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八十四章:權貴折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八十四章:權貴折腰字體大小: A+
     

    杜依依不屑橫眉:“就算如此,那你又如何比得過早已羽翼豐滿的大皇子二皇子?”

    “你知不知道我爲何在四位皇子之中最得父皇歡喜?”

    “因你生來積弱,因蘇妃難產之死!”

    寧致遠凝笑搖頭:“因爲父皇常常說,我最是向來年輕之時!”

    “皇上偏愛,卻不見得會與江山苟同!”

    “父皇當年也並不是長子,卻依舊坐穩了江山,我爲何又不可?”

    “………………”

    對於大賀的歷史,杜依依算是純正的文盲,除了曾在徐媽媽的口中得知了一些當朝的大事趣事,其他的幾乎是處於一片空白的狀態,寧致遠有凌雲志是他的事,杜依依並不想參與其中,對她來說最重要的,還是自己。

    “要我回京城,也簡單!”

    彎彎繞繞這麼久總算是說到了正題,寧致遠一斂放在的凌雲壯志喜樂神色,恢復到了冰冷嚴肅的神態。

    “第一,我安安分分做我的睿王妃,但你不得干涉我的生活,生活,自然就是指全部!第二,在外我可勉爲其難的與你做恩愛夫妻,在內頭你卻不得勉強爲難我要求我做任何事!第三,分房而居!”

    寧致遠嚴肅的神情漸漸鬆懈,聽得最後,更是忍不住噴出了笑意。“第三條完全可以抹去了!完全就拉低了前兩條的水準!”

    杜依依被寧致遠這一笑一言弄得神色一僵,蹙起的眉頭更是緊緊揪了起來:“既然如此,再加一條,你不得我另尋良緣,你也不能沾花惹草,就算你是睿王,也不得納妾填房包二奶養小三逛窯子!”

    “爲何你是另尋良緣,我就是沾花惹草了?你要求不得同房又不得納妾,不孝有三無後爲大,這可是你想管也管不上的!”

    冰冷僵硬的氣氛,因兩人談論的這個話題,不經意之間,變得緩和了許多,寧致遠長袖善舞口如舌簧,又是盡撿着杜依依話裡對氣氛有利的話說,自然說着說着,話題就變了味道。

    “說得冠冕堂皇,也掩飾不了你好色本性,你若是納妾,那我也無謂顧着你了,反正此事男女必須要公平對待!”

    “顏行祿保管是不敢再來見你了,沈客那也是你想也想不到的,以你現而今的身份與你這樣的姿色,去那裡尋得到良緣!我可以瞞天過海一次,可瞞不過二次,若是父皇知曉,我在外沾花惹草最多也就是一頓罵,若是你,那就不好說了!”

    “……………………”

    “………………………………”

    內屋兩人你爭我奪,外屋坐着的秦淮卻是如坐鍼氈,這般隱私又大傷風化的話題讓他聽了去,就是他這樣的漢子,也在悄然中紅了臉。

    聽得兩人越說越烈,他更是無所適從,想了想罷,也只能起了身悄悄的出了屋子,守在了外頭。

    昨日兩位欽差一到就拿了艾城的四巨頭,上午時分還傳出了下午要開堂審案的消息,到了中午時分,這消息就已經在艾城傳得沸沸揚揚,大多對這些人看不慣的人都是在等着下午看一出好戲。

    現在艾城城門封鎖,所有的消息傳遞幾乎都是靠着飛鴿傳書,就說昨晚秦淮在三樓看夜空的時候,就看見了不少的飛鴿,艾城四巨頭被捕,這背後要牽動的遠遠不止表象上的這麼簡單,也許,越來越多的人,就要動手了。

    與寧致遠進行了一番討價還價不得之後,杜依依那第四條就只能暫時打住了,寧致遠倒是想去看看堂審,可又不能讓杜依依露面,於是也就是隻能讓秦淮去尋了人去觀看堂審再與自己報告堂審的過程進展。

    日昳之時,一陣鑼鼓聲響,這場轟動大賀的案子第一場堂審就在鑼鼓之中開堂了。

    艾城四巨頭,後頭靠山那是堅如磐石,艾城百姓無不是被其欺壓敢怒不敢言,就是艾城知州馬觀在,往日也沒少受他們的欺負火氣,今日頤指氣使的四人已經成了階下囚,馬觀在這心頭的暢快,已經不是他嘴角高高揚起的笑容可以說明的。

    所謂拍手稱快,也就是如此了!

    但昨夜一夜的階下並不是這四人最終的命運,真正決定四人今後命運的,卻在今日這堂審。

    在顏柳與饒肅手中。

    昨日下午,馬觀在已經在兩人的吩咐之下去搜尋了這四人往日作惡的證據,雖說顏柳與饒肅是爲了艾城命案而來,但這一堂審的卻不是艾城命案,雖然如此,但艾城百姓卻都並不覺得有無不可,比之那五十一條人命,這四個人禍也是同樣重要的問題。

    顏柳饒肅來時就得到了皇上的交代,殺雞儆猴當然不會懼怕有人上告皇上,再說兩人的本意,本就是要把這兩件案子並做一件。

    饒肅乃是顏柳以往的下屬,如今就算併爲欽差不分上下大多的事情也會讓顏柳先說話,昨日顏柳離去之後,他就爲今日的堂審做準備,這四人平日囂張跋扈,留下的罪證數不勝數,所以要拿住這些人關上十天半載的並不是難事。

    昨日顏柳回來之後,就拉着他與馬觀在說了自己的難處,顏行祿離家南下,饒肅雖是詫異,但卻並未有懷疑,馬觀在正愁着沒有巴結顏柳的機會,於是立馬就派了衙役去搜尋顏行祿,到傍晚時分找到顏行祿之後,顏柳就讓馬觀在將他關在了房屋裡,斷絕了顏行祿要逃走的念頭。

