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八十章:強中自有強中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八十章:強中自有強中手字體大小: A+
     

    “確實是緣分匪淺,也是我這個做父親的想法不周全對自己兒子太沒有信心,雖說那次沒有顏太尉的關照,但犬子也金榜有名,光宗耀祖!”歐陽義霍的一笑,朝着顏柳一拱手,話語之中難掩洋洋自得!

    “令公子金榜題名,確實光宗耀祖,你本是秦國公的妹夫,能的秦國公賞識之人,必然也是聰明人,爲何卻偏偏要與皇上作對?”

    連只是李國公遠親都敢橫行霸道,更何況是與秦國公如此親近之人,這等姿態,顏柳在見得也多了,自然不會再意。

    “顏太尉這話從何說起?皇上要推行土地改革,我等舉雙手贊成,但大賀律法也已經說明,大賀百姓財產受保護,我家中那五百畝地,可都是有地契在手的,都是好田,每年的收成最少也有四萬兩的銀子,皇上卻只給我當初買來這些地一半的銀子,這…………若是放到顏太尉身上,只怕也不會答應吧!”

    這位歐陽義也是個聰明人,三言兩語,不說自己的私心,也對皇上歌功贊德,只是吐氣了苦水。

    “顏太尉,皇上要徵地,若是國家有難,若是國庫空虛或要興建工事,我義無反顧,寧願不要銀兩賠補也拱手獻出名下田地,可這一不是戰事二不是國事就要讓我這守法的老百姓受這樣的損失,就如歐陽兄所說,只怕是任誰,也不會答應吧!這並不是要與皇上爲難,皇上是英明之君,此舉也是要惠民,但要惠民,爲何卻要折損我們的利益,天下哪裡有這樣的道理!”歐陽義身側那位身着寶藍底菖菖蒲紋杭綢直裰玉簪束髮的年輕男子說着一拱手,瞥了一眼顏柳饒肅。

    此人乃是寧王的女婿,名叫周雁南,取名就是大雁南飛鴻鵠之志之意,此人能被寧王收爲乘龍快婿,自然也有幾分本事,當今寧王並不似皇上一般重文,而是對武學十分有興趣,曾爲學得一身飛檐走壁一日千里千軍萬馬中屹立的武藝而走訪了不少名剎先後拜了幾位師傅,但可惜他偏偏就不是一塊學武的材料,多年磨練苦練依舊是一無所成,寧王是個拗脾氣,明知山有虎也偏要向虎山行,明知自己不是學武的材料,卻偏偏不願學文寧願繼續蹉跎一事無成,這個周雁南能獲得寧王的青睞,便就是因爲他也是學武出身,而且年紀輕輕比之學武三十多年的寧王的武藝高超不少,寧王念良才難得,便就是將大女兒嫁給了周雁南,就此,周雁南一步登天,從個窮小子成爲了王爺的女婿,從此光宗耀祖在艾城建了豪宅成爲了一方霸頭。

    以他的身份,對顏柳自然無需畏懼,顏柳再如何,也只是外臣,他可是皇上堂兄的女婿,難道皇上還能將他如何?

    “周雁南是吧!”顏柳一挑眼,嘴角勾起了一絲冷笑,明明就是爲難,就算對你利益有損又如何?這偌大的家業有豈是你親手打下來的?也不過是強取豪奪利用自己的身份非法不仁得來的,皇上要徵收!你能如何?不過是一個得了勢的小子!居然還敢在他面前橫!

    “區區正是在下!”周雁南一拱手,手卻是偏向了北面,倨傲無禮的挑釁着顏柳。

    “就是寧王見了本官,也不敢如你這般倨傲,果然是這一代代的,就忘了聖賢教誨!”

    “顏太尉德高望重,周雁南豈敢不敬!”

    “皇上來之前,特地交代了本官徵地一事,若是再有人阻擾,實情節嚴重與否,嚴重者,可就地正I法!無需請旨,周雁南,歐陽義,你們仗着自身乃是一方霸頭公侯皇族至親,居然違逆聖旨,該當何罪!”

    突然高亢夾帶着幾分金石之音的話,讓馬觀在不由身軀一震,本是弓着的身子也挺得了筆直,一雙眼睛更是在四人身上掃看了起來,有了皇上這聖旨,他還有何顧慮,這次徵地的難題就此可解了!

    “皇上若還顧念着他的英明名聲,就不該如此爲難我們,徵地本就利益傾失對我們無益,我們抗爭有何不可?殺了我們,可推行新政,可又堵得住天下悠悠之口?”

    他們四人既然當初敢連成一線違逆聖旨,就是已經做好了應對上頭壓力的準備,京城裡那些並不想與皇上直接衝突的權貴將他們推到了檯面上與皇上抗爭,他們現在已經不單單只是艾城一方霸頭,只要他們一說話,必然各處的援助通道都會爲他們打開!

    皇上是要與他身邊這些人來較力!一人又怎能絞得過天下這麼多戀棧富貴權勢的人!

    縱然他是九五之尊!也不是事事爲所欲爲!

    “一分地,好的買上七八十兩的銀子,一般的也就是五六十兩,內庫給你們撥的賠補款,價格絕對的公道,你們卻偏偏要開出高價,貪婪無底!卻還要狡辯不是有意違抗聖旨與皇上爲敵!馬大人,將他們四人壓入大牢!待明日本官與饒大人休整之後開堂審問!”

