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八十二章:前路歸途兩茫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八十二章:前路歸途兩茫茫字體大小: A+
     

    杜依依一下午都是一張苦瓜臉,顏行祿也被她感染連帶的沒了什麼好心情。

    “你若是懂得你爹!那就不會被困在艾城進退不得了!我看這件事實在是玄!很有可能,寧致遠已經到了艾城了!艾城現在可是舉國關注的地方,你爹可就你這一個寶貝兒子,怎麼會大張旗鼓的找你!”杜依依鄙夷的切了一聲,偏頭避開了顏行祿的目光。

    “你可別嚇我!”顏行祿不以爲然。

    “呆到明天,最多在這裡呆到明天!”杜依依咬了咬牙,下定了決心!

    “明天?又出不了城!能去哪裡?”

    “艾城總有一些是可以藏身的地方,反正不能住在客棧了。”

    杜依依心中思緒雜亂頭大如鬥,哪裡還有與顏行祿鬥嘴的心思,氣悶的頂了一句,就起身回了房。

    顏行祿沒好氣的撇了撇嘴,起身搖着下午時一個書生送與他的題字紙扇起了身。

    可才一起身,客棧大門外就傳開了一聲高喝,伴之而起的還有書生驚恐的呼聲。

    “都別動,常例搜查!”

    顏行祿正要探頭去看,正好看到了闊步而入的一個捕快與一隊衙役。隨在其後的,還有隔着一段距離不敢上前打擾捕快辦事的一些追來看熱鬧的百姓。

    “就是他,就是他,一個下午都在將顏太尉事蹟從京城而來的,就是那個書生!”

    捕快的身側,還站着一人,這人以往顏行祿不會認得,但今日下午卻是記住了這張臉,自己當時興致盎然講着那些故事的時候,這人就站在他的身側。

    捕快一擡手,展開了手裡的一塊綢緞布看了一眼,隨即又看了一眼顏行祿,兩兩對比,捕快又是一聲大喝:“來人啊!把他給我抓住了!”

    “是!”

    一字排開在客棧內的衙役異口同聲隨即而動將欲要離去的顏行祿包圍了起來。

    “你們爲何抓我?”顏行祿急得直跺腳。

    “上頭的吩咐,來人,綁起來!”

    捕快可不會與顏行祿解釋那麼多,一招手,圍在四周衙役立即就收攏了圈子,迅速將顏行祿反綁了起來。

    顏行祿根本不知道這是因何,大叫着反抗卻根本不是這些身強體壯的衙役的對手。

    “押回衙門!”

    下頭的動靜,樓上的杜依依也已經聽到,聽得顏行祿那幾聲殺豬一般的大吼大叫,她一把就拉開了屋門向下俯視,顏行祿現在已經被兩名衙役押着雖百般不願但還是胳膊坳不過大腿的只能隨着衙役向外一步一回頭的走着。

    看到二樓上站着的杜依依,顏行祿拼命的與她使了一個眼神,雖是沉痛,卻也十分堅決!

    這些衙役爲何要抓顏行祿?一瞬間杜依依的腦子裡閃過了幾種可能的,在接收到顏行祿的目光之後她本能的就蹲下了身子回了屋收拾起了東西,可等她再開門,卻只再也看不到了衙役的影子。

    人就這麼走了?不是爲了自己而來?

    那他們抓顏行祿是爲了什麼?

    雖不知是因何,但顯然這客棧已經不是久留之地,思定,杜依依當即就下了樓,結了房錢迅速離開了客棧。

    早先圍在客棧外頭的百姓早已隨之捕快衙役的離去一鬨而散,倒是那些心有餘悸的書生還聚在客棧之外嘰嘰喳喳的議論着,看着杜依依帶着行李腳步匆匆,一個個都是異樣的打望了幾眼。

    人羣之中,雖衙役而來卻並未隨之離去的秦淮在看到那個神色緊張腳步匆忙的人影之後,當即就跟了上去。

    黃雀在後,這招總是屢試不爽!

    杜依依察覺到了,或許只是自己的謹慎心理作祟,身後跟着自己的黑衣男子,她總覺得是有些不善。

    面前就是巷口了,杜依依在心中默算着自己的腳步,計算着到巷口的距離,深吸了一口氣。

    如脫兔一般拔地而起的杜依依,迅速的跑到了巷口一個轉彎,拉開了與秦淮之間的距離。

    街上人跡稀少,十分安靜,連着兩人急速奔跑的腳步聲都在迴盪着。

    她的直覺認定的事情從來沒有錯過,帶着顏行祿,果然就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只有在這樣的時候,她才能感覺到女子與男子之間的差距真的是天生而定的,她只是一個弱女子,而秦淮卻是一個練武多年的老手,拋卻了身份之隔在兩人一跑一追的時候,她根本就不夠格當他的對手!

    更何況,這是後有虎前有狼。

    在她跑到下一個巷口看到遠遠的巷子尾端裡那個淡定從容朝着自己緩緩走來的人的時候,這場貓鼠的遊戲,就已經結束了!

    逃得如此辛苦,落網卻是如此的簡單!

    “奶奶的!”丟下身後的包袱,她惡狠狠的咬了咬自己的嘴脣,摸着衣袖裡的匕首,如鷹隼一般緊眯雙眼,朝着巷子尾端的寧致遠跑了過去。

    既然前有狼後有虎,唯有殺其一,才能劈開一條路!