    此事,也就是如此輕而易舉的瞞天過海了,顏柳爲顏行祿編撰的一套說辭也是完美自然沒有漏洞,先不說饒肅對顏柳是敬重有加,就算是敵對也不會看出什麼破綻。

    今日下午,顏柳與饒肅再次將手頭的案本對了一遍之後,就換了官服,給馬觀在下了升堂的命令。

    昨日還是神氣洋洋的四人被帶上了堂,雖說在牢房裡呆了一晚上有些狼狽,但那副倨傲的神態卻還是不減昨日。

    他們身後只有靠山,就算顏柳饒肅是欽差,也動不了他們分毫。

    “一方望族,本應寬仁載德,堂下四人,爲富不仁,平日作惡多端,本官與饒大人奉旨前來查案,更是倨傲無禮不知配合,艾城毗鄰京城,雖是散州,但也是皇上肘腋,此歪風邪氣斷不可長,既然本官到此,就要爲艾城百姓除害,堂下四人,你們可知罪?”

    顏柳舉手一拍驚堂木,頓時四方寂靜。

    “大人,晚生不知身犯何罪?”

    歐陽義也是有進士身份的人,見官可不必下跪,而周雁南是皇帝姻親,自然也不用下跪,其他兩人並無可免跪的身份,所以也只能訕訕下跪。

    “歐陽義,這有你所犯五宗罪行!第一,年前苛扣工人工錢,宮人狀告反被你買兇毒打,此案府衙依有案卷,人證物證俱全,不由抵賴。第二,你府小妾柳茜,曾與一婦人口角爭執,是日後婦人死於非命,此事本官已經取證,人證物證俱全。第三,家有惡僕不知管教反任由其橫行霸道強佔人妻室逼人致死,人證亦有。第四,開設黑賭坊,公然藐視大賀律法,賭坊現已派人前去查封,物證俱全。第五,唯利是圖,利慾薰心違抗聖旨,今日查出家中田產大多是逼人強行低價買進,人證俱全。”

    顏柳將手中案本念往,才又總結着道:“你爲富不仁,爲人不義,藐視律法,不敬聖上,包庇罪犯,行兇打人,按大賀律例,當刺字下獄,流放崖州,終生不得返回!”

    “大人,此五宗其一乃是事實,其二子虛烏有,其三晚生並不知情,其四其五更是不切實際。”歐陽義一拱手,頓時就將顏柳這些斬釘截鐵的罪行推得乾乾淨淨。

    顏柳也不多說,只是將案本交給了饒肅,他雖是經驗豐富,但多年不沾染案件,這套過程,還是由饒肅來走爲妙。

    饒肅接過案本之後將其放在了一旁:“人證物證俱全之事,不由你信口狡辯,來人,帶受害者陳二與證人陳氏!”

    驚堂木一拍,兩側衙役頓呼威武。

    歐陽義面不改色,周雁南也是泰然自若,倒是跪倒在地楊鵬與陳福有些心虛的瞟了一眼並坐案桌的顏柳饒肅,將頭埋得低了幾分。

    饒肅所說的受害人,很快的被帶了上來,乃是一瘸腿的農夫,一旁攙扶着的婦人臉上還有一道十分顯目的疤痕,讓堂外圍觀的百姓無不是觸之迴避,雖依舊是深秋,農夫卻還是穿着一襲薄薄的黃麻布衣,雖說看得出臉面有過刻意的收拾,但那骨子頹廢的氣息卻是難以遮掩。

    “草民見過大人!”

    “民婦見過大人!”

    瘸子一上堂,就在婦人的攙扶下緩緩放下了柺杖跪地行禮。

    “堂下陳二,歐陽義是如何行兇作惡,你速速道來!”饒肅審案向來乾淨利索,從來不拖泥帶水,受害人帶上,自然很快就進入了正題。

    陳二聽得饒肅一說,當即兩眼就嘩啦啦的流下了熱淚,一段讓人聽之動容同情的話就說了出來,但就算他說得堂外百姓都是熱淚盈眶,一旁的歐陽義卻還是自得自在,全沒有一絲的愧疚乃是是負罪心態。

    歐陽義如此,就是篤定了身後的秦國公還有更多的人不會放人自己不管,皇上推行新政一旦成功,這解下來要對付的第一個就是那些個功勳世家,皇上現在還沒到可以一力逆轉乾坤的地步,現在不給予鉗制壓制,日後那些功勳世家如何在這世間立足!

    “陳氏,陳二所說可屬實?”饒肅看也不看昂首挺胸眼觀四處的歐陽義,只是又問起了陳二妻子陳氏。

    陳氏聞言俯首,慼慼艾艾的哭訴了起來:“大人,民婦夫君所說句句屬實,夫君本是歐陽家的長工,爲歐陽家修建新宅十餘月,在交工之時歐陽家卻將本定下的三百兩工錢用民婦夫君偷工減料的諸多不實藉口苛扣到了五十兩,家夫蒙冤受屈,到府衙狀告,卻被歐陽家的下人打斷了腿,就連民婦,也被他們用匕首刺傷,逼得無奈之下,只得撤了狀子,此事絕對是真,若有半句假話,天打五雷轟!”

    “歐陽義,就算你拒不認罪,但受害者以及證人還有物證俱全,不容你抵賴,來人,先將這藐視律法的大膽之徒棍打三十。”饒肅將手從驚堂木之上挪開,在面前的竹籤桶裡拿出了一塊令牌丟擲在地。

    令牌飛落,飛濺而起再彈落在地。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