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七十三章:艾城命案(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七十三章:艾城命案(一)字體大小: A+
     

    皇上駐足,摩挲着龍椅扶手那條雲海飛龍的腦袋皺起了眉頭。

    “書如海。讓顏柳饒素來見朕!”

    此事既然不是李國公的舊部所爲,那就與那些艾城富商脫不了干係了。

    “是!”書如海躬身領命而去。

    片刻之後,太尉顏柳與大理寺卿饒素匆匆而來。

    “微臣參見皇上!”

    兩人躬身俯首行禮。

    “平身。”皇上一抖寬大的衣袍衣袖,轉身落座。“兩位愛卿,朕有一事,要你們去替朕去艾城走一趟!”

    “請皇上示下!”饒肅直起腰身,卻發現往日素來活躍的顏柳居然還是弓着身子,看皇上正低着頭,就用手肘輕輕推了顏柳一下。

    被顏行祿離家出走一事折磨得整日心神不寧的顏柳直起腰身,很是遲鈍的也說了一句請皇上示下。

    “顏愛卿這是怎麼了?今日早朝也沒見說一句話,可是病了?”

    顏柳如此失常,別說饒肅覺得奇怪,就是皇上也覺得不尋常。

    “近日寒風驟起,受了涼,總是頭暈胸悶,還請皇上恕罪!”顏柳可不會傻到把皇上送上門的臺階拆掉。

    “兩位愛卿可都要保重身體纔是,朕的國家,還需要你們啊!李國公李閒侵地案一波未平,艾城一波又起,那些狀告侵地的受害百姓,在昨日,均死於非命,此事蹊蹺,朕本有意讓兩位愛卿攜手去艾城查個水落石出,看顏愛卿的身體狀況,饒愛卿,你就替朕去走一趟吧!”

    皇上說着,讓書如海將艾城知州呈上來的摺子遞給了饒肅。

    饒肅恭敬接過,打開舉目一掃,隨即合上了摺子稟道:“微臣遵命!”

    去艾城?怏怏拉聳着腦袋的顏柳立即就來了精神,艾城離姚州近,說不定還可打探到顏行祿的消息,這一日他都在想着如何去姚州一趟,一直都找不到法子,有什麼比奉旨離京更名正言順的呢?艾城這件案子,實在發生得太是時候了!“皇上,微臣身體無大恙,可與饒肅同行,這麼多年了,倒是對以前的日子懷念得緊啊!”

    “當真無大恙?顏愛卿可莫要硬撐着!”皇上捋着鬍子呵的一笑。

    “皇上,微臣的身體皇上應該是最清楚的纔是,想當年微臣還只是大理寺卿的時候,可是與饒肅走南過北的去了不少地方,就這麼一點風寒,明日,明日就好了!”

    顏柳偏頭看了一眼饒肅,饒肅也是心有靈犀的看了一眼顏柳,相視一笑之下,當年那段美好的回憶彷彿又鮮活了起來。

    當年顏柳官至大理寺卿,而饒肅則還是大理寺少卿,頗得顏柳的賞識,可說是忘年之交,當年大賀突起很多起案子,都是兩人聯手查破的,就說前些年轟動一時的臨安侯一案,就是兩人迄今爲止破獲的最大一件大案,而顏柳也是憑藉着此提升至太尉,而饒肅則是接任了大理寺卿之位,之後顏柳多就是在六部行走,饒肅卻還是四處勘破懸案,今日皇上將兩人齊齊招來之時,兩人就想到了可能會有案子發生了,當時顏柳還是對顏行祿之時憂心忡忡,根本就無暇在這方面多想,而且他現在是太尉,多年不再查案,所以他也不認爲皇上會是派自己去查案只認爲是來詢問他或者吩咐他一些事情,現在皇上提出要他與饒肅一同去艾城,他自然是求之不得。

    “那你就隨饒肅一同去一趟,在出發之前,朕有些事情要提醒你們,李國公侵地案破獲之後,朕已經在艾城推行了土地改革,朕已經派人去查明,此事並非是李國公舊部惡意報復,此案,必定是那些要與朕作對的人的所爲,你們這次去,有一個任務,一定要讓艾城那些富商接受教訓,這是朕的天下,還能容得了幾隻小蝦米翻了天?饒肅,去之前,你去一趟誠元府,讓誠兒將侵地案一事與你詳細說一說。”

    “是!皇上!”饒肅躬身。

    “此事你們一定要儘快給朕一個朕想看到的結果,今日就離京吧!”

    “是!”

    饒肅顏柳兩人躬身俯首,恭敬的退出了寧元宮。

    今日又是霜降又是大霧,雖說下午的天太陽和煦,但這寧元宮外的寒風還是一如既往的勁猛,顏柳自離開大理寺之後就沒查過案子,但當年到底是饒肅的頂頭上司,所以在饒肅這個破案高手面前還是有一定的說話權的。

    這件案子看來並不複雜,複雜的是如何藉此案達到皇上殺雞儆猴的目的,皇上推行改革勢在必行,此舉對老百姓有益,但對那些權貴卻是有損傷,權勢大多是掌握在權貴手中的,但說到底還是掌握在皇上的手中的,皇上可以用強用粗直接了當利落的推行改革,但這必然就會引發變動埋下一些不利的因素,皇上要的是一個和諧的盛世,權貴可用律法鉗制打壓,對這些富商也一樣可以。

    “皇上要我們查出一個讓他滿意的結果,這一次,又是讓我們做惡人了!”顏柳縮着脖子眯着眼,步步行走在寒風之中。

    “爲皇上做事,善善惡惡,還都不是一樣的,顏大人到是好,現在兒子成了器,眼看再有兩年就可以告老退隱了,我就慘了,多年在大賀奔波,人人說起饒肅,都是避退三尺,也就只有顏大人才會與我誠心相交,女兒也才九歲,日後還指不定要怎麼折騰呢!顏大人,行祿去年及冠,今年,也是該與他訂一門婚事了吧!若是我女兒能大了幾歲,這樣的俊才我可一定要收了做女婿!”

