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七十四章:艾城命案(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七十四章:艾城命案(二)字體大小: A+
     

    “纖雲!上茶!”陸湘雪心有餘悸的斜睨了一眼沈客,捂着胸口朝着外頭喊了一聲。

    “是!”門外候着的一名婢女盈盈福身,緩緩退了出去,另一旁的靈兒沒好氣的低身冷哼一聲斜着白眼瞪了一眼離去的纖雲!

    片刻的功夫,匆匆離去的纖雲就端來了兩盞茶,恭敬的送到了陸湘雪的面前!

    “這婢女倒是眼生得很!”沈客接過了茶,雙眼正好就對上了纖雲那一雙鳳眼。

    “是前日纔買進府的,見着機靈,就留在了這裡!還等着夫君點頭呢!”陸湘雪呷了一口茶,斜睨了一眼沈客,見他居然沒有異色,也就放下了心!

    “府裡走了幾個婢女,你這也是缺幾個人!就留下來吧!”沈客放下了茶盞,收回了目光。

    “一切聽夫君的!”陸湘雪抿脣一笑,給纖雲使了一個眼神,纖雲領會,躬身退了出去。

    “你也要小心些,不要讓別有用心的人混了進來,婢女哪有老媽子會做事,還是多請幾個老媽子吧!”

    “府裡冷清,還是要些婢女熱鬧熱鬧的,都是老媽子,都是死氣沉沉了!”陸湘雪只沈客這話中的意思,嘴上如此說着,心裡卻是歡喜得緊:“這幾個婢女我都認真的查過,背景絕對是乾淨的,夫君儘管放心!”

    “還是小心爲上,上次府上爲此就清除了大批的下人。”

    上次沈府大力清洗,除了一些不能動的人之外,其他一些心懷不軌的人都被趕了出去,要不是如此,現在沈客也不會隨意的與陸湘雪說一些不能說的話,沈府現在是別人的眼中之釘,不小心謹慎,有可能連身邊枕邊的都人是別人的探子,這叫沈客如何不小心提防!

    “嗯!”陸湘雪莞爾一笑,身子往沈客懷裡一倒,笑着握起了他的手。

    “真是想不到,這麼些年你都是怎麼過來的!”沈客寒門出身,無父無母,卻能有今日的成就,這遠不是陸湘雪能夠想象的,正是無法想象,所以纔會生出崇敬敬畏之心。

    “我的生活,是你想象不到的!”沈客怔忡的望了一眼懷裡的陸湘雪,目光突然的就變得茫然了起來。

    他的生活,是沒有人可以想象的到的,他如何殺了第一個人,如何在軍中摸爬滾打,如何建功立業,如何揚名立萬,沒有人可以想象得到。

    男兒雖有報國志,可誰又有願意小小年紀就沾滿鮮血?

    他看着光鮮的一生,年輕有爲,少年得志,又何嘗不是苦難的一生?

    皇上要把他當做砍殺十大功勳世家的一把刀,可他………………

    ………………

    杜依依來到這個世界三個月,躺了兩個月,困在沈府一個月,出逃過一次,卻連京城都沒離開,這一次好不容易逃離了京城,卻也是一波三折,如今還不容易到了官道上,可半個時辰都快過去了,還沒能等到一輛馬車經過!

    可偏偏,本是情郎明媚的天,卻突然的烏雲密佈,轟隆隆的就下起了雨。

    黃土官道,被一會兒就被雨水沖刷的泥濘難以前行。

    杜依依一身上下都已經被雨水淋溼,襦裙更是沾滿了黃泥巴沉重又難受的貼在大腿上,可就是如此,她還是緊緊的護着懷裡的銀票,艱難的走在泥濘官道上。

    “天要亡我啊!”

    一聲聲高亢悲呼,換來的也只是顏行祿一聲聲哀嘆。

    “哎…………出門不利,先是碰上了車伕打劫,又碰上了大雨!哎…………”

    “時不利我,時不待我!你唉聲嘆氣也沒用,搭不上馬車,走也要走到艾城去!”

    “這什麼鬼地方,連個避雨的地方都沒有!”顏行祿咽嗚吐槽着,跟着杜依依以前一走的走着。

    “還想避雨,再避雨人就要追來了!”杜依依沒好氣的喝了一聲,咬着牙繼續前行。

    “哎…………”又是一聲嘆,顏行祿奮力追趕上了前頭的杜依依。

    這一場大雨,對寧致遠來說下得很不不及時,他們騎着馬,大雨瓢潑,速度大大下降,再說寧致遠的身體也根本不允許他淋這麼一場雨,所以就算寧致遠十分堅持,秦淮還是將寧致遠拉着進了一家客棧。

    追杜依依是重要,可秦淮出來之時常流也是下了命令的,這要是寧致遠去姚州出了意外發了病,可就真是迴天無術了。

    這一場雨,那頭杜依依在泥濘中前行,這頭的寧致遠卻是直接被攔住了去路無法動身,這對杜依依來說倒是一場及時的雨。

    一頭是杜依依大呼蒼天不公,一頭是寧致遠焦心苦惱,被杜依依顏行祿捆在了荒郊野地裡的車伕,卻是真正的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一場雨,再次拉開了杜依依與寧致遠之間的距離。

    寧致遠再次動身,已經是在雨停了之後的第二天大早,道路早被雨水沖刷的泥濘坑窪,加上這路上從來是車馬不斷,更是被碾壓出了許多水坑!

