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八十七章:所謂兄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八十七章:所謂兄弟!字體大小: A+
     

    寧王雖做事一根筋,但腦子卻是靈活得很,在一直到皇上派了顏柳饒肅去了艾城的時候,寧王就火急火燎的放下自己最喜歡的寶劍收拾了行裝朝着京城趕了來,他也曾與顏柳打過交道,最是明白顏柳是怎樣眼裡容不得沙子的脾氣,雖說對於自己女媳的所作所爲他也是心有芥蒂,但這畢竟是自己一手挑選的女婿,怎麼得也不能讓自己的女兒年紀輕輕就守了活寡不是!寧王乃是皇上的堂兄,父親是先皇的孿生胞弟,這身份當時顯赫無雙,不說其他,就說他的府上,現在還留有着先皇賜下來的一把可抵得上先皇親臨的寶劍!在寧王火急火燎朝着京城敢的時候,他就已經拖了自己的心腹將寶劍送去了艾城。

    在先皇之時賜封寧王,賜封的就是關東與江南交界的幷州爲封地,幷州到京城,騎馬最快也得是兩天半的路程,雖說寧王是騎着汗血寶馬日夜在趕路,趕到京城也是在兩天後也正就是艾城堂審的這一日了。

    先皇在世是與先任寧王關係十分親近,寧王也多在京城居住逗留,皇上還只是稚童之時,就與現在這位寧王是玩伴,雖是堂兄弟,但因爲沒有權利之爭加上又與自己親近,皇上與這位堂兄的關係是遠遠勝過皇上那些親兄弟,這些年寧王不入仕途只專心武藝,皇上也是勸了好多回但最後也是隻能認了他去,寧王與皇上的關係可說是從穿開襠褲時就積累了下來的,這就要留下自己女媳的一條性命,難道皇上還能狠下心來不顧兄弟之情不答應?

    所以,皇上十分頭疼,在寧王入宮的時候更是直接避到了陳妃那裡,寧王一路進宮在寧元宮尋不到皇上,拿着書如海撒了好一通的氣,直接就賴在了寧元宮不走了!

    堂堂一國之君總不能一直藏在陳妃這裡不現身,他等得國事可是等不得,更何況,因爲前日那場大雨在路上耽誤了行程的國師今日就要抵達京城了,他可是早就吩咐了戶部準備打算親自去迎接的!

    於是乎,本是在陳妃宮中藏了一個時辰還等不到寧王離去的皇上,只能硬着頭皮在宮裡冒了出來,去見了這位讓他頭大如斗的堂兄!

    “皇上,你可算是來了,臣等你等得好辛苦啊!”寧王在年少時遊歷名剎拜師多在民間混跡,也不知道是在哪裡學來了那些潑皮耍賴的伎倆,皇上雖說早已習慣了,但霎時還是被這一把年紀卻沒個正經的堂兄嚇得臉色一駭。

    “王兄,你年紀大了,怎麼還是這麼不知道愛惜身體,兩天的時間從幷州趕到京城,馬都指不定給累死了!”皇上一正臉色,搖頭煞是無可奈何。

    “還不是爲了我那個不成器的女婿,皇上,你可一定不能不管啊!”寧王也不可皇上繞彎子,也預防着皇上三言兩語把他帶到溝裡,一見面行了禮之後,就將話題直接帶到了這上面。

    “你那個女媳是什麼料子你又不是不清楚!禍國殃民啊!王兄,你就忍痛割愛吧!”皇上拍了拍寧王的肩頭,一個閃身避開了寧王隨即就抱過來的雙手。

    “皇上,臣這個女婿是沒德行也在做了一些傷天害理的事情,可好歹也是臣的女媳啊!臣總不能看着他有難袖手旁觀吧!顏柳那個老頑固可是眼裡揉不得沙子的!落在了他手上還能討到好?不死也得掉三層皮啊!皇上!”

    寧王一把沒摟着皇上的手臂,只得伸着手假意的拭起了淚。

    寧王是什麼樣的性子脾氣皇上是最清楚的,這番肯定是女兒在跟前哭訴老婆在耳朵邊上嘮叨了,當下他神情一肅,加大了聲音:“胡鬧!王兄,你怎麼是越老越糊塗,你有你的難處,朕也有朕的難處,你又不是不知道你那個女媳做的事情,平素王兄你可是最嫉惡如仇的,怎麼一到了自己的親人身上,就變得這麼糊塗了!”

    寧王擠着眼咧着嘴避開了皇上的眼神,本是要辯駁,可還只是唉唉的嘆了一口氣:“臣也是沒有辦法啊!皇上您就網開一面吧,以後若是他再行兇作惡,臣第一個繞不了他!”

    “王兄,你久不在京城,不知道這件事裡頭牽扯的事情,也罷,朕就與你挑明瞭話,這次朕在艾城推行土地改革,百姓受惠,但首當其衝的就是京城這些權貴利益受損,這裡頭不單單有你那個女媳,還有秦國公還有朕的戶部尚書,裡頭牽扯的人當然更多了,你這個女媳平日胡作非爲朕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就算了,可他現在卻豬油蒙了心居然被這些人蠱惑了來與朕對抗,朕若是輕饒了他,你叫朕如何下臺啊!旁的不說,這護親護短的名聲肯定是要落下了!”

