他做什麼興兵流血的大事,卻只是跑一趟退,沈客心頭那顆石頭卻並沒有因此而減輕,反而是因爲不知皇上到底是何打算而沉重了起來,皇上所說的老夫人,並不是秦國公的髮妻,而是秦國公的表妹,秦國公與他這位表妹情投意合,怎奈當時開國聖上已經爲他定下了一門婚約,讓他娶了當朝郡主,這位老夫人也是一個倔脾氣,在得知表哥已經娶妻之後,就到了尼姑庵裡落髮,紅顏伴青燈一過就是三十多年,而後來開國聖上與第一任秦國公先後逝世之後,秦國公就將這位老夫人接了回來,一直等到郡主死了纔將其扶正做了他的正妻,這位老夫人,可說是現在秦國公唯一會聽從的人,皇上讓沈客將書信去送給老夫人,也就是想兵不血刃的就化解這一場衝突,沈客曾去過秦國公府,也曾見過這位歷經苦厄終有情人終成眷屬的老夫人,皇上要走這一條路暫緩也並無不可,如今皇上才把拔除一個李國公,再要拔除秦國公長昌伯滄明侯肯定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了!

    跨出寧元宮的門坎的時候,沈客忍不住的看了一眼人羣前頭華髮蒼蒼的秦國公,此時鎮國侯寧承幼等人都已經趕了來,就是皇后娘娘的輦駕也正在走向寧元宮,這麼一場由京城勳貴發起的鬧劇,現在已經是讓四方勢力雲集,如何罷場還是個未知數。

    沈客一走,安靜站在一旁的寧王就激動了起來。

    “這位就是平定了草原的沈將軍?”

    “怎麼?你又想要去陪你練武?想得到是好!你這把老骨頭還不夠沈客一招半式的!”皇上被寧王兩眼冒金星的目光逗得撲哧一笑,額頭聚集的烏雲頓然消散了些許。

    寧王訕訕一吐舌頭:“那就免了,臣知道自己是什麼材料,信都已經送去了!這齣好戲,該是皇上粉墨登場了吧?”

    “走,王兄隨朕去外頭看看!”皇上一捋呼鬍鬚,呵呵一笑邁步。

    寧王隨着那軒窗格的玻璃望了一眼外頭,鄭重其事的跟隨到了皇上後頭!

    正是死死攔在寧元宮的門坎前的書如海聽得身後一聲輕咳,立即是讓開了身子恭敬的行了禮扯着嗓子高呼了一聲皇上萬歲,正與寧誠等一些人爭得熱火朝天的秦國公長昌伯滄明公立即回頭退後兩步,朝着皇上拱手行禮。

    “怎麼?真是膽子越來越大了!有沒有把朕這個皇上放在眼裡!在金殿上鬧也就罷了!罷朝朕也就忍了!居然鬧到了寧元宮!”皇上緩步從寧元宮外一直排開的幾列人身前走過,目光如鷹隼一般從這些人身上一一掃過,天子出面,龍顏大怒,這股威嚴,足以把方纔喧雜的聲音壓下去。

    “皇上!老臣有罪!但老臣也是被逼無奈啊!”秦國公在長昌伯滄明公的攙扶之下跪了下來。

    皇上銳利的目光落在秦國公的身上,嘴角擠出了一聲冷笑:“呵……被逼無奈?是誰逼你啊?秦國公說來聽聽,朕與你做主!”

    “皇上!老臣自認多年對大賀殫精極慮鞠躬盡瘁,當年更是亦可連性命都不要也要救下聖祖,當年兵權的劃分,也是聖祖定下來的,老臣並非是要把持兵權,只是皇上可有想過我們這些老臣心頭的感想啊!”秦國公匍匐在地,蒼老的聲音略帶嘶啞。

    看着地上華髮蒼蒼的秦國公,隨他進宮的人無意不是動容,隨在他之後,都是山呼一聲萬歲,道了一句皇上三思。

    坐着輦駕趕來的皇后正好到了皇上跟前,行禮之後就站在了一旁,眼見寧朝戈投過來的苦惱神色,她皺起了眉頭又望了一眼皇上身後的寧王,左右掃看,也不見以往重要場合必見到的沈客。

    “如今天平盛世,朕再三消減兵源,你又是步入花甲心力不足,朕消減你的兵權也是合乎情理,長昌伯滄明公,你們今日前來,莫也是記恨在消減了你們的兵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
    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