    就因爲一場雨而白白浪費了一晚上的時間,寧致遠對秦淮是咬牙切齒,秦淮一路任寧致遠說罵都是討好賠笑着,搞得寧致遠就是想罵也罵不出難聽的話來!

    寧致遠被耽誤的這一夜,杜依依卻終於是盼來了自己的福音,在半夜的時候碰到了一輛馬車,死皮賴臉的搭了順風車。

    雨過,天卻未晴,陰陰沉沉的烏雲壓在頭頂,讓人看着就心慌,好在這一路倒杜依依抵達艾城這一場雨都沒落下來。

    艾城,不如姚州繁華,但風景秀麗,可圈可點的古蹟非常多,所以平日到這裡來的遊客很多,杜依依對艾城的認識,也是基於李國公的侵地案,一代公侯,功勳世家,李國公的倒下很多人覺得可悲可嘆,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李國公的死,杜依依看到的是君王的冷漠無情!

    李國公而今已經流放邊關,李府也已經敗落得不成了樣子,侵地案已經告一段落,艾城!依舊是艾城!

    “曾聽懷瑾說過,艾城留有聖祖遺蹟,得先皇聖明,對平明百姓開放,可謂是倒艾城不可不去的去處”

    站在艾城城腳下,顏行祿抖着襟擺上的泥土,看杜依依正是認真的盯着那艾城兩個字看,不由得就笑了起來。

    “那是什麼?”杜依依一低頭,就看到了城牆上貼着的一張榜文!榜文下頭已經吸引了不少旅客的圍觀,杜依依走進了幾步,仰着頭看了起來。

    “寫的什麼?”顏行祿才一走到杜依依身後,就被一人擠到了一旁。

    “寫的是一樁命案,十三戶被滅口,死了五十多個人…………”杜依依眯着眼打看着。

    “五十多個人…………是何人如此心狠手辣?”顏行祿頓時爲之動容。

    “不知道,兇手還沒找到。”杜依依摸了摸有些僵硬的脖子。

    “如此窮兇極惡,看來艾城也是不能呆啊!不然小心性命不保!”顏行祿隨着杜依依走出了人羣。

    “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人這麼大膽!走走走,幾天沒吃飯了,先去吃飯,艾城這麼大,寧致遠總沒本事將艾城翻個遍!看看我們兩個,跟乞丐有什麼區別!”

    “終於是有飯吃了!”顏行祿摸了摸咕咕叫的肚子,比杜依依還要心急的進了城!

    進了城,杜依依隨便找了一家酒館,叫了飯菜之後就開始吃了起來,反正這裡已經沒人知道她的身份,吃相難看也無傷大雅,再說旁人只要一看他們這一聲的泥巴就該知道他們的落魄了,所以兩人在飯菜一端上來之後,就風捲雲殘的開動了。

    “聽說此事知州大人已經呈了摺子請皇上派人前來偵查了,也不知那欽差現在到了哪裡!”

    “還查什麼查,很明顯就是李家的人惡意報復嘛!那些人也真是可憐,現在屍體還擺在衙門裡,案子沒定下來也不讓埋,一家人都死絕了,到時候也沒人去收屍!我就說,沒錢沒勢的,就不要去跟那些權貴去鬥嘛!現在到倒好,連着性命都搭了進去!”

    “哎…………我兄弟是在衙門當差的,五十一具屍體,整天看着都心寒啊!大賀多久沒出這樣的案子了!也虧得李家的人下得了手!本來就是自作孽,要怪也只能怪皇上心太狠,卻偏偏要來爲難我們這些老百姓!難怪皇上會如此狠心將李家男丁流放邊關,這些人留下來也只是禍害!”

    “小心着點,不然李家的人來報復,你就哭吧!”

    “嘖嘖嘖…………可惜啊!朝廷纔給我們加了田地,這些人,是沒福氣囉!”

    “就是就是,皇上真是英明之君,我家五個人,每人多兩分地,那就是一畝,今年總算是有餘糧了!”

    щщщ▪tt kan▪Сo “我家虧點,才三口人!不過也夠吃了!”

    “………………”

    從悲嘆哀呼到歡喜開懷,這也不過是在他們的一談一笑間。

    分配土地之事可謂艾城這段時日最轟動的事情,雖說這裡頭也有些人因爲分地土質差等一些原因而不喜鬧事,但大多數的人對皇上這一決策是歡喜擁護的,而那些人的死,對他們來說,也只能是嘆一聲可惜道一聲可憐!

    “原來這些人的死與李國公有關!”顏行祿聽着這些人的話,已然沒了動嘴動筷的心情。

    “也就是表面看着有關了,李國公已經被流放邊關,一干舊部也已經投閒置散,李府如今的窮困潦倒你也是知道的,他們哪裡還有能力動用人手殺這麼多人!”

    顏行祿不擺手,說出了自己的見解:“百足之蟲死而不僵,李國公一族好歹也是近百年的功勳世家了!在軍中威望又是極高,就算舊部都被投閒置散,要動用些人手還是容易的,可就算是懷恨在心,如此作風也斷不是李國公會做得出來的,李家的太夫人也是一個賢淑心善的主,此事,定然是有人栽贓嫁禍!”

    “那到底是誰要栽贓嫁禍給一個已經失勢的功勳世家?”杜依依夾起一片青菜葉子送進了口中。

    “李國公權大勢大,往昔得罪的人肯定是有的,仇人蓄意報復也說不準,如此狠毒,想來也不是什麼好人了!這麼大的命案,朝廷肯定會重視,我猜這次絕對是不單單會派大理寺卿來!”顏行祿唉唉的搖了搖頭,一手撐着頭皺起了眉頭。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