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七十七章:因果循環、報應不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七十七章:因果循環、報應不爽字體大小: A+
     

    “從京城而來?一男一女?”秦淮品味着車伕這話裡的信息,不由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寧致遠。

    一看到秦淮的眼神,寧致遠沉着的臉更是烏雲密佈了。“這二人是什麼模樣?”

    “男的書生打扮,膽子小的很,連簪子都握不穩,女的有些許胖,白白嫩嫩的,看來也是大戶人家出來的,我還聽着他們說了,說怕他追上來,什麼躲得越遠越好,這一對狗男女,實在是不要臉,在馬車上還卿卿我我的……”車伕說着擡了擡頭,一見寧致遠那張陰沉得墨黑的臉,咋舌的趕忙打住了話頭。“莫非這位兄弟,就是來追這對狗男女的?”

    寧致遠蹙了蹙眉頭,張了張嘴,卻沒有說話。

    秦淮心裡早是咯噔一聲,這車伕如此口無遮攔,可是惹事了:“廢話少說!這二人去了何處?”

    “這對狗男女拿了我的銀子,去艾城了!這位兄弟,你要是抓到了這對狗男女,可一定要爲我出一口氣啊!這樣水性楊花的女人就要不得!居然在衣袖裡藏在匕首坑我!實在是心腸狠毒啊!”車伕本還是想與寧致遠要回自己的銀子的,可看寧致遠這麼一張臉也嚇得夠嗆,但這一口氣他哪裡咽得下去,冤有頭債有主,出來混總是要還的,這對狗男女拿了自己的銀子,總要落到眼前人的手上,到時候看他們還如何猖狂!

    “一個車伕,身上能有多少銀子,我纔不信她能做這麼虧本的買賣,我看八成你是起了歹心圖謀打劫她的銀子不成反被她捆綁在此吧!”

    一直沉默的寧致遠冷哼一聲開了口,卻不如車伕猜想的一般憤怒,反是十分的冷靜。

    “你這人怎麼說話的!我還能做那樣的事情?這兩個人一看就不是好東西,這位兄弟,你是看錯人了啊!”車伕頓然直起腰身,指着寧致遠煞是憤怒。

    哪料他的手才一伸出去,站在一旁的秦淮立即就一揮手將他的手一扭反鉗到了身後。

    “恩人饒命,恩人饒命!”車伕看幾人腰間都佩着劍,秦淮這體格又像是習武之人,根本就不敢有反抗。

    楊哥兒本是要勸說,可一看寧致遠那張臉,不由自主的退了兩步,又重新打量起了秦淮寧致遠兩人了起來。

    “走吧!”寧致遠拂開了攔在身前的幾株艾草,嘴角一抽冷哼一聲就轉了身。

    “算你今日命大!下次不要讓我在京城遇見你!”秦淮用力一捏車伕的手腕,將其用力推到在了一旁。

    車伕痛得呀呀直叫,哪裡還敢說半句話,只能捂着通紅的手腕幽怨的望着幾人離去。

    楊哥兒看着昂首走在前頭的寧致遠與闊步隨在後頭的秦淮,想着方纔自己還要與寧致遠勾肩搭背,訕訕的咂了咂嘴也不再多看車伕一眼,隨着兩人走了。

    睿王殿下不是去了靈隱寺?爲何卻又來了這裡?還要遮遮掩掩隱藏身份!要自己等人找的還是一個女子!那女子居然是隨着一個男子離京私奔……睿王殿下在外頭的名聲可一直是極好的,怎麼卻也有這檔子事……這可纔是新婚啊!就可丟了睿王妃來尋這個女子,看來睿王殿下對這個女子感情非同一般啊!今日之事,絕對要守口如瓶,絕對不能走路半點風聲!

    走了一路,總算是到了官道,一路寂靜沉默無言的楊哥兒恭敬的與寧致遠秦淮拱了拱手,指着前頭寬敞無盡頭的官道說道:“秦大哥,順着這條路一直走就是艾城了,騎馬腳力快的話,也就是一個時辰差不多了!”

    “這次就有勞楊哥兒了!”秦淮笑着與楊哥兒還了一禮。

    “此次有勞了!”寧致遠也是略略頷首,翻身上了馬。

    秦淮本還想與楊哥兒交代幾聲,可看寧致遠已經揚鞭策馬,也就只能翻身上了馬,與楊哥兒道了別。

    “那楊哥兒是個聰明的人,此事就算你不說他也明白該如何做!”寧致遠策馬在前,看秦淮還是憂心忡忡,也就直接了當的明說了。“這都是你選的人,難道你還不放心?”

    秦淮霍然笑道:“我倒不是擔心他!就是擔心那個貪得無厭的車伕,方纔該就讓他安息在那裡的!這人在京城活動,要是有一日認出了殿下您的樣子,將此事傳揚了開來可就大不利了!方纔屬下就打算一絕後患了,要不是殿下您…………”

    秦淮及時的收住了話頭。

    “此人欺軟怕硬,今日的事情他哪裡敢亂說!我留着他的一條命,也是想看看楊哥兒這個人是不是可提攜之才!”

    寧致遠一緊手上的繮繩,將速度減了幾分。

    “原來殿下還有這一層想法…………是屬下愚鈍了!”

    有寧致遠如此一說,秦淮心頭驟然就敞亮了起來。

    “這楊哥兒人倒是聰明,不過也要看看有多少心機是否忠心不二,他若是對本殿下忠心,畢竟也會想到你這處,這件事他要是處理得好,你到時候就找個機會,把他調去京城辦事吧!”

    “是!”

