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七十二章:時不利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七十二章:時不利我!字體大小: A+
     

    “喂喂喂,你不是還要美人救英雄的嗎?你可不能暈啊!喂喂喂,喂喂喂喂!”顏行祿一面注意着車伕一面蹲下了身子推了推已經成了癱成了死人一般的杜依依,連他心裡的支柱杜依依都嚇成了這樣子,顏行祿更是慌張了起來,“喂喂喂!你不能暈啊!”

    又是幾下猛推,顏行祿小腿一痛,低頭一看,卻只看到了杜依依的手。

    他雖膽怯,但也不是傻子,知道了杜依依並非是真的被嚇得暈了過去自然就猜想得到她這麼做爲的是什麼,當即,他就轉頭看向了車伕。

    “大哥饒命,饒命啊!”

    看着顏行祿那抖得都已經幾乎握不禁了銀釵的手,車伕更是笑得開懷:“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一個姦夫一個淫婦,竟然得來得這麼順手,小白臉,快些把她懷裡的錢袋子給爺爺我掏出來!”

    “大哥饒命,饒命啊!”顏行祿大呼兩聲,兩眼一閉,栽倒在了一旁。

    “哈哈哈哈…………膽小如鼠的東西,如此,倒是省了爺爺我下手的功夫了!哈哈哈哈…………”竟然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就得到了這麼多銀子,車伕怎能不得意。這麼一筆銀子,可足夠他一年不幹活了!

    “奶奶的!一看就是不義之財,爺爺今日就給你們破財消災了!”車伕笑着走進了杜依依,蹲下了身子伸手就朝着杜依依的懷裡去了。“奶奶的,長得一般,還那麼兇,也就只有這小白臉會要你!奶奶的,還要讓爺爺日夜不停的趕路!奶奶的今日不給你一點顏色瞧瞧,是不知道爺爺是什麼人物了。”車伕掏出了杜依依懷中的錢袋子放入了懷中,又搓揉着雙手滿是慾望的打量着杜依依的身體起來:“反正是私奔出來的騷貨,正好給爺爺消消火!大戶人家裡出來的貨色,爺爺可還沒嘗過呢!”

    說着,車伕的手就伸到了杜依依的腰間。

    “唉……”正是得意洋洋沾沾自喜慾望燃燒的車伕只覺得腰間一痛,不由低頭看了看。

    在車伕鬆懈警惕之時,杜依依已經悄悄的將匕首抵到了車伕的腰間,這匕首是當年沈客在涇城的時候給杜依依的,杜依依一直珍藏着,看着十分精緻也趁手,這次杜依依就帶了出來。

    只是輕輕一用力,那匕首就刺破了車伕身上的麻布衣與皮肉,疼得車伕齜了齜牙!

    “好你個騷貨,居然想要謀害你爺爺!”車伕向後一倒避開匕首,杜依依卻是翻身而起,又緊緊將匕首抵在了車伕的腰間。

    “叫啊!他孃的就你這熊樣也敢自稱爺爺,今天老孃就讓你知道爺爺這個字怎麼寫,叫啊!你倒是叫啊!”杜依依惱怒的扇了車伕兩個耳光,下手之狠,立竿見影。

    “你個小騷貨,你不得好死!”車伕一手捂着紅腫的臉,狠狠的瞪了杜依依一眼。他一時鬆懈被杜依依算計,如今醍醐灌頂,心裡就在盤算在如何逃離!

    “奶奶的!”杜依依將車伕手裡的匕首打落丟遠。“你還在裝死,還不快來幫忙!”

    癱倒在地的顏行祿縮了縮身子,雙手撐地站了起來彈去身上的泥土。“還是你聰明,想出這麼個法子!”

    杜依依冷哼一聲將車伕懷裡的錢袋子都摸了出來,又讓顏行祿解開了車伕的腰帶將他的雙手反綁。

    “不得好死的姦夫淫婦,快點把爺爺放開!”

    “把他的鞋脫下來,塞住這張臭嘴!就這麼點本事還敢出來打劫,活得不耐煩了你!”杜依依一腳踩住了他的後背。

    顏行祿哦的應了一聲,蹲下身捏着鼻子脫下了他的鞋子。

    “你不是自稱爺爺嗎?還說我是小白臉,今天爺爺就讓你知道知道爺爺的厲害!”說着顏行祿用力一捏他的下顎使得他張大了嘴將鞋子一頭塞了進去。

    杜依依的幾分匪氣是從前世帶來,顏行祿可是一個文明的讀書人,第一次聽得他豪邁的自稱爺爺,杜依依還真是有些反應不過來。

    “這個人暫時還不能讓他去外頭露面,找個地方藏起來餓他幾天!”顏行祿又解下了自己的腰帶將車伕的雙腿綁了起來。

    “這裡藏人自然是最好的了,時間不多,我們不能在他身上浪費功夫,把他藏到那裡頭去!”杜依依指了指前頭那條雜草叢生的路的草堆。

    “好!”顏行祿捲起了衣袖,可任他使了十分力,也無法將車伕擡起來,最後還是杜依依伸手幫了忙,半推半滾的把車伕藏到了草堆裡頭。

    “奶奶的,我就知道這個人不安分,想要打劫老孃,老孃掏空了他的身家!”杜依依擦着額頭的汗水重新拿出了錢袋子又在懷裡掏了掏,最後掏出了一錠五十兩的銀子還有一些碎銀子。

