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八十三章:暗劍出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八十三章:暗劍出鞘字體大小: A+
     

    “顏行祿,你膽子倒是不小!”寧致遠冷笑着打量起了眼前攥着拳頭的倔強少年。

    顏柳心裡打鼓,可又不敢說半句會觸怒寧致遠的話。“殿下,還請看來老臣的面子上,饒恕了犬子過錯吧,老臣已經審問過了他,他與睿王妃,只是結伴而行,並非是協同私奔!”

    “此事,本王自會與令郎問清!顏太尉,能否讓本王與令郎單獨談談?”

    寧致遠拂袖座下,戲謔的把玩起了桌上那一個青瓷茶盞。

    “殿下,就是方纔,老臣收到了一個從京城來的消息,不知殿下知道了沒?皇上前日下令,讓殿下在靈隱寺靜養。”顏柳說着,挑起眼角看了一眼寧致遠。

    此時顏柳主動示好是何意,寧致遠當然明白!顏柳這時說出了這個消息,也卻是讓他心頭大亂了起來。皇上的意思很明確,就是不想他攪入這潭渾水!皇上這道聖旨,是可限制他一時,卻限制不了他一世,皇上只是讓他在靈隱寺靜養而不是訓斥申飭,足以可見,皇上對他的疼愛還是半分不減!這就是說,他還有希望!只要皇上對自己要奪嫡之事不是太過排斥,他這一步,就已經算是成功的邁出去了!

    看寧致遠只是低着頭不說話,顏柳焦急的望了一眼顏行祿,可先前被他這府衙教訓了一通的顏行祿卻是一臉不情不願,根本就懶得看他這個爹!

    “顏太尉的好意,本王知道了!父皇惦念本王的身體,靈隱寺輩輩出高僧,父皇想讓本王在靈隱寺靜養,也是想讓本王的身體早日康復!到時候,本王自會會京城謝過父皇!”

    皇上明明讓他留在靈隱寺,他卻說回京且說得如此信誓旦旦!足以見得他的決心與信心,顏柳品出了寧致遠的話中意,深一鞠躬,退到了屋外。

    這件事遲早是要解決的,他這個做爹的,也就只能做到這一步了。

    顏柳一退下,把玩着茶盞的寧致遠就一鬆手,讓茶盞在茶盤裡滾了起來:“顏行祿,在沈府那日,你曾拾花喻人,惹得沈夫人好不惱怒,那時她還只是杜小姐,我不多說,現在的她已經是睿王妃,你可知你做了什麼?”

    “此次完全是我慫恿她逃離京城,她受我矇蔽蠱惑,睿王殿下要怪,就怪我好了,她是無辜的!”顏行祿望了一眼寶藍色的牀簾,緊緊攥着的拳頭鬆懈了幾分。

    她,到底是睿王妃!

    一場黃粱夢,如今,也是該醒了!

    “好擔當!好一個無辜!之前,她還拿着匕首對本王惡意相向,這是不是也是顏公子蠱惑的啊?”寧致遠嗤笑一聲,擡起了頭。

    “一切,都是我自作孽,與她無關!睿王殿下既然要追回她,自然是想好好珍惜她的,一切罪過,就由我承擔好了!我與她之間清清白白!只不過是我癡心妄想罷了!”

    顏行祿徹底的鬆開了拳頭,一切,已經無可挽回了,從走出這一步的時候開始,這一切,就是錯的。

    “好一個清清白白癡心妄想!你既然要一力承擔,你說,你要如何承擔?”

    燈光剪影,寧致遠憤怒而搖晃的影子在窗花上扭曲拉扯,讓屋外的顏柳揪心不已,顏行祿錯得如此離譜!有辱斯文!有辱風化!更有違倫理!就算是睿王一時憤怒賜死,他也是尋不到半點折中的法子的!