    秦淮心中顧慮得以消除,人也變得爽朗了起來,看寧致遠策馬馳騁,他一揚馬鞭,迅速追了上去。

    車伕遠不會想到,自己一時起了歹心,竟然會引出這麼多的事情,更不會想到,他一時的行兇作惡,換來的,居然會是這樣的結果!

    因果報應,循環不爽!也便就如此了!

    ……………………

    昨夜烏雲散盡露出夕陽,今日大早起牀,終於是見到了深秋難得一見的和煦陽光,昨夜在聖祖遺蹟一遊到天黑才歸,有了顏行祿那一番肺腑之言,杜依依心裡對他的那絲不喜也終於是煙消雲散,苦苦糾纏,顏行祿的心裡,有何嘗好受?

    不是不願放下,只是放不下罷了!

    她若是能放心沈客,也就能坦然的當她的睿王妃了,又何須逃避一般的逃了出來。

    放下自在,她卻得不到這份自在!

    今日大早,喜憂參半,喜的是今早陽光明媚十分愜意,憂的是今日大早,在陽關灑入艾城的時候,欽差的馬車,也進了城。

    欽差的到來,多少讓惶恐不安的百姓安心了一些,雖說當日並未開堂,還是有不少好熱鬧的百姓聚集到了府衙之外。此行的欽差裡有顏柳,杜依依是給顏行祿下了死命令不得露面的,而艾城的消息也是傳得快,她也無需擠到府衙去探聽案子的進展與城門開啓的時日,只要坐在這客棧裡品茗享受着陽光,優哉遊哉的粉飾太平。

    今日天氣大好,雖還是有些多人對眼下艾城的情況憂心忡忡,但大多的人還是走上了大街去往了小巷散步曬太陽,得以獨享客棧的清淨與清晨暖和的陽光,杜依依倒是回想起了不少往昔的種種,前世的她,就十分喜歡這樣安靜的一個人獨處着,只要一本書,就可以讓她安靜的從早上坐到晚上,到了這個世界,卻一次都沒辦法這麼安靜的去享受生活,這一切,她都明白,是因爲心的不寧靜!或許,‘杜依依’何時放開了她的執念,她何時能將沈客放下,她就離這樣的日子不遠了!

    在外頭坐在曬太陽的顏行祿一回頭,就可以看見倚窗發呆的杜依依,一張算不上美麗漂亮的臉,可對他偏偏卻是這般的誘惑!因着前段時間的潮溼,這房錢便宜的客棧的被子大多有一股黴味,今日陽光正好,客棧掌櫃在徵得一些旅客的同意之後讓小二將他們的被子都搬了出來用竹竿子晾着,這小巷子里人跡稀少,也沒人會在意路上晾滿了被子。倒是有不少閒來無事的書生在這竹竿子下頭團團圍坐,一個勁的說道着自己走南闖北的見聞。

    比之京城的壓抑,艾城卻是一個可讓人安定心神的地方。

    ………………

    小巷寧靜,大街喧囂,艾城知州府衙裡頭,此時卻是一派寂然。

    五十一具屍體平擺在府衙的後堂裡,白布蒙面,一眼望去後堂全是雪白的一片,悽慘無比,艾城知州就職這麼多年,也從未碰到過這樣惡劣的案子,連着這幾夜都沒能睡一個好覺噩夢連連,在後堂把守的捕快更是不用說了,每每一看見這一片白布,就心憷發寒,就連以驗屍衛生的仵作在見到這麼多屍首的時候,也是連着冷汗驗完了全部的屍首!

    死了這麼多人的大案子,在臨安侯一案之後已經好幾年都未在出現過了,可比之當初臨安侯一案的疑團困阻重重,這件案子卻又要簡單許多,皇上的想法顏柳饒肅瞭然於心,這些地方富商就算有京城裡的權貴相助也根本無法與皇上爲敵。

    這麼多屍首平整的擺在一起,任誰看了都是心生悲憤,顏柳雖多年不曾破案沉澱在朝廷之中,可到底當初斷案破案事的那顆赤忱之心不該當初,眼見眼前這個個被兇手一刀割破了喉嚨的六歲小孩,顏柳攥着白布的手都忍不住的抖了起來。

    並不是因爲害怕恐懼,而是因爲他憤怒了!

    當初臨安侯一案眼見八十多人死於非命,他亦然不顧臨安侯之威逼將案子稟告到了皇上面前一查到底最終還了死者一個清白,今日雖匹夫老矣,卻壯志不改。

    “顏大人!還是我來吧!”看顏柳情緒幾不能自制,饒肅擔憂的將白布覆上了死者的臉,前夜趕路偏逢大雨瓢潑,顏柳已經有了一定的年紀,舟車勞頓偏逢雨,寒風蕭蕭,出京城時並不是真的感染的風寒,但現在,卻是成真了!

    顏柳是一個倔脾氣,從來都是不服老不服輸,惦念着皇上的交代的他一到艾城,就推掉了馬觀在爲他們準備的酒宴直奔到了府衙,饒肅雖與顏柳之間並沒有那麼多上司下屬的禮節,但對這位前輩是真心實意的敬佩,艾城城門已經封鎖,不說艾城百姓人心惶惶,就是臨近的姚州京城也都是因此而引起了恐慌,如此心狠手辣的兇手還未伏法更不知現在藏匿於大賀何處,哪個百姓能放心的生活!

    “這些傷口有劍傷刀傷,看來當日行兇的並不止一人!這麼多人在家中被殺害!當日就無一人聽到了動靜?”



    上一頁 ←    → 下一頁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