    她沒有一擊必中中則必達的信心,但總歸要一試,這一場費盡心機的逃亡就這麼夭折,她真是不甘心。

    “你踏出睿王府逃出京城的時候,本王就篤定一定可以讓你再踏回去!我與你的成婚,已經成了定局,除非是你死!否則無論你怎樣努力也不會改變分毫!杜依依,你捨得死麼?”

    小巷空空,迴音陣陣。

    杜依依不捨得死,好不容易纔活了過來的她怎麼會捨得死!

    手中的匕首,印上了漫天的晚霞,她的腳步並沒有因爲寧致遠的而而有片刻的停滯緩慢。

    “寧致遠!你要爭天下你要奪皇位卻偏偏要來爲難我一個弱女子,你算得什麼男人!”銳利的話,隨着鋒利的匕首劃過空中。

    晚霞傾斜,黑髮斬落。

    寧致遠安然無恙,杜依依最後的希望被打落在地。

    “我給了你一爭的機會,只是,你沒把握住!這天下,本就是弱肉強食,你既然逃不過我的手掌,就給我安安心心的回去!”

    “回去?”杜依依呵呵一笑,手掌化拳,又是向前一衝。

    冰冷的匕首鞘,又將杜依依的手拂開。

    “回去,做你高高在上的睿王妃!我們進水不犯河水!”

    這就是寧致遠唯一能可開出的條件,對杜依依來說,回去,就等同是放棄了一切,對他來說,杜依依若是不回去,就等同他要失去苦苦爭取的一切!

    對兩人來說,都是一步不能退的局面。

    “權力當真就有那麼重要?”杜依依緊緊攥着拳頭,咬牙忍着手臂上傳來的一陣陣劇痛。

    “天底下,沒人不喜歡高高在上!”

    “縱然衆叛親離?孤獨一生?”

    “亦然。”

    “瘋子!”杜依依咬牙切齒,寧致遠的這種神態,讓她根本無計可施。

    “要往巔峰去,如何不癲瘋?唯有癲瘋,才能抵達巔峰!”

    “若是我修書與沈客,讓他助你,你可願放我一次?”

    “一封書信,怎低得你在我身側?”寧致遠挑眉一笑,魅惑妖冶。

    “那我就只有一死了?”

    “杜依依,你怎甘願一死!”呵呵冷笑,隨風而逝。

    “呵……你怎知我不會?”

    “因爲你死與不死,對我來說並沒有多大的差別。”

    “我一死,沈客必然大怒,你樹立了他這個勁敵,日後要奪嫡難如登天!”這已經是杜依依最後的籌碼了!

    “我會把你的屍首帶回去,這中間的故事,你以爲我會把真相告訴他麼?你協同顏行祿私奔,有了這樣的把柄,沈客還能把本王推開麼?”

    “他不會信!”

    “他也要往上爬,應該知道,只有我纔會真心實意的用他器重他!良禽擇木而棲!”

    寧致遠很聰明,聰明得讓人無懈可擊。

    “越是聰明的人,我看着就越可恨!”杜依依冷笑蹙眉。

    “不妨與你直言,我要奪天下,並非只是爲了權勢,想必你也知道,我母妃死於早產難產,我自有生下來就帶着病!其實我這並不是病,只是身中了劇毒,我要登頂大寶踏上巔峰,就是爲此!你若是願意幫我!將來我的江山,便就是你的江山!”

    有一種人,寧折不屈,杜依依不外如是!寧致遠也不敢逼得太緊,反正今後他是要與杜依依連成同一戰線的,直言無忌,也不失爲一種讓杜依依緩和下來的辦法。

    “身中劇毒?”

    這與自己知曉的全然不同的真相,驚起了杜依依些許的詫異。

    “也許我時日無多,我死之後,你便就可得自由!杜依依,你該知道怎樣選擇對自己更爲有利的!”

    寧致遠漸漸眯緊了雙眼,吐露出了一股危險的氣息。

    杜依依凝眸,正是沉思之中,一旁的秦淮卻是突然的用匕首鞘直擊她的後腦,十成的力道,讓杜依依眼前一黑,癱倒在地。

    “擡她回去!”寧致遠蹲下身子,看了一眼雙眼緊閉的杜依依,拾起了地上的匕首,越過了她的身子,率先走出了巷子。

    本還以爲會要花上一倍乃是更多的時間才能追尋到杜依依,卻沒想到今日會是這麼順利!這種成功勝利,讓寧致遠煞是歡喜,連着入夜的時候,還趁着小興喝了幾杯酒。

    曾讓他提心吊膽不敢大意的杜依依,如今正是安靜的躺在牀榻上,安靜得連呼吸都聽不見!他的放手一搏冒險一試,終於無意外的取得了他意料之中的結果,此次的大人請,沈客這一生,是別想與他擺脫關係了!還有顏柳,日後不也是因此聽命於自己?對了,還有那個顏行祿!

    他還記得,那個車伕如此稱呼他們,姦夫淫婦。

    都是與自己拜過了天地的人,卻要與別的男人私奔!縱然他對她沒有情愛,這也不是一個男人受得了的!

    想着,寧致遠挑開了牀簾。

    “公子,他來了!”

    出門在外,秦淮一直都是稱呼寧致遠公子的。

    “殿下!”門外,顏柳一聲斗篷蔽體,將整個人都隱在了黑暗之中。在他身後,還是一臉慍怒的顏行祿目光銳利,像極了一隻狼!

    “顏太尉真是慢得很!現在纔來!”寧致遠冷笑着放下牀簾,走到了外頭的屋子。

    走進屋子,顏柳拂下了頭頂的帽子,露出了自己的臉。“要處理一些事情耽誤了!老臣是來替犬子,向殿下賠不是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