    “顏太尉請放心,殿下只是心頭又火氣,並不會真的拿令公子如何的!”秦淮看得顏柳焦急,低聲安慰。

    “犬子做出這等醜事!老夫不敢有奢求!只望能保住他一命!白髮人送黑髮人,這等人間悲劇,老夫受之不起!”顏柳老眼含淚,雙眉顫動,幾不能自制。

    屋內,寂靜無聲,繡針落地可聞聲。

    “如何能消睿王殿下心頭之怨恨?”

    顏行祿努力睜大着泛紅的雙眼,垂首拱手。

    “本王曾答應了顏太尉不會傷你性命!但私奔之事,本王決計難消心頭之恨,此事本王也不欲張揚,以後你見到本王的車馬,避退三尺吧!”

    決計難消之恨,卻也只是如此輕描淡寫的讓他避退三尺,垂首的顏行祿雙手緊握,許久才從牙縫中擠出了一個是。

    避退三尺,便就是同處一片天而不能見不可見,寧致遠要他與杜依依從此劃清界限,如此重罪可抵消,顏行祿卻沒有一絲的開懷欣慰。

    “此事就此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她知顏柳知,若是本王在外頭聽到了半點對本王對王妃不利的流言蜚語,本王就不如今日好說話了!”

    “明白!”

    燈火搖曳兩重影,一者寒氣沖天,一者垂首黯然。

    今日,寧致遠已經是勝利者,而且還做了一個大仁大義的勝利者。

    “你隨顏太尉先回去吧!讓你爹以後不要再來這裡了!”

    顏行祿頓首,拱手,不捨的望了一眼牀簾,踟躕轉身離去。

    也許這一別,日後就是咫尺天涯了!

    此情無可消除,才下眉頭又上心頭。曾是他不顧一切的瘋狂,最後卻只得到了這麼一個殘忍的結果!不是他的,終究還是不會是他的!睿王妃,杜依依,難道就此之後,就是永別了麼?

    屋門吱呀一聲被推開,門外心急如焚的顏柳看得顏行祿完好無損的走出,一雙泛紅的眼頓時就落下了淚,顏行祿黯然離去,他卻還是對着屋子裡的寧致遠恭敬的行了一禮才隨了上去,今日之事,有驚無險,對顏柳來說,寧致遠這個懲罰是最好不過的,顏行祿與杜依依之間,最好是一生都不要再相見。

    如此,他便就是再欠了寧致遠一個人情了!

    腳步漸遠,屋內,寧致遠總算是放下了手頭早已溫熱的茶盞,走向了牀榻。

    屋外秦淮早已拉上了屋門。

    牀簾捲起,燈光打在杜依依那張消瘦不少的臉頰上,染上了幾分蠟黃。

    “明知是如此結局,卻還執迷不悟,沈客就有那麼好?值得你幾次三番不顧生死?”

    牀榻上,杜依依睡得十分安詳。

    寧致遠和衣睡在她身側,心緒煩亂,就如他當初在皇宮長廊所說,他並不討厭杜依依,隱約還是帶着幾分好感的,此事,終究是他有愧於她!

    ……………………

    一夜金風玉露,翌日大早一開門,就是一股子寒氣撲面而來,寒霜大降染白裝,人們一個個穿起了厚重的棉襖縮緊了脖子吐露着熱氣,冬天,已經可以看到它的影子了。

    天氣轉寒,怕寧致遠受凍,秦淮大早的就找客棧掌櫃要了爐子生了火,這纔算是讓屋子暖和了一些。

    秦淮昨日下手極重,杜依依還是沒有醒過來,寧致遠並沒有要藉着顏柳的名義離開艾城的打算,反正而今皇上已經下旨讓他在靈隱寺靜養,在這裡耽誤幾日也無妨。

    艾城這件案子,到底能攪起多大的風浪?他早已是拭目以待!

