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七十章:虛晃一槍,轉投他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王妃威武 - 第七十章:虛晃一槍,轉投他處字體大小: A+
     

    寧致遠離京,站在寧朝戈一邊的孫御史被皇上痛罵一頓,國師後日就要抵達京城,這一日對寧承幼來說,連呼吸的空氣都是甜的,他自幼被國師帶着身邊習武,國師雖嚴厲,但對他說這個師傅可是比父親要親得多的人,更何況,國師是而今唯一會助他奪嫡的人。

    皇上信佛禮佛,十九年前江南洪水爲患關東干旱數年,大賀國險些就要發生率額動亂,在用盡了各種法子補救都無果的時候,皇上就去靈隱寺請來了靈隱寺的隱士得道高僧空然法師,請其作法求蒼生爲民與水火。

    怪力亂神只說皇上是不信的,但當時也是病急亂投醫,當時這位空然法師卻沒有拯救蒼生之心,只說天命不可違,皇上一請再請,終於在三請之後,請來了這位空然法師,本諸人也對此事不再抱有希望,誰料這位空然法師的作法,卻有着神奇的效果,不過是三日,關東降下大雨,江南洪水收縮,十日之後,洪水斷絕,關東甘露充裕!皇上大喜,當即封空然法師爲國師!而大賀國百姓,更是對佛教更加崇敬信仰,對空然法師敬重有加!

    其實,哪裡是佛力無邊。

    當初寧承幼只有兩歲,聽聞宮中那些關於空然法師佛力無邊的傳言崇拜不已,一次皇上宴請空然法師之時,居然不顧一切衝到了空然法師面前,空然法師就是那時,收了他爲徒,帶着他去了錦州習武。

    他一如大賀百姓一般敬重空然法師,認爲他是得道高僧有逆天的大本事的人,哪料,空然法師卻是告訴了他一個秘密。

    當初皇上一請,他夜觀天象,要關東下雨,還需數日,所以,皇上一請再請他卻狠心無動於衷的原因,只是時機不對,空然法師,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僧人,所謂得道,不過是看破了人世百態心靜空明罷了,不過武僧出身的空然法師也有一身的好武藝,而今的寧承幼,就是學得了他這一身的好武藝。

    皇上雖在京城給國師賜了府邸,但國師卻還是居住在錦州,只有在每年快入冬的時候,纔會進京住上三個月,這三個月,就是這一年來寧承幼苦苦盼着的時間,以皇上對國師的敬重,只要他師傅說上一句話,他進入大都督府,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

    活了十九年,寧致遠自認見過了人生百態,見過嘴臉無數,有人求財不畏生死,有人求高升拋棄一切,人之自私自利,他見了無數,人之悲涼他也見了多,沒有人可以活得萬般自在!人生之不完美,大抵就像是寧朝戈不是長子,他沒有母妃,可他猜不透,杜依依的兩次逃脫,到底是爲了什麼……

    就算是愛慕癡戀沈客無法放下,也無需要不顧了性命的要違逆聖旨啊!就算對自己這個病弱的睿王有千萬種的不滿意,也不該走如此的極端啊!

    身在樊籠太久,他已然忘了人最基本的追求!

    杜依依要的是自由,可在他和很多人看來,自由這東西,也就是說說而已,在哪裡,都沒有所謂的自由,連他聲爲皇上最疼愛的皇子都是如此認爲,一個小女子卻大言不慚的要追求自由,未免太可笑!

    “殿下,可要歇歇腳!那邊有個茶鋪子,要不要喝碗茶暖暖身子?”秦淮對這位睿王殿下的策馬揚鞭可是極爲擔憂,這寒風就是他這樣的體格都覺得扎人,寧致遠雖說也騎了幾次馬,但一騎就是這麼久就寧致遠的體格肯定是受不了的。

    “秦淮,你說你要是杜依依,此時你會怎麼想?”寧致遠沉浸在自己的推想猜想之中。

    “第一緊要的,就是避開追兵!”秦淮不假思索的回答。

    “她坐的是馬車,走不了小徑,我們的人已經在姚州等着,只要她順着這條官道走,就是池中之魚甕中之鱉,你說,這樣的時候,你會怎麼辦?”寧致遠一遍說着,翻身下了馬。

    秦淮看他是要去茶鋪子,立即也下了馬牽着馬走到了寧致遠一側爲他擋住了這寒風。

    “要是換了我,就離開馬車,轉道去往別處!”

    “要從這裡去往別處,那就得翻山越嶺,這裡都是荒山,豺狼虎豹都是有的,她與顏行祿都不會武藝,這肯定是行不通的!”

    “那麼,不進城就是了!”秦淮一思忖,繼續說道:“在姚州外有些村落,那裡有道路可通往艾城!”

    “上回沈客用了請君入甕的法子將她騙了回去,這次,我可是無計可施,喝了這碗茶就繼續上路把!”