    饒肅也是雙手緊緊的壞在胸前,將脖子縮在了狐狸毛做成的圍脖裡。

    “莫說莫說了!說起這個孽子我就心煩!哎!你說得不錯,是該儘快給他安排一門親事了,總不能讓他一直這麼胡鬧下去!”

    “顏大人這話何意?行祿可是難得一見的人品端正,不流連煙花巷,不沾花惹草,這樣省心的孩子去哪裡找!”

    “這裡頭的事情,你哪裡知道啊!哎!”顏柳心裡頭憋着一股氣可卻有不敢與饒肅明言,只能是一步一嘆的出了宮門。

    顏柳不願說,饒肅也不好一個勁的過問人家的家事,出了宮就別了顏柳去了誠元府。

    艾城命案,死了十三戶人家!總共五十一人!這樣的大案,是許多年都沒有發生過了,在顏柳與饒肅離宮之後,這個消息就開始在京城傳揚了開來,按理說皇上的土地改革是對百姓佃戶有利的,可現在起的這間命案,卻是讓不少人對皇上一力推行的改革有了懷疑,甚至是有人此時已經鬧得艾城的富商怨聲載道民不聊生。

    面對着這樣不切實際的謠言,皇上除了一力澄清,也拿不出更好的法子,在見過寧誠請教過侵地案之後,被隨同顏柳一同動身離開了京城。

    此事到底與侵地一案有關係,聽着有人將此事推在了李家的身上,曾也是同氣連枝的幾位公侯秉持着正義站了出來說了幾句話,李閒的妻子當今的李府太夫人在知曉此事之後一個氣不過,居然是想要以死明志,拿着繩子上吊了,還在被下人發現得早救了下來,不過一番折騰,也是病倒在牀了!

    皇上剷除功勳世家是要集中兵權也是爲了推行改革,現在受害的是艾城的富商,說不定下一個受害的就是自己,京城的那些富商世家都是這般想着,對於流傳的謠言也是更添油加醋的塗抹了起來。

    “這件事,絕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這麼簡單!”比之那些巨賈世家的惶恐,本就是寒門出身的沈客倒是鎮定得很,這件事表面看着惡意報復,可結合艾城而今的形勢來看卻又另有玄機,富商聯合與皇上對峙爲敵?那個富商會有這樣的膽子?雖說艾城的世家大多是有錢有勢,可哪裡會是英明神武狠毒不可一世的皇上的對手!皇上推行改革勢在必行,那些富商都是精明的人,怎會以卵擊石?

    這背後,必然還有更深層的東西!

    只要想想皇上是如何剷除李國公,就可以一窺究竟!

    天子之心,哪裡是旁人可是猜透的,在還未登基之時就熱衷玩弄心機的皇上,一旦下了手邁了步,又豈會任由這一小戳人來阻攔自己的腳步動作?

    推行土地改革,倒是是大惡,還是大善!

    成大事者不拘小節!難道就可因爲這麼一句話殺人栽贓嫁禍一手遮天無所不爲不擇手段?

    皇上要做明君,而安國公理陽明伯臨安侯清平侯李國公這些人就成了被皇上蓄意籌謀抹殺的犧牲品!這樣未達目的不擇手段的君主,如何算得是明君!

    勿以善小而不爲,勿以惡小而爲之,在天下大計面前,或許對皇上而言他的所作所爲是對的,可對有些人來說,卻是殘忍至極!

    十多年前的那一場噩夢,許多人都已經忘了,沈客卻不會忘記!

    “夫君,依依的事情還沒有解決,皇上雖罵了孫御史,可寧王私自離京,罪名也是不輕,依依還不知下落,父親方纔也讓人送來了消息,讓夫君不要插手此事了!”陸湘雪已經在沈客身側坐了有一會兒了,杜依依成婚之日逃走下落不明,要不是睿王還念着沈客這層身份沒有將此事捅出去,只怕現在的沈府早已是雞犬不寧了!

    “此事,是我們欠了睿王一個人情!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睿王的心機,可一點不比他那個父親差啊!難怪皇上常說睿王像他!果然是像!十分的像!”沈客輕蔑的呵呵笑着。

    “夫君,小心隔牆有耳!”陸湘雪哪裡見過沈客對皇上這樣不敬,緊張的顧盼了一眼門外。

    “睿王要用此事讓我聽命於他,想得倒是不錯!他千算萬算,就是沒算到他父親的決心!呵呵……”沈客又是呵呵一笑。

    “夫君!你別說這些嚇人的話了!”陸湘雪煞是緊張的站起了身。

    沈客望了一眼陸湘雪,笑着沒再說話。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