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八十五章:天子欽點,如君親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八十五章:天子欽點,如君親臨字體大小: A+
     

    歐陽義先前還是泰然自若的神色在聽到三十大棍的時候迥然色變,在衙役押住他的雙手的時候更是厲聲高喝了起來:“屈打成招,算什麼爲民伸冤,我不服,我不服,我不服。”

    縱然歐陽義聲音高亢尖銳四肢扭動面目扭曲,堂外的百姓卻無不是拍手稱快,就是那幾個平日受了他們不少氣的衙役,也是快意的拿起了那根粗實的棍子。

    平日都是自己欺壓他人,何時有得他人會這般爲難自己,歐陽義看着那根從自己面前劃過的棍子,聲音更是銳利了起來。

    四個衙役將歐陽義的四肢緊固,就算歐陽義狼狽掙扎,也還是被四人穩穩的按在了板凳上不得動彈。

    拿着棍子的衙役歡快的往掌心吐了兩口唾沫搓揉之後,高高舉起了棍子。

    歐陽義聲聲高呼悲催異常,一旁站着的周雁南悻悻的抽了抽嘴角,跪在地上的陳福楊鵬更是微微抖了起來。

    就在棍子要落向歐陽義的屁股落下之時,堂外卻突然響起了一聲高呼:“大人手下留情!”

    堂外圍觀百姓聞聲齊齊回頭,在看到那喊話之人的時候無不是自覺膽怯的向旁一退讓開了一條道。

    來者可謂是歐陽義的救星,本是急得啊啊直叫的歐陽義仰頭看到來人,頓時高興的喊了一聲夫人。

    這位打扮華貴的婦人的出現,讓這裡裡裡外外除了顏柳饒肅之外所有的人都改變了神色,方纔歡喜的嚥下了自己的歡喜,跪下顫抖的陳福楊鵬更是霎時就露出了笑容。

    “何人膽敢擅闖公堂?”饒肅一擺手,兩側神色訝然的衙役就立即攔在了這位婦人的面前。

    “大人,民婦乃是歐陽義的妻子,擅闖公堂只是迫切之下無心之失,還請大人恕罪!”婦人盈盈福身,擔憂的目光落在了正是被衙役按在了板凳上的歐陽義身上。

    “夫人,夫人你來得正好!”歐陽義得意的笑了起來,與方纔慌張狼狽的歐陽義宛若兩人。

    “歐陽義之案與你無關,家屬在堂外聽審,不得登堂!”饒肅一拍驚堂木,神情泰然堅定。

    “大人,民婦有一封信,還請兩位欽差大人一觀!”

    婦人不慌不忙,在衣袖之中取出了一封書信。

    這封信的出現,讓本是得意洋洋揚眉吐氣的馬觀在心裡咯噔一聲,險些就沒腿軟癱倒在地。

    饒肅與顏柳對視一眼,又瞥了一眼跪在堂下的幾人。

    隨即,他讓其中一名衙役接過了書信。

    ……………………

    堂審的動靜,已通過在堂外圍觀的百姓四處流傳,成了茶館飯館酒館等一些百姓聚集的地方人人談論的話題,往日威風八面作惡多端的歐陽義在顏柳饒肅手中猶如狼狽的喪家之犬,百姓無不是暢懷歡喜。

    此事的客棧內,坐在裡屋的寧致遠也已經在那個夥計與秦淮的談話間知道了現在堂審的進展,這封書信,不用想也該知道是來自哪裡,現在顏柳饒肅並沒有這件命案的證據,現在堂審這四個人對艾城百姓來說是同等重要的大事,對京城的權貴來說卻是隨手就可擺平的小事,多他們來說,這麼明目張膽直接的干涉顏柳饒肅審案也更不會是了不得的大事。

    這封信,定然是由昨夜的那些飛鴿從京城帶來的了。

    夥計得了秦淮的賞錢,又是喜滋滋的奔去了府衙聽審。秦淮隨即關上了屋門,走進了裡屋。

    這件案子牽扯甚廣,就是杜依依也不由得對此起了興趣,從那夥計的話中可得知,這顏柳饒肅二人肯定是衝着這四個人來的了,這四人背後靠山堅如磐石而顏柳饒肅的態度卻是如此堅硬,足以見得他們背後又是誰在給他們撐腰。

    十年任皇上長劍披靡,今日那些功勳世家總算是有了動靜了麼?

    “這位歐陽夫人,是秦國公的妹妹,平日與秦國公的關係也十分親近,兩者之間的來往也十分密切,秦國公又是鎮國侯的岳丈,秦國公鎮國侯現在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同氣連枝了,這次父皇既然下了這樣的決心,秦國公的這張老臉,這次是全要毀了!皇后是精明得很的人,也不知道她會如何做!那四人之中居然還有寧王的女婿,現在的寧王,肯定也是火急火燎的往京城去了,這下子,京城是有得熱鬧了!”

    寧致遠一手撐着額頭,嘖嘖感嘆着又笑了起來,鎮國侯背後牽扯到的是皇后與寧朝戈,雖說這剩下來的四大功勳世家還有些底蘊根基,但要跟皇上硬碰硬,那簡直就是自找苦吃。

    “殿下英明,現在的京城,只怕都已經亂成一鍋粥了!”秦淮憨笑的說着。

    “艾城命案轟動京城,顏柳饒肅兩人卻拿着這四個人不放,父皇的意思不用想也都知道了,秦國公也是老糊塗了,父皇此舉並不是要爲艾城除害,而是爲了他日後的新政殺一儆百,秦國公寧王是出頭鳥,可也一定不單單隻有他會淌這趟渾水,背後的人肯定更多,所謂法不責衆,他們就是認定了父皇不敢在一時處罰他們,父皇十年也才剷除了五個功勳世家,原因也就是他們都把持着大賀的命脈不敢輕舉妄動,狗急了也跳牆,可別再出一個臨安侯纔好啊!也不知這次,父皇會如何對待……”寧致遠霍的一笑,扭頭與一旁的杜依依挑眉說了一句話:“這次沈客,可是有得忙了!”

