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七十一章:半路殺出個程咬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七十一章:半路殺出個程咬金字體大小: A+
     

    “那就麻煩您了!”顏行祿搶先在杜依依前說了話,多了的十兩銀子在這裡賺了回來,他在杜依依面前自然的就神氣了一些。

    “沒什麼麻煩不麻煩的,多等等說不準還能拉到客,我看二位是在趕時間,那就快些走吧!”車伕牽着馬,走在了前頭。

    “走啊!”顏行祿看之前還是火急火燎的杜依依一動不動,立即輕輕推了一推。

    “我總是覺得有些不對勁!”杜依依眯着眼看了一眼那馬車,方纔那車伕本是打算走的,卻突然的要免費送他們到艾城,天底下哪有這麼便宜的事情。

    “有什麼不對勁的,你就別多心了,這次是我們碰上了好人了!”顏行祿心裡可沒想這麼多,這路七岔八彎的一看就不好走,要是走錯了路耽誤了時間那到時候後悔可就來不及了。

    “難道真的是我多心了?”杜依依蹙眉遠觀,慢慢的挪動了腳步,同時藏在衣袖裡的手卻也緊握住了衣袖裡藏着的那把匕首,出門在外,人生地不熟的,不能不多心,人心險惡,多一個心眼總沒錯。

    姚州城外是一大片的麥田地,現在已經過了秋收的季節,田地都是空着,在這裡去往那些村子只有一條大道是稍微寬些的,路面上還可見車輪子印子,一看就是村民平日用板車馬車拉東西留下來的,除了這一條寬路,其他的都是隻可一人通過的小徑田埂,彎彎繞繞的就這麼看去,確實是無法找到那條通往艾城的道路,車伕在前頭緩緩的走着,這路面不平,有時候馬車輪子就會陷到泥坑裡,少不得還要顏行祿杜依依幫着推一推。

    過了這條路,車伕就帶着杜依依與顏行祿進了村子。

    “我那熟人就住在這村子裡頭,兩位可餓了,要不要吃頓飯再走?”村裡都是平地寬敞,提着心的杜依依拉着顏行祿走到了馬車前,從這些破舊的屋子與村民的穿着就可以看出一處貧窮的村子,村民顯然是也少見村裡來外人的,都是一個勁的盯着杜依依與顏行祿看。

    顏行祿正要接話,杜依依卻是用手肘推了推他與他使了一個眼神搶先說道:“不用了,吃些乾糧就是了!”

    “都兩天沒吃飯了,吃些也不耽誤事!”車伕回頭勸說。

    “我們真是有急事耽誤不得,還請大哥諒解諒解!”杜依依心中頓生疑慮。

    “那好吧,兩位在這裡等一等,我把馬車寄放好了就來尋你們!”車伕吁了一聲讓馬停了下來。

    “好!”

    車伕哈了哈腰,牽着馬車就走了,杜依依拉着顏行祿尋了一處避風的地方站着,低聲說道:“我這有一支銀釵,你藏好!”

    “銀釵?”顏行祿摩挲着杜依依偷偷遞給自己的銀釵,霍然就笑了起來:“這可是你給我的定情信物?”

    杜依依斜視了一眼顏行祿,冷着臉低聲罵道:“信你媽個頭!你藏在衣袖裡,藏好,千萬別丟了,就算是我多心,也不得不防一防,等下他給我們帶路的時候你小心着些,若是他一旦有了歹心,你就下手!”

    “好吧,既然你這麼小心翼翼,我也不得不防了,到時候我來個英雄救美,你要不要以身相許啊?”顏行祿調侃着將銀釵收了起來。

    “許你妹!到時候指不定誰救誰呢!就他那體格,就你這體格,保住小命再說吧!”杜依依暗地裡掐了顏行祿一把,痛的顏行祿擠眉弄眼咬牙切齒。

    “看不出你一個姑娘家的這麼狠!你身上帶着那麼多銀子銀票,是不得不防,放心吧,雖說我沒學過武藝,但這身體強健,絕不是手無縛雞之力惡毒書生,以前從來沒出過京城不知道,原來出門在外也是這麼刺激的一件事情!”

    “在你看來這是刺激,在我看來這是危險,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無奈啊!”杜依依長嘆了一口氣,又是不安的捂了捂懷裡的錢袋子。“你身無分文,我也就只有這些銀子,若是沒了,我們可就連飯都吃不上了,以前看你還算是一個好人,怎麼現在越看越是覺得腹黑呢?”

    “腹黑?什麼意思?”顏行祿皺眉苦思。

    “他來了!”杜依依拍了拍顏行祿的手,走出了屋檐。

    “二位等急了吧,現在就走吧,我剛去我朋友家的時候他媳婦正字啊做餡餅,聽說我有客人,就給我包了幾個,還是熱乎的,二位要不要吃一個?”車伕說着,將手上提着的布袋子打了開來,果然是熱氣騰騰香氣撲鼻。

    吃了兩天的冷乾燒餅,顏行祿哪裡受得了這個誘惑,立即就要伸手去拿。

    杜依依乾咳兩聲,暗地裡踩了踩顏行祿的腳。

    “方纔等大哥等得焦急,已經吃了一個燒餅了,現在倒是吃不下了,大哥先吃吧,若是餓了再與大哥討個吃一吃!”