    見皇上面色凝重,正是呲牙咧嘴其呼天搶地的寧王也漸漸安靜了下來,皇上的話已經說得再明白不過了,這件事不單單就表面上那麼簡單。

    “那臣去教訓教訓他讓他脫了這件事不要再攪合就是了!這個兔崽子,居然有這樣的膽子,還把不把我這個岳丈放在眼裡了!”寧王氣呼呼的一拍手邊的門框,嚇得一旁被寧王訓斥了好久的書如海忙不迭的一縮脖子。

    “這事你明白就好了,不是朕不願方你這女婿一條生路,是你這女婿實在太不知輕重了,此事你早不制止,現在也晚了,艾城的命案,你總聽說了吧,這十有八九,就是你女婿跟着那幾個人搞出來的,顏柳什麼脾氣你也知道,朕什麼脾氣你更知道,你這個女婿,再留下也只是禍端,朕的堂兄寧王的女兒還能守寡?王兄不用急,改明日朕與侄女尋個才貌並重的,比之這個周雁南絕對是有勝!”

    寧王一下子軟了下來,知曉他脾氣的皇上當然是順着他的脾氣去安撫了。

    “皇上,臣還是…………這女媳就是臣自己挑的,哪知道這現在會變成了這個樣子,他不知死活要與皇上爲敵,臣也救不了他了,只是皇上,好歹看在臣的面子上,給他留條活路吧!”

    寧王自知理虧,已經無顏面再求情,可他這火急火燎的趕了一趟,總不能就這麼折返吧!這要是回去了,如何與妻女交差啊!

    “命能留,但肯定是要發配去崖州服刑的,王兄,這已經是朕顧念着你我兄弟情誼網開一面了,這些人心機倒是夠深的,居然想這麼挑撥朕與王兄的兄弟情誼,朕已經得了民心,縱然他們再怎麼努力,也不可能讓朕成了孤家寡人,王兄,你千里迢迢來京城一趟不易,此番就在這裡住下吧,朕讓你看一出好戲!”

    寧王的情緒已經徹底被皇上掌控,看向來是沒個正形的寧王一臉嚴峻,皇上也只得是無奈的笑了笑,做了這個順水人情,現在艾城的命案顏柳饒肅還沒有直接有力的證據,現在審的也只是這四人以往積累下來的惡形,以顏柳的面面俱到,就算他不下令,周雁南這條命也肯定是能保住的。

    寧王向後一步一抱拳躬身:“多謝皇上,能留下這狗東西一條命,臣已經知足了,臣與皇上的兄弟情誼,那有豈是這些人能挑撥的?雖說臣久年不到京城來,京城的事情多多少少還是知道一些的,皇上,你這是把他們逼得太緊了!”

    皇上呵呵一笑,將鄭重其事的寧王扶了起來。

    “十年了,朕能有多少個十年,放心吧!朕有分寸!說來,今日除了王兄,還有一位王兄的熟人歸京啊!”

    “哦?是誰?”寧王已然放心了心頭的擔子,本就是老頑童一般性子的他聽到皇上這麼一說,立即就來了興趣。

    “國師,空然法師。”

    皇上一閉嘴,寧王就咿呀一聲嘖嘖感嘆了起來:“是他這個老禿驢啊!當年一事,臣可是至今還記得,記得當年臣去靈隱寺求他授武藝,卻不想他以不收徒爲名拒絕了臣,纔不過是半月的時間,他這個老禿驢,居然就把承幼拐了去!什麼不收徒,還不是看臣不是這塊材料怕落了他第一武僧的名頭!這個死老禿驢,這次我可得好好與他算算舊賬!”

    “王兄,你打得過他嗎?還是省省吧!他現在是我的國師,他輸了朕不好看,你輸了朕也不好看,還是留些力氣,等着看朕如何拔了秦國公這顆毒瘤吧!”

    皇上唉的一聲搖頭抿脣,將寧王帶到了一旁,雖說寧王要大了他兩歲,就如今看來,反倒是他像兄長寧王像弟弟。

    “好吧!就當是爲了皇上,那老禿驢今年都六十了,哪裡會是臣的對手!爲了讓皇上臉面好看一些,臣就勉爲其難,受些委屈好了,不過皇上你可一定要彌補臣纔是,聽說承幼現在可是武藝大有成就,你得讓我把他帶着去練幾天!”

    寧王向來就是一個頑童的性子,做事沒架子,凡事也全由性子去處理,便也就是因爲如此,皇上對他,纔會與對其他幾位兄弟不同,不說是說話,就是別的方面也多是擔待着。

    “被你帶了去,那還不得缺胳膊少腿的回來,朕就這四個兒子,你就省省心吧!”

    “皇上,雖臣這些年潛心練武武藝大有長進,但也不至於把你家老三打成那樣,我這個做伯伯的難道好不知道疼侄子,皇上四個兒子,惟獨這個老三是練武的,還算是對臣的胃口,臣這也是爲了增進與皇上的兄弟情誼嘛,當年要不是臣父王將臣帶到了京城,臣又哪裡會與皇上打下這樣的情誼,所以嘛……”

    “你就消停消停吧,你要是想讓我們這份興地情誼延續下去,下次就把你那幾個寶貝兒子帶來住上一段時日,你像王叔,好舞刀弄槍,偏偏卻根本就不是這塊材料,不過你那幾個兒子倒是不錯,日後也可報效朝廷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