    杜依依這一睡,就一直睡到了中午,她本想着與寧致遠能夠做最後的討價還價,卻不想這對主僕比她想象得要腹黑得多,居然下了悶棍。

    幽幽睜開眼時,寧致遠正坐在屋子裡頭的暖爐旁烤着火,慘白的臉色如舊,消瘦的臉頰更顯柔弱,她不由得就想到了小巷子裡寧致遠的那些話,更不由得就想到了當初御史跪諫之時寧元宮裡頭的他們父子,寧致遠城府深心機重,若說恨,杜依依十有八九分,可如今已然是不得不兩廂相處的局面。

    “他如何了?”

    昨日顏行祿被衙役抓走,她也被寧致遠帶到了這裡,現在她是安然無恙,卻不知顏行祿會是如何,以寧致遠的心機城府,若是要記恨起來,只怕就是顏柳都保不住這個寶貝兒子吧!

    “他如今在知州府衙,安然無恙!”寧致遠搓揉着雙手,返頭望了一眼牀榻的杜依依。

    杜依依掙扎着坐起了身子,摸了摸腦後那個腫包挑起了眉頭:“我倒是看不出你會這般大度!”

    “杜依依!”寧致遠收回了雙手環於胸前。“我知曉你的心事,如今你已經是我的王妃,過去萬般,皆可放下了!這件婚事,我是有愧於你,如今兩相抵過,以後只要你安安分分的做你的睿王妃,我絕不會讓你爲難!”

    “兩相抵過?你也自私,我也自私,我尚且心有不平,你又如何能坦誠處之!別用這些話來矇騙我了!”杜依依撐着身子下了牀,俯身穿上了靴子。

    “成大事者不拘小節,你任命也好不認命也罷,你已無力力挽狂瀾,倒不如放下自在。”

    “我對一件事情很好奇!”

    寧致遠十分平靜,杜依依現在已經困在了他的房間裡,而今的局勢也已經掌控在了他的手中,該是心緒雜亂憤怒暴躁不安的那個人絕對不該是他。“嗯?”

    “你這些年的淡泊明志,是形勢所逼,還是真心所願?”偏頭一瞥,眼光如芒。

    “如此簡單的問題,難道你還猜不出答案麼?明知故問,杜依依,你是又要逃避什麼?”竣而一笑,寧致遠架起了二郎腿,杜依依如今的態度,看來已經是接受了事實了。

    “我在想你在巷子裡說的話到底有多少可信度,你說你死了我便就可得自由,可聽說常流醫術絕妙無雙。”寧致遠泰然,明知逃不出去的杜依依也無需做無用的嘗試,她在桌子下面拖出那黑胡桃色的圓凳子坐了下來。

    “想不到我的王妃,也是盼着我早死的人,其實你完全有更好的選擇!”

    “只怕我有生之年,無法見你君臨天下了!”杜依依一攤手,也如寧致遠一般架起了二郎腿雙頭抱着膝頭。

    “這一天沒有你想象得遙遠,現而今父皇已經徹底把大都督府掌控在自己手中,老大老二與功勳世家來往過密,只要父皇的刀劍一出,他們勢必就要受到牽連了,我這些年深居簡出,可卻也不是一無所成,老大老二老三在明處,我卻在暗處!”

    “你在暗處又如何?你是皇子裡頭最小的,要不是你發病,皇上哪裡會讓你越過你三位兄長先成婚,要說皇位,皇上怎會把皇位交給一個掐着時間過餘年的人?”

    杜依依一言,就戳中了寧致遠目前最大的障礙死穴。

    “你可又覺得我有傳言中的那般羸弱?”寧致遠嗤笑。

    在成婚之時,杜依依曾是被寧致遠揹着上花轎進睿王府的,雖說寧致遠累得面紅耳赤,到也並不如傳聞的那般吊着一口氣,這倒是真。

    看杜依依沉默蹙眉,寧致遠爽朗的聲音又響了起來:“我能蟄伏十多年,自然不會讓自己大志未達之前一命嗚呼。”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
    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