    “這…………”

    呵斥幾聲長長自己的面子可以,可這要說關他們下獄…………這馬觀在可就沒這個膽子了!萬一這些人出來了報復自己,那自己多年摸爬滾打才得來的知州之位還不是又要打水漂了…………

    “馬大人!縱然地方惡勢力,只會讓他們水漲船高!對這種人絕對不能姑息,本官是奉皇上欽點的欽差,此事本官一力承擔!”

    顏柳要的就是不留情面,要的就是表明自己與皇上的態度,這些人若是好抱着僥倖之心負隅頑抗,那就是大錯特錯了!反正皇上有意殺一儆百,讓他們去大牢裡呆幾天也並無不可!

    “顏太尉,你怎能如此不分青紅皁白,我等下獄,我將娘子一定會設法救我的,到時候我岳丈報到皇上面前,看你如何收拾,皇上再信任你,你也不過是一個外臣!岳丈與皇上一關起門來就是一家人,難道還要會爲了這麼一件小事壞了他們的兄弟之情?”周雁南憤而向前一步,站在顏柳面前,居然還頗有幾分架子。

    “小事?若這是小事!皇上也不會讓本官先處理此事再審案了!你既然這般自信寧王能爲你護駕,那我們就走着瞧好了!李虎!押四人去大牢!”

    皇上的心思,顏柳可比周雁南懂。

    “饒大人,顏太尉如此蠻橫,你就不能站出來說一句公道話?”

    一直緘默在旁的那位身着墨綠色刻絲鶴氅的中年男子看周雁南一時語塞,立即站了出來。

    “本是一件惠民利民的好事,你們若是配合,就可贏得艾城百姓的愛戴敬重,皇上體恤你們的難處也不會虧待你們,不過是來日在從別處彌補而已,你們卻偏偏如此不明大理!馬大人,在我與顏大人動身前,皇上對那些表現良好的鄉紳富商也有補償,艾城之外探出了銅礦,不日皇上就會派人前來開採,到時候提煉出來的銅,他們可按獻上來的田地取得他們應得的銅,艾城雖無大量用銅的地方,但若是買到舒州幽州,就可賺取豐厚利潤,皇上是天下百姓的皇上,自然不會虧待了自己的子民!”

    所謂君王之術,無謂就是恩威並施,讓你心驚膽顫再感恩戴德,皇上對其他幾個表現良好的鄉紳施以恩惠,這一來是可動搖幾人的同氣連枝,而來也可在這一小部分人之中獲得一部分人的支持。

    “皇上有這樣的安排,真是體恤百姓,相信這些鄉紳富商得知這個消息之後,必然是對皇上感恩戴德歌功頌德了!”

    顏柳與饒肅這一來,可真是給馬觀在解了燃眉之急,有顏柳與饒肅這樣強硬的態度與皇上在後撐腰,他又需要懼怕什麼?

    “皇上如此寬厚體恤萬民,卻偏偏又刁民如此冥頑不化!押下去,仗着自己是公侯皇親的親戚就如此大膽,現而今艾城城門緊閉,我倒要看看你們如何讓那些遠在天邊的貴戚伸手相助!”

    顏柳一拂袖,馬觀在也不再拖延,與李虎使了一個眼神將人帶了下去!

    這四人也是知道顏柳今日是不會放過自己了,一個個都不在說話,任由捕快衙役將自己壓出了後堂。

    “當日死了這麼多人,兇手絕不是誤殺枉殺,肯定是有人指使,此事既然不可能與李國公有關,那麼也就與艾城裡頭的人脫不了干係了!如今城門已經封鎖,我們就來個甕中捉鱉,讓他們自己浮出水面!”

    四人被押走,顏柳這才蠕動着雙眉壓下了自己心頭的怒火。

    “馬大人,還請你去對頭傳揚一個消息!”說着,饒肅就與馬大人招了招手,馬觀在一鄂,拱了拱手掐媚一笑就湊了過去,饒肅一陣嘀咕細語,馬觀在的一會兒面露詫異,一會兒又是連連點頭,到了最後,更是嘿嘿的露出了笑臉!

    “饒大人的吩咐,下官一定辦到!”

    等到饒肅直起腰身,馬觀在也退後一步一拱手。

    “好,那就有勞馬大人了!”

    “這是哪裡的話,顏大人饒大人可是爲艾城百姓謀福爲下官解了眼下最大的難題,這是下官的分內事,分內事!既然如此,兩位大人歇息片刻,下官去去就來”馬觀在說着轉了身,神情一肅:“李虎,好好招呼兩位大人!”

    “是!”捕頭李虎抱拳躬身,馬觀在滿意的點了點頭,抽身離去。

    可才走到門口,一個衙役就冒冒失失的跑了過來,差點就撞在了正低頭信步的馬觀在身上。

    “什麼事這麼莽撞!”馬觀在抖了抖襟擺,冷眼斜視。

    “大人!外頭有一個老頭,說是受人託付,送一封信給欽差顏大人!”衙役慌張下跪。

    “顏大人?”馬觀在神色一變,當即轉了身走到了顏柳面前:“顏大人!外頭有一老者,說是受人之託送信與您!不知……”

    看馬觀在折返聽着這番話,顏肅詫異的輕哦了一聲:“送信給我?讓那老者進來!”

    “還不快去把那個老者請進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
    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