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七十五章:進退兩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七十五章:進退兩難字體大小: A+
     

    “看來此地不是久留之地,吃了飯我們就離開吧!”

    本是一腔喜悅,現在聽了這樣一件慘案,杜依依也只覺得心情沉重,比之酒館之外天空的那一團烏雲更是沉重。

    遲遲沒有落下來的雨,卻是突然的落了下來了。

    淅淅瀝瀝,並沒有了昨日的滂沱瓢潑,夾着寒風,帶着一股子腥味吹進了酒館。

    大風細雨之後,一隊官兵整齊有序的跑了過去,後頭還有幾個沒來得及尋到避雨之處的百姓跑進了酒館。

    “這又是怎麼了?”

    有了那件命案,艾城的百姓早都是心驚膽顫,眼見這麼一大隊的官兵冒雨前行,一個個都是慌了起來。

    “說是朝廷已經派了兩位欽差來,爲了防止兇手逃脫,要封鎖城門,這些官兵就是去傳令的!”那些後進入酒館的百姓抖着被雨水打溼的衣衫,有錢的尋了個位置坐了下來,沒錢的則是自覺的站在了一旁,也不打擾老闆做生意。

    “封鎖城門?早不封鎖現在才封鎖,那兇手要逃早就逃了,還在這裡等着?”有幾人不滿的冷哼了一聲。

    “這是欽差的吩咐,知州大人也就是照辦了!這件案子要破了纔好!要是破不了,誰能安心啊!”

    屋外寒風吹斜雨,屋內諸人共噓唏,這件案子帶來的恐慌隨着城門封鎖的命令漸漸散播了開來,杜依依聽着飯客酒客茶客絮絮叨叨反反覆覆的那些話,也是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看來是走不了了!”杜依依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給自己到了一碗茶!城門封鎖,他們要是硬要離城,只怕只會被誤會是殺人兇手!

    “什麼欽差,人還沒到就下這樣的命令,這不是害死人麼!”顏行祿憤憤的丟下手裡的筷子。

    “我們尋家客棧住幾天,只要不露面,相信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危險!”

    “也就只能如此了,好端端的出了這樣轟動的命案,也不知道還要多久才能再開城門!”顏行祿哎的嘆了一口氣。

    “也不用太過悲觀,沒人知道我們來了艾城,就算他找了來,相信也不會知道我們還在城中。”

    “也是!”顏行祿點了點頭。

    “油紙傘,油紙傘~~”

    下雨,就是賣油紙傘小販最活躍的時候了,雨才下了沒一會兒,外頭就開始有了販賣油紙傘的小販。

    “走了,買把傘尋個地方先落腳!”

    有了上次露猜遭殃的事情,杜依依已經吸取了教育,錢袋子依舊是放在最安全的懷裡,一般的開支則是放在了衣袖的暗囊裡!與小二結了飯錢之後,她又叫住了外頭販賣油紙傘的小販買了兩把傘!

    在飯館這條街上就有客棧,但是這是艾城人來人往最熱鬧的街道,一來房錢貴,二來難得安靜,所以杜依依捨近求遠的繞過了兩條街找到了一間僻靜的客棧。

    自己與顏行祿這一身衣裳都滿是黃泥巴,所以杜依依也託了小二去買了兩身男裝換上了,連着兩天兩夜都沒能好好休息,一清閒的坐下來,杜依依就有些打起了瞌睡,與顏行祿閒扯了兩句支撐不住就回房去睡了!

    艾城命案轟動於世,欽差未至,城門封鎖,艾城知州馬觀在此舉已然造成了艾城百姓的恐慌,杜依依一覺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中午時分的綿綿細雨終於停止,青石板鋪就的道路上多是水坑溼漉,烏雲散去,雖不見漫天晚霞,但也總算看到了夕陽落西山。

    這一處客棧位處偏僻,但因爲房錢便宜,也吸引了一些過往艾城的販夫走卒貧民百姓前來入住,今日艾城城門在無通知的情況下緊急關閉,那些穿梭艾城的商客旅客根本來不及出城都如同杜依依一般被困在城中,加上近日看樣子又是陰雨綿綿,所以大多人在城門一封鎖大雨一停止之後大多人就在艾城尋了客棧,身上銀兩充裕的,自然就尋了熱鬧條件好的客棧,身上盤纏拮据的書生貧民小販,就會穿街走巷價比三家尋便宜一些的客棧,先前杜依依投宿之時這客棧只有一間客房住了人,現在一覺醒來,卻是熱鬧了起來。

    艾城命案,就是艾城的百姓都說不出裡頭的玄虛所以然,這些原本只是打艾城而過的百姓書生又豈會知曉,心中惶恐之下,就有了各種流言蜚語,杜依依換上了一身利索較寬大的男裝,半披散的秀髮也用一個木簪子盤在了頭頂,也算是遮掩了自己的女子的身份。

    浥雨輕寒,雖說天邊夕陽金燦,隨風吹進客棧的風卻是一條條滑不溜秋的蛇一般鑽入了她寬大的衣衫,引得她手腳發涼。

    薄茶半盞,倚窗睥睨,半響的功夫,杜依依已經在這喧囂繁雜的議論聲中探聽到了自己想知道的東西,爲了安撫百姓的恐慌,艾城知州馬觀在已經在兩處城門貼了榜文,待十日之後,便可開闢出一條通道讓百姓出城進城。

    十日的時間,不少的貧民小販對此惱怒不已,那些本就是一路遊玩而來的書生卻是心平氣靜,更有甚者是在客棧裡交結起了朋友,商議着明日一同去聖祖遺蹟處一遊!