    “喂!我們這是不是也叫打劫啊!”顏行祿看着杜依依手中的那些銀子,訕訕的看了一眼方纔自己躺着的地方。

    “我們這叫爲民除害,你讀書都讀傻了你,快些走快些走,不然走到天黑也走不到官道上了!記得,出門在外,可絕對不能露財,這個人肯定就是我掏錢的時候看到我的錢袋子才起了歹心,出門在外不要裝大爺,乞丐纔是最安全的!”

    出了那兩個土包子,杜依依與顏行祿開始一前一後的上了路。

    “你下一句不會是要說我們接下來的日子要裝乞丐吧!”

    “乞丐有什麼不好?”

    “身上有銀子爲什麼還要扮乞丐!”

    “因爲人們不會搶乞丐的銀子!”

    “你的邏輯很有問題!”

    “你可要記住,現在你是身無分文的人!”

    “……………………”

    ……………………

    一騎絕塵,直入京城。

    馬兒揚蹄而帶起的銅鈴聲讓長街之上的行人匆匆避退,自從草原平定一來,京城已經長時間沒有過百里加急的奏摺呈送入京了,馬匹揚長直去,灰塵還未散盡,避退的百姓就圍在了一起議論了起來。

    草原已然臣服,大賀再無外壤憂患,這快馬加鞭送的奏摺是從何而來所奏何時?

    此事,在半個多月前其實就已經發生。

    快馬從艾城而來,帶來的是艾城知州呈上來的摺子。

    半月個多錢,大皇子寧誠奉命前去艾城審查侵地一案,結果查出乃是李國公在背後指使!現在時過半月,就是在一日前,那些被侵地狀告到衙門的老百姓,卻在一夜之間都死了!因這件案子乃是寧誠負責審查,所以艾城知州不敢越俎代庖,只得命衙役快馬加鞭上奏朝廷!

    死的人都是被侵地狀告的老百姓!這顯然是有人在惡意報復了!只是現在李國公一府成年男丁都已經流放邊關,難道是李府那些婦孺所爲?

    事實上在將李國公流放之後,皇上就開始在艾城推行他的改革新政,原本一戶人家一口是可分到三分地,現在已經擴擴大到了五分,一些爲富不仁爲商不仁的商賈官宦富庶之家的土地也多被艾城知州以各類法門收到了衙門官服的名下,只有讓百姓取得了更多的收成,交稅的時候纔不會窮困潦倒,皇上要推動的改革,是在不讓國庫受虛的情況下讓百姓富強起來,百姓乃是一國之本,百姓富強,才能帶動大賀的富強,從而才能再就皇上一心期盼的‘廣元盛世’!

    此舉讓百姓受益,對那些富商的利益就有損,現在艾城正是形勢緊張,要不是有皇上兩隻眼睛在看着,艾城知州根本就沒這個能耐能壓制住那些怨憤的富商巨賈。

    皇上要讓百姓富起來,而富商巨賈都是期望自己手裡的錢越多越好的,兩者之間的矛盾衝突在這半個月突然擴大,現在雖勉強可以壓制,但還是不能掉以輕心,此事雖是針對侵地案!可可疑的人卻不單單只是李家的人!

    李家人惡意報復!這是其中一種可能,富商借此施壓,也是一種可能。

    若是李家人的報復還是好事不足爲懼,可若是這些富商想借此與天子施壓逼迫天子退讓,這就是天子短短不能容忍的!

    所以在這封摺子由書如海恭恭敬敬呈送到皇上的手上皇上一覽之後,向來行事雷厲風行的天子就有了動作!

    李國公被流放之後,忠屬李國公的那些舊部也已經被皇上投閒置散,現在的李家已經敗毀,連生活都沒辦法維持,又如何能去艾城殺人?不過也不能排除那些被投閒置散的李國公舊部的蓄意報復。所以皇上第一時間,就是派了人去那些李國公的舊部住處盤查。

    推行改革創建聲勢乃是皇上多年的心願,別說死了幾個人,就是有人揭竿而起發動暴I動他也不會擱置,艾城是皇上推行改革的第一個州郡,可說是成功與否的第一步,此事勢在必行。

    去李國公舊部那裡的盤查的禁軍很快返回,李國公這一批舊部在軍中頗有聲望,皇上當初將他們投閒置散的時候爲了防止他們有異心聯合作亂早就派了人嚴密監視,所以要得知這些天這些人的去處根本不難。

    “啓稟皇上,這些老將均在家中頤養天年弄孫爲樂,平日都是閉門謝客,沒有可疑行徑!”

    “下去吧!”

    “是。”稟話的禁軍統領迅速退了下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