    “京城這樣的熱鬧又看不到,你這麼高興做什麼,秦國公雖是鎮國侯的岳丈,可皇后可是精明得很,哪裡會讓鎮國侯淌這趟渾水!”

    杜依依拱了拱鼻子,偏過頭看向了花窗。

    寧致遠呵呵笑道:“這話倒是不假,可這樣的機會,也不是算都會放之不理的,老二要當太子,還得靠鎮國侯秦國公,父皇剷除功勳世家這也是有目共睹的,這鎮國侯秦國公一失勢,太子之位老二想都別想,明裡不敢有動作,暗地裡卻也是說不準的,這麼一場難得的好戲,怎麼能不高興呢!”

    “皇上就不怕逼急了這些人,又鬧出謀逆之事?”杜依依這就不由得想起了臨安侯。

    “現在軍權已經在父皇的掌握之中,就算謀逆,父皇也是有恃無恐,還正好是給了父皇一網打盡的機會,李國公山尚且是保住了一家婦孺,可當初的臨安侯與清平侯,卻是連個墳包都沒一個,要說父皇目光真是毒辣,看準了沈客,就用得這般順手!”

    寧致遠扼腕感嘆,杜依依卻是一聲冷哼:

    “沈客五年前參軍,到現在官至驃騎大將軍手掌大都督府,有皇上的青睞提攜不假,更多的也是他有真本事,皇上看人的目光準也是他的本事,這不是你能噓唏得來的!”

    “如此良將可爲我所用,好用得着我唏噓?與功勳世家又牽扯,看着是益處多多,可惜啊!現在時來運轉囉!”

    說起這原開國之時封的十大公侯,杜依依又來了興趣。

    “安國公、陽明伯、臨安侯、清平侯、李國公,李國公與陽明伯均是因爲侵地之事而被褫奪爵位毀去鐵券流放邊關,臨安侯清平侯因謀逆而被誅殺九族,那個被皇上最早開刀下手的安國公一家,到底是何罪名呢?現在也不見京城有他的後人!”

    “安國公一家乃是死於非命,具體的,也沒人知道了,反正一家大小上下,都死光了。”

    “死光了?那可是在天子腳下…………”杜依依一鄂,頓時在寧致遠滿是感慨的神情裡明白了過來:“天子腳下天子行兇,難怪這樣的案子卻是石沉大海沒人敢提起!”

    寧致遠搖頭扼腕,嘴角的笑容也消逝無蹤:“那時候還是鬧出過一些風波的,但都被父皇壓了下來,那時的幾位公侯都選擇了明哲保身,卻都不想今日這禍事會延綿到他們的身上!安國公一事一晃就是十年,當年我也還只是九歲整日被關在屋子裡養病的稚童,一晃,就是十年了…………”

    “什麼是善,什麼是惡,皇上如此毒辣,怎能當得了明君之稱!”

    寧致遠說話也對皇上帶着調侃之意,杜依依也無需刻意將皇上奉若神明,加上聽聞此人間慘劇一時感慨,就不由得說出了這樣的話來。

    “善惡黑白,一言難盡,也唯有留給後人評斷了。人生在世,豈能盡如人意,有些事,也是不得已而爲之,不是君王無情,是不能有情,若不是父皇殺伐果斷,現在被人鉗制的,就是他了!自孔孟之後,當時已無聖人了!”

    杜依依對寧致遠的話嗤之以鼻:“莫以十功抵一過,黑既是黑,白既是白,功過不可同語,臨安侯清平後陽明伯李國公還尚可說是罪有應得,但安國公如此死於君王權術,實在是悲慘!你是人子,自然向着皇上。”

    寧致遠也無意與她去爭這是非難明的事情,只是臉色一秉,莫是嚴肅的道:“早就知道你膽大妄爲,卻不想你還這麼口無遮攔,安國公一事,以後不要再說起了,也不要妄言評論父皇,不然父皇動怒,誰也保不住你!”

    “我也知道性命要緊。”

    杜依依賭氣的頂了一句,心情沉重了起來,這個時間,連話都是不能隨意亂說的,不然被抓了扣了一頂大不敬的帽子就足以讓你斬立決!天子爲尊,皇族爲貴,權貴顯赫,要在這樣的世界說自由,實在是滑稽。

    這裡沒人關心所謂自由,只關心自己能不能活得好,果然更好更好超乎一切的好!由此,貪嗔癡,就主導了一切。

    大堂裡,氣氛僵硬空氣凝結,這封書信,讓所有人都生出了一份恐懼。

    書信已經由顏柳饒肅一覽,就如饒肅猜想,這封書信從京城而來,乃是秦國公親筆。秦國公乃是功勳之臣,莫說是大理寺卿饒肅,就是在太尉顏柳面前也有足夠的話語權,如今秦國公恩威並重,今日他們若是再審下去,得罪的就不僅僅是秦國公了,鎮國侯,皇后二皇子還有那些早就抱做了一團的二皇子黨羽那些同仁,都會成爲日後的敵人。

    但此次前來艾城偵查艾城命案,饒肅不再只是大理寺卿,顏柳不再是地位尊崇而無實權的太尉,他們是欽差,天子差遣指派,可說,見他們,就如今天子,他們傳達天子的所思所想,就算是秦國公,也只能言辭委婉多面說辭。



    上一頁 ←    → 下一頁

    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
    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