    顏行祿艾艾的收回了手,點頭附和的杜依依的話推了車伕的好意。

    “那既然如此,就起身趕路吧!出了着村子向東南方走就是了!”車伕拿出了一個燒餅慢悠悠的吃着,走在了杜依依顏行祿兩人的後頭。

    杜依依顏行祿使了一個眼神,顏行祿就立即明白了過來拉着車伕並肩走到了前頭。

    “大哥家住京城何處啊?”

    車伕嚼着口中燒餅,含糊不清的說道:“鴻鳴街,全靠着我駕馬車拉客養家!”

    “大哥可真是好漢子。”顏行祿嘖嘖的讚了兩句,又問道:“這裡離艾城大概有多久的路程啊?”

    “大概,半天左右!看腳力快不快!”

    “哦!哦!這樣啊!”

    顏行祿訕訕一笑。

    顏行祿一路拉着車伕扯七扯八,這時間到也是過得快,杜依依在後頭一直記着來時的路,有時還會用石頭留下記號,要是真的有了萬一,這到時候也不至於無路可尋。

    這是一條偏僻又狹窄的小徑,出了村後,並肩同行的顏行祿與車伕在這條路上也就只能一前一後行走,這小徑與別的小徑沒有區別,就生人確實是尋不到,車伕說,這是這裡村子裡的村民纔會走得路,一般的人都不會走到這裡來,所以朝廷也並沒有出錢開路。

    此路偏僻,一路走着根本就見不到行人,前頭顏行祿與車伕談笑無間,到也是十分和睦,這條小徑通往前往艾城的官道,按着車伕所說也就是半個時辰的路程,長了官道行人一多無足畏懼,但這一路幽靜偏僻,杜依依卻是一下也不敢鬆開袖子裡的匕首。

    “再走上兩刻的時辰就可以看到官道了。”車伕說着指了指小徑岔路口外的另一條道路,引着兩人走了過去。

    “這次還真是有勞大哥了,不然這曲曲折折的路我們哪裡找得着方向!”顏行祿緊隨在車伕身後,打量着小徑那兩側的兩個土包:“大哥,怎地停下了?”

    這兩個土包高高過人肩頭,前頭的路也是雜草叢生似乎極少有人行走,眼見車伕停下,杜依依握着匕首的手就不由得一緊。

    一路都是哈腰點頭賠笑的車伕轉過了身,手上不是什麼時候居然是多了一把匕首。“哈哈哈哈…………想不到今日舉手之勞,居然就可撈到這樣一大筆肥油!哈哈哈哈哈…………”

    “大哥你這是何意?”顏行祿身子一縮退後一步。

    “何意?殺人掠財啊傻子!我老早看你們兩個就不想什麼好人了,原來也是不知廉恥私奔出來的,正好今日我就爲民除害,殺了你們這對姦夫淫婦,哈哈哈哈哈…………與其讓你們帶着銀子去風流快活,還不如便宜了爺爺……”車伕說着,就朝着顏行祿杜依依逼近而來。

    “你可不要胡來,什麼姦夫淫婦,明明是你謀財害命,你,你……你不得好死,你喪盡天良,你,你……別過來啊,再過來我就叫了!”顏行祿掏出了衣袖中的銀釵。

    “叫啊,你叫啊,這裡根本就沒人會來,也就只有你們這兩個傻子纔會跟着爺爺到這裡來,今日送上門的肥羊,活該讓你們遇上了爺爺我!小妞,你不是提防着嗎?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壞了爺爺的好事!等下爺爺就讓你好看,水性楊花的女人,我呸!”

    車伕惡狠狠的朝着黃土地吐了一口口水,桀桀笑着又逼近了幾步。

    “你快跑啊,快跑!”顏行祿一手推了推靠外的杜依依,拿着銀釵的手抖得根本就沒有還擊之力。

    杜依依一直就有預感這一路會有意外,卻沒想到這意外會是這般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就算跑出了這個土包堆,這裡也根本不會有人來救他們,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哈哈哈哈…………小妞,乖乖把你那個錢袋子交出來本大爺還可饒你這個姘夫一條狗命,你若是不教,看到沒有,這兩個土包子,就是你們的葬身之地!”

    說着,車伕一揮匕首,得意的笑了起來。

    就顏行祿這個軟包子,硬碰硬肯定是不行了,他手上又有刀,好不容易纔逃了出來,她可不想把命送在了這裡,眼下唯一的法子也就是智取了,智取…………對對對!先讓他鬆懈防備,在趁他不備攻擊!

    想着,杜依依握緊了衣袖裡的匕首,人卻是向着黃土地倒了下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