    這裡的人從四海各州郡而來,所說的事情也都千奇百怪,杜依依側耳聆聽,也在幾個操着京城口音的書生嘴裡看到了現在京城的大事!

    難怪自己逃離寧致遠那邊卻是一點動靜都沒有!

    原來寧致遠居然桃代李僵的將此事矇混了過去!

    她當然知道寧致遠並不可能在這個緊要的關頭去靈隱寺還願,他既然李代桃僵掩人耳目,去靈隱寺,指不定也只是掩人耳目便於行事,那個睿王妃是假的,那個睿王,指不定也是假的,自己在姚州之外尋偏徑到艾城的決定實在是明智!若是去了姚州,寧致遠追來肯定是無處逃身的了,他這是鐵了心的要追自己回去了!連假王妃都用上了…………

    就算你有良計,這也只能解一時之憂困,寧致遠,你對自己未免也太過自信了!

    困於艾城,無計可施,除了安閒得過且過這十日也沒別的法子,聽人說起着聖祖遺蹟,顏行祿倒是來了心思。

    顏行祿流水般說着聖祖當初在艾城一戰的豐功偉績,杜依依卻聽到了別人口中的另一些消息!

    “顏太尉也曾就職大理寺?”杜依依頓生疑惑!

    “是!他老人家曾就職大理寺卿,因破獲臨安侯一案立下大功得以提升,成坐上了太尉之職!”杜依依聽到了的東西,顏行祿當然也聽到了。

    “那隨大理寺卿饒肅一同前來偵查此案倒是合乎情理了!你貿然離家,家裡肯定是擔心得緊,可爲何卻不見你有一絲的擔憂?”杜依依這一路就覺得奇怪了,雖說太尉是個閒職虛職手中無實權,可顏柳丟了唯一的寶貝兒子總不該是一點動靜都沒有吧!而且這一路顏行祿一句家裡人的話也沒提過,看樣子是對此並不擔憂!艾城命案轟動一時派兩位欽差來說明朝廷重視,但顏柳此次前來,她總覺得這裡頭有些貓膩!

    “那!我實話與你說!你可不得丟下我!”顏行祿訕訕放下手中茶盞,顧盼四周。

    “說!”顏行祿如此鬼鬼祟祟,肯定不是什麼好事!杜依依心裡的猜想已經坐實了大半!

    “我離京之前,曾命人送信給爹,告訴他我與朋友離京遊玩,讓他無需擔憂!”

    擡眼瞥見杜依依怒氣洶涌的目光,顏行祿不禁縮了一縮脖子,端正的做回了自己的位置。

    “你可有告訴顏太尉你去了何處?”

    難怪顏柳一點也不心急這個兒子的貿然離京,難怪這一路都聽不見半點風聲!杜依依咬牙切齒的揪着眉頭,真是恨不得將顏行祿暴打一頓。

    “我只是與他說,去姚州…………”顏行祿訕訕嚥了咽口水,目光閃爍。

    “好啊!姚州!幸好沒去姚州,不然這次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杜依依猛的一拍酒桌,憤而起身。

    “你…………你別動怒,有事慢慢說,慢慢說!”顏行祿一歪身子,藏到了酒桌角落。

    “我不與你計較,等你爹來了,你跟他回京,要常識沒常識要膽子沒膽子要能耐沒能耐除了死讀書一無是處的人,跟着我真是累贅!”

    杜依依一起身,喧囂的客棧大堂就靜了下來,看顏行祿又是如此畏懼杜依依說話如此惡毒,四周的人都沒少拿斜眼鄙夷的望了一眼兩人,此事已經如此,就算將顏行祿打一頓也無濟於事,此事在客棧鬧事太過顯眼,所以杜依依也只是提了提顏行祿坐着的凳子,就轉身出了客棧!

    抱頭的顏行祿聽着腳步聲小心睜開了眼,眼前卻已經沒了杜依依的身影,顏行祿起身探窗而望左右搜尋,纔在小巷子的外頭看到了杜依依的身影,窗戶不高,心急如焚的顏行祿本是要一跳而出,可想來又有失大雅收回了腳走了正門跟了上去。

    雖說杜依依的聲音聽着有些娘娘腔,但出言惡毒,根本就沒人把她往女子的身份上想,看顏行祿如此畏懼卻又形影不離,很明顯這就是一個愛男色的主,兩人一走,客棧大堂裡的諸人都是鄙夷的吐了吐口水,罵了一聲變態。

    “喂喂喂…………”

    顏行祿幾步狂奔,一腳踏落濺起無數水花,杜依依雙手環胸走在前頭,根本就懶得搭理!要不是她來了艾城而是去了姚州,現在肯定就是讓寧致遠包餃子了!死顏行祿,讓自己白白背上私奔的名聲,卻還要在這裡拖了自己的大腿!實在是不可饒恕!

    跑路帶着拖油瓶,這可能就是她做的最錯誤的一個決定。

    “你消消火,其實我海賊都是已經計算好了的,將我爹與睿王殿下的人引去姚州,我們去別的地方不久安全了?現在雖說我爹要來艾城,但他根本就不知道我在這裡,只要我不露面……喂,你聽我解釋啊!”

    顏行祿好不容易追上了杜依依苦心掏肺的說了一通話,杜依依卻是懶得理睬直接繞開了他大步前行,後有追兵,她現在卻被困在艾城不得進退,顏行祿爲她離家出走,現在他老子到了艾城,誰知道會不會出意外!若真是與顏行祿一同被抓回了京城,那她一世的英名可就都毀了!最起碼現在在別人看來,自己已經是睿王妃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