    “是!”

    ………………

    大霧散去的,滿目蔥鬱,這開山而劈出的官道,兩側就是高山峻嶺,根本就沒有可能翻山越嶺,明日上午就可抵達姚州了,杜依依這顆心也是越發的緊張得慌,現在的姚州早已張開了一張網等着她,進去就無疑送死,翻山越嶺也是不行的,唯一的辦法,是車伕提出來的。

    在姚州外有一些村子,那裡有一條小路是可以通往去往艾城的官道的!

    就眼下的情況來看,這是目前最好的選擇了。

    平白的多了一個拖油瓶許還要背上‘私奔’的罪名,杜依依對顏行祿的意見不可謂不大,偏偏顏行祿卻是下了死心要留在馬車上,一路上就算是要如廁也是等到杜依依打盹的時候,杜依依上午的時候假裝打盹騙得顏行祿下了馬車,誰料到顏行祿卻是一路在後猛追,連車伕看了都覺得可憐勸着杜依依把他拉上了馬車。

    姚州,從其名字就可看出離着京城的距離是有多遠。

    但她還是平平安安的到了。

    “公子小姐,前頭就是姚州了,你們要是不進城,就從這裡向那邊去!你們要是進城,我就送你們進去!”車伕將馬車停在了一旁,反過了頭來與兩人指了指不遠處那條小徑。

    那麼小的一條路,馬車是肯定過不去的了。

    “大哥,這一路的路費多少錢啊?”這一路如此平安順利,眼看這就可以徹底脫離了,杜依依高興得一把就跳下了馬車。

    “這一路,三十兩銀子!”車伕說着伸出了三根凍得有些發紅的手指。

    “顏行祿,你不是說這是你僱的馬車?快些給銀子!”杜依依用力的拍了拍車廂。

    “三十兩?來的時候不是說二十兩?”顏行祿探出了頭。

    “這位小姐讓我日夜趕路,不然你們哪裡能這麼快抵達姚州,三十兩銀子肯定是要的了!”討價還價車伕可是有一套的。

    “三十兩就三十兩,你給就是了!”杜依依可不想在這裡爭執耽誤了時間。

    “喂!”顏行祿與杜依依招了招手!

    “怎麼了?”杜依依不耐煩的將耳朵湊了過去。

    顏行祿憋紅了一張臉,支支吾吾的道:“我身上,就只有二十兩銀子,這次走得太急了…………”

    “沒銀子你這一路還裝大爺?”杜依依鄂然的瞪大了雙眼。

    “你身上不是有銀子,你拿出來墊點,到時候我再還給你!”顏行祿賠着笑臉。

    “你去哪裡還?我可警告你,我不帶拖油瓶!”杜依依向後一縮,掙脫了顏行祿的雙手。

    “我是現在唯一知道你要去哪裡的人,你要是不帶着我,我就在這等着,到時候等他追了上來,嘿嘿嘿…………”顏行祿搓揉着雙手,陰險的笑了起來。

    “………………”

    “這馬車你也坐了,我出二十兩,你出十兩!時間緊急,就別在這裡耽誤了!”顏行祿說着就掏出了自己身上的銀子給了車伕。

    “好好好!算你狠!”杜依依咬着牙取出了懷裡鼓鼓的錢袋子,在裡頭拿出了十兩的碎銀子給了車伕。車伕在杜依依走進的時候擠着眼看了一眼錢袋子,雖沒看到裡頭的東西,卻也看到了錢袋子口子處露出來的那些銀票紙角。

    杜依依一眼的瞥見車伕的目光,迅速的將錢袋子收回到了懷裡。

    車伕呵呵的笑了笑,哈了哈腰。

    “走吧!”顏行祿都說了那樣的狠話,她如何放心把顏行祿丟在姚州城外。

    “公子小姐,這路七彎八繞的,你們是第一回到姚州來吧!”剛把銀子收好的車伕熱情的拉住了顏行祿。

    “是第一次來!”

    “這路十分難走,我以前趕馬車的時候去過兩次,反正艾城離着姚州也近,要不我送你們去?說好二十兩銀子卻收了你們三十兩,這做好事總是要做到底的!”車伕熱忱的說道。

    有這樣的好事,顏行祿當然是高興得很,看杜依依還是在走,立即就跑了過去拉住了她。

    這地方杜依依也是第一次來,人生地不熟,有個人帶着確實是要方便一些。杜依依想了想,也就停下了腳步與車伕說道:“你可是說了不再多收銀子的!”

    “不收不收。”車伕笑着哈了哈腰。

    “前頭的路你的馬車是過不去的,那這馬車你要放到哪裡?”杜依依眯眼眺望了一眼彎彎繞繞十分不平整的路。

    “不瞞二位,前頭的一個村落裡有我的一位熟人,把馬車暫時寄放在他家就是了!”車伕眼睛一遛彎,給杜依依指